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世幾位高手聯手,王歡絕無躲避的可能。

王歡只有硬抗,他運轉仙體,同時將功法運轉了極致,他的皮膚變成紫金色。

那些襲來的神通打在他的身上,轟然爆炸。

王歡所在的地方,早已面目全非,塵埃四起,一朵朵蘑菇雲憑空升起,那片區域看不清任何人影。

「哈哈,各位果然不愧都是當世強者,這一擊別說是人,就是一座大山也會被夷為平地。」

「那王神話也算的上天下奇才,竟能逼的我們聯手殺他,只可惜他不知收斂,敢與菲利普家族做對。」修斯看著眼前的狼藉,大笑說道。

周圍的人早就一片寂靜,這場大戰來的快,但是結束也快。

幾位強者聯手,一擊便將王歡置於死地。

那爆炸的地方完全不亞於一顆導彈的威力,要不是幾位強者對能量的控制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境界,整片聖米歇爾山都要毀於一旦。

「他,他死了嗎?」馬文濤兩眼獃滯,喉嚨發出咕隆聲。

卡西兒冷笑一聲:「你說呢?」

「哈哈哈,這還用說嗎?」

「修斯族長的泰坦巨人術,一拳能將天上的飛機都拍下來,是當今世上最強的神通之一。」

「獵捕者第一副統領那一招名叫吞噬八方,能吞噬一座百米高的山峰,無人能敵,最關鍵這門神通還是他自創的,堪稱這個世紀最強神通。」

「這不算什麼,最厲害的是愛德華前輩的雙槍蛟龍,這道神通在百年前就是他的成名之神通,當年憑這神通無人能敵。」

「聖界的聖光審判,那威力無窮,是斬殺異端的絕技,教皇也只學了一半就已絕慣歐洲,現在由聖界高手施展,可滅真神。」

「那島國神界聖子,奧義一刀斬,是島國無上刀法,一刀出,可斷河!」

「還有那女王的首領騎士,也不容小覷。」

這些神通都是真正的絕學,強大到了離譜,任何一門神通都能令人稱霸一方。

「這麼多絕世神通一起爆發,那華夏人絕對活不成了。」

因為眼前這一戰,雙方實力懸殊太大了。

根本就不是一個等級的鬥爭。

「我原以為自己修鍊到通神境就已經很了不起了,今日見到諸位前輩的神通,我才知道自己是井底之蛙,是我們的眼界太窄了,今日真是大開眼見。」

「是啊,也不知道我們什麼時候才能有諸位前輩的實力。」

「太可怕了,就是神靈也不過如此。」

許多人驚嘆。

他們已經不在關心王歡的死活,這樣恐怖的圍殺下,王歡絕對已屍骨無存,在討論也沒什麼意義。

他們心裡不由升起一股優越感,這麼多強者絕大多數都是歐洲的,這讓他們很自豪。

「沒想到我們歐洲竟有這麼多高手,呵呵,那王神話真是不知死活,敢招惹我們,太無知了。」有人滿臉自豪,笑容滿面,好像殺了王歡也有他一份力。

聽到這些聲音,馬文濤心裡一涼。

看來那位王先生已經死定了。

「可惜了,那裡的能量太狂暴了,恐怕連須彌袋也化作灰燼,不然還能得到那華夏神話身上的寶貝。」有人嘆息道。

「的確,他王神話在華夏稱王這麼長時間,收集的財富無人可知。」

熙心懿世緣 「只可惜都已化作烏有,不然倒也讓我們發一筆小財。」

幾人搖頭嘆息,其實最讓他們可惜的還是王歡的功法,這個王歡年紀輕輕就有這樣的實力,所修鍊的功法定當不凡。

不過可惜歸可惜,但是眾人的興緻並沒有減少,反而更加熱烈。

這時,修斯族長笑著對周圍的幾人拱手:「這一次多謝各位相助,菲利普家族一定記住各位的這份情誼。」

「呵呵,區區一件小事,修斯族長又何必太在意呢。」獵捕者第一副統領微笑。

「是呀,只要修斯族長記住當初的條件就行了。」神界的聖子道。

「放心,放心,我菲利普家族一向說一不二,這華夏王神話死後,華夏修鍊界必將一片散沙,到時候我等組成聯盟,瓜分華夏修鍊資源。」

修斯族長很爽快,偌大華夏,修鍊資源將以海量計算。

「當年我們的祖先曾經組成聯盟,瓜分了華夏的白銀,這次我們殺了他們的神話,自然也要把修鍊資源分了,重現祖上榮光嘛。」修斯笑道。

「那好,有修斯族長的這句話,我們就放心了。」

「我們神界需要華夏東海一線的修鍊資源。」神界聖子毫不客氣的道。

「我們獵捕者對華夏西南,蜀地一帶有興趣。」

「眾神聯盟就以終南山為中心,方圓三千里歸我們所有。」

「好,我菲利普家族就要華夏嶺南一脈。」

幾位巨頭齊齊出聲,以華夏地理為界限,劃分華夏修鍊資源。

眾人聽到這話,無不激動萬分。

終於恢復了當年祖上的榮光,他們祖上進入華夏猶進無人之境,這次他們聯手斬殺王歡,又可以為所欲為。

雖然華夏還有許多強者,但只要他們齊心協力,那就不值一提。

他們幾方勢力聯手,連華夏第一人王歡都能輕易斬殺,其他人又能抵擋他們的無上神通嗎?

在場的人聽到幾人的豪言壯語,無不羨慕。

這就是巨頭之間的大戰,不戰而已,一戰過後,戰果驚人。

戰果竟然是獲取一國的修鍊資源。

許多人兩眼發光,要是自己也能參與進來,哪怕分到一點戰果,那也夠他們修鍊了。

他們羨慕歸羨慕,但不敢流出半點貪婪,能跟著這些巨頭們在後面喝點湯,那已經是千般幸運了。

修斯族長笑道:「既然大家都分好了,將來就不能起爭端,以免傷了和氣。我們現在定下一個時間,大家一起進入華夏,收取我們勝利的果實。」

就在這時,那狂暴能量的中心傳來一道譏笑而又憤怒的聲音:

「勝利的果實?」

「就憑你們,也太異想天開了,你把我華夏當成什麼地方了,嗯?」

這句話讓修斯族長一行人臉上忽然一怔,臉上動容,旋即露出不可思議之色,看向剛才那大戰的中心位置,瞳孔瞬間緊縮成一個點。 演武場坐席區,周圍的嘈雜叫喊聲早已平靜下來,不過台上的兩個人這般傻傻的站著不動手,所有人亦是感到有些詭異。

壓抑的氣氛在坐席區瀰漫開來,這種大氣都不敢喘的凝滯氣氛本身便與演武場的火爆狀態格格不入,顯然不能維持太久。

話不投機半句多,馮元與潯仇原本在街角第一次碰面時便彼此不順眼,現在遭到對方的奚落,馮元心情自然非常糟糕,台下眾多觀望的眼神,在他眼中,似乎一瞬間亦是多了一分嘲諷,看到心中,更讓他猶如芒刺在背。

「接招吧!」冷冷的說一句,馮元的身體驟然啟動,一掌探出,抓向前方。

唰!

馮元的話語剛剛落下的一瞬間,一道人影,便朝著潯仇的方位暴掠而來,眼角寒芒爆涌的瞬間,手掌猛然一握,澎湃的能量頓時如同翻騰的潮水一般洶湧。

這一手放出,頓時將場面氣氛點燃,下方等著看好戲的人群面色欣喜!

馮元第一手,便是全力而為,似乎根本便沒有留手的意思!

另一邊,見馮元說動就動,潯仇也是頗有戒備,身體原地不躲不閃,平靜的臉上看不出絲毫的波動色彩,直到馮元滿含殺意的一拳臨近頭頂時才驟然一側。

場地上一道殘影閃過,馮元一步跺在潯仇方才落腳的地方,虎虎生風的一拳頓時引起一聲低沉的音爆聲,同時引動的滿堂喝彩。

演武台上,在兩人啟動的時候,剛猛的威勢平地而起,甚至於讓台下方那些普通人都感受到了這種沉重的壓力。

「好!」

馮元乾脆利落的一拳轟去,台下頓時激起一陣叫好聲,不過,這種歡呼之聲並未能持續太久,便隨著潯仇鬼魅般地閃到馮元身後而戛然而止。

「方才這小子的步法?」台下觀戰的方宏沉吟片刻,努力回憶方才潯仇撤腳躲閃時的細節,自言自語道。

方遠行一臉疑惑,方才的細節並未能全然關注到,便側身問:「爹,怎麼了?」

「注意看他的腳步變化,好像有些古怪。」方宏頭也不回,輕聲說道。

而此刻的演武台上,馮元一拳撲空,整個人也有些羞惱,原本以為潯仇即便能接下自己這一拳,也要吃上三分力氣,沒想到對方會這般容易躲閃過去。

眾人的叫好聲尚未全然落下,馮元驟然轉身,不知何時,潯仇已站在自己身後,駭得他趕忙後退兩步。

「呵呵。」潯仇乾笑兩聲,而後豎起一根手指,臉上似乎帶著彷彿是漫不經心的微笑。

翹起的手指朝前微微晃動,潯仇嘴角微張,十分悠閑的道:「對付你,只用一招即可。」

潯仇說這話的時候並沒有竭力叫喊,面色亦是平靜而不起波瀾,但卻是毫不影響它完整傳遞到演武台下的眾人耳朵里。這道聲音雖然聽起來有些輕飄飄的,但縱然是此刻如同菜市場般熱鬧的喧嘩聲中,卻也依舊是清晰可聞。

一語之下,演武台下的嘈雜聲煙消雲散,人們面面相覷,他們似乎都不太明白潯仇的意思,但看他那鄭重其事的樣子又不像有假。而馮元的臉色卻是瞬間變得有些難看起來,頓時變得煞白,這是對自己赤luo裸的輕視。一瞬間,馮元拳頭死死地攥在一起,眼神如刀一般銳利。

「你這傢伙,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馮元臉色漲紅,憤怒的一字一頓的道。

潯仇絲毫不在意馮元臉上的羞惱之色,右手臂直直伸出,遙遙指了指後者,聲音中帶著濃濃的自信:「我的意思很簡單,只需要用一招,便能打敗你。

演武台下再次陷入死寂,然而僅僅過了片刻,便是爆發開一陣濃烈的吼叫聲,能夠這般狂妄的青年,畢竟不會多見。潯仇的聲明雖不及炎使炎雲,但在坊遠城亦是小有名氣,這般輕視對手,無疑為比賽增添不少噱頭。

台下的笑聲聽起來猶如刀子割肉,臉上黑氣瀰漫的馮元身體微微顫抖,彷彿是從牙齒中迸出來的聲音似的:「混蛋,我看你是昏頭了!」

馮元臉上迅速爬起的猙獰之色,滔天怒火燃燒下的聲音仇佛從胸膛最深處點燃,直接貫穿整個演武場:「好,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大的能耐!」

說罷,馮元身上的氣勢驟然如同巨浪滔天般的狂涌而出,在潯仇言語的刺激下,他彷彿發瘋一般,體內的陰寒之氣在瘋狂催動下急速升騰,僅差一線便可踏臨聚陽修為的實力完全展現出來。

而就在眾人感受到馮元的變化時,他已經縱身前躍,瞬間衝過數丈距離。

「綿掌,疊浪!」

馮元一聲大吼,層層銀白色罡元迅速在右臂上凝成波紋,在陽光下閃耀著淡淡的銀芒。關鍵時期,馮元不再藏私,最拿手的武技搬上檯面,現在能夠撐住一招,便是自己的勝利,想到這裡,他真的拼上了!

不過事情似乎沒有他想像的這般簡單,綿掌尚未完全準備好,原本倒背雙手,一臉傲然的潯仇竟驟然啟動,頓時在他眼前消失。

「怎麼回事?」馮元不由一驚,而後只覺手腕一緊,一股難以抗拒的力氣爆發開來,其身體竟被硬生生地朝後甩過去!

演武台上,潯仇一句狂言將馮元徹底激怒,為撕破潯仇一招退敵的豪言,馮元全力以赴,一招疊浪毫不留手的使出。

誰料戰況突變,潯仇驟然啟動,迎著馮元當頭襲來的一掌趕上去。

快速抽出右手,靈活地掌法在半空輕輕一劃,書寫下一道刁鑽而又不失精巧的軌跡環上馮元的手臂,潯仇意識一動,手掌頓時反握上對手的腕口。

咔嚓!

輕輕一握,看似平和的一手卻夾雜著磅礴的力量,輕鬆地將馮元環繞在臂膀上的陰寒之氣捏散,旋即潯仇右腳前跨一步,腳掌猶如磁鐵般牢牢貼上地面,全身的力氣頓時集中在手掌上,將馮元奮力丟下去。

這一招之下,而適才還一臉殺氣,看起來威勢不凡的馮元竟如同斷線的風箏一般,高高的飛出演武台,啪地一聲跌倒在地上。

「唔…」

馮元痛苦的翻個身子,再度緩過神來,身體竟早已貼在演武台下的土地上。

演武台下一片死寂,眾人無不目瞪口呆,方才還一身氣勢的馮元,居然在潯仇手下走了僅僅一招便死豬一般落敗。

「下一個!」

潯仇輕輕拍了拍手,朝著雷厲那一邊低聲喊道,這一句話頓時打破了場上的死寂,將所有陷入獃滯地人驚醒過來。

「一招?他居然只用了一招!」

「這不可能,也未免太快了吧,我的眼睛幾乎跟不上。」

「那馮元彷彿是被一陣風吹下去一樣。」

「媽的,這小子不會在娘胎里便開始修鍊吧,太他媽變tai了。」

台下一窩蜂的討論起來,這些話被一臉陰沉之色的雷厲聽在耳朵里,更是讓他火冒三丈,潯仇這般修理自己的人後還這麼沖地盯著自己,敢情是想當眾打他金城幫的臉啊!

冷冷地颳了潯仇一眼,雷厲一臉陰狠,緩緩起身,狠狠地拍拍手。

「好,果然好本事,雷虎,換你上!」雷厲沖著演武台鼓掌,而後向身後的雷虎示意,只是那眼中的不悅可以清晰地看出來。

「得令。」雷虎狠狠地點了點頭,眼中滿是火熱之色,他雙腳原地一踮地面,身子借勢騰起,三步便跳上演武台,隨即袖袍一抖,一聲布帛震顫聲陡然響起。 第九百六十八章風火連天

塵埃散去,只見那爆炸中心一個模糊的人影出現在眾人的眼前。

隨著塵埃越來越少,那個人影也越來越清晰,正是剛才他們聯手對付的華夏神話王歡。

現在的王歡,臉上略微有些蒼白,身上的衣服也十分破舊,他身上還有幾道傷口,嘴角流出一縷鮮血,顯然在那種情況下,哪怕運轉仙體,他也受了不輕的傷。

「怎麼可能?」修斯臉色大變,彷彿見鬼一樣。

剛才那麼恐怖的能量爆炸,這個人怎麼可能還活著,而且從他的模樣看出,這個人並沒有像他們預計一樣渾身碎骨。

「你還活著?」愛德華渾身一顫,臉上露出一絲懼色。

他的膽子本來就小,要不然在華夏時聽到王歡斬殺魯成丙后,就迫不及待的逃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