王宇尷尬地撓了撓頭:「鬼話,說鬼話呢。你們要看就繼續看,別理會,靜靜地看著就好……」

「他們為什麼都能看到我?」紀玲瓏發現了不對。

「因為你強啊,紀老師深藏不露,靈魂早已凝成陰身,就差出竅了吧?或者是早已能出竅了?蘇老哥官氣在身,神鬼不沾,自然看不到他,跟強弱無關,小姨就是單純的弱,在我們面前,自然被無視……」

「這鬼,怎麼會自己過來這裡?」紀玲瓏問道。

「這裡不僅是陽宅的風水寶地,也是陰宅的風水寶地。陰陽交匯。梧桐風必至,花香蝶自來……」

王宇說道。

還有一句沒說,他這鬼差在此,對鬼物來說,也如同黑夜裡的燈塔。

腹黑總裁的契約小情人 不像學校陽氣很盛,除了厲鬼,一般的鬼魂是不會靠近的。

說話間又有新鬼到來。

而且陸陸續續的,讓整個花園都變得熱鬧非凡,吵架的,打架的,表演的,爭搶著吃食的……

紀玲瓏和蘇玄雖然不怕,但也看得心裡發毛。

若是不知道也就罷了,明明知道了,看見了,在這裡睡覺的話,真需要很大的勇氣。

「很晚了,紀老師,蘇老哥,要不就在這裡過夜?地方很大,有的是房間。」

「不,不用,我這人戀床,只有回家才能睡得著。」

蘇玄急忙起身推辭道:「那個,老弟,你把施的法術給我解除了吧……」

「明天自然就好了。沒法解除。」

「我也回去了。小穎,你跟我回去,還是在這裡?」

「我跟你回去!」孫穎想都沒想便說道。

「小姨,你幹嘛呢?」王宇不滿道。

「我怕……」

「有我在怕什麼?好了,紀老師,蘇老哥,你們慢走。」

王宇拉住了孫穎,不讓他跟著紀玲瓏走,起身送客。 大門依舊敞開著。

到花園中的孤魂野鬼有近四十個之多,沒有人看到,王宇的鬼差證靜靜地懸浮虛空之中,像是一盞明燈。

「第一天開張,沒想到生意還不錯。」

王宇說道。

「小宇,什麼生意啊……」

「你要看嗎?」

「……」孫穎頓時靠近王宇,緊緊挽住他的胳膊。

「好了,我送他們上路,別怕。」

王宇微微一笑,頓時念念有詞:

「陽間有法,陰間有序,地府之門,開!客官們,上路啦~~~~~~」

道道陰風陡然從身邊吹拂而過,掀開了孫穎的秀髮,雖然她看不到鬼,但卻清晰地看到了在花園上方的虛空凝成漆黑的門,恍若黑洞般,

讓孫穎的心神都彷彿要被吸入其中。

「地府之門……小,小宇……你到底在做什麼?」

「送他們上路。」

王宇說道,酷酷地劍指指天。

在場的孤魂野鬼,頓時,一個個震驚地看著王宇,彷彿從渾渾噩噩的狀態中清醒過來,腦海之中浮現出這一生的種種經歷,直到他們死亡,或長或短的一生,無論多少遺憾,都已經結束,有人恍然,如大徹大悟,沒有掙扎,靜靜隨著地府之門的吞噬之力,一閃而逝。

有的想要掙扎,想要再回家一趟看一眼老婆孩子,看一眼父母,或者有心事未了,種種理由……

但王宇卻是沒有停手。

人生本就不完美,誰會甘心的死去?

輪迴新生,這便是鬼的宿命。

片刻之後,整個花園都安靜了下來。

孫穎也清晰地感應到,原本陰冷陰冷的空氣,都彷彿變得暖暖的,陰沉的天空,出現了月朗星稀的畫面。

王宇關上院門,拉著孫穎走進別墅。

「出去,這裡也你能進來的?」

王宇忽然瞪著大廳的沙發呵斥道。

「……」孫穎俏臉微白。

「別怕小姨,只是鬼氣,說白了就是一股意識體,尚未成型,所以也沒法送到地府……」

「小姨,你睡這層主卧,我睡四樓去,很晚了,早點洗洗睡吧。」在上到三樓的時候,王宇說道,說完就要往四樓走,但卻被孫穎緊緊拉住……

「我怕。」

「小姨,這有什麼好怕的?快去睡吧!」王宇揮手道。

「你明知道我怕,哼!」

「那,一起睡?」

孫穎沒回答,但卻拉著他往卧室走去。

吃完燒烤,兩人自然是要洗澡的,面對奢華巨大,堪稱小泳池還自帶按摩作用的浴缸,在王宇的建議下,兩人穿上了泳衣,跳進了蓄水極快的浴缸中,兩個斜躺著的的按摩位,水嘩啦啦地衝擊著腰背臀。

「小宇,這就是有錢人的生活呀……」

「舒服嗎?」

「舒服。」孫穎頭髮也濕漉漉地,渾身泡在溫熱的水中,俏臉變得紅撲撲的,並不驚艷但卻越看越好看的她此刻像玉頸修長,清純漂亮的如同出水芙蓉。

看得王宇眼睛都隱隱發亮。

「小姨,有一件事,我想請你幫忙。」

「……請?你竟然跟小姨用請字,那肯定是不得了的事情了,先說說什麼事?」孫穎說道。

「還記得之前你說,我若能覺醒,隨便我要什麼獎勵,你都答應,對吧?」

「有嗎?小姨忘記了呢……」孫穎愈發感覺不簡單,自然不能答應。甚至有點點心慌,聰明的她,你們以為真的是傻白甜?

講真,孫穎若是傻白甜,那在座的各位,呵呵……

「……」王宇凶神惡煞地看向孫穎。

孫穎卻是閉上了眼睛:「做為長輩,忘記點什麼事情,不是很正常的嘛……」

「我跟晴雪接過吻了。」

「哦,接過吻了啊,我當什麼……啊?」

嘩啦,孫穎猛地坐起,瞪著王宇:「你,你,你跟晴雪竟然接……接……吻了?」

「嗯,不過有點不對……」

「什麼,什麼不對?」孫穎瞪著王宇道,王宇這句話簡直是重磅炸彈,讓孫穎慌了神兒,內心更是百味雜陳。

「不好說,就是感覺很不對,我懷疑她……算了,說不清楚,我在親她的時候,是這樣的,」

王宇說著轉過身看著孫穎,然後抓住了孫穎的肩膀:「你別動,我是這樣靠近她的,然後,她是這樣,你別用力,對,就這樣側一點點,向後撤一點,對,然後……」

「唔~~~喔~~~~~~~」

「小姨,不對,別掙扎,對,嗯,就是這樣的……咦?晴雪就是這樣的,我感覺真不像傳說中的接~吻,小姨你怎麼也這樣啊……」

王宇雖然嘴被堵著說不了話,但卻依舊傳音對孫穎說道。

孫穎無力地掙扎了幾下,便徹底屈服在王宇這卑鄙、無恥、下流的手段下,腦海被種種複雜的情緒、感情衝擊的七零八落,淪陷在王宇的強大攻勢下,真正的……

吻上了。

再也不是曾經的「度氣」。

雖然借口也很混蛋,

但卻偏偏讓孫穎沒想到,

猝不及防之下,直接中招,顯然,接吻這兩個字太攻心,讓孫穎亂了心神,不然還是很容易發現端倪,不會讓王宇得逞的……

嘩啦!

兩人一起倒進了巨大的浴池中。

糾纏到了一起,纏綿地吻著……

淪陷的孫穎,漸漸開始回應。

變成了真正的激~吻。

「不要!小宇!」

當王宇的手不老實的時候,孫穎猛地驚醒,唇分,死死按住了王宇的手。

嘩啦!

孫穎從浴池中起身,滿臉通紅,但卻縱身跳出了浴池。

王宇嘴角勾起一抹壞笑,沒有絲毫的尷尬,繼續靜靜地躺在溫熱的浴池中,品味著唇齒之間殘留的余香……

水還在嘩啦嘩啦地流著,自動循環著。

孫穎衝出浴池后,滿臉通紅,渾身發燙,若非是王宇「得寸進尺」刺激到了她最敏感的底線,她恐怕根本鼓不起力量反抗……

「混蛋,流氓小宇,竟然摸我這裡……我還這麼小……」

孫穎又羞又氣又怒。

見王宇沒追出來,也沒出聲,才算鬆了口氣,若是王宇真發神經,她還真不知道怎麼辦……

唯一清楚的是,她們不可能再回到從前了。

急忙到更衣室,脫掉泳衣,孫穎快速穿上了小衣服和睡衣,本來是不用穿小衣服的,但想到還要跟王宇睡一起,她怕……

若非是更怕鬼,她絕對不會屈服! 靜靜地在水中自然地懸浮著,

王宇嘴角勾著淡淡的微笑,回味著小姨和晴雪帶給他的美妙感觸。

那不僅僅是吻,

更是心的交融……

不知不覺間,大五行術自行運轉,八九玄功的奧義,彷彿受到大五行術的牽引,在他的腦海之中,自然而然地化成了道道玄奧的金光,不停變換,演繹著種種玄而又玄的道則。

傳承的氣息,變得越來越強,

漸漸地,腦海中屬於神魂範疇的金色光芒,竟然再王宇嘗試了很久都沒成功的情況下,毫無徵兆地照進了現實,在他的肉身之中誕生出金色的種子。

王宇原本懸在水中央,幾乎沉到水底的肉身,隨著他肉身神魂之中出現的微妙變化,緩緩地,漂浮到了水面上。

幾乎整個身體都浮出了水面,仰躺著,穿著泳褲的他,還保持著一-柱-擎-天的姿態,呼吸完全的消失,一股天地波動以驚人的速度開始蔓延,在浴室內形成了道道靈氣匯聚的漩渦。

本來穿好睡衣,將燈光開到最亮,盤坐到床上等著,還不知接下來該如何面對王宇的孫穎,忽然被這明顯的天地波動所震驚,噌的一下,便跳下床,快步向浴室走去。

「小宇?」

孫穎主動招呼道。

她畢竟是小姨,是長輩,而且,雖然逃了出來,內心深處並沒有絲毫怪王宇的打算……

畢竟,她比王宇更早的清楚自己的內心。

只是,曾經的王宇是真正的大豬蹄子,也真的始終當她小姨,沒有一絲男女之間的感覺出現,孫穎做為女生,自然不敢表露絲毫。

但現在卻是不同,王宇是率先「不正常」,且一次次看似大咧咧,很隨意很自然的模樣,但卻是打破禁忌……

比如,學校宿舍的時候,每天歸來鑽進她的被窩,甚至是拱進她的懷裡……

真的只是睡著后無意識的動作?

無非是她和他都在裝睡而已。

裝睡的人是驚不醒的。

「小宇?」

孫穎在門口連呼兩聲,王宇沒有回應。

孫穎只能推開浴室的門,看向依舊在嘩嘩地流著水的浴池,當看到王宇竟然靜靜地懸浮在水面上,周身竟是散發著淡淡的五色華光,還有一層金光隱隱環繞著他的每一寸肌膚的時候,

孫穎差點沒驚呼出聲,直接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修鍊狀態!

王宇竟然在浴池中進入了修鍊狀態,而且是一種讓孫穎感到震驚至極的修鍊狀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