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又來了三分之一的神魂,林天佑會死的。

可惜絕天兒先前看到林天佑的眼神之後,她已經完全沒有再過來阻止林萬劫真仙的意思。

她甚至還覺得龍皇很享受這樣的神魂吸收。

當下,絕天兒找了一塊乾淨的石頭,坐了下來,靜靜的欣賞起來。

「真不愧是我的龍皇,連慘叫的樣子都是那麼的迷人。」

絕天兒帶著甜甜的笑容,喃喃自語。

她的眼裡只有龍皇一人,其他任何東西都入不了她的眼。

「可惡啊!」

林天佑恨到了極點。

但他沒有任何辦法。

只能被動的接受這強灌進來的神魂力量。

不知道過了多久,在林天佑感覺自己真的快要死掉的時候,萬劫真仙終於把他放了下來。

高強度的神魂吸收,讓林天佑整個人看上去膨脹了半米左右。

他的身高本來就有一米八,現在直接超過了兩米,但這種膨脹是虛假的膨脹。

是身體里的力量太重,將肉身撐成這樣的。

林天佑萬幸自己是神體。

如果換成普通的身體,現在早已經被撐爆了。

萬劫真仙居高臨下,一雙空洞的眼睛盯著林天佑看了許久。

當他發現自己送給林天佑的神魂全部被林天佑吸收了之後,他那一直只會憤怒的可怕面容,居然露出了開心的笑意。

這一笑可不得了,把林天佑差點沒嚇的從地上跳起來。

因為笑的太詭異了。

大約看了有兩分鐘的樣子,萬劫真仙收回了目光,他轉身朝著狂邪之主走去。

看樣子是準備把最後一部分的神魂剝離出來。

林天佑看著萬劫真仙手裡的剝離銼刀,只感覺冷汗直冒。

那個真仙不會把連續三次把真神的神魂灌進自己的身體里吧?

這樣是真的會死人的。

就算林天佑是神也絕對會死!8090

他已經不能再吸收了,消化能力也到達了極限!

再怎麼樣,也得給他一點時間慢慢吸收消化才行。

當下,林天佑趁萬劫真仙轉身剝離神魂之際,他艱難的抬起了胳膊,沖著絕天兒揮了揮。

想讓絕天兒過來把他抱離此地。

絕天兒眼睛一亮,她也抬起手臂,對著林天佑揮了起來。

她以為林天佑對她揮手的意思是向她分離自己的開心。

根本沒有想到林天佑是想讓她過去幫忙。

「絕天兒,快過來把我帶走啊!」

林天佑急壞了。

他現在無法開口說話。

一說話的話,會泄掉全身的神魂之力。

只能用揮手的辦法引起絕天兒的注意。

可惜,聰慧的絕天兒現在卻沒能看懂自己的意思,這真的快要把林天佑急瘋了。

以前二人很有默契感,現在默契感卻消失的無影無蹤。

其實也不能怪絕天兒。

之前她就想要救林天佑。

但林天佑卻拒絕了。

所以絕天兒本能的就以為林天佑不需要幫忙。

這跟默契沒有任何關係。

眼看萬劫真仙就要把狂邪之主最後的神魂剝離出來。

林天佑都快要絕望了。

他一輩子吃別人的神魂心臟,沒想到,臨到最後,居然會落得個撐死的下場。

這樣的死法,未免也太丟臉了。

林天佑絕對不想這樣死去。

「絕天兒,快反應過來啊,再不把我抱走,我真要涼了!」

林天佑面容露出了絕望之色。

就在這時,絕天兒忽然站了起來,她一個箭步踏來,瞬間來到了林天佑的面前。

林天佑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感覺到一陣香風襲來,整個人已經被絕天兒背了起來。

「龍皇,你剛才揮手是讓我把你救走吧?」

絕天兒開口說道。

林天佑眼淚都要落了下來。

看來絕天兒還是跟他有默契。

居然能猜到這一點,真是太好了!

他拚命的點頭,承認絕天兒的猜測。

「果然!」

絕天兒心中一動。

她就覺得奇怪,為什麼龍皇的臉上會露出絕望之色,原因就在這裡。

還好她反應及時,否則,只怕會釀成大禍!

沒有任何遲疑,絕天兒背著林天佑就朝著遠處狂奔。

速度快到了極致。

唰啦!

狂邪之主最後三分之一的神魂終於被萬劫真仙剝離出了體外。

此刻,一代真神,彷彿木頭疙瘩一般,雙眼無神,表情獃滯,再也沒有了當初的真神霸氣,有的也只是呆愣。

現在的狂邪之主只是一個肉身還活著的行屍走肉,再也沒有了靈魂!

萬劫真仙把失去神魂的狂邪之主隨意丟在了地上。

轉頭去找林天佑。

最後的神魂,他也要送給自己的新主人。 卧槽!

君雲卿連罵髒話都無力了!有什麼比對著一個武力強到離譜,還講不通道理的男人更悲劇的事?

賊老天,要被你玩死了!

「北冥影!你冷靜點!」

北冥影對此置若罔聞,火熱的視線一瞬不眨的盯在君雲卿身上,專註得如同一頭盯准了獵物的凶獸,內里蘊含的慾望觸目驚心!

眼看著兩人之間的距離一點點的拉近,君雲卿咬了咬牙,死馬當作活馬醫,在心中拚命的呼喚:「天魔七罪琴!出來!快出來啊!」

現在這種情況,除了天魔七罪琴,君雲卿想不到還有什麼辦法能夠幫她!

然而這次天魔七罪琴完全不給面子,不管君雲卿怎麼呼喚,體內靜悄悄的就是沒有一絲回應。

靠!關鍵時刻這麼不靠譜!君雲卿簡直欲哭無淚。

北冥影右手緩緩伸出,擒住她手腕的同時,左手五指微動,君雲卿身上的緋色衣袍剎那粉碎得渣都不剩。

「砰!」白皙的後背被迫抵上堅硬冰冷的洞壁,尖銳突出的石子硌得君雲卿倒抽了口氣,北冥影高大的身體欺上來,將她嬌小玲瓏的身體嚴嚴實實的覆蓋住。

大腿根被一個滾燙的硬物抵住,灼燒般的熱度彷彿一路燙到人的心底,君雲卿哆嗦了一下,雙腿一陣發軟,根本支持不住身體的重量,整個人完全是半靠半掛在北冥影身上。

「北冥影!」君雲卿又羞又惱,屈膝就朝北冥影胯下撞去,然而腳剛剛抬起,就被後者屈膝擋住,反壓在石壁上。

北冥影紅眸如血,眸光劇烈波動著,暴烈如獸,毫不留情的鎮壓了君雲卿的反抗后,順著那一壓的力道,擠入她張開的雙腿之間。

密處入口被硬物抵住,隔著一層裳袍,君雲卿都能清晰的感覺到那灼燙硬物的勃動。

逃不掉了……

一股無法形容的酸澀感湧上心頭,她緊咬下唇,身體微微顫抖起來。

就在這時,耀眼的紫光驀然從她手腕上爆發出來。

雪白的腕間,亮紫色的手鐲滴溜溜的轉動著,上面的祥雲瑞獸,奇花異樹快速的旋轉著,氤氳紫氣從其中騰起,剎那沒入北冥影體內!

北冥影身體僵直,血色的瞳仁中心,一點紫色驀然顯現,隨後迅速擴散,將血光壓制了下去。

眸光閃了閃,北冥影的神智恢復了清醒。

掌心的觸感溫熱綿軟,他蹙眉低頭,看清君雲卿此刻的樣子,眸中的光芒一盪,血光再度沸騰起來,幾乎就要掙脫壓制。

「走!」脫下黑裳裹住君雲卿,北冥影喉中爆出一聲壓抑的低吼,掌風一拂,將她向外送去。

與此同時,只聽「鏘鏘鏘!」幾聲,數條足有人手臂粗的巨大銀色鎖鏈驟然從北冥影身上竄出,銀龍般的在空中遊動著,將他一圈圈的裹縛起來,隨後狠狠扎入四周洞壁內。

「啊!」

君雲卿的身形剛剛出現在洞窟入口,就聽見北冥影飽含痛楚的嘶吼聲響起,伴隨著鎖鏈嘩啦啦抖動的金鐵之聲,大地轟然震動,彷彿被人狂暴的攻擊著。

「北冥影……」裹緊身上的黑裳,君雲卿離開的腳步一頓,回頭看向洞窟,心中無比糾結,最後還是一扭頭快速離開。

君雲卿離開后,北冥影眼中的紅光徹底壓制不住了。

血眸亮起的剎那,他體內的氣勢飛快的提聚,狂暴的力量在他體內左突右竄,所過之處,皮膚寸寸爆裂,鮮紅的血液迸出,每一滴都似乎帶著萬鈞力道,猛烈擊打在四周洞壁上,震得整個洞窟隆隆作響,連帶著方圓數百米都轟然顫動。

他的身形驀然暴起,就要向洞窟之外衝去,卻被身上的銀色鎖鏈死死束縛住,妄動不了半分!

「啊!」無處宣洩的力量在體內瘋狂肆虐,北冥影全身染血,驀然仰頭,喉中爆出一聲聲野獸受傷般的嘶吼。

君雲卿並沒有走太遠,簡單穿好北冥影的外袍后,她迅速攀上一顆樹木的頂端,遠遠的眺望著洞窟所在。

她可還拿了別人的鐲子當定金呢!沒幫上忙也就算了,再將人棄之不顧,成什麼人了?

北冥影造成的影響波及了不小的地方,霸烈的氣勢散發出來,沒有任何凶獸敢接近這裡。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痛苦的嘶吼聲慢慢的低落,最後沒了聲音。

結束了?

君雲卿不太確定,她沒有動,在樹上又蹲了一會後,才順著樹榦滑下,向洞窟跑去。

洞窟入口已經塌陷,整個入口都被泥土石塊埋住,顯然是北冥影狂暴的力量造成的。

「北冥影!」君雲卿朝裡面叫了一聲,沒聽見回應,忙蹲下扒拉入口的土塊。

她的動作迅捷有效,入口覆蓋又不深,很快就挖出了一個通道。

君雲卿一躬身鑽了進去,所幸洞窟內部沒有塌陷,她一路走到洞窟最深處,一眼就看見北冥影低垂著頭半跪半坐在地,銀色的鎖鏈已經沒了蹤影,起伏的胸膛昭示他還活著,君雲卿看著鬆了口氣。

目光觸及北冥影一身的血跡和傷,君雲卿倒吸了口涼氣,這麼重的傷!搞什麼?這人沒事玩自殘嗎?

幾步趕到北冥影身邊,她伸手欲扶他起來,誰知手剛剛抬起,就被一把擒住!

北冥影緩緩抬頭,眸中血光猩紅,凶戾無比。君雲卿心中一驚,哀嚎不已:不會吧?!還沒完?!

剛準備想辦法脫身,就聽咚的一聲,北冥影雙眼緊閉,直直的向後仰倒在了地上。

媽呀,嚇死了!君雲卿拍了拍胸口,心怦怦直跳,好半天才緩過來。

「人嚇人嚇死人啊!知不知道我冒了多大危險過來找你啊!混蛋!鐲子的錢抵了!」氣呼呼的捶了北冥影一下,君雲卿起身,準備出去找些草藥回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