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司慕蘭又突然開口。

她立刻回頭看向自己的大女兒,卻見她一臉帶著輕蔑的表情,說道:「就連貴妃娘娘,也是如此呢。」

南煙的眉心微微一蹙。

怎麼,今晚自己沒有找他們的麻煩,他們,倒要來找自己的麻煩了?

於是,她挑了一下眉毛,抬頭看向這位「姐姐」,前些日子,自己才因為顧亭春求情,將她從浣衣局放了出來,當然,她也並不指望著她能領自己的情,或者改過從善什麼的。

畢竟,人要學壞容易,要學好,卻不容易。

況且,壞人還分等級呢。

像這種人,一天到晚正事不做,挖空心思連一件光明正大的壞事都做不出來,只能暗戳戳的在人背後使壞,如同陰溝里的老鼠的人,又怎麼能期望她是個好的呢?

於是,南煙的臉上浮起了一點冷笑,坦然的看著她,那目光像是在說:我看你今天又要弄出什麼來?

不過,她一露出這樣的表情,顧亭春和顧亭秋他們都慌了。

顧亭春急忙壓低聲音道:「慕蘭,你又在胡說什麼!」

「……」

「給我閉嘴!」

顧亭秋也立刻說道:「這裡還沒有你們小孩子說話的份,都安靜些!」

說著,抬起頭來,陪笑著道:「皇上,今晚還有幾齣戲——」

不過,他的話沒說完,就聽見司慕蘭道:「舅父這是怎麼了?剛剛幾位哥哥都能說話,為何我就不能?」

「……」

「況且,我說的是貴妃娘娘的事,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

「難道貴妃娘娘,見不得人?」

這一下,司慕雲的臉都白了,上前一步一把扣住了她的肩膀,咬牙低聲道:「你給我閉嘴!你是想要讓我們全家滿門抄斬嗎?」

自己幾次三番說話都被人打斷,而且是被家人打斷,這個時候,司慕蘭也有些氣惱了。

她不斷的想,為什麼你們總是要阻止我?

明明我才是你們的親人,難道,就因為司南煙當了一個貴妃,給了你們一點好處,你們就處處都維護著她?

你們為何不想想,她是如何對我的?將我打入浣衣局洗了一年的衣裳,你們可知道我受了多少的委屈?

況且,當初該進宮的人,原本是我。

若不是司南煙,也許這個貴妃就是我來做了,那個時候,給你們這些好處的也都是我!

你們,就這樣趨炎附勢,捧高踩低嗎?

這樣一想,她的心中越是憤恨。

(本章完) 三日之後,離笙率領著三千的離家子弟朝神林星域的邊境戰場出發了,他們一路急行,連換了數只飛船,飛速地前進著,只求在短短的時間之內趕赴到邊境戰場!

從出發的那一刻起,氣氛就開始變得不一樣了,開始有了緊張焦灼的意思。

離笙正在桌旁看著一切關於邊境戰場的報告,而段曼曼則是乖巧的在一旁添茶倒水,柳玉凰仔仔細細地看了那些戰報,發現其邊境戰場比自己想象當中的更加的嚴峻!

邊境狀況,可以用水深火熱來形容!

「已經有不少的邊境星球遭遇到了森羅人的洗劫,他們極為的狡猾,總是派一些地行人去打先鋒,這些地行人身體就像是泥漿一般,平時看不出什麼,一旦他們發動起來,就能夠令人死亡!」

十八公子離濤也在船上,在離笙請戰的當天,離濤也請戰要跟隨一同前往,理由是他和森羅人交戰過,更加有利於離笙搞清楚目前的局勢,並且能夠減少離家子弟的傷亡!

也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心理,離家同意了他的跟隨,所以現在他和離笙,柳玉凰,段曼曼同處在一條船上。

離笙對他的建議十分的看中,自己的這個十八哥和森羅人交過手,知己知彼。

「報!」

「進來!」

一個離家門下弟子穿著軍衣走進來,報告道說:「前方來消息,又有一顆星球遭到洗劫,男女老幼無一存活!」

眾人的心情瞬間地沉下來。

柳玉凰尚且想到過那些森羅人可能會非常的很辣,確實沒有想到,他們竟然很辣到如此程度,居然在星球上施展絕戶計,這就不是一般的狠毒可以言說的了!

「太殘忍了!」

段曼曼驚呼!

還未到達前線戰場,便已經傳來了數起前線戰報,讓他們的心情,還沒到達那裡就受到了戰火的洗禮!

「這是很正常的,到了戰場,現實會更加的殘酷!」

十八公子也不知道是在和離笙說話還是在和柳玉凰說話。

不過他顯然是小看了離笙和柳玉凰,離笙從小在外漂泊,心性非常之堅韌,柳玉凰就更加不用說了!

「加快船速!」

離笙下達命令!

飛船再度加速,全速前行,飛往戰鬥區域!

三個星期之後,神林星域的邊境就歷歷在目,神林星域的邊境和豐都星域的邊境相連,有長達億億萬米的邊界線,這邊界線很是清晰,再往東就是黑暗之地,那裡分散著眾多破碎的小星域,有些星域十分的小,總共也不過是幾百星球,它們分佈在浩瀚的隕石帶之中。再往東就是森羅星域了,一片莽莽的漆黑之色!

常言道望山跑死馬,雖說已經看到了邊界線,但是真正要到達目的地,還得要飛船竭力地狂飆個三天的時間才能夠到。

就在他們一路狂飛,快要到地方的時候,忽然有一艘怪模怪樣的飛船接近了他們,對著他們就展開了襲擊!

「有敵襲!」

警報立刻拉響,戰鬥已經打響,誰也沒有想到,他們還沒有到地方,就遭到了劫殺!

「我們走露了風聲,這是森羅人的船,他們要劫殺我們!」

十八公子看了眼那外面的飛船,立即認出那就是森羅人駕駛的鬼船!

說這船是鬼船,真是一點也沒有說錯,這船全身青黑,上面裝飾著猙獰的獸角,看上去黑蒙蒙的,從那船上,射出一顆顆的青煙,頓時就將這片區域瀰漫了!

而伴隨著煙,一陣凄厲的叫聲傳來,從那飛船之上飛出了一隻只長達十米,長著人臉鷹身的怪物!

「人面鷹怪!大家小心!」

十八公子提醒著!

這群離家弟子反應也是十分的快速,立刻開啟了護船的陣法和護罩,手中早已經準備好了戰鬥所用的魔器,施展著戰技,對著天空的人面鷹怪攻擊!

那些人面鷹怪凄厲地叫著,可他們的動作卻是十分的快速敏捷,聲音帶有穿透性和攻擊性,他們衝下來,不斷用如同堅鋼一般的翅膀狂打護罩!

攻擊十分的猛烈!

離家弟子能夠防住那人面鷹怪,卻很難防住那毒煙,毒煙不斷地腐蝕著陣法,令得船上的防護陣變得十分的脆弱!

嗷嗷嗷嗷嗷!

那森羅人的戰船上傳來一陣嚎叫聲,緊接著便有一群雙眼發紅、渾身黑毛的五六米之高的爆猿吼叫著,朝著飛船丟出一條條的繩子勾住了飛船,不讓它飛走,那些爆猿蹦蹦跳跳的,一個個的朝船上爬過來!

「這是森羅人驅使的黑暗種族之一,這種爆猿最喜歡活人的大腦!」

十八公子離濤一陣的厭惡,可他神情卻是十分的嚴肅,對方組織嚴密,顯然是有預謀的!

他們是要將離笙這一船人留在這裡!

人面鷹怪和爆猿的實力不強,頂多相當於初神,可是他們異常的兇殘,悍不畏死,在他們的不斷撞擊之下,飛船的出保護法陣和保護罩也越來越弱!

「立刻準備進攻!」

離笙下達命令,指揮調度。這飛船也是進行改造的,乃是一艘戰船,長炮駕出,一發動,便是一陣電網飛出去,電網網住那些人面鷹怪給網住,一陣電擊,它們麻痹地掉落下去!

轟轟轟!

炮彈炸在了那森羅人的船隻上,可那船隻竟然異常的堅固,幾發炮彈也炸不出它一個缺來!

「進攻!」

一陣粗豪的話語,如同從獸嘴當中吼出!

從森羅人的船隻當中,衝出了數千的森羅戰士,這些森羅人個個身高三米,渾身肌肉鼓脹,那手臂有尋常的男子腰身那麼粗,他們渾身青黑,長吻凸出,神情兇惡,當他們看到離笙的船隻時,就如同見到血肉的豺狼!

這些森羅人手持雙斧,落在了離笙的船上!

每一個森羅人落下,那船似乎就微微地震動了一下!

森羅人的飛船當中,源源不斷地飛出增援者,和離笙所帶的人比起來,他們擁有壓倒性的優勢,並且這些傢伙,個個都是上神實力,其中有三個森羅人是隊長,他們擁有神尊的實力!

「殺,統統將他們殺光!」

他們嘶吼著! 這群森羅人落在船上,就開始斬殺起離家子弟來!

「哈哈哈,把男的斬殺吃肉,女的先玩再殺!」

一個離家弟子乃是上神,他見到有個森羅人跳上了船隻,這個離家弟子也是經過訓練出來的,此刻心中雖有害怕,但還是立刻的進行攻擊,使用著魔器,朝那森羅人發出了一招獅吼戰技!

平心而論,他反應迅速,戰技的威力在上神當中也算是非常優秀的,他這反應絕對不差!

但是那戰技落到了那森羅人身上,明明是可以將人重傷的一門戰技,卻是並不能發揮那麼大的作用,僅僅只是將之打成了輕傷!

森羅人的皮膚,就是天然的防護甲!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那森羅人就舉起雙斧劈下,將這可憐的離家弟子劈成了肉醬!

森羅人兇狠殘暴,在船上大開殺戒,很快那精挑細選出來的離家弟子就被斬殺了一百多人!

情況還在持續惡化,人面鷹怪和爆猿越來越多,它們雖說無法造成大的威脅,可卻能夠造成巨大的干擾,令得那些威力強大的炮彈無法有效地射擊森羅人!

無法匹敵,完全無法匹敵!

這一群離家弟子要絕望了,這樣下去,他們都將會戰死在此!不過他們也確實非常的忠勇,哪怕知道要戰死,也沒有一個退縮的!

眼見著,他們就要陷入絕境!

離笙絕望的抽出了劍,準備上前去拚命,他這麼的倒霉,還想要建功立業,卻不想現實就照著他的腦袋給他迎頭一棒,讓他意識到森羅人的強大,意識到自己想要建功立業,就像是痴人說夢,這次能夠活下去,都要燒高香了!

十八公子離濤也駕馭著自己的妖器,他的修為乃是神皇,他衝殺過去,那手中尖菱一甩,就瞬間刺穿了好幾個森羅人的頭顱,他們倒地死亡!

也許是看出了十八公子的強悍,立即有十個森羅人隊長衝過去,將十八公子團團圍住,不斷攻擊!

十八公子乃是神皇,卻對這些有著神尊實力的隊長無可奈何,只能跟他們膠著著,這群森羅人的生命力和強悍程度,無論從哪個方面看,都實在是要比一般的神尊強悍得太多!

這是一個天生就是為戰鬥而生的種族!

「小弟,柳姑娘,你們快走!」

離濤打算為離笙和柳玉凰開闢一條生路!

柳玉凰自看到這群森羅人之後,就有一種非常奇怪的觸動。那久久不動的特殊古木似乎有些蠢蠢欲動,十分的怪異,她一直都在仔細地感受,這古木究竟是為什麼會有異動!

這無名古木,來歷神秘,清風是從它裡面出來,而並不是被召喚出,這點一直令她十分的在意,她曾經數次地問過清風,但是一直不能確定這古木究竟有什麼秘密,而且它軟硬不吃的,根本就不知道什麼能夠餵養它,它自從和柳玉凰連成一體之後,就一直處在那種沉睡的狀態當中。它的樣子也一直沒有變化,就是樹苗形態。

直到,方才離濤斬殺了十個森羅人,她感到這無名古木顫動了一下。

柳玉凰微微一想,就將那古木祭出,放在了那名死去的森羅人的屍體旁,令人意外的事情發生了,無名古木的一根根系扎入那屍體當中,吸收了一絲的青光。

青光一收,那森羅人就化作了灰燼。

「這……」

柳玉凰訝然,這古木竟然將森羅人的生命力給吸收了,不過顯然這一絲的生命力太弱,一點變化也感受不到。

然而,知道了無名古木喜歡吸收森羅人的生命力,這就好辦了,柳玉凰眼中,閃出一道絢麗光彩!

轟!

就在這是,一個體形更加巨大的森羅人落在了柳玉凰的身旁,他看了柳玉凰一眼,粗魯殘忍地說道:「好一個美人,味道一定十分的美!」

「啊——救我!」

段曼曼發出一聲驚叫,她被另外一個森羅人給抓住了,抓住她的那個森羅人乃是一個神尊!

「你放開她!」

離笙揮劍便上,他的實力在這些時日內有所增加,但現在的實力也不過只在上神階段,怎麼能夠打得過神尊,被那森羅人神尊一斧頭砸下,用劍一擋,口吐鮮血地砸飛在地!

「我還以為離家派來了什麼人,原來是這麼不中用的貨色!」

那森羅隊長口出狂言!

「把所有人斬殺,把他們的頭顱送回離家!」

那站在柳玉凰身邊的森羅人發出殘酷的命令,這道命令這道命令卻是讓眾森羅人一陣的歡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