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羽正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是好,楚長生笑嘻嘻地從門外走了進來。

他反手將房門掩上,朝王羽拱了拱手,恭恭敬敬地叫了一聲「表哥」。

「表哥?」王羽一愣,「你叫誰表哥?」

楚長生涎著臉道:「你是兩位林姑娘的表哥,我當然是叫你表哥!」

王羽懶得與他糾纏,左右看了看緊緊貼在自己身上的那八名美艷女子,沉聲道:「你快叫她們走開!」

楚長生歪著嘴笑道:「是我讓她們今晚過來陪表哥的,要是表哥不開心,明天我就把她們賣給這臨江城裡的青樓!」

王羽吃了一驚,忙問道:「這些女子究竟是你的什麼人?」

楚長生嘿嘿笑了笑,歪著嘴道:「她們八個是我現在最寵愛的姬妾,是最近才從我領地數萬名妙齡女子中挑選出來的,名為如花、如玉、如夢、如煙,若笑、若語、若愛、若憐。」

王羽哼了一聲,冷冷地道:「她們既是你最寵愛的姬妾,你如何捨得讓她們今晚過來陪我?」

楚長生忙道:「只要表哥答應我一個不情之請,我如何捨不得?」

「不情之請?」

王羽瞅著他那張尖嘴猴腮的臉,皺起了兩道劍眉。

楚長生嘿嘿乾笑了兩聲,怯怯地道:「表哥,明天我們一起離開臨江城趕赴楚都,你能否與我這八位寵姬同乘一車,讓我與你的二位表妹……同乘一車?」

王羽心頭火起,正要罵他無恥,忽然想起朱顏說過要和他套套近乎,便支支吾吾地道:「這個……你需問一下……我那二位表妹的意思。」

楚長生喜形於色,忙道:「我適才已去問過二位美人兒,她們已經同意了,只是說怕表哥你不開心!」

王羽怔怔地道:「她們都已經同意了,我有什麼不開心的……」

楚長生笑嘻嘻地道:「表哥你開心就好!」

他惡狠狠地瞪了如花、如玉、如夢、如煙、若笑、若語、若愛、若憐她們一眼,小聲道:「表哥要是不開心,明日就把你們賣給青樓!」

說完,他朝王羽點頭哈腰,作了一揖,笑眯眯地轉身出門,從外面把房門帶上了……

第二天早上,八名錦衣武士騎著快馬,護衛著兩輛廂式馬車進了上房的院子。

這兩輛廂式馬車分別由四匹高頭駿馬拉著,鑲金嵌玉,甚是奢華。

林羽裳和朱顏上了第一輛馬車,如花、如玉、如夢、如煙、若笑、若語、若愛、若憐上了第二輛。

楚長生走到王羽面前,躬身作揖,嘿嘿笑道:「表哥,昨晚開心嗎?」

名門盛愛:江少心尖妻 王羽微笑著點了點頭:「開心!」

楚長生喜形於色,忙躬身道:「既如此,表哥就快請上車吧!」

王羽轉身上了第二輛馬車。

他剛在車裡的錦榻上坐下,如花和如玉就笑嘻嘻地撲到他的懷裡,摟住了他的腰。

如花嬌聲道:「公子,多謝你啊!」

如玉嘟著嘴道:「要是王爺知道公子昨晚練了一夜的功,我們只是在一旁枯坐著陪了一夜,他非把我們賣到青樓去不可……」

若笑和若語也笑盈盈地湊過來,伸出玉臂輕輕摟住王羽的脖子,一齊嬌滴滴地道:「公子,這一路之上,你就讓我們好好陪陪你嘛!」

其他四人也趕緊湊過來,笑靨如花,嬌滴滴地齊聲道:「公子,就讓我們好好陪陪你嘛!」

王羽將她們輕輕推開,盤膝坐好,正色道:「這一路之上,我還要繼續練功!」

兩輛馬車緩緩駛出福悅客棧,徑直出了臨江城,向楚都方向飛馳而去。

楚長生半躺在第一輛馬車的錦榻之上,一雙斜眼貪婪地盯著坐在對面的林羽裳和朱顏,嘴角流涎,一臉的壞笑。

林羽裳冷若冰霜。

朱顏則笑盈盈地瞅著他。

楚長生坐直身子,嘿嘿笑道:「兩位美人兒,旅途寂寞,要不要本王陪你們耍耍?」

林羽裳狠狠地白了他一眼。

朱顏笑嘻嘻地道:「王爺,你要如何陪我們耍啊?」

楚長生搓了搓乾瘦如雞爪一般的雙手,壞笑道:「這個無需多問,只要兩位美人兒乖乖地聽話,待會兒本王保證讓你們渾身酥麻,舒服得欲死!」

朱顏嘟著小嘴搖了搖頭,嬌滴滴地道:「那如何承受得起?應該我們姐妹讓王爺渾身酥麻,舒服得欲死才是!」

楚長生頓時兩眼放光,張大了一張歪嘴。

「可人兒,你此言當真?」

他咽了咽口水,顫抖著聲音說道。

朱顏笑嘻嘻地點了點頭,伸出一根蔥蔥玉指,倏地在楚長生的左脅處點了一下。

楚長生「哎呦」一聲,頓時半邊身子又酥又麻,軟軟地倒在了錦榻之上。

「王爺,舒不舒服啊?」朱顏嬌聲道。

「舒服……好舒服……」楚長生呻吟道。

朱顏扭過頭,笑嘻嘻地看著林羽裳。

林羽裳哼了一聲,伸出一根蔥蔥玉指,倏地在楚長生的右脅處點了一下。

楚長生頓時全身又酥又麻。

林羽裳睜大了一雙美目瞅著他,冷冷地道:「舒不舒服啊?」

楚長生斜眼望著她,有氣無力地呻吟道:「舒服……舒服死本王了……」

傍晚時分,馬車進了楚都,在皇宮附近的國賓館門外停了下來。

王羽從第二輛馬車上跳下來,神采奕奕,精神煥發!

楚長生慢悠悠地從第一輛馬車上爬下來,搖搖晃晃地走到王羽面前,一把抓住王羽的雙手,顫聲道:「表哥,我還有個不情之請……」 第2830章開心果(69)

現在的她,可出名了,估計沒有幾個人願意到她那裡去做心理諮詢了吧?

就算她畫畫再好看,人品不行,去約稿的人,應該也會多考慮了。

唐果這邊還在收集證據中,打算將那些誹謗,污衊她的人都告了。

原主一生行事小心翼翼,怕給別人造成麻煩,也怕傷害到別人。

她就不一樣了,她不傷害無辜的人,但對於想要傷害她的人,從來都不會客氣的。

活著嘛,當然要活得舒舒服服,心裡爽快才行。

楚宴觀察了一天,發現網路上任何罵聲,都不會影響唐果美妙的心情,他的擔心慢慢放下。只是對那些言論,還是非常的憤怒。

他女朋友這麼完美的姑娘,為什麼會有人捨得傷害呢?

到了第二天,唐果都沒有想到,竟然有人在幫她證明清白。

醒來的時候,楚宴就笑著將這個好消息告訴她,主動點開手機上的網頁,給她看證明她清白的言論。

博文很長,所以全都是以長圖形式發出來的。長圖不僅有文字,還陪著一些照片。

粗略掃了兩眼,唐果就知道是什麼人在幫她證明清白了。

原來是她近半年來,去的那些福利院。

而首先發微博的則是福利院總部的帳號,這個權威機構的博文出來,使得網友們看完之後,都陷入了沉默。

「我們都相信,一個願意免費我們福利院這些孩子做心理輔導的姑娘,一定不是壞人。這些照片,都是我們偷偷拍的。從角度,你們都應該能夠看得出來。如果不相信的話,我們名下的福利院,都有監控攝像頭,裡面的視頻我們每隔一個月,都會做同一的保留。」

在這個世界,對這些失去父母的兒童,非常的重視,所以對福利院的要求也非常的高。做這樣的準備,主要是怕裡面的孩子遭受一些不好的。

比起以往的那些小世界,這個世界的福利院的孩子,應該是最幸福的。

後來,福利院還放出來了一些監控片段。

看到了這些之後,網民們更加的沉默了。可能福利院那邊的人有點憤怒吧,認為這樣還做的不夠,最後還請那些小朋友拍了視頻,作為唐果的回報。

為什麼做這些多呢?

因為唐果不僅給這些孩子們做心理輔導,還給他們捐錢,給這些孩子們送玩具,零食。

甚至,有空的時候,還會教這些孩子畫畫。

這樣一個人,怎麼可能是網上傳的那麼壞的人呢?那些人怎麼忍心傷害她呢?

事情反轉的太快,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

袁琳琳這些同學校友群里,也都是一片沉默。他們很想說什麼,但面對福利院拿出來的證據,根本無從反駁。

但他們怎麼可能承認,自己罵錯了人呢?轉身就在網上,使勁兒的黑唐果,表示她就算幫了福利院那些孩子,也無法掩蓋她收費貴,黑心的事情。

【宿主大大,這些傢伙真的是一如以往的不要臉。起訴的事情其實挺麻煩的,就交給我來吧,我就不慣著他們了。】

還有點,今天把這個世界更完

(本章完) 「什麼不情之請?」王羽問道。

楚長生道:「明日進宮赴宴,我想請表哥和二位林姑娘陪我一同前往。」

王羽心中暗喜,真是天賜良機!

他和林羽裳、朱顏正打算進入皇宮,打探那幅《玄天秘境圖》的下落。

大楚皇宮戒備森嚴,偷偷潛入,很難不被發現。

若能扮作楚長生的隨從,隨他一起堂而皇之地進入皇宮,再伺機接近南宮婉兒,倒不失為一種上策。

王羽心裡雖這麼想,表面上卻皺起眉頭,裝作一副為難的樣子。

楚長生似乎有些急了,緊緊抓著王羽的手,憂心忡忡地道:「你若是不肯答應,我怕是有性命之憂!」

王羽本以為他只是色膽包天,想趁機打林羽裳和朱顏的壞主意,但她們二人的主意豈是你這種人能打得了的?卻沒有想到他會說出這樣的話。

他瞅著楚長生,微微有些吃驚地道:「你何出此言啊?」

楚長生把王羽拉到一邊,小聲道:「我這人天生膽小,此次皇后陛下召我們二十八位王爺來楚都,我總有種不詳的預感。」

「不詳的預感?」

楚長生左右看了看,壓低聲音道:「前些日子,先皇突然駕崩,你知道吧?」

王羽點了點頭。

楚長生道:「先皇雖然年邁,但身體向來硬朗,突然暴病而亡,一時間流言四起,有傳言說先皇是皇后陛下害死的,她想趁機上位,成為大楚帝國的皇后,已經等不及了!」

其實,當初王羽和朱顏一聽到大楚老皇帝暴病而亡的消息,就懷疑他的死與南宮婉兒脫不了干係。

但他此時不動聲色,淡淡地道:「傳言豈是隨便就能相信的?」

楚長生嘿嘿笑道:「其實我也不信!聽說皇后陛下美艷絕倫,我尚未一睹她的芳容,怎能相信她是那種蛇蠍心腸的人?」

王羽只是微微笑了笑,並不作聲。

楚長生湊到他的耳邊,壓低聲音繼續道:「後來皇后陛下不聽勸阻,執意督兵攻打大秦,結果大敗而回,百萬大軍折損大半,三千龍騎兵只剩下了一千,各位王爺更是心懷不滿,他們私下裡密謀兵變,想拉我一起,被我婉言謝絕了。」

王羽吃了一驚:「此事當真?」

楚長生道:「此事事關重大,我豈敢胡說?若不看在你是表哥的份上,我是一個字也不會對你說的。」

王羽心中憂慮,若發生兵變,大楚帝國的老百姓就要遭殃了。

他對楚長生微笑道:「多謝你如此瞧得起我!」

楚長生忙道:「表哥太客氣了!此次皇后陛下召我們二十八位王爺來楚都,說是自己力不從心,皇帝陛下又體弱多病,要從我們當中選出四個人來作為輔政大臣,我那二十多位王兄便趁機前來,身邊帶著最厲害的武士,我有種不詳的預感,懷疑他們進宮後會伺機動手,殺了那位皇后陛下,到時候刀劍無眼,只怕會牽連到我……」

王羽恍然大悟,原來他讓我和林羽裳、朱顏陪著一起進宮,是想讓我們護衛他的安全。

果然,楚長生苦著臉道:「我那八名武士都說自己是一等一的強者,其實加起來還抵不上你的一個小手指頭!至於你那兩位表妹,不僅容貌傾國傾城,而且修為高深,剛才我在車裡已經領教過了,若你們能一起陪我進宮,即使遇到什麼兇險,相信你們也能保我無虞!」

見王羽沉默不語,楚長生笑嘻嘻地道:「你若答應了我這不情之請,事後我定會重謝,贈你一萬兩黃金,你若是喜歡,我那八名姬妾也一併送給你,我再另覓新歡……」

王羽忙道:「一萬兩黃金就夠了,那八名姬妾你還是自己留著吧!我倒是願意陪你進宮,順便見識一下大楚皇宮是什麼模樣,只是不知道我那兩位表妹的意思。」

楚長生嘿嘿笑道:「表哥放心,我已經請求過你那兩位表妹了,她們已同意陪我一起進宮。」

王羽、林羽裳和朱顏當晚便隨著楚長生入住了大楚帝國的國賓館。

三個人湊在一起,商量進入皇宮之後,如何打探那幅《玄天秘境圖》的下落,卻沒有商量出一個滿意的方案,只好作罷,待進宮之後,再伺機行事,接近南宮婉兒。

第二天上午,南宮婉兒傳旨,在後宮披雲殿設宴,宴請二十八位大楚帝國的王爺。

王羽扮成了楚長生的貼身侍從,林羽裳和朱顏則扮成了他的貼身侍女,三個人跟在楚長生身後,來到了大楚皇宮的宮門外。

待另二十七位王爺及其隨從一起陸陸續續到齊,後宮一名執事太監領著他們進了皇宮,來到了後宮的披雲殿。

大殿之中已經擺下了豐盛的筵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