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今天是元宵佳節。

各大花樓燈火通明,嬉鬧成群。

東苑林家今天舉辦了一場遊園會,不少大戶人家的姑娘蜂擁而至,胭脂氣裝點了滿園雪色,更添幾分春意。

大街小巷都擠滿了人群,熱鬧非凡,到處都洋溢著喜慶的氣氛。

長夜漫漫,未到安眠時。

今夜涼城最熱鬧的地方莫過於星殿,最隆重的盛事自然是星殿所舉辦的拍賣會。

各式豪華的馬車座駕早早地就在星殿門前排起了長龍,當中甚至不乏地龍傀、長白鶴這樣的珍奇異獸,惹得圍觀民眾連連驚嘆。

星殿拍賣會是不對外開放的,入內者必須手持請柬,否則任你再如何高官厚爵,家財萬貫,也不得邁入殿門半步。

今夜參加拍賣會的除了涼城本地的各方豪強之外,來自青州各地的修行巨擘、富甲貴胄也來得不少,不多時,便將星殿的大門給堵了個水泄不通。

涼城當地的普通民眾雖然沒有資格進星殿瞻仰各方巨頭的風采,但圍在門外看看熱鬧還是可以的。

如此盛事,當然少不了青州三大宗門的捧場。

「快看快看!那就是天元門的人!據說這還是天元門宣布封山之後次派人入世露面呢!」

「血獄谷的人也來了!快躲遠一些,傳言血獄谷弟子都是殺人不眨眼的大魔頭,可別不小心招惹了他們!」

「凌劍宗!凌劍宗果然也派人來了!你們看,那當先的少年看起年紀不過十五六歲的樣子,會不會就是那位聲名鵲起的洛藥師?」

圍觀眾人激動不已,紛紛想要上前一睹那傳說中的洛藥師真容,險些把星殿護衛所布下的防線都給衝散了。

可惜他們並不知道,今日代表凌劍宗來參加星殿拍賣會的卻並不是洛川。

一行數人以親傳弟子馮笑為,而被眾人錯認為洛川的那少年卻是百草堂的記名弟子,謝長京。

待到三大宗門入場之後,前來看熱鬧的民眾才漸漸冷靜了下來,畢竟青州其他各地的豪強他們也不認識,更不知道是什麼來頭。

不過很快,一行四人的出現,便再度吸引了場中所有人的視線。

「那是……東升酒樓的王大掌柜!沒想到王大掌柜今天也來了!」

「豈止豈止!老李頭兒你仔細看看,王大掌柜旁邊那人是誰?」

老李頭兒定睛一看,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是渠爺!咱們涼城富渠爺啊!我就說,今夜這麼重大的場合,怎麼少得了渠爺他老人家呢!只是沒想到,渠爺居然和王大掌柜一起來了啊!」

很明顯,對於在場的這些普通民眾們來說,不管是王東升,還是渠爺,都與他們隔得太遠了,那都是傳說中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因此在場並不是每個人都能認識這兩位涼城巨頭的。

此時聽到老李頭兒和另外那個中年男子的一唱一和,大伙兒這才紛紛反應過來,頓時爆出了陣陣歡呼聲。

「渠爺威武!今夜一定得給咱們涼城掙臉啊!」

「王掌柜豪氣衝天!今夜拍賣會的標王一定是王掌柜的!」

伴隨著眾人的陣陣喝彩聲,王東升和渠爺傲挺胸,氣勢不凡地走到了星殿的大門口,此時的兩人一改在酒樓雅間時的戰戰兢兢,又恢復了往日威嚴肅穆的樣子,一舉一動自有一種上位者的氣度。

兩人將手中的請帖遞交到星殿守衛的手中,立刻被請了進去。

直到此時,眾人這才注意到,在涼城兩大富豪的身後,還跟著兩個小傢伙,少年還算是鎮定,哪怕周遭人群再怎麼咋呼也面色不改,倒是他牽著的那個小丫頭,似乎很不適應這樣的場合,怯生生地低著頭,看起來頗有些緊張。

見狀,老李頭兒不禁疑道:「那兩個莫非是渠爺或者王大掌柜的小輩?看著眼生得很啊……」

一旁的那個中年男子也覺得有些奇怪:「拍賣會倒是允許帶家眷的,不過我記得王大掌柜沒有子嗣啊,至於說渠爺,他家公子應該都已經二十好幾了吧,年紀也對不上啊。」

當然,這對於這些看熱鬧的民眾來說只是一個小插曲,並不值得他們去關心,只是略加討論之後就作罷了。

自然也沒有人注意到,那少年和小丫頭的手中並沒有請柬,而星殿的護衛明顯對待兩人比王大掌柜與渠爺的態度更加恭敬了一些。

畢竟,少年叫洛川。

他本身就是星殿藥師,更是今夜星殿殿尊親自邀請來的貴客。

進到內殿之後,立刻有星殿聖星司的人找到了洛川,表示殿尊已經等候他多時了。

洛川牽著紅豆隨之而去,卻有些意外,對方將他帶到了拍賣場二層樓的一個包間中,裡面空無一人。

毫無疑問的是,此時出現在洛川眼前的拍賣場是星殿臨時搭建的,也可以算是以往星殿主堂所改造的,不過這項工程花費的時間很長,人力物力的消耗也很大,所以現在看起來倒是有模有樣,其恢弘大氣之勢,絲毫不亞於洛川前世所見過的高檔大劇院。

拍賣場分為上下兩層,如王大掌柜與渠爺等人只能坐在一層樓,二層樓則呈環形建造了十二個包廂,洛川所在的只是其中一個。

包廂的正前方用靈陣做了一個類似於水鏡的豁口,坐在包廂中的人可以將整個拍賣場一覽無餘,但外面的人卻看不見包廂中有誰。

無疑星殿在私密性上的考慮極為充分。

但由此也讓洛川有些好奇,另外十一個包廂裡面坐的的都是何方神聖?

三大宗門的人應該各占其一,那麼剩下的八個呢?

便在洛川心中暗自揣測的時候,包廂的大門緩緩打開,秦江慢步走了進來。

相比起上次看到秦江臉上的殺伐果斷,今夜的這位殿尊大人卻滿目疲倦,想來這次拍賣會的舉辦讓他耗費了很大的心神。

洛川當即轉身恭拜:「見過秦殿尊。」

秦江點點頭,隨即將目光落在了怯生生的紅豆身上,笑道:「這就是紅豆吧?」

紅豆躲在洛川的身後,有些害羞地露出了一個小腦袋,甜甜的笑道:「老爺爺好!」

「哈哈……好好好……」秦江滿臉笑意,走上前去摸了摸紅豆的小腦袋,問道:「今年幾歲了?」

小丫頭睜著一雙大眼睛,挺著小胸脯,喃喃道:「紅豆比少爺小三歲,等今年開春就滿十三歲啦!」

秦江被紅豆那副小大人的模樣給逗笑了,眉眼間的疲憊似乎也淡了很多,轉頭對洛川說道:「待會兒拍賣會結束之後,我再將州殿的沈藥師介紹給你。」

洛川點點頭,知道這事兒急不得,三人當下各落其座,洛川這才知道,這個包廂是專門為秦江所設的。

於是他好奇地問道:「不知道凌劍宗的人在哪座包廂?」

秦江抬抬手,指向西側第二間包廂,開口道:「若你想要去打個招呼的話,老夫可以叫人帶你過去。」

洛川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搖頭道:「不必了,待拍賣會結束再說吧。」

言罷,洛川的目光再度掃向了其他幾座包廂,眼中的興趣更加濃厚了幾分。

似乎是看穿了洛川心中的疑惑,秦江主動笑道:「今日有資格坐在這二層樓的,除了三大宗門的人,便是青州八大家。」

「青州八大家?」洛川目露疑色,顯然是第一次聽說這麼個名頭。

也難怪,他在入凌劍宗之前,與紅豆兩人只能算是浪蕩無依的苦命人,肚子都填不飽,哪裡還會關心青州有什麼大人物?而在入凌劍宗之後,洛川一直專心於修行之事,別說是偌大一個青州了,就連涼城中有什麼實權人物他都不知道。

否則今天在東升酒樓門外也不會鬧出那麼一場衝突了。

對此,秦江很能理解,當即為他解釋道:「其實說起來也很簡單,所謂青州八大家,便是除開三大宗門之外,青州最強的勢力,甚至其中有不少更是能與三大宗門正面叫板的存在,打個比方,之前與你結仇的黎家,在咱們涼城可以算得上是第一豪門世家了吧,但在青州八大家的眼中,也只是螻蟻一般的存在。」

說著,秦江抬手從最東面的那間包廂介紹起:「從這邊數過來,這八大家便分別是陳家、袁家、姜家、南宮家、白家、寧家、夏家,以及楊家。」

洛川暗暗記在心中,隨即若有所思般開口道:「陳家……」

秦江頓時笑了:「便是你凌劍宗副掌門,陳安所在的世家。」

聞言,洛川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如此看來,這八大家與黎家相比,的確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啊,黎家不過有一個黎洪存在,便能豎起涼城第一豪門的大旗,而青州八大家裡面隨便一個陳家,便出了一個凌劍宗副掌門!

「除了陳家之外,剩下七大家當屬袁家根基最弱,不過袁家近期出了一個叫做袁小花的不世天才,年僅十五歲已經是洗星三重境的強者了,現如今在天元門內任丹子,相當於你凌劍宗的親傳弟子,未來不可限量。」

「姜家則主要靠其當代家主姜無殤為支柱,放眼整個青州也是數一數二的大人物,南宮家最值得注意的是一個南宮劍痕的傢伙,即便此人十年前就離開了青州,仍舊餘威不減,乃是單憑一人一劍就可令血獄谷低頭的傳奇人物。

「白家有個白羽,同樣年紀輕輕就當上了血獄谷的掌獄使,與袁小花在聲望上不相上下。」 超級兵王混都市 說到這裡,秦江似乎猶豫了片刻,頓了頓,才繼續開口。

「寧家寧春,則被譽為當代青州所有少年天驕中的第一人,外界對其的讚譽甚至過了當年的廖曇,今夜此人也來了,至於夏家和楊家……」

「前者與我星殿有很大的淵源,如果一定要說在這青州哪一家最不能招惹的話,便是夏家!就連三大宗門都得給三分薄面!而楊家,據說與丹鼎大帝,楊天笑頗有淵源,所以,同樣惹不得!」

聽完秦江的這一席話,洛川彷彿覺得自己的眼前被打開了一個嶄新的世界,直至此時,他才終於意識到,原來,涼城還是太小了,凌劍宗,也太小了……

可還不等他消化完關於這青州八大家的信息,便忽的聽到一陣悠揚的鐘聲於會場中緩緩響起,一位面帶微笑,妝容雅淡,美麗得不可方物的女子緩緩站在了拍賣場的主台上。

萬眾矚目的星殿拍賣會,開始了。 台上的女人叫做尹水兒,星殿御星司著名的洗星境強者,因為其長袖善舞的能力與迷人的魅力,此女在修行界風評極佳,哪怕是在青州的平民階層也擁有很強的號召力。

就連洛川這種一心只懂修行的土包子都聽說過尹水兒的芳名。

星殿近十年所舉行的拍賣會,尹水兒都是青州分場的主拍賣官。

今天當然也不例外。

這是洛川第一次見到尹水兒的真人,立刻就被對方那驚世容顏給鎮住了。

他彷彿看到了一幅畫。

吹彈可破的肌膚仿若白雪皚皚,殷虹的雙唇並不顯得妖艷,反而有一種雅緻的美麗,恰似寒梅映雪,眼波款款如深不見底的湖水,在微風輕拂下盪起層層漣漪,美不勝收,悄然垂下的秀彷彿高山水瀑,卻帶著淡淡的暖意,能淌入人心。

洛川兩世為人,自詡也見過不少相貌姣好的俏佳人了,絕不是那種見到美女就走不動路的豬哥,前世那些什麼明星之類的就不提了,哪怕只是在凌劍宗,洛川也見識過莫有雪的清冷,見過慕容小卿的俏皮,見過秦未央的溫婉……

但此時的他,卻徹底傻了。

彷彿尹水兒是他這輩子,不,再加上上輩子所見過的,最美麗的女人。

洛川的異樣被秦江看在眼中,卻只是微微一笑,顯然老人家對於這種情況已經見怪不怪了。

「第一次見到水兒?」

「嗯……啊?」洛川一激靈,這才現自己先前有些失態了,竟然已經不自覺地走到了包廂的最前方,險些就將整張臉都貼到水鏡上了。

秦殿尊看到洛川的一臉窘態,不禁挪揄道:「正常,正常,大家都是男人嘛,哈哈哈……」

然而,洛川卻暗暗皺了皺眉頭,沉聲道:「不對,應該是她用了某種魅惑觀眾心神的秘術!」

聞言,秦殿尊頓時目露驚訝,連連贊道:「洛藥師不愧為洛藥師,竟然這麼快就現了,還真是讓老夫又吃了一驚啊!」

從秦殿尊那裡得到應證之後,洛川徹底堅定了自己的判斷,再看向尹水兒的時候,雖然仍舊覺得對方美得令人驚嘆,但已經不至於美到攝人心魄的地步了。

隨即洛川笑道:「星殿果然好手段啊,看來往年舉辦拍賣會的時候,應該沒有物品會流拍吧?」

揪住指腹小逃妻 秦殿尊向洛川眨了眨眼睛,開口道:「水兒所用的幻術只是起到一個錦上添花的作用,她本人的魅力才是最重要的。」

洛川點點頭,對此表示認可,隨即疑聲道:「我記得幻術是上古妖族的本事吧?我族中人也能修行此道嗎?」

秦殿尊笑道:「修行之路千萬條,又哪是你我所能觀遍的?幻術一道在我大梁帝國的修行界中雖不是主流,但仍舊出了不少驚才艷艷的大人物,比如京都的張天師,便最擅此道,水兒是他的徒弟。」

洛川微微躬身道:「是我坐井觀天了。」

說話間,台上的尹水兒已經完成了開場白,成功地將拍賣場中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自己身上,頓時整個會場都顯得異常的安靜,隱約中只能聽到不少男性修行者那粗重的呼吸聲。

作為經驗老道的拍賣官,尹水兒當然知道什麼時候該讓眾人保持肅靜,什麼時候將場中的氣氛炒到火熱。

因此接下來,只見她柔媚一笑,開口道:「看來諸位已經等不及了,那麼就讓我們請出今日的第一件拍賣品,還希望大家能多多捧場噢。競拍成功者,水兒會親自將拍賣品送到各位的手中。」

話音落下,場下立刻就有人揮舞起了手中的銀票,急不可耐地喊道:「水兒姑娘,只要是你介紹的拍賣品,不管多貴,朱某都要買下來!」

聞言,水兒頓時向著說話之人再度一笑。

於是那位朱姓男子徹底癲狂了,連連笑道:「哈哈哈哈,看到了嗎?水兒姑娘對我笑了!不管接下來是什麼東西,朱某都買定了!」

對於此人那暴戶一般的狂妄,不少人都心生鄙夷,也有人站起來與之打起了擂台。

「哼!有我常德在這裡,哪裡容得你這種土鱉撒野!不就是比身家嗎,只要能搏水兒姑娘一笑,哪怕散盡千金家財又如何!」

一時間,場中的氣氛徹底變得熱火朝天起來,眾人紛紛開口表態,當然也不乏直接對尹水兒表白的。

「水兒姑娘我愛你!」

「水兒姑娘你嫁給我,我許你下輩子富貴榮華!」

當然,這些人裡面雖然心中對尹水兒有想法的不少,但大家嘴上還是懂得分寸的,至少還不敢用污言穢語調戲她,畢竟,對方代表的是星殿!

也就是在這般火熱的氣氛中,尹水兒已經將一個木製的小盒子放到了展示台上,緩緩將其打開后,立刻露出了裡面瑩綠色的流光,隨之還有一道濃郁的葯香撲面而來。

「諸位抬愛,水兒感激不盡,現在便由水兒為大家介紹今天的第一件拍賣品,乃是一枚九品靈藥,青木丸!」

話音落下,場中眾人頓時紛紛心中一震,顯然是沒有預料到,今夜拍賣會的第一道「開胃菜」,竟然就是一顆九品靈藥!

要知道,靈丹與靈藥這種東西,在過六品之後通常都是有市無價的,只能被用來以物易物,或者用等值的情報、人情、契約等來換取,被拿來當成拍賣品的更是少之又少,此時青木丸一出,頓時令不少識貨之人紛紛眼前一亮。

站在包廂中的洛川更是激動地抿緊了雙唇,隨即轉身對秦江一抱拳:「多謝殿尊。」

的確是該謝,要知道,在一場拍賣會中,雖然誰也不知道哪一件物品會拍出高價,哪一件物品會無人問津,但無疑,拋開拍賣品本身的價值之外,拍賣的順序也是至關重要的!

在通常情況下,第一件拍賣品和最後一件拍賣品往往會佔一些便宜。

因為當拍賣會剛剛開始的時候,場中的氣氛是最火熱的,人們手中的資金也是最充裕的,所以往往能拍出比正常價值高上數成的價格出來。

而最後一件拍賣品作為壓軸,不管是之前一無所獲的豪客,還是早就有了意向的巨富,都會不遺餘力地出手,爭取拿下最後的競拍機會。

相較而言,夾雜在兩者之間,尤其是越靠後的拍賣品,就越不容易賣出好價錢。

畢竟那個時候眾人手中的資金已經大幅度縮水,而且為了給最後的壓軸品留出預算,不得不忍痛割愛,往往流拍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出現的。

今夜星殿將洛川的青木丸放在了第一順位進行拍賣,顯然是秦江的意思,對此,洛川自然得承這個情。

而同一時間,尹水兒還在用她那悅耳動聽的聲音介紹著青木丸的功效。

「想必在座的各位都知道,好的丹藥便相當於修行者的第二條生命!哪怕是在我星殿拍賣會上,九品靈藥也是相當罕見的,而令水兒更加驚訝的,是這枚青木丸本身的作用,竟是能給死者吊命,為傷者恢復星海本源!」

此言一出,場中立刻爆出了陣陣議論之聲,尤其是某些身懷暗疾,或者家中有長輩病情危急之人,紛紛露出了勢在必得之意。

而尹水兒的聲音還在繼續:「再向諸位透露一個消息,此葯是出自我星殿藥師之手,所以品質自然是有保證的,更重要的是,這枚九品青木丸乃是一位六品藥師煉製而成的!這意味著,若您拍到了這枚青木丸,不僅可以救命,而且還能獲得一位天才藥師的善意!」

尹水兒不愧為星殿御用的拍賣官,三言兩語,層層遞進,再加上幻術的適當運用,很快就將場中眾人給忽悠得一愣一愣的。

眼看不少人都已經忍不住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尹水兒知道時候差不多了,當即溫婉一笑。

「此葯底拍價,五萬星石,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一千星石,請諸位叫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