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年輕人,真是狂妄,哼,今日就讓你的狂妄付出代價。”馬宥甩出一柄長槍,同樣攻殺而來

“殺。”冰雅閣,王虎大吼一聲,衣襟開始起舞,氣息夾雜着靈力爆出體外,隨後身影閃動,攻上前去

“讓我們來會會。”五個小勢力的頭頭紛紛抽出自己的兵器,眼中皆是殺機顯現,腳掌猛地一跺,對上冰雅閣,王虎二人

“殺。”

村民們高聲一吼,衝殺了上去 “砰砰砰。”

猛烈的碰撞震開了一股股的勁風,兵器摩擦間,濺出一絲絲的火花

夢道臣愈戰愈勇,他抖擻精神,手中的大刀速度越發的兇橫

馬宥則是越發的心驚,這少年到底是誰,竟然連打了數百招都找不出一絲破綻,反而有一種愈發強大的趨勢

“殺。”

馬宥渾身上下氣流滾滾而出,武士八重的氣息在爆發,他的毛髮飄動,腰桿也慢慢直了起來,雙眼變得銳利,整個人達到了巔峯狀態,他淡淡地看着夢道臣,像是看着獵物一般,說道

“小子,你小子後悔還來得及。”

“就這點小事我就需要後悔,那我還是我嗎?”夢道臣緊緊地拽住大刀,手上的青筋都在凸起,他身上的靈力開始復甦,大刀之上多了一絲恐怖,而後,猛地劈殺過去

“那便是留不得你了。”馬宥怒吼一聲,手中長槍猛地一紮,數道氣息涌現,發出一連串的撕裂聲

“砰。”恐怖的對碰令得周空都在炸響

“小子,不得不承認,你是一個天才,只是,今日,也就這樣了。”馬宥退了幾步後停了下來,看着夢道臣惡毒一笑道

“今日誰死,誰活都不一定呢!”夢道臣的眼中兇光閃爍,身形連動,再次殺了上去

“你們就這點實力?”冰雅閣不屑地嘲諷道,她的長腿連連踢出,恐怖的氣力讓得這些頭目都退避

“哼,只需馬大人那邊解決了,你們也就離死不遠了,而且,下面的那些村民可都在等你們哦。”一個頭目陰冷地說道,他且戰且退,避開冰雅閣的鋒芒

“給我去死。”冰雅閣怒氣沖天,一腳猛地擊出,要將那人的頭給踢爆

“哈哈哈,你殺得死我嗎?”那名頭目狠毒一笑,見冰雅閣攻來也不急不躲,就那麼原地地站着

突然,他右臂一伸,直接將一個手下來了過來,擋在了他的身前

冰雅閣一腳猛地攻了過去,那人直接被踢死

“給我去死。”那名頭目眼中閃耀着蛇蠍般的光澤,隨後他立即將死人推向冰雅閣,一柄長槍如若游龍一般,往前刺出,欲要洞穿冰雅閣

另外兩名頭目也順勢襲殺而來,要置冰雅閣於死地

“滾。”冰雅閣猛地一聲大喝,震耳欲聾,如同晴天霹靂

她的功法猛地運轉,一絲絲三色的光暈在顯化,她的氣息猛地飆升,震出一道狂亂的勁風,直接將三人的攻勢給破開了

咔嚓

一聲意外的斷骨聲傳來,冰雅閣的腳尖猛地一點地,瞬間便往前方殺去,速度快到連衆人都沒有反應過來

那人只能下意識地將刀身格擋在身前,而後,冰雅閣的腿就來到了他的眼前

咔嚓

有是一聲可怕的斷骨聲,冰雅閣的整個身子做出了一個怪異的幅度,她的攻勢不知強大了幾倍,直接將那人提出二十米開外

“什麼。”一切都來得太過突然,衆人都懵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王虎,別傻看着了,全力殺敵。”冰雅閣說罷,她猛地深呼吸了幾下,整個脊椎開始抖動,散發出一種神異的光彩

冰雅閣的整個人有回覆到了巔峯,甚至更強

“不好,大家快使出全力。”一個頭目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脅,急忙大吼一聲,急速退開

“好,一起出手。”

四人氣息迅速爆發開來,打出他們的武技絕學

“你沒事吧。”王虎好心地問道,他很清楚,冰雅閣不可能連連爆發

“廢話,還不快點。”冰雅閣沒好氣地說道,她的腳散出絲絲的靈光,猛地一跺地,整個地面立即四分五裂,碎裂開來,精氣神在此刻歸爲一處,而她自己,也是感覺到一股刺痛從腳上襲來,那個斷骨再一次斷裂開來的痛感

“殺。”王虎狂吼,他的刀淡淡的光輝繚繞,可怕的殺機在蔓延,他的眼瞳開合之間精光綻放,他右腳重重一邁,踏出一個深深的腳印,周身風勢在此時歸於靜止,隨後,一刀橫擊而出

“盪風腿。”冰雅閣大喝一聲,同樣攻殺而去

“我就不信,我們四人還比不過他們兩人,殺。”一個頭目怒吼道,率先打出武技,其餘三人也不再多言,打出武技,迎殺上去

“砰。”恐怖的對碰,一聲悶響聲傳出,地面龜裂出數百道的細紋,勁風呼嘯而過,卷得漫天皆是

“這兩人果真是天才啊。”一個頭目一腳後移,支住身子,終於是擋住了反震之力,他緩緩地擡起頭喃喃自語道

他的心中極爲的震驚,這兩人的修爲都是低於他們一重,而且在四對二的情況下還能讓他們連退數步,特別是那個女子,強大到都蓋過那些家族天才媲美了

旁邊那幾人無一不是暗自點頭,吞下幾顆丹藥後,將視線移到那個敢於馬大人打鬥的少年,那纔是真正的可怕!

幸好,剛剛那兩人應該都耗盡了吧!

煙塵內,冰雅閣的身影再次閃動,如同鬼魅一般,速度絲毫沒有減弱,襲殺而來,血氣在這一刻蒸騰,冰雅閣通體像是在灼燒,極爲可怕

這便是她功法的強大之處,連綿不絕

這也便是戰體,爲戰而生的體質

王虎丟了幾顆丹藥後,同樣衝了過來

“老傢伙,你就這點能耐嗎?哈哈哈,活了這一把年紀,連個小屁孩都打不過。”夢道臣嘲諷道,一次次的碰撞中,他身上的皮膚都在絲絲裂開,內臟也受了些震動,但對面的老傢伙也不是很好

他的整個身子都在淌血,白色的布衣早已被浸透

“哼,小子,我看你還能撐得了多久。”馬宥氣機突兀間暴動,他長槍橫掃,迸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勁,擾亂了夢道臣

隨後,他的長槍連連舞動,靈力宛若涓涓細流,涌向槍頭,光澤閃耀間,氣機越發的可怕,每次舞動,槍身都在洞穿空氣,呼嘯周空,馬宥臉上的汗水更是直冒

“給我去死,遊槍動盪。”

“怕你不成,今日我便要拿你來祭旗。”夢道臣跨步往前,不畏不懼,他捏出拳勢,風勢吹得他長髮飛舞,搖晃的長袖頓時炸開,露出青筋凸起的手臂,壯碩,給人一種渾厚的力量感

身上的靈力猛地噴發而出,血氣也隨之噴發,不過,只見夢道臣張嘴一吸,所有的血氣都被他吸入丹田之內,頓時,他的氣息猛漲了一大截

“散雲掌。”夢道臣大喝一聲,化掌爲拳,隨着他身姿的橫推,呼嘯的風聲傾斜而前,可怕的氣力也在此爆發

“砰。”馬宥根本就擋不住這一拳,倒飛出數十米開外,砸在了牆面之上,一臉的不可置信,因爲,這一拳之下,他的整個內臟都被震碎了

此刻,夢道臣已經來到了他面前了

“不不不,你不能殺我,馬家,根本就不是你能招惹的。”馬宥這是知道害怕了,威脅夢道臣道

“正好,我倒想看看,他馬家,我究竟惹不惹得起。”夢道臣說完,連連數腳踩落而下,直接將他踩死 “馬大人竟然死了,死在了少年的手裏。”

“這….”

周圍的人看見這一幕,嚇得臉色發白,這可是馬家的外門長老啊,就這麼被少年給踩死了

特別是那幾個頭目,馬宥本就是他們最大的依仗,可現在,他們的依仗,死了,被那個年紀輕輕的少年給活生生的踩死

這時,夢道臣突然轉身,看向冰雅閣這邊

他的眼瞳兇光閃爍,殺機乍現,像一頭兇獸,欲要出手,一道恐怖的氣機在瀰漫開來,嚇得頭目們連連爆退

這可是連馬宥都敢殺的主啊,還有誰是他不敢殺的?

“你不用管,這邊我來就行,你快點去幫村民。”冰雅閣嬌喝一聲,透出一股血氣,一腳橫擊而去

她的攻勢極爲猛烈,愈戰愈狂,打得兩名頭目都手足無措

“好。”夢道臣回了一聲,肌體爆發出強大的氣機,正要再次殺出的時候,他感到胸口堵着一口悶氣,欲將其吐出

突然間,他感覺到不對,血液滾滾的往喉嚨洶涌而上,欲要噴出

“不行。”夢道臣猛地拍了拍胸口,深深呼了一口氣,將這股逆血吞下腹中,現在這時候,敵人幾盡戰意全無,要是他現在出現什麼不好的狀況,必定是軍心大亂,敵人也將重整旗鼓,再次殺來

屋檐上的朱關昌爬了起來,正好注意到夢道臣突然間停在了原地,應該是出現了什麼狀況,畢竟,他再怎麼強,也不可能殺了馬宥後,毫髮無傷

“哈哈哈,大家給我上,他不行了,他不行了。”朱關昌咬牙切齒地低吼道,似乎要將心中的憤懣都發泄出來,他的眼中盡是怨毒,恨不得現在夢道臣被碎屍萬斷

“給我殺,給我殺。”

朱關昌話音一落,衆人立即反應了過來,頓時間,他們急忙震開與之糾纏的村民,往夢道臣的方向衝去,一個個眼神兇狠,卻也極爲貪婪

他們知道,這個少年強大到連馬宥都殺得死,可是現在,他負傷了,他快不行了!

今日,只要取下他的首級,不只會得到朱關昌的賞識

可能連馬家這個龐然大物也會對他刮目相看,此後,便是青雲之上也不是不可能

“師父,小天他怎麼樣了?”冰雅閣焦急地問道

“那小子沒事,就是受了些傷,畢竟跨級戰鬥也是有代價的。”龍莫敵淡淡地說道

“師父,你能不能說重點!”冰雅閣都急了,可是她要是現在抽身而去,這三人可就跑了,而且現在這種情況,這些人又怎麼能讓她脫身呢?

“哈哈哈,爲師在呢,你慌什麼。”龍莫敵開口大笑,自信地說道

“好吧。”冰雅閣臉色有些羞紅,知道自己這是關心則亂,她的目光又撇了夢道臣一眼後,立即全力殺敵

“雅閣,小天他,沒事吧?”王虎見冰雅閣不怎麼擔憂,開口問道

“沒事。”

穿書後我成了男主祖宗 “小天。”一個村民大喊一聲,可是卻抽身乏力

“都來吧,給我死。”敵人們已是盡在眼前,猛然間,夢道臣呼出一口長長的濁氣,氣息再次攀升,他猛地一拳打出,直接攻在一個敵人身上

“咔嚓。”

清脆的斷裂聲入耳,那是骨裂的聲音

“給我去死。”

夢道臣手上的青筋再次凸顯,可怕的靈力以一個點在轟出,隨着夢道臣的轉身,橫推,他的身上散出一絲淡淡的光澤,微風流過,化作一股勁風如同游龍,撲面而去,那人直接被打出十幾米遠,差點被打爆

“這…”這些人看着直接被打死的那人,猛地倒吸一口涼氣,心神再次慌亂到了極致

“諸位,隨我殺敵。”夢道臣腳掌猛地一跺,氣機爆開

村民們聽到夢道臣渾厚有力的話語,心中大定,眼中戰意大漲,橫劈殺敵

“殺。”夢道臣眼中殺意縱橫,大吼一聲,血氣爲之騰昇,破開一道人羣,他速度極快,一個呼吸間便殺入了敵方陣營

“哈哈哈,殺了這羣狗東西,爲兄弟們報仇。”鄭秋明狂吼着,他幾盡瘋狂,跟在夢道臣的身後,一同殺入

他不甘,這些個純樸的村民爲什麼要遭遇這樣的磨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