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她和自己的丈夫在戰場上相遇,不就很浪漫嗎,可惜她的丈夫死的早,留下了自己一個人獨守空房。

「找一個女人讓她和BOSS約會,這個主意不錯。」

想了想,林凜覺得這個辦法不錯。

神醫娘子有點毒 阿冷聽了,目瞪口呆。

「你那是什麼表情,為什麼這麼看著我?」林凜不滿的問道。

阿冷連忙搖頭,忍不住說道:「為什麼要找其他的女人,教官,你難道就不想和大人約會嗎?」

「我不行。」 不想跟大佬談戀愛 林凜想都沒想,直接否決了。

「為什麼?」

「我結過婚。」

阿冷一愣,她當然知道林凜結過婚,也知道林凜的丈夫已經死了,但她現在的樣子,難道說還愛著自己的丈夫嗎?

「沒有想到教官你竟然這麼痴情。」

林凜看了她一眼,淡然說道:「你想多了,我現在連自己丈夫長什麼樣子都快要忘記了。」

阿冷不明所以,「既然如此,為什麼你……」

她忽然閉上了嘴巴,因為她好像明白了,自己的教官是在自卑,自卑自己結過婚,配不上大人。阿冷沒有想到,自己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教官,竟然還有如此感性的一面。

於是阿冷感動了,她忍不住說道:「結過婚怎麼了,結過婚難道就沒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權利了嗎,結過婚就沒有在結婚的權利了嗎,教官,我支持你。」

林凜不明所以的看著阿冷,不明白她忽然激動什麼。

她不願意和BOSS約會的原因是因為自己結過婚,可能跟BOSS找不到約會的感覺,如果強行約會的家,可能會把局面搞得很尷尬。

但阿冷為什麼會這麼激動啊。

「總而言之,相信我,沒錯的,教官,一切都交給我好了。」阿冷抓起林凜的手,拍著自己的胸脯說道。

「你想要做什麼?」

「第一步,化妝!」

阿冷強勢起來,拉著林凜走進自己的房間,坐在鏡子前,給對方化了一個淡妝,然後又換了一身比較撩人的衣服。

男人看了絕對會把持不住啊。

林凜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充滿了女性獨有的魅力,合體的衣服將自己玲瓏有致的身軀完全的展現了出來,該暴露的地方統統暴露了出來,不該暴露的地方,誰也看不見。

「完美。」阿冷看著一身時尚女性打扮的教官,情不自禁的點了點頭。

『不行。』林凜果斷的說道。

「為什麼啊?」

「衣服太飄了,不適合保護BOSS。鞋子的後跟太高,不適合格鬥,黑色絲襪太薄,不能夠保護自己,而且衣服很緊,藏不下手槍匕首。」

林凜以戰術的角度,將阿冷給自己的衣著批判的一無是處。

她不是沒有穿過類似的衣服,但那是她一個人執行任務的時候。

阿冷忍不住說道:「教官,你是去約會,不是去戰鬥。」

林凜淡然說道:「即便是約會,也要以保護BOSS為最優先目標,赤血會剛剛被摧毀,正義宅男成為了很多人的目標,在此期間,我們不能夠有一絲一毫的差錯。」

阿冷一拍額頭,她實在無法想象,林凜這樣刻板。她很想要問一句,「教官,你這樣子,你丈夫當初是怎麼看上你的。」

不過她怕被打死,所以只好閉上了自己的嘴巴。

無奈之下,阿冷只好為林凜換了一身打敗,從一個時尚女麗人變成了一個運動系的活力女青年。

一雙合適的運動鞋,以及寬鬆的運動服,不但可以藏得下手槍匕首,還可以藏得住子彈,但如此一來,魅力全無啊。

宅男對討厭的是什麼,不就是活力滿滿的運動系嗎?

這和他們不出門的人簡直就是天敵啊。

不過林凜到時十分滿意自己現在的打扮,不引人注意,但卻全副武裝,隨時都可以從隱秘的地方掏出手槍,遇到什麼情況都不怕。

於是自我感覺良好的林凜再一次敲開了張玄的房門。

「凜?」

張玄開門,看到站在自己門口的女人,幾乎不敢相認了。

這變化也太大了吧。

他還從來都沒有看到過林凜這樣的打扮,雖然不如前幾天OL那樣讓人驚艷,但也算是另一種美吧。

「BOSS,最近有一個展覽會,不如我們去看一看,怎麼樣。」林凜掏出手機,說道:「我已經訂好票了。」 展覽會?

說起來張玄還從來都沒有看過什麼展覽會,一般來說他本人和展覽會是無緣的,長這麼大張玄一次展覽會都沒有去過。

當然,這也和山城市是一個小城市有關。

畢竟這樣的小城市不太受人關注,一年到頭也沒有幾次展覽會。沒有什麼人或者企業,會在這裡舉辦展覽會。

「這是什麼展覽會?」張玄忍不住問道。

「是一個古董展覽會。」

古董展覽會?在山城市?

張玄真心有些意外了,竟然有人在山城市這種對方舉辦什麼古董展覽會?吃飽了撐著沒事幹了吧。

不是張玄看不起山城市,相反,他很熱愛自己的家鄉,否則也不會返回山城市。在這裡居住,而不是留在上海,東京,曼谷這樣的大城市。

而是山城市在國內真心不起眼,這裡竟然會有人舉辦古董展覽會,有些奇怪啊。

他拿過林凜的手機看了幾眼,發現這個所謂的古董展覽會,舉辦方竟然是山城博物館。

山城市確實有一個博物館,但非常的不起眼,很多本地人都不知道在什麼地方。

張玄也很清楚,山城市是從一個縣級市發展起來的,沒有什麼文化底蘊,自然也沒有什麼好的古董了。

但這一次山城博物館忽然舉辦了這個古董展覽會,難不成是發現了什麼重要的東西嗎?

張玄遊覽了一下這次古董展覽會的介紹,還真發現了一個有趣的東西。

「去看看也好。」

於是張玄點了點頭,答應下來。

林凜說道:「放心的交給我吧,BOSS。」

她拿回手機后打了一個電話,不多時,一輛計程車停在了張玄家樓下。

計程車司機同樣是真·超人軍團的一員,進入山城市后,就搖身一變,變成了一個普普通通的計程車司機,沒有人知道,他有著什麼樣的過去。

這一次接到了林凜的電話,二話不說的殺了過來。

在司機的護送下,兩個人來到了鳳台東街與文博路交叉口西北角,剛一下車,張玄就看到了一座綜合性的歷史博物館。

這就是山城博物館,佔地面積1.6公頃,建築面積10282平方米。

博物館的正立面,由上到下全部採用了高透光性玻璃幕牆做裝飾,強調了主入口,隱射了建築的博物館功能分區,豐富了室內中庭的空間,隱喻著黃河之水天上來的黃河文明,讓建築進一步滲入了文化的內容。

博物館的空間高級設計上也始終貫穿著「以人為本,天人合一「的思想。基本利用了已形成的地貌,利用環境再造環境。

建築總體採用了院落遞進的手法,逐級向上,一步一景。

雖然山城市的博物館只不過是一個二級博物館,但修建的還不錯。

張玄和林凜驗了門票,剛進入展廳,發現整個展廳的古董分為陶器、瓦當、青銅器、錢幣、銅鏡、書法、繪畫、玉器、瓷器、陶文、印章等15個門類。

不過張玄關注的不是這些,而是一道詔書。

詔書這種東西大家都知道,是皇帝布告天下臣民的文書。在周代,君臣上下都可以用詔字。秦王政統一六國,建立君主制的國家后,自以為「德兼三皇,功高五帝」,號稱皇帝,自稱曰朕。並改命為制,令為詔,從此詔書便成為皇帝布告臣民的專用文書。

而張玄現在所看到在這一道詔書,是隋朝時期,隋文帝楊堅寫的詔書,上面的內容很簡單,卻讓人驚悚。

這是一條廢除楊廣太子之位,傳位楊勇的詔書。

看到這個詔書的時候,張玄就想到了一個故事,一個非常有名的故事……楊廣殺父!

《隋書列傳第十三》楊素傳、《隋書列傳第十》楊勇傳、《隋書列傳第二十一》張衡傳,《隋書·后妃列傳》等《隋書》章節中也有多處記載。

在仁壽四年7月,也就是現在,大家所知道的公元604年。

隋文帝楊堅卧病在床,楊廣於是寫信給楊素,請教如何處理文帝後事和自己登基事宜。

這本來就是未可厚非的事情,畢竟老子要死了,兒子要登基,自然要清楚其中過程了,找一個心腹大臣問問,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楊素接到楊廣的信后,也回復了陽光。

但問題是送信人誤將楊素的回信送至了隋文帝手上。隋文帝楊堅自然非常的憤怒,心想老子還沒有死呢,你就急急忙忙的想要給老子安排後事,你什麼心思。

於是他隨即宣楊廣入宮,要當面責問他。

楊廣好歹也是當初的太子,後來的隋煬帝,帝王心術早已經爐火純青,進宮之後,很快就把這件事情給平息了過去。

但楊廣這個人,在當晉王的時候,將自己偽裝的很好。儀容俊美、才思敏捷、善解人意、謙遜禮讓、體貼入微這些都可以用來形容當晉王時候的楊廣。

即便是當太子的時候,一直保持著進退有節,直至他老子隋文帝病重,他終於按捺不住自己對美色的貪戀,竟在文帝的病榻前非禮文帝的寵妃宣華夫人。

那個時候的隋文帝楊堅躺在仁壽宮,病體沉痾。令宣華夫人和太子楊廣侍應。

平旦時,宣華夫人出室更衣。太子楊廣尾隨其後,逼與非禮。

宣華夫人拒而得免,匆匆奔回宮室。

躺在病榻的文帝見狀,就有些好奇了,問其出了什麼事?何故神色慌亂?

宣華夫人在逼問之下,泫然落淚,說:「太子非禮。」

文帝如五雷轟頂,恚然罵道:「畜牲哪裡足以付託大事,是獨孤皇后誤我!」

文帝這才醒悟,獨孤皇后所力主選定的太子楊廣原來是個孽子。而後,他急忙召兵部尚書柳述、黃門侍郎元岩草擬詔書,廢黜楊廣,重立楊勇為太子。

張玄現在所看到的這個詔書,就是當時楊堅意圖廢除楊廣,重立楊勇為太子的詔書。

可惜的是,當時的皇宮內外,早已經有了楊廣的姦細,詔書剛剛寫完沒有多久,楊廣就知道了這件事情。

於是楊廣將柳述、元岩抓入獄,並讓右庶子張衡入文帝寢殿侍疾並將文帝周圍的侍從打發走。

不久之後,隋文帝楊堅就掛掉了。 楊廣到底殺掉了自己的父親沒有,史書上並沒有詳細的記載,不過很多歷史學家都認為隋文帝楊堅的死,和楊廣脫不開關係。

如果沒有什麼意外,十有八·九是就是楊廣乾的。

而張玄面前的這道詔書,是最有力的證據,證明隋文帝楊堅病重之時,確實打算廢除楊廣,重立楊勇為太子。可惜的是,楊廣早已經掌握了皇宮,技高一籌,得知了消息,弄死了自己的父親,自己的大哥,登基上位。

很多歷史學家都以為這道詔書早已經被楊廣給毀掉了,但誰又知道,這份詔書竟然會被保存了下來。

不久前,山城市郊外發現了一座大墓,推測是隋唐時期的大墓,挖開了這座墳墓之後,眾人在裡面發現了這道詔書,保存的相當完好。

這讓很多人都嘖嘖驚奇,隋唐時期距離現在少說也有一千四百多年的歷史了,然而這道詔書卻沒有被腐蝕,品相完好,很多人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等展覽會一結束,這道詔書就會被送到故宮博物館。

所以在送出去之前,山城市舉辦了這一次的古董博物館,讓當地人一飽眼福,順便在掀起一陣古董熱,說不定還能夠為自己的政績潤色。

張玄自然不太清楚這裡面的彎彎道道,他當初的時候,很多都提起了楊廣殺父這件事情,於是就抱著一定的興趣來了。

看完了,覺得也就是那麼回事。

歷史是正確的嗎?

楊廣真的殺掉了自己的父親隋文帝么?天知道是怎麼回事。或許是真的,或許是後人瞎編的,畢竟歷史上也沒有明確的記載。

【叮咚】

然而就在張玄準備離開的時候,獅子男忽然出現了,從張玄的腦袋上一躍而起,無聲無息的穿過了展覽台的玻璃,站在了詔書的面前。

「哦吼,居然是這種東西,有趣。」

張玄眉頭一皺,忍不住問道:「你什麼意思。」

「恭喜你發現了新的標記,可以開啟新的角色。」

「新的角色?」

「沒錯,角色扮演模式之中,有很多角色被隱藏了起來,需要接觸到標記才可以開啟,比如你面前的這道詔書,就是一個標記,可以開啟新的角色……皇帝·隋煬帝!」

隋煬帝,楊廣?

張玄忍不住在心裡說道:「你的意思是,我可以扮演楊廣?」

「沒錯,更是如此。」

張玄萬分驚訝,沒有想到角色扮演模式竟然還能夠這麼玩,扮演隋煬帝楊廣這個角色,簡直讓人好奇的不行啊。

張玄對現代社會的總統沒有什麼興趣,但對於古代的皇帝卻十分感興趣。

尤其是看歷史到時候,不止一次幻想如果自己回到古代,成為了皇帝,那該有多好,三宮六院七十二妃,簡直太棒了。

現如今,自己竟然可以扮演楊廣,那還等什麼。

張玄迫不及待的拉著林凜返回了自己的家裡,說道:「最近一段時間不要打擾我,我要一個人靜靜。」

說罷,不等林凜反駁,就把自己一個人關在了房間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