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他在想,穆紫晴這般心性和手段,莫不是跟瑤氏學的?

於是在穆錚心裡便有了一個決定,「你心思如此深重,唯恐你日後闖下更大的禍事,去鄉下莊園住兩年,養養心性吧。」

穆錚一說完,穆紫晴直接就癱在地上去了,眼睛里籠罩著一層絕望的淚光。

父親要罰她去鄉下?那不就是要趕她出府嗎?!

而且……而且鄉下貧苦,吃不好穿不好的……

不,她不要去那種地方……

穆紫晴立即爬起來拉扯著穆錚的衣袍,哭著求道,「父親,晴兒知錯了,晴兒以後再也不敢了,求父親不要趕晴兒去鄉下,父親,晴兒真的知道錯了……」

穆紫晴可憐兮兮的哭成了淚人兒。

要說穆錚瞧著,哪能真的一點都不心疼?

畢竟也是他的孩子……

可想想這些時候府中的『不安寧』,穆錚心裡那一絲的不忍心便又壓了下去,家宅不寧,是斷不能縱容的。

穆錚想著,待晴兒去鄉下養兩年心性,再接回來為她尋一門好親事嫁了便罷了。

眼看穆錚無動於衷,穆紫晴便又轉頭求穆芊顏,「姐姐……晴兒知道錯了,晴兒以後再也不敢了,求姐姐原諒晴兒一次吧……姐姐……」

穆紫晴拉著她的衣袖,哭的好不可憐。

而穆芊顏則面無表情,眸光清冷的看著穆紫晴。

心想穆紫晴倒還不算蠢,她知道若是自己開口,替她在父親面前求情,父親說不定便會消消氣,不罰她去鄉下了。

穆紫晴此刻真的是害怕極了。

她不想去鄉下,也不能去鄉下!

去了鄉下,她就見不到宇哥哥了。

兩年……兩年的時間太長了。

她保證不了到時候宇哥哥還會繼續喜歡她。

她還要嫁給宇哥哥,怎麼能就這麼被趕去鄉下呢?

穆紫晴越想就哭的越厲害,看著就像是她悔悟了,實際上她是怕失去她的宇哥哥,害怕失去她的榮華夢啊!

本來宇哥哥如今為了拉攏父親,就三天兩頭的去『看』穆芊顏。

若是她再罰去鄉下兩年,穆紫晴沒有信心,宇哥哥不會被穆芊顏那個狐狸精勾引了去!

畢竟穆芊顏長的就是一張狐狸精的臉!

可眼下除了求穆芊顏,替她在父親面前說情,她沒有辦法。

只要能留下來,暫且忍一忍又如何?!

穆紫晴想著,哭的更賣力了,聲聲懇切的求著穆芊顏:

「姐姐,晴兒願意任由姐姐打罵,只求姐姐能消消氣,不要趕走晴兒,姐姐……」

穆紫晴哭的那般可憐,但凡穆芊顏還有點良心,都應該同情她的!

就連穆錚,嚴厲的面容上,都有些動容了……

晴兒再怎麼說,那也是他的孩子啊。

一想到這兒,穆錚便就有些心生不忍。

穆芊顏不動聲色的將穆錚的神色都看在眼裡,於是在穆紫晴的懇求聲中,她嘆了口氣,「晴兒莫哭了…」

看起來就像是她對穆紫晴心軟了一樣,臉上同樣出現了不忍心的神色,「晴兒,我又如何捨得罰你去鄉下呀。」

「我只是想讓你意識到自己的錯誤,日後不可再犯明白嗎?若是我真想要你受罰,先前在及笄宴上,我便不會在皇後娘娘面前替你遮掩了。」

穆芊顏嘆息的語氣,說的那叫一個真誠,一副心疼妹妹的樣子。

似乎沒料到穆芊顏會這麼說,穆紫晴有過一瞬間的愕然。

仔細想想,穆芊顏說的沒錯,若是想要她受罰,剛才就沒必要在皇后她們面前替她遮掩舞衣的真相了。

想到這茬,穆紫晴心裡不免又有些疑惑了。

她猜不透穆芊顏究竟想意欲何為?

就在穆紫晴還沒想明白是怎麼回事的時候,穆芊顏就又轉個頭給穆錚叩了個首,「爹爹,晴兒妹妹縱然有錯,可卻也是受了杜若的蠱惑,晴兒一向乖巧,爹爹也是知道的,就請爹爹看在今日女兒及笄的日子上,饒過晴兒一次吧,想必晴兒定會吸取教訓,日後再不敢胡作非為了,爹爹,你就答應女兒吧…」

穆芊顏說到最後,直接就去拉扯著穆錚的衣袖,嘟著嘴跟他撒嬌。

穆紫晴懸著一顆心,緊張的看著穆錚的舉動。

眼看穆錚還在猶疑,穆芊顏就更加賣力的扯著衣袖撒嬌了,「爹啊!你到底答不答應女兒啊?爹爹要是不答應,女兒就陪晴兒一起去鄉下好了。」

本來上一刻的氣氛還籠罩著一層凝重,但被穆芊顏這麼撒嬌的一鬧騰,氣氛倒緩和了不少。

婚後霸愛:槓上特工甜妻 穆芊顏料定,父親不會不同意的。

穆錚就是有氣,也被她這麼撒嬌的搖沒了,無奈的笑道,「你啊,好好好,為父答應你便是!」

穆錚鬆了口,穆芊顏頓時就喜笑開顏,笑的好不乖巧,「謝爹爹,女兒就知道爹爹最好了。」

穆紫晴似乎還在一邊兒恍惚著呢,她的責罰就這麼取消了!

欣喜之餘,穆紫晴也不忘給穆錚叩首,「謝父親!」

同時,穆紫晴心底也有不甘,父親從來只偏愛穆芊顏一人。

她哭死哭活的求饒,父親都無動於衷。

此生唯你 可穆芊顏隨便一開口,父親就答應了。

雖然是免去了她的責罰,可穆紫晴心裡,有著濃烈的不甘心。

無人看到,在穆紫晴低下頭叩首的時候,眼睛里閃過一絲怨憤。

等再次抬起頭,面對穆芊顏的時候,穆紫晴又是一臉乖巧加感激的模樣,「多謝姐姐替晴兒求情!」

穆芊顏還在拉著穆錚的手臂嬉笑著,笑容燦若朝陽,只當沒看到穆紫晴怨憤不甘的小心思,隨口便回一句,「你我姐妹,客氣什麼。」

其實看到兩個女兒又重歸於好,穆錚心裡,還是為之高興的。

一個人只要心情好了,自然就不會介意那麼多了。

「你們都起來吧。」穆錚說話間伸出手,一手拉一個,將穆芊顏和穆紫晴雙雙拉扶了起來。

跪了那麼久,想必也累了。

穆芊顏一起來,就嘟著嘴彎下腰去揉膝蓋,不滿的跟穆錚撇嘴嘟囔著,「女兒腿都疼了,再跪下去,女兒就瘸了!」

她的這般小女兒家的模樣,穆錚瞧了心裡自然是高興的,可面上,卻板著一張臉,「方才可是你自己要跪的,為父了可沒讓你下跪,再者說,你們兩個犯了錯,都該受罰。」

穆錚洋裝著大將軍的氣魄,一板一眼的說教她們兩個。

穆芊顏聞言一撇嘴,以鼻音出氣的哼了一聲,「女兒若是瘸了,就要爹爹養女兒一輩子!」

這般的乖巧撒嬌,穆錚自然是打從心裡高興的,「你這丫頭,為父真拿你沒辦法,就算你真瘸了,還怕為父養不起你嗎?」

穆錚這麼一說,穆芊顏立馬就不幹了,哼哼著,「好哇!爹爹真想女兒變成瘸子啊!天下哪有你這般狠心的爹爹!」

穆芊顏和穆錚這麼父女情深的鬥嘴,而穆紫晴在旁邊看著,心裡的怨憤和不甘是越爬越高,眼睛里閃過一絲怨毒。

明明她也是父親的女兒,為何父親就不能對她如此和顏悅色的說笑鬥嘴?

她就像個外人一樣的站在這裡,有誰知道她的尷尬和難過?

不甘心,她真的好不甘心!

穆芊顏同父親嬉笑之時,餘光不露痕迹的瞟了一眼穆紫晴,她曉得穆紫晴的那種不甘心。

嘴角上揚,勾起淡淡的冷笑。

穆紫晴,看來你這麼快就忘了痛啊?

我才替你求情,免你去鄉下受罰,這還沒轉個背,你就開始記恨起我來了?

穆芊顏心裡冷笑連連,實則她又如何不清楚穆紫晴是個什麼樣的人?

穆紫晴若是不記恨她,那才有鬼呢。

她替穆紫晴求情,可不是為了免她去鄉下受罰的。

她怎麼能讓穆紫晴去鄉下『安穩』度日呢?

只有把穆紫晴留在她身邊,她才能慢慢的折磨啊。

說穆紫晴日後不會在胡作非為這種鬼話,恐怕也就只有父親才會信。

穆紫晴幾次算計她,接下來,也該輪到她來算計一回了。

穆芊顏嘴角的笑意很深很深,深的令人看不清她在想什麼。

「好了,既然腿疼,就都回去擦些葯歇著吧。」穆錚自然也曉得她們腿是真疼,畢竟跪了這麼久。

想著,穆錚隨後還是補充了一句,「晴兒你好生在府中呆著,沒有為父的允許,不得出府。」

穆芊顏曉得,父親這算是小懲大誡了。

穆紫晴禁足,如此,算是對她的處罰了。

……

離開了書房,穆芊顏便回了自己的院子。

而且,穆紫晴也跟在她後面一起來了。

清霜替她沏了壺新茶,然後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穆紫晴。

心想這二小姐不回自己的院子,跟來小姐這裡做什麼?

農女的錦鯉人生 縱使心有疑問,清霜卻也不好說什麼,畢竟小姐都沒說話呢。

清霜沏好茶之後,就默默的退到了穆芊顏身後侯著。 瞧著穆芊顏一派從容不迫的模樣,穆紫晴猶豫了一下之後,就又朝她跪了一跪,言詞懇切道,「晴兒對不住姐姐,還請姐姐責罰。」

穆紫晴那是一臉的懇切,看著要多誠懇,就有多誠懇。

穆芊顏心裡明白,面上卻不動聲色,虛扶了她一把,將她扶到椅子上與她同坐一桌,「晴兒,父親已經免去了對你的責罰,只不過是禁足些時日,不礙事的,今日之事,你也不必介懷,那都是杜若謀划的,不是嗎?」

穆芊顏神態亦是誠懇,是以穆紫晴倒也信了幾分。

「多謝姐姐寬厚。」穆紫晴微微低頭,像是在『懺悔』自己的過錯一般。

穆芊顏也不急,將添的新茶推到了她面前,「喝杯茶壓壓驚吧。」

「謝,謝姐姐…」穆紫晴猶疑著,端著茶杯的手都僵持著一個動作,思緒悠悠,顯然是在想別的什麼事情?

穆芊顏只當沒看見,淡然的喝著茶,她給穆紫晴考慮的時間。

她曉得穆紫晴在思慮些什麼?

然而,沉默了好半天,也不見穆紫晴吱聲,一杯茶都捏涼了,穆紫晴還在游神。

穆芊顏可就沒多大耐心了,眉間輕皺的瞟了一眼穆紫晴,「晴兒妹妹若是沒什麼話想說的,就回去吧,我累了,要去歇息了。」

穆紫晴要猶豫考慮的,就回她自己的院子里去猶豫,去考慮,她可懶得陪她這麼乾耗著。

聽聞她這麼直白的『送客』意思,穆紫晴臉上的猶豫之色就更重了,都可以說是糾結了。

「姐姐先前說的話……可是真的?」

在穆芊顏耐性耗盡之前,穆紫晴總算是猶猶豫豫的開了口。

穆芊顏聞言,不動聲色的眉頭一挑,嘴角露出若有似無的笑意,「我先前說的話挺多的,晴兒指的是哪一句?」

實際上穆紫晴問的是什麼,她心裡清楚的很。

今日這麼一鬧,算是和杜若鬧掰了,穆紫晴還指望杜若能『不計前嫌』的幫她不成?

杜若那裡指望不上了,穆紫晴便想起了及笄禮之前,她說過的話了。

瞧著穆芊顏似是而非的表情,穆紫晴有些拿不准她是不是故意的?

手指緊張的揪著絲帕,面上小心翼翼的試探著,「就是……就是及笄宴之前,姐姐說……會幫晴兒……」

穆紫晴說著,似乎還羞澀了起來。

這設定崩了 而穆芊顏自然也不會在裝糊塗了,一副『想起來了』的樣子,「原來妹妹說的是這個。」

瞧著穆芊顏沒什麼表情的臉上,穆紫晴心裡直打鼓,拿不準穆芊顏究竟會不會跟她爭弘王殿下!

要知道如果穆芊顏跟她爭,僅憑著嫡女這一點,她就爭不過穆芊顏了呀!

這麼一想,穆紫晴真是要坐不住了,迫切難以按捺的試探問,「姐姐…難道你不喜歡弘王殿下嗎?」

聽了穆紫晴這問話,穆芊顏除了冷笑,還是冷笑。

她喜歡秦瀚宇?

呵,永遠都不可能。

恐怕也就穆紫晴,把秦瀚宇當成個寶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