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魔剛一用勁,令自己躲開耿耿的獨角,鬼鬼下一棍又砸了過來,瞬間將異魔給砸飛,重重地撞在了石壁上才算停止。

「這頭異魔實在是太脆了!不用大家一起出手,光是我和耿耿就可以對付他了!」鬼鬼大笑道。

「嗖嗖嗖嗖!」

此時,突然異魔的四周,形成了一個透明的光牆,同時,玉麒麟連忙說道:「千萬不要掉以輕心,小心被這廝逃了!」

「轟!」

玉麒麟話音剛落,異魔已經打出了一道銀灰色的光束,將光牆打穿了一個窟窿,緊接著他本人從窟窿里沖了出來。

可異魔才剛剛衝出來,墨麒麟的獸爪就已經朝他頭頂當頭拍了下來!

「媽的!老子讓你走了么?!我們說話算話,說今天要滅你,就一定要滅了你!」 蘇歌說完就看向溫立心的反應。

溫立心像是完全不知道此事,臉色再度一僵。

這個事,她也是從墨行淵那裡聽來的。

墨行淵所能得知的消息,外界,未必知道。

「小歌,你說的是真的?」溫立心一臉謹慎。

這種事情,可不能亂說啊。

「千真萬確,立心姐你不是知道么,上回我和楚亦寒一起去參加艾米小姐的生日宴會,在宴會上,我就總瞧見兩人眉來眼去的,也許兩人之間除了合作之外,暗地裡還有什麼交往。」

「竟然有這種事。」溫立心眉頭頓時蹙緊了起來,「艾米這女人身份不一般,她要是和楚亦寒在一起,楚亦寒好比如虎添翼,以後再想扳倒他,就難了。」

蘇歌沒說話,又默默端起了桌上的水杯。

「該不會……」溫立心自己尋思了一會兒,忽然想明白什麼,「這次東成商會舉辦的聚會,該不會就是艾米這個女人在背後拾掇的吧?」

蘇歌剛剛喝了一口水,聽溫立心這麼一說,好不容易才咽下去。

然後就拚命點頭,「立心姐,我們想到一塊兒去了,因為艾米昨天來楚家的時候,那陣勢,完全就是迫不及待發瘋的想見到楚亦寒。」

「看不出來,她對楚亦寒,倒是用情很深嘛。」溫立心冷嗤了一句。

「其實她要真和楚亦寒互相看對眼了,我以後脫身,倒也容易得多。」

蘇歌默默接上一句。

溫立心不悅的目光立馬就朝她看過來,「脫身?你仇還沒報,你脫什麼身?」

「我……」看著溫立心凌厲的眼神,蘇歌嚇得語塞了一下,「我只是說說而已。」

說完就弱弱的垂下眼瞼。

溫立心好像這才注意到自己有些過激了。

稍微調整了一下表情,臉上又堆起一抹和藹的笑容,「小歌啊,你也跟在楚亦寒身邊那麼久了,楚亦寒那麼老奸巨猾的人,你總該也跟他學了一點聰明。艾米那女人身份背景不簡單,她要是真和楚亦寒互相看對眼在一起,對我們誰都沒有好處。

眼下,你是楚亦寒的人,你可不能任由艾米把楚亦寒給搶去啊,你無論如何,不管用什麼辦法,也得把楚亦寒的心留住,楚亦寒要是對你變了心,你在他眼裡可就一文不值了,你無法繼續留在他身邊,又哪裡有機會親自報仇呢?」

「立心姐,你說的我都明白。」蘇歌有些悵然的放下手裡水杯,「可你也知道,艾米這人,身份背景強大,只怕,我不是她的對手啊。我當然知道我不能被楚亦寒給趕出楚家,可艾米畢竟是一個勁敵在那兒,她既然想和楚亦寒在一起,肯定就得想辦法將我從楚亦寒身邊趕走,我一個人,斗得過她么?」

「這倒是……」溫立心表情一片複雜,「你和艾米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你要和她斗,倒確實像雞蛋碰石頭。」

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雞蛋碰石頭?

蘇歌嘴角默默抽搐了一下。

這麼看起來,她和艾米,還真的沒有一點可比性啊。 這頭異魔簡直倒了八輩子血霉了,當年入侵永恆神國被重創,然後被魔王甲的頭盔足足封印了三萬年之久。

好不容易封印破開了,結果被聶甄和眾神獸圍攻。

可憐這頭異魔,剛剛破開封印,戰鬥力連一半都拿不出來,甚至由於被封印的時間太久,導致他腦子還是暈暈乎乎的,連神識都動用不了,就被眾神獸輪流暴揍。

「這些傢伙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三萬年前根本沒有這些東西啊!」異魔被墨麒麟按在地上猛揍,全身上下到處都是傷痕,七竅全都因為內傷而流出血來,可是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雖然墨麒麟和鬼鬼它們修為只有天神境五段,但是它們可全都是在諸天宇宙之中一等一的神獸,其戰鬥力遠勝同級別神獸。

而異魔雖然修為有天神境八段,但是他剛剛離開封印,根本發揮不出正常戰鬥力,所以才會被墨麒麟它們狠揍。

「不行!再這樣下去我會死在這裡的!」異魔心知不好,長嘯一聲,集中全部力量,將墨麒麟給頂開,緊接著二話不說,朝著洞穴外沖了出去!

「哪裡走!」玉麒麟低喝一聲,直接在洞穴口布置出一道空間屏障,擋住了異魔的去路。

「哇呀呀呀!」異魔氣得暴跳。

玉麒麟布置的空間屏障,他想要打破並不難,但是卻妨礙了他的去路,錯過了衝出去的最佳機會。

「轟!」

還沒等異魔轟開空間屏障,火麒麟一道火涌金蓮,直接罩住了異魔,將其轟了回去!

「異魔已經重傷,老大,不如最後一擊由你……」鬼鬼看向聶甄,大家都知道,聶甄的修為直接與殺敵有關,不像眾神獸,是否親手斬殺異魔並沒有什麼差別。

鬼鬼剛剛向聶甄建議,就看到聶甄已經在那邊施展修羅十殺了。

「修羅十殺……一殺驚天地,二殺震鬼神,三殺碎山河,四殺滅生靈,五殺動乾坤,六殺逆陰陽,七殺破蒼穹,八殺誅神靈!」

此刻聶甄的身後,居然同時浮現出八尊魔神!

自從修為進入天神境之後,修羅十殺已經可以施展到第八殺了,聶甄這時候施展出來,也有試驗一下修羅十殺威力的意思。

「這一招……這傢伙果然得到了修羅神王那廝的真傳!該死啊!」當異魔看到聶甄施展修羅十殺的時候,當年痛苦的記憶折磨著他的大腦,心中甚至產生了一絲恐懼。

「轟隆!」

修羅十殺直接命中了異魔,雖然這頭異魔的修為極高,但是面對眾神獸先後的暴打,本身身體已經受到了重創,再加上聶甄這招修羅十殺,就是鐵打的都承受不住,肉身逐漸開始融化。

「哇啊!我……我異魔族絕不會放過你們的!你們這些卑微的傢伙,終究會淪為我異魔族的手下敗將!」

隨後,異魔慘叫了一聲,瞬間化為飛灰!

「呼……」聶甄長舒了一口氣,斬殺天神境八段的異魔,果然令自己獲益匪淺,雖然沒有令自己立馬進入天神境二段,但是也算是跨越了一大步,突破第二段的時日也不會太遠了。

「幹得漂亮老大!這下子海域獸族的問題就徹底解決了!」鬼鬼大笑道。

「老大,海域獸族這邊被封印的異魔解決了,那五大神國那邊……」玉麒麟看向聶甄。

至今為止,距離聶甄他們離開五大神國,已經過去了一年多的時間了,當初那頭異魔,現在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聶甄嘴角一裂,笑道:「也差不多是時候,該回去五大神國,把當初那隻異魔給解決掉了!」

水麒麟笑道:「如果是去解決異魔的話,也算上我一份!我海域獸族多得是幫手,咱們直接帶一支獸族大軍過去,爭取把五大神國那邊的異魔全部解決掉!」

「阿水,當初五大神國只有一隻異魔,應該不用動用獸族的大軍吧?咱們幾個去不就可以了?」鬼鬼笑道。

然而,水麒麟卻搖了搖頭道:「鬼鬼,你有所不知,上一任獸王前輩曾經告訴過我,魔族會一些十分詭異的神通,比如他們可以動用自己的血脈,注入到其他種族裡,用來控制那些人為自己效力,魔族嫡系本身數量未必很多,但是被他們控制了心智的人族,數量可就難以計數了。」

玉麒麟立即明白過來,說道:「也就是說,我們離開五大神國一年多的時間,很有可能,五大神國已經有不少人被那隻異魔感染,成為了異魔的奴隸!一旦這種情況擴大的話,我們就算修為很高了,也需要許多人手來幫忙!」

火麒麟也道:「不錯,而且五大神國地方也不小,誰都不知道,除了當初逼退你們的那隻異魔之外,這一年來會不會有別的異魔問世,帶點獸族的人馬也好。」

「嗯,我給了大嫂一滴精血,這段時間恐怕她會在化龍池裡修鍊,我看等我們調動好獸族大軍,大嫂那邊應該也差不多可以出關,到時候咱們共同前往五大神國!」

大家又合計了一下之後,各自開始準備起來。

又過了一個月時間,燕若雪成功憑藉麒麟血脈,突破到了天神境,而這段時間,水麒麟也組織了一支為數兩千萬的獸族大軍,成員的修為最少也有皇境修為。

別看這個數量十分龐大,但除了天神境級別的獸族高層之外,其實帝境與皇境修為的獸族,只是整個海域獸族的一小部分而已。

聶甄看著這數量龐大的獸族大軍,又看了看站在自己身邊的燕若雪,以及自己的神獸兄弟們,心中閃過一絲恍然。

恐怕當初來到天極島之前,聶甄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在一年之內,有這麼大的變化。

「耿耿,開啟空間通道吧。」聶甄對耿耿說了一聲。

「得嘞!」耿耿長嘯一聲,頭頂獨角一發神力,開啟了一個巨大的空間通道,哪怕兩千萬獸族大軍同時衝進去也足以容納。

「大傢伙走吧!咱們回五大神國!」聶甄招呼了一聲,牽著燕若雪的玉手,第一個朝空間通道沖了進去! 「立心姐,你能幫我想想辦法么。」蘇歌一臉可憐。

溫立心當即陷入沉默。

艾米這事兒,她是得想想辦法。

絕對不能讓楚亦寒如虎添翼。

只是她的能力也有限,根本沒辦法跟艾米斗啊。

沉思良久,溫立心眼神忽然一亮。

她沒辦法,可PE集團和艾米之間不是有合作嗎?

或許,莫紹成,能想到一點辦法?

「立心姐,你是想到辦法了嗎?」

看著溫立心的反應,蘇歌表情也跟著激動起來。

「暫時還沒有,不過你也不用太過擔心,辦法,總會有的,你安心待在楚亦寒身邊就是了。」溫立心寬慰的伸手過去拍拍蘇歌的肩膀。

蘇歌看著她充滿自信的眼神,當即沒再多說什麼。

只是在溫立心不注意間,眼底隱隱掠過一道笑意。

從溫氏企業回去,時間已經接近傍晚了。

「夫人,老先生來了。」

吳管家好像一直等在門口,蘇歌剛剛下車,他就急忙上前來小聲說了一句。

「爺爺?」蘇歌臉色頓時一變,「什麼時候來的?」

「下午來的,已經在家裡坐了一兩個時辰了。」

「你們怎麼沒打電話通知我早點回來?」 絕色傾城 蘇歌柳眉一豎。

豪門千金嫁世交 這些人怎麼辦事的,怎麼能讓爺爺在家裡空等那麼長時間。

「是老先生的意思,不讓我們打攪夫人工作。」吳管家抬手擦了擦汗。

蘇歌瞪他一眼,什麼話也沒說,大步走進門。

楚老爺子一直在主宅等著,蘇歌見到他的時候,他像是已經等得打瞌睡了,靠在沙發上,雙眼輕輕閉著。

蘇歌原本走得很快,當即就放慢了腳步。

「少夫人,老爺一直在等你呢。」

而站在楚老爺子身旁的莫管家見她放慢腳步,忽然開口。

沙發上的楚老爺子立馬就睜開了眼睛。

蘇歌訝異的挑了下眉毛。

爺爺這是沒睡?

「爺爺。」蘇歌快步走過去,直接親昵的坐到楚老爺子身旁,有些嗔怪的開口,「爺爺您過來怎麼也不提前說一聲呢?聽管家說,您已經在這裡等了一兩個時辰了,您要早些說一聲,我們哪敢讓您等這麼久啊。」

「你和小四工作都忙,我老爺子閑人一個,哪兒好打攪你們工作啊。」

「爺爺您這話說得,您都一把年紀了,本就是該在家裡享清福的,什麼閑人一個。倒是我們這些做孫兒的再忙也應該抽時間去看看您才對,對了爺爺,您身體好些了吧?」

蘇歌將老爺子上上下下打量一遍,所幸,老爺子的身體看起來沒什麼問題了。

比上回中毒時的氣色,好了不知道多少。

「好多了好多了,一直用你的葯調理,這身體不知道多好呢。」老爺子笑容爽朗,不過很快又有些盯著蘇歌發愣,「倒是小歌啊,這麼一陣子沒見,爺爺怎麼發現,你好像瘦了不少?」

「瘦了?」蘇歌下意識摸摸自己的臉,本就沒什麼肉的臉上,好像更容易摸到骨頭了,她有些僵硬的笑笑,胡亂扯了個理由,「這不大學開學了,提前減了減肥么。」 當看到一座座破敗的城市,滿目瘡痍,百廢待興的時候,聶甄卻是百感交集。

當初的五大神國,所有的城市全都是充斥著天地靈氣,到處都是修鍊者的祥和之氣。

而現在的五大神國,除了破敗的土地之外,天地之間也都是灰濛濛的,天地靈氣相當不穩定。

「這裡的氣息實在是令人感到不舒服啊……」鬼鬼皺著眉頭看了看四周,大皺眉頭。

聶甄看了看錶情有些不妥的神獸們,又看了看身旁已經皺起柳眉的燕若雪,只能無奈地苦笑了一聲。

這裡的環境對聶甄來說倒還算好,因為天空中那股壓抑的氣息,其實是殺戮過重而無法消散的殺氣。

說實話,其實在這種環境下,聶甄反而有些遊刃有餘……

「看來在五大神國,這一年裡那頭異魔沒少幹缺德事啊……不知道當年那些同伴們怎麼樣了……」聶甄心中不無擔心,他已經用傳訊靈牌聯絡了自己的父親以及左氏家族的人,可是始終沒有回應,這更讓聶甄心緒不寧了。

「老大,五大神國這邊情況不清楚,不如我們還是先去玉唐國吧,你父親還有小琪姐不知道現在情況如何了……」耿耿對聶甄建議道。

穿越之相生不悔 說實話,他們對五大神國其實並沒有什麼歸屬感,最牽挂的人始終還是玉唐國的舊人們,五大神國這邊,唯有左氏一族與他交情匪淺,其他的人聶甄大多都不認識。

聶甄點了點頭,準備先瞬移到玉唐國,看看自己的父親他們情況如何,為什麼傳訊靈牌無法與他們溝通。

這時候薛老安慰聶甄道:「聶甄,你放心吧,我在玉唐國布置的陣法可沒有那麼脆弱,就算是天神境強者,想要破開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多謝薛老,說起來,如果當初不是薛老……」

聶甄剛要和薛老道謝,但突然他的神識發現不遠處居然有一隊人馬的靈力波動,最重要的是,這股靈力波動居然都帶有一絲異魔族的氣息。

玉麒麟顯然也已經感應到了,連忙對聶甄道:「大哥,那地方好像有問題,有幾個人身上帶有異魔族的氣息,可能已經被異魔族收服了,我們幾個不如先去把他們擒下吧!」

聶甄點了點頭,當下與眾神獸和燕若雪他們直接朝那隊人馬的方向瞬移了過去!

「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