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臉色扭曲,渾身顫抖,剛才那股囂張和殺意都被懼怕所取代。

「器靈么?」

寧晏此時的聲音卻是渾然與之前不一般,帶着一絲絲寒氣。

寧晏瞥了一眼玉佩。

撫了撫袖子上的絲絛,就這麼靜靜的站着,釋放出來的威壓簡直就要爆表了!

沒辦法,上位者就是靠氣息都能碾壓這些不入流的東西。

「出來。」此刻的寧晏很是不爽。

小小的器靈也敢在她的面前躲躲藏藏。

器靈立即從玉佩中拼盡全力才從玉佩中爬了出來:「不是我躲躲藏藏,是仙長您的威壓過甚。」

器靈頂着一頭白髮,面容清秀,急急忙忙辯解道。

這話一出,器靈才覺得渾身上下沒那麼難受了。

剛想開口,器靈發現自家作死的主人抱緊他的大腿說話了:「清遠,快把這兩個女人綁了!」

壓根認不清現實。

清遠也就是玉佩器靈翻了個白眼兒,小爺不用打就知道打不過。

男人癱倒在地。

平日裏也有修仙之人御劍從天上飛過但從來沒有多管閑事的人管的了他。

縱容的他更是囂張跋扈。

這玉佩是祖傳的,這器靈世世代代守護他們,也因此輪到他的時候,這器靈就歸他使喚,平日裏因着這器靈,更是作威作福!

但從來沒有碰見器靈打不過的人。

。 要達到大屍兄、石堅理想狀態的宏偉目標,在任家鎮是不行的,必須回鳳海縣馬祥坪。

事不宜遲。

石堅、白柔柔、大屍兄、任婷婷當即動身,九叔、文才、秋生、阿威把他們送到村口。

文才、阿威、秋生跟任婷婷依依道別之際,石堅也忍不住提點九叔幾句,「師弟,你這幾年醉心風水、醫術、占卜等旁門法學,修為上有些鬆懈耽擱了。我們幾師兄弟妹裡面,論資質,你、四眼、綵衣、柔柔當屬前列,柔柔、綵衣機緣妙合,暫且不提。你和四眼二人都有修成宗師的潛力,一定不要懶惰任性。」

九叔心中微微感動,誠懇道:「大師兄的話,我記住了。不過師兄也知道,我年輕時做了不少錯事,自師父將我領上茅山,便決意洗心革面,於修鍊上絲毫不敢鬆懈,後來學成,坐鎮任家鎮,斬妖除魔,殺鬼殺殭屍,勤積功德,以蓋前衍。但世上哪有那麼多鬼怪殭屍啊,反倒師父傳授的風水、醫術等旁門實學大行其道,我學這些,也是覺得它們能幫上別人。幫人贖罪,我心裡會好過些。」

石堅張了張嘴,想說點什麼,終究沒有說出來,拍了拍九叔的肩膀,道:「走了!」

「師兄慢走,有空常來。」

「秋生,文才,你們要好好修鍊,不要總給你們師父搗亂找麻煩,不聽話,我送你們去茅山待幾年。」

訓了秋生、文才幾句,石堅走到白柔柔、任婷婷身邊,沖九叔他們點點頭,施展飛隱遁法離開任家鎮。

老殭屍在場,石堅沒有動用極樂靈屋,而且極樂靈屋早就飛往馬祥坪了,先一步收走南無德,免得兩兄弟撞面,兄弟情深之下惹出什麼亂子來。

鎮魔堂前院,石堅、白柔柔、任婷婷倏地出現,石堅笑道:「婷婷,我們到了。」

「大師兄,柔柔師嫂,你們回來了。」

「爹,姨娘。」

在前廳里畫符的綵衣、浩博、映秋聽到聲音,扔掉符筆跑出來,欣喜不已。

「浩博,今天沒去學堂?」

石浩博回道:「中學堂修課一天。」

得益於新學制的頒布,初等小學堂由五年縮短到四年,高等小學堂由四年縮短到三年,十六歲的石浩博今年從高等小學堂畢業,升入中學堂,功課成績嘛,中游層次,不提也罷。

還有一個變化,就是全國各地允許女孩進學堂上學了,綵衣、映秋都被石堅托關係扔進學堂,再也不用旁聽蹭課了。可惜石堅一番好心,綵衣、映秋並不領情,學習成績一個比一個拉胯,簡直不忍直視。

「婷婷,我給你介紹一下,她是我師妹綵衣,他們是我兒子石浩博和女兒石映秋。她是……」

「我知道。」綵衣笑嘻嘻地跳上前,自作聰明道:「一定是新師嫂。」

「你抖什麼機靈。」石堅給了綵衣一個腦崩,看了眼臉色羞紅的任婷婷,解釋道:「婷婷來鎮魔堂有事,住幾天就走。」

綵衣訕笑道:「婷婷姐,不好意思,我誤會了。」

任婷婷搖頭道:「沒事的。」

「映秋,是不是你爹回來了?」一個聲音從後院傳來。

「娘,爹回來了。」

不一會,任婷婷看到前廳里走出個年輕少婦,二三十歲的樣子,穿一身淺藍色窄腰短襖和同色長褲,身姿曼妙,曲線玲瓏,豐腴成熟,一顰一笑,一舉一動,都給人一種性感風情。

所謂居移氣,養移體,鍾小雲早已褪去曾經的青澀,東方瑪麗蓮夢露的性感風情正隨著時代變化一點一點的從骨子裡透發出來,極是迷人。

任婷婷來之前,聽白柔柔說過鍾小雲,頗多讚美,此刻見到真人,覺得比白柔柔說的還要美呢,尤其是身上那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動人風情,讓任婷婷自慚形穢。

「小雲,她是婷婷,大屍兄引入天屍宗的新弟子,來鎮魔堂住幾天,你幫著安排下。」

聽到這話,鍾小雲立時反應過來,覷定任婷婷,不由雙眼一亮,只覺這少女五官精緻,肌膚如粉澆脂凝一般,粉光若膩,雖不白,卻別具美感。

這樣好的女孩,竟修鍊天屍玄功,化身殭屍,著實可惜,鍾小雲心裡升起幾分憐惜,主動上前拉著任婷婷的手,溫言柔聲,消除對方的陌生疏離。

到晚飯時,二人已成好姐妹,聊化妝聊得熱火朝天,聊得興起,任婷婷親自動手,教鍾小雲、白柔柔幾女化妝。

石堅見他們相處融洽,便沒有多管任婷婷,抓緊時間到鷹嘴崖布置陣法。

萬事俱備。

行法當晚,石堅拎著小殭屍去鷹嘴崖見大屍兄。好些年過去了,小殭屍還是那麼小隻,小臉粉嘟嘟的,似乎永遠也長不大。

看到老殭屍,小殭屍一點也不怕,蹦蹦跳跳地過去,小手抓著大屍兄的衣服,仰頭喊道:「爸爸!」

『爸爸』二字出口,石堅明顯看到大屍兄愣了一下,眼神變得極其古怪,不禁笑道:「小殭屍到處找爸爸,見到個殭屍就喊爸爸,大屍兄別介意啊。」

「他爸爸呢?」

「不知道,他是女殭屍在棺中產下來的,體質特殊,我也沒辦法幫他找到爸爸。大屍兄修屍道多年,看看能不能幫他。」

大屍兄抬手按在小殭屍肩膀上,細細打量了一會兒,驚嘆道:「天地造化之妙,不可思議,我從來沒見過這種存在,非人非鬼,亦非純粹的殭屍,但又好像是幾種生命的結合體,匪夷所思。」

石堅問道:「大屍兄,他能修鍊天屍玄功嗎?」

大屍兄沉吟片刻,搖頭道:「能修鍊,但最好不要煉。他太特殊了,若是修鍊天屍玄功,便會成為純粹的殭屍,這等於抹殺了他的奇特之處,於他不利。他體內有一股自然產生的力量,其實不需要外在干涉,任他自己成長即可。」

石堅輕輕點頭,忽地神色一動,偏頭看去,只見鍾小雲、任婷婷、白柔柔、浩博、風雨雷電等人從遠處走過來。 第二天,一大早!宇智波千幻就前往火影大樓里,申請前往水之國戰場了。

他可沒有忘記他之前對宇智波富岳說的話,解決雲隱后就去支援他們。

印象中,水之國的這場戰爭會讓他們宇智波一族損失慘重!

不過宇智波富岳他們到戰場四五天而已,應該問題不大。

戰爭還真的是無聊,宇智波千幻還是想早點結束戰爭的!

如果運氣好的話,忍界三戰將不會和原著中一樣打這麼多年。

走到火影辦公室后,宇智波千幻直接表達了自己想要申請去支援水之國戰場的想法。

三代目火影聽完顯然有點驚訝了,他還以為宇智波千幻來邀功的。

宇智波千幻之所以帶隊去雷之國戰場參戰,就是因為他不夠功績升上忍。

現在獲得了這麼大的功勞,足以名正言順的升級為上忍了。

所以三代目火影才以為宇智波千幻是來討要正式上忍的,而不是現在的臨時上忍。

「是這樣啊!千幻你這想要為木葉而戰的想法,老夫很是欣慰!但是你才剛剛打完了一場大戰,或許休息幾天會比較好!」

三代目火影見宇智波千幻不是想要上忍之位,而是想要再次前往前線,還是有所顧慮的。

以宇智波千幻的實力,只要上戰場,那必然會立大功,到時候再立幾次像雷之國戰場這樣的大功,或許波風水門他們就再也競爭不過他了。

到時候四代火影之位不就是宇智波千幻的了嗎?又或許是志村團藏?

這兩個人任何一個成為火影,三代目都不喜歡。

還是波風水門比較好,身份背景都比較乾淨,背後沒有任何家族影子。

實在不行,那大蛇丸也可以,大蛇丸同樣沒有家族在背後。

就是大蛇丸和團藏的關係有些曖昧不清,最近經常搞在一起不知道幹嘛!讓他有點不放心。

「多謝三代大人關心!我昨天已經休息好了,現在上戰場完全沒問題。」

宇智波千幻還能不清楚三代想的什麼嗎!今天這戰場他還真就去定了。

「要不還是再等兩天吧?之前就說好了,等你這次戰場歸來,就讓你正式成為上忍,等你的上忍手續辦好了,再出發也不遲!」

「再說水之國現在也完全沒打起來,還是比較平靜的。」

三代火影再次拿出合理的理由勸說道,都你給宇智波千幻上忍之位了,你不會還要拒絕吧?

再說現在水之國戰場完全就是小打小鬧,宇智波富岳這傢伙這幾天一直在摸魚,完全就是出工不出力。

現在看來,宇智波富岳那傢伙就是為了等宇智波千幻,才遲遲不主動出擊的。

「多謝三代大人,不過上忍之位等這場戰爭結束后也不遲,我完全不在乎上忍不上忍的。」

宇智波千幻完全無所謂的說道,說起來他現在只是臨時的上忍而已。

上次的中忍考試因為所以人都被他淘汰了,第三場中忍考試無法進行下去,最終不了了之。

三代火影也沒有給予他中忍的職位,不過會議上三代倒是想給他上忍職位,但被團藏阻止了。

所以現在嚴格來說,他還是個下忍而已,不過雖然他只是下忍,但他在木葉的職位中卻已經是警務部的隊長了。

所以在他看來,有沒有上忍之實已經無所謂了,反正警務部隊長的身份已經讓他的身份比一般的精英上忍還高了。

「這….!那行吧!之前給你的部下還沒回到村子裏,現在村子裏也抽不出多餘的人了,最多只能給你20人,並且都還只是下忍!」

三代火影見宇智波千幻那堅決的態度,也只能放棄阻止他了。

不過村子裏抽不出多餘的人,卻沒有騙宇智波千幻,之前因為要和雲隱決戰,已經使勁擠出了兩千人。

現在基本沒什麼人可以讓宇智波千幻調遣了。

不過前往戰場支援,怎麼說也不能只讓宇智波千幻一個人前去,那豈不是說他三代火影小氣?故意排擠宇智波千幻。

連人家一個部隊的隊長,前往前線戰場,都不給點人手,讓人家一個人去!這多尷尬。

所以三代火影決定從忍校中抽取一些剛畢業的下忍給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