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在林驚羽的印象中,她遠比北宮傾城更可愛的多!

沒想到,她竟然遇難了!

直到這一刻,林驚羽終於明白,為何北宮傾城會這樣,她們遭遇一尊恐怖的大妖,而且是在「毒王山」!

毒王谷的禁地之一!

「好,我知道了!」

林驚羽點點頭道。

聽到他這一句話,北宮傾城閉上了雙眸,兩行晶瑩的淚珠滑落,嘴角卻依然艱難地擠出一抹微笑。

突然間。

林驚羽話鋒一轉,道:「不過!我不會離開!」

「我林氏一族的血脈,不容許將一個女人丟下,獨自逃走!」

林驚羽擲地有聲地說道。

北宮傾城也驟然睜開了淚眼,難以置信地望著林驚羽。

彷彿想問,他是否瘋了?

「臭小子!」

「看來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啊!那我們只能把你的靈魂喂蘇師兄的百魂幡了!哈哈!」

那名叫雷蒙的男子冷笑一聲,他覺得林驚羽很好笑。

為了一個女子,竟然連命都不要了!

「呵呵!」

「好大的口氣!一個被滅掉的宗門餘孽,還敢在我們面前如此囂張!」

林驚羽冷冷說道,他絲毫沒有被這幾人嚇到,反而鎮定地出奇。

其實,他想過了。

大不了把師傅紫幽給他的替身影符用了。

當然,他也很想見識一下,這鬼王宗到底是有怎樣的實力!

「吼!」

「想傷我的主人!」

「先過本狼王這一關!」

這時,銀翼狼王怒吼一聲,高傲地站在了林驚羽身前。

聽到這句話,林驚羽也不覺心頭一暖。

「狼王,你不怪我?」他問道。

「哼!」

「本狼王一生戰鬥無數,還怕他們不成?況且,你剛剛那句話很男人,我喜歡!」

銀翼狼王高傲地說道,雖然,他也覺得林驚羽的舉動有一些傻。

但不知為何,聽到林驚羽的話,它身體里的熱血彷彿也沸騰了!

獸血沸騰!

甚至比人類還要執著!

「謝謝你,狼王!」

「那就讓我們再一次並肩作戰吧!殺個痛快!」

林驚羽大笑一聲。

風水秘聞 他發自心底地高興,聽了銀翼狼王的話,他發現自己對狼王的看法徹底改變了。

過去,是主與仆!

今後,是真正的朋友與戰友!

「薛淵、雷蒙,你們二人一起上!」

「千萬不可大意!我替你們掠陣!」

蘇南風說道,特別是他最後這一句話說出,讓薛淵和雷蒙二人,都沒有了後顧之憂。

此刻,二人都使出了他們的兵器。

薛淵手持的一把骷髏頭杖,雷蒙使用的是一把長劍,劍刃之上,閃爍著幽幽綠光。

「狼王!」

「小心那把長劍,劍上有毒!」林驚羽提醒道,他的眼光很毒辣。

銀翼狼王點了點頭。

「呵呵!」

「讓你們見識一下我骷髏頭杖的威力!」薛淵怒喝一聲。

骷髏頭杖出手的一剎那,迎風便漲,眨眼之間,便已經與人類腦袋大小無異。

那骷髏頭嘴巴一張,一股腥臭的黑煙迎著林驚羽撲來。

「主人,小心這毒煙!」銀翼狼王也大喝一聲,提醒林驚羽小心。

「呵呵!」

「你這畜生,還有心思顧別人,你的對手是我!」

這時,那名叫雷蒙之人,陰惻惻冷笑一聲。

持著那把閃爍綠色幽光的長劍,朝著銀翼狼王殺去。

然而,令所有人大跌眼鏡的是,腥臭的黑煙近身,林驚羽卻不退反進。

「雷龍戰技:閃電鏈!」

他怒喝一聲,體內雷之世界內,那神秘的雷龍之柱轉動,兩條覺醒的雷龍發出一聲聲龍吟。

隨即,一道恐怖的閃電鏈條從他身前飛出。

閃電所到之處,黑煙頓時消散的無影無蹤。

「怎麼可能……」

這一刻,鬼王宗弟子薛淵驚呆了,渾身都在顫抖。

他們鬼王宗,最怕的便是雷修!

因為,雷力乃是這天地間最霸道的力量之一,恰好克制以陰寒為主鬼魂之術!

「雷龍鎮獄功!」

這時,林驚羽右手結拳,趁著那薛淵驚魂未定,猛然向前踏出一步,一拳揮出。

拳風如電,閃爍著絲絲藍色光芒,猛地打在薛淵的胸膛。

勢若萬鈞!

薛淵甚至來不及做出反應,已經被一拳擊飛出十數米之遠,整個人砸落在地面上,根根肋骨寸斷,狂噴一口鮮血,昏死了過去。

「這……」

「才是他的真正實力嗎?肉身如龍,打出萬鈞巨力,難怪當日他登上的是西院的登仙梯……」

此刻,林驚羽身後的北宮傾城,一雙美眸中也流露出一抹複雜的神色。

她終於意識到,自己小瞧了這個男子!

吼的一聲!

這時,在另一側,與鬼王宗雷蒙交鋒的銀翼狼王也發出一聲狂吼。

頓時,風雪大作,一道恐怖的颶風雪柱將雷蒙困在其中。

「嘿嘿!」

「敢在本王面前逞威風,這就是下場!」

銀翼狼王吼道,一隻如利刃一般的前爪從雷蒙胸膛劃過。 「蘇師兄!」

「救我……」

雷蒙尚未喊出最後一個字,一道血箭噴出,轟然倒地而亡。

看到這一幕,蘇南風非但沒有震驚。

嘴角處,反而露出一抹詭異的微笑。

唰!

一道陰風颳起。

蘇南風手中的黑色魂幡輕輕一搖,一縷孱弱的幽魂從那身軀里飛出。

這無主的靈魂掙扎著,顫抖著,發出一聲痛苦的哀鳴。

卻最終沒有逃脫被魂幡吞噬的命運。

「蘇師兄!」

「你……你竟把雷蒙的魂魄吞了?」

這時,另一位鬼王宗弟子薛淵艱難的爬了起來。

他顫抖著,不停地後退。

眼神中,更是露出一抹深深地恐懼。

彷彿直到這一刻,他才真正認清了蘇南風的面目。

「雷師弟,他已經死了!」

「我相信,若是雷師弟知道,他的魂魄助我完成百魂幡,也一定會很欣慰的!」

「薛師弟,你是不是也會這樣?」

蘇南風問道。

手中魂幡隨風飄搖,讓薛淵越發感到一種發自內心的顫抖。

「不要!」

「蘇師兄,我絕對不會說出去的!」

「你放心,我回去之後,一定師尊說雷師弟,是玄天道院的人殺死的!」

薛淵顫抖著道,神色中充滿了恐懼。

福福德正 「呵呵!」

「好師弟,我雖然相信你!不過,只有死人最能保守秘密!」

蘇南風卻冷笑一聲,一隻手探出,在空中捲起一陣狂風,拍打在薛淵的胸膛。

咔嚓一聲!

薛淵的胸膛上留著一個深深地血印,整個人倒飛出去,倒地而亡。

隨即,他手中魂幡再次一招,將薛淵的魂魄也納入魂幡之中。

「哈哈!」

「九十九道魂魄,距離百魂,只差一道魂魄了!」

蘇南風狂笑一聲,一雙眸子貪婪地望著林驚羽。

「敗類!」

「你真是一個宗門敗類,連同門師弟都不放過!」

北宮傾城冷冷道。

一雙美眸中,流露出一抹難掩的鄙夷之色。

「呵呵!」

「好伶牙俐齒的一個美人兒!不過我先不殺你!」

「等我把你這個小情人的魂魄收入魂幡,我再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蘇南風獰笑一聲,指著北宮傾城霸道說道。

「呵呵!」

「好大的口氣!還沒把我擊敗,你就惦記著我的女人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