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微抬頭,望向林向天,鹿羽輕輕的說道,緩緩的伸出手掌,對準了那林向天的位置,掌心之中,猛地噴發出來一抹光芒。

「嗡!」

光芒一閃,直接湧入了林向天的身體之中。

「什麼?!」

察覺到異樣,林向天面色一變,勃然大怒,他正準備反擊,卻是驚駭的發現自己的身軀竟然無法動彈。

不但如此,鹿羽那釋放出來的光芒,更是直接湧入了他的身體之中,將他體內的一切,都是給直接搗碎。

不光是肉身,連他修鍊多年的靈力,也都在一瞬間崩散開來!

林向天,瞬間成為了一個廢人。

「不!」

一道凄厲的慘叫,從林向天的嘴巴裡面爆發出來。

「嗖!」

他飛掠的身影,在這一刻,猛地墜落了下來。

「太子!」

大夏國的另外一人望見此幕,急忙叫了一聲,身影一動,就要去拯救林向天。

然而,鹿羽豈會給他機會?

再度的一揮手掌,一抹光芒,與先前如出一轍,直接湧入了那人的身體之中。

「轟隆!」

瞬間,那人的體內,靈力崩散開來。

又是多了一個廢人!

「碰碰!」

兩人的身軀,從高中之中,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猛地噴出來一口鮮血,滿臉都是不可思議的神情。

就在那一瞬間,他們兩人的修為,盡數被廢!

這要多強大的實力,才能做到這一步?

「神……神遊境……」

林向天略微有些駭然的說道,嘴巴裡面,滿是鮮血,眼眸之中,全是震驚。

「你說我是廢物?」

這時候,鹿羽走到了林向天的面前,淡淡的笑道:「現在,你卻成為了廢物了啊。」

說話之間,他輕輕的一揮,那玉碟,便是穩穩的落在了他的掌心之中。

玉碟通體晶瑩剔透,其上有著莫名的氣息,在緩緩的流轉著。

一瞬間,鹿羽就明確的知道,這玉碟之內,必然有著大造化。

「你們兩個廢物,這古戰場之中,殘魂多如牛毛,你們修為盡數被廢,若是能活著的話,算你們運氣好,若是不能活著,那也是你們咎由自取。」

淡淡的說了一聲,鹿羽帶著那玉碟,轉身便離開了這裡。

若曦公主急忙的跟了上去,這個時候,她才知道,鹿羽為何當初不動手。

原來,是為了這樣折磨林向天兩人。

不過,那也是林向天兩人咎由自取!

「不要啊……」

林向天慘叫道:「我們知錯了,不要將我們留在這裡啊!」

這地方如此眾多的殘魂,他們又沒有修為,怎麼可能在這裡生存下去?

然而,沒有人回應他們,鹿羽跟若曦公主的身影,早已經遠離了這裡。

他們,必死無疑。

……

鹿羽找了一個隱秘的山洞,布置了一個防禦陣法。

「我先參透一下這玉碟,你在這裡不要亂走。」

鹿羽叮囑道:「這陣法若是有什麼波動,我會第一時間從參悟狀態之中清醒過來,你安心在這裡呆著就好。」

「嗯。」

若曦公主輕輕的點點頭,她沒有嫉妒鹿羽得到玉碟,畢竟,那虛幻的身影已經說了,只有神遊境的人才能參悟。

況且,這一路走來,若非鹿羽的話,她恐怕也走不到這裡。

不說那虎視眈眈的林向天,就是那些殘魂,都不是她能對付的。

所以,對於鹿羽,若曦公主更多的是一種感激,並不會嫉妒。

鹿羽輕輕的點點頭,便是盤膝坐在了地面之上。

玉碟在鹿羽掌心之中,散發著莫名的氣息,鹿羽試著將自己的神念,投放到那玉碟之中。

「轟!」

頓時,一股巨大的信息,湧入了鹿羽的腦海之中。

原來,那虛幻的身影,乃是神魔大戰之中,最為強大的一尊神魔。

只可惜,他最終也死在了圍攻之下。

他距離大乘境,只有一步之遙,但就是這一步之遙,卻無法突破。

眼看神魔大戰起,他也沒有機會進行突破了,所以,在這古戰場之中,他一直都在等待著有人能接受他的傳承,從而成為大乘境。

只不過,大乘境何其艱難。

就算是得到了傳承,也只能成為最強大的神遊境罷了,若是想要大成,則是需要完整的棲鳳樹。

棲鳳樹,乃是遠古天獸鳳凰的棲息之處,在樹下參悟,可得到神樹的加持,方能一舉成為大乘境。

而那棲鳳樹,在傳說之中,已經被神雷劈碎,分散成為了四截。

唯有四截組合在一起,才能成為新的棲鳳樹。

可惜的是,這麼多年的尋找,也只是找到了一截,剩餘的,還沒有來得及找到,便是爆發了神魔大戰。

信息到這裡,嘎然而止。

「嗡!」

玉碟之上,散發出來一抹光芒,接著,一截漆黑的木棍,緩緩的浮現出來。

這木棍,正是棲鳳雷擊木!

閉眼的鹿羽,猛地睜開了雙眼。

手1機下1載「書1旗小說」,搜1索「焚天魔帝」,老鶴的新1書換平1台了,各位書友請知。

「真是天助我也!」

雙眸之中,精光一閃,鹿羽心頭大喜。

想不到,最關鍵的棲鳳雷擊木,自己在不知不覺之中,竟然是已經得到了四截,如此一來,就可以令得那棲鳳樹重新獲得生機!

「出來!」

當下,鹿羽心裡輕喝一聲,手掌一揮,其餘的三截棲鳳雷擊木,便是一同出現在其面前,微微閃爍之間,組合在了一起。

一顆不算太過巨大的樹木,就這樣,重現煥發了生機。

在山洞之中,出現了一顆樹,其上散發著淡淡的光芒,一股股的別樣的氣息,緩緩的湧入了鹿羽的身體之中,讓得鹿羽若有所思。

「果然是棲鳳樹!」

望見此幕,鹿羽大喜過望,心裡激動到了極點。

當下,他便不在猶豫,直接閉上了雙眼,緩緩的進入了參悟的過程之中。

而與此同時,那玉碟之上,也是有著一道道的氣息,不斷的湧入鹿羽的身體之內。

鹿羽的氣息,在以一種恐怖的速度,飛快的暴漲著。

(本章完) 鹿羽就這樣,進入了參悟的過程之中。

而那玉碟之中的傳承,也在不斷的被鹿羽所吸取著。

他的實力,在不斷的增長著。

一旁的若曦公主,望著鹿羽那不斷暴漲的氣息,暗暗咂舌,俏臉之上,一片駭然。

「這種恐怖的氣息,我還從未見過。」

她低低的喃喃道:「若是釋放開來,恐怕能讓天翻地覆,日月無光吧。」

即便鹿羽身上的氣息,已經如此恐怖了。

冷婚甜愛 但是,他的氣息,仍然在不斷的暴漲著,似乎沒有停歇的時候一般。

時光悠悠。

不知不覺,兩個多月的時間,悄然而過。

而鹿羽的氣息,也終於是停止了增長。

但是,鹿羽的面色,卻是愈發的驚喜起來,即便是在參悟過程之中,嘴角仍然忍不住的上揚。

他,悟了。

「原來,這就是大乘。」

在棲鳳樹以及玉碟的幫助下,鹿羽終於是參悟了。

所謂大乘,可以轉換成為另外一種說法——一念。

是的,一念。

一念之間,有千萬種變換。

一念之間,可執掌日月星辰。

一念之間,整個世界都隨著自己的念頭有所改變。

一念之間……

大乘境,差不多就是整個仙界的主宰,隨意的一個念頭,整個仙界,莫敢不從。

當然,不是人莫敢不從,而是天地萬物,莫敢不從。

大乘,就是主宰。

「轟!」

鹿羽悟了,一股強橫的力量,驟然從鹿羽的身體之中,爆發開來。

這股力量,若是波及開來,整個古戰場,都會瞬間湮滅。

「收!」

腦海之中,閃過一個念頭,那等力量,便直接沒入了鹿羽的身體之中。

這,就是一念。

一切都隨著鹿羽的念頭而運轉。

緩緩的睜開了雙眼,鹿羽身上的那股強猛的氣息,此時此刻,盡數的歸於平穩。

現在的鹿羽,就彷彿是一個平常人一般。

但是,他卻知道,自己乃是整個仙界的主宰。

「你……參透了?」

這時候,若曦公主眼見鹿羽清醒,急忙的開口問道。

鹿羽輕輕的含笑點了點頭。

大乘境,並沒有什麼特殊,只是多了一個念頭罷了。

而這個念頭,就是將無數存在,都拒之門外的瓶頸,而鹿羽掌控了這個念頭。

「大乘境,是什麼樣的存在?」

若曦公主略微有著一些希冀的問道。

「念頭罷了。」

鹿羽淡淡一笑,實話實說。

但這話聽在若曦公主的耳朵裡面,卻是那般的玄之又玄,無法參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