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她回過神來,徐焰已經與金千機狠狠點了點頭,緩步走去空房間。

徐焰看到在看席中,坐著謝雨白及謝安。他想起了,自己從至南城以來遇過的一切。在夜獅城巧遇謝雨白,並識破了那個慈平醫師其實就是對謝雨白下毒之人,更替謝雨白解去奇毒,重新擁有了修練的機會。

謝雨白看著徐焰,雙眸中儘是鼓勵之色:「徐兄弟!加油!」

徐焰對他狠狠一點頭:「嗯!」

然後他又看到了平清那清徹如水的眸色,想起了那個女扮男裝,要把整個家族都背在身後的女子。又想起了在平南的人傑對抗,以及在黃泉道婦的瘋狂下存活……

「徐兄,加油。」平清眨巴著眼睛,面上露出別人從未見過的調皮:「可別讓清兒笑話嘍。」

徐焰哈哈大笑,自然知道她說的意思。他可是曾在平清面前大放闕詞說必入雲府:「自然是不會,看著我表演吧。」

他一直走著,目光也很自然的落到左成哲身上。 第四百六十四章──一路走來

在南皇城中,他可以說是舉目無親。哪怕是金千機,也是因為二人同有轉世輪迴的因果,才成了莫逆之交。二人如此經歷,哪怕不是兄弟,卻有著一種比血脈更深厚的因果關係。

但真要說相交最久,便要算左成哲與藍明心。但就連藍明心,中途也因為被靳行帶走,二人相隔了一年多才再次見面。

他與左成哲經歷過很多……

在至南城被老怪物陳樹根追殺;

冒險的以石入紋替左成哲刻紋入宮;

在烙印村遇上獸潮;

夜獅城;

平南城;

太多太多。

雖然到了南皇城后,左成哲的父親左震平成了新任左家家主,他這個新任左家少主也變得極其忙碌。但哪怕再忙,每一周他都會至少抽一天來湖畔小屋吃飯。

他很沉默,總是只淡淡笑著,聽著徐焰胡扯吹噓,吃過飯後道別便離開。但作為轉世之人的徐焰,可是深深知道,這正是左成哲重視二人之間友情的表現。

左成哲同樣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徐焰。

數十年前的自己,便也是這就走進去。

數十年後,從至南城這個鳥不生蛋的地方教過的學生,自己的忘年之交,就這樣走向象徵天下至高無上的殿堂。

徐焰也沒有說什麼,二人早已盡在不言中。

此刻他有點可惜,因為藍明心身為公主,恐怕很難出現在這種公眾場合了。還有自己的父親,若自己的父親及明心都在這裡,那就太完美了。

他的腳步停在班房門前。

仰首看向,平平無奇的小屋。

但就是這小屋,是自己追求了數年,從至南一方走過不知多少里路而來的目標。

只是停滯了片刻,他便大踏步的走了進去。

巫女的時空旅行 …………

甫剛走了進去,徐焰便聽到一個聲音不知從何傳來:「徐小兄弟!加油!」聲音像是從很遠傳來,只是很快便有著一陣陣掙扎的聲音,彷佛被人捂住了嘴巴卻在努力掙扎……

畫卷前,王奇、炎舞昭都把許世昌的嘴巴掩著死命的向後拉。宋之軒不無責備看向許世昌:「師弟,請自重。」許世昌也是從那種狂熱的幻想中出來,小聲的道歉:「對不起。」縱是如此,他還是目光死死的盯著畫卷中的徐焰,內心暗念著:「徐小兄弟,加油啊!老哥哥我還在這裡等著你拯救我啊!」

畫卷中的徐焰四處張望,但他也是認出那是三先生許世昌的聲音,也是哈哈一笑:「這個是自然的!待我雲榜題名后,定邀你去喝個醉生夢死!」

眼看著許世昌聞言又要興奮起來,宋之軒只得無奈的看著他:「師弟,你再這樣我要跟老師說嘍。」許世昌聞言馬上聳拉著頭,不發一語。

…………

徐焰也不再遲疑,收斂心神。

轟!

徐焰手一揮,戴在手腕上的五彩神環閃爍下,一座巨物落在地上。

巨物有九足,卻是分別九條深紅如火的龍尾。

沉穩,熾熱,高傲。

數種氣質匯聚成一體,驟眼看向如同活物,彷佛看到爐鼎上的九條火龍張牙舞爪。

「喔?」宋之軒有點驚訝:「竟然是煉丹?」

曲璇也是多看了一眼,面上露出關注之色。許世昌皺起眉頭露出擔憂:「徐小兄弟怎麼不用最擅長的鍛造之術。」

炎舞昭倒是大家,眼光毒辣。畢竟她可是出自焚天山:「相傳上古有一爐鼎,乃采先天之火鍛煉而成。其爐呈九龍聚火,也被稱為九龍聚火爐,乃是上古神爐之一,其可怕熾熱的爐溫,哪怕普通的柴火點起,在九龍聚火的九重提升后,都可產生足以燒毀一切的高溫。」

「而九龍聚火鼎在煉製剛烈屬性的丹藥時,還會提升效果呢。」

宋之軒只是皺著眉頭,哪怕此爐鼎再強大,他都不相信徐焰的煉丹術有多強。難道他在丹術也踏入了大師境?

…………

對於【雲試】,他早有想法。

來到這個世界后,他一直博學多修。

醫術習自徐天及賓士,已入大師之境;

紋術有著無比紮實的基礎,以及還在五彩神環中、那一大迭至今尚未看得懂的高級紋圖。真要說在紋術的境界中,他也不比任何一名同輩紋師天才來得差;

丹術雖然未入大師境,但已經能開始嘗試煉製二階丹藥,加上那天學院大比中,賓士設題的原因,便是藉無數年輕煉丹天才的手法,令徐焰極快的學習著;

至於武技,他心宮與天火融合,擁有如怪物般的肉體。雖然現在技巧稚嫩,但卻是一塊珍貴的璞玉。加上習得曾經打遍三宮境無敵手的王霸創出的【霸王卸甲】。不說別的,哪怕他雲府收徒落選,也鐵定能加入鐵血戰門成為龍懷月的親傳弟子。

以上種種,都是徐焰手中的一張張牌。

但王牌,只有一張。

真要說他最擅長,最駕輕就熟的,還是鍛造術。

只有在鍛造術,他擁有了極高的眼界。或許他武技、丹術、醫道中,他天賦出眾。但只有在鍛造一道中,他卻能夠以一種俯視的角度看遍整個天下的鍛造師。

而對於這次雲試,他也早已經決定,要以鍛造來展示於人前。

就在這時,他想起了左血戰。

…………

「借一百萬,為期一年。若是一年後,償還不了一件頂級的三階紋兵,那麼接下來成哲所有突破的刻紋入宮,你都必需負責。」

「這下可公平了。」左血戰微微一笑,然後向徐焰屈指一彈。

血戰拳的拳意,落在徐焰的精神里。

…………

對於這個賭注,他一直記在心裡。

更不用說那天他先天宮突破,體內天火肆虐。若非有血戰拳意,他根本無法掙扎出來並撕開那個該死的錦囊。

「三階紋兵嗎?」徐焰喃喃自語:「還真是沒有難度啊!」

放眼天下,大概只有徐焰這樣一個甫剛突破先天宮便敢如此大放闕詞的能打造三階紋兵的鍛造師!

看著身前的九龍聚火鼎,徐焰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他發現,今天他的狀態比起平時要看。腦海中無比清明,彷佛一個念動,無數奇思妙想便源源不絕的冒出來。

朱雀劫 「很好的狀態,是時候驗證我一直以來的想法了。」

徐焰面上露出一抹狂熱,甚至是瘋狂。

就像在上世,他哪怕斬斷自己一根手臂,也以獻祭之法鍛造出神兵的瘋狂!

「我要煉兵!」 第四百六十五章──煉兵

嗖……

一枚大石落在他的掌心,他卻沒有半分費力。

而在石上,有著一枚兩指大小的小花。

蘊石花。

這也是徐焰在烙印山脈內,在霧夜黑鷹的守護下奪取了此物。

蘊石花,乃是頂級的材料,甚至是可遇不可求。

石乃死物,花卻是一種生命。蘊石花,與石的本身卻是一體。可以說,石身本來就是花的根源。若是有不知其玄奧之人隨手摘去花朵,那花身便在數息間粉飛煙滅。而那石身也會失去所有靈性,變回平平無奇的石頭。

可以說蘊石花,本來就是這個世界的一個奇迹。

這是一個,在死中求生的奇迹,但也是一種天道間玄奧的法則。人生出來,終會面對死亡。但在死亡過後,誰知道會否是又一次的重生?

所以蘊石花乃是頂級素材,雖然不算太罕有,但終究很多不識貨的人哪怕遇上后,會隨便的把石上小花當珍貴紋植的摘去,卻不知道其石身才是最珍貴的存在。

…………

徐焰從爐身的旁邊打開了蓋子,這個位置也是尋常煉丹師會把各種藥材從此放進去。但徐焰卻是把這塊蘊石花扔了進去,還能聽到清脆的石塊與爐身的碰撞聲音。

然後徐焰把手按在九龍聚火鼎上,紋力注入。在早已銘刻在爐鼎內部爐身上的紋圖被觸發,慢慢開始產生了高溫。

「他這是在做什麼?」當看到徐焰把石塊扔了進去,他們便懵了。

只有宋之軒雙眸泛過一抹精光,卻沒有開口。

而徐焰的動作卻沒有停止,在感受到溫度提升到一個程度后,五彩神環又是光芒閃爍。多種不同的金屬或礦石都掉了進去。

鐺鐺鐺鐺………

無數與爐身碰撞的聲音此起彼落,而爐內的溫度也是越來越高!在溫度達到一個程度時,那一直閉著眼眸的其中一條龍猛地睜開雙眸,其眼眸如同火焰般熊熊的燃燒著!

熊!

爐身漸漸亮了起來!

徐焰仍然把溫度不斷提升著,但卻是用著精神力控制著爐身裡面不同的礦物。各種交融,混合。甚至是層次、分佈,一切一切都在徐焰的掌控之間。

爐內,蘊石花已經消失不見,化成一團灰白色的液體。而無數不同的礦石同樣化成一點點細小的金屬熔液,又像是點綴在夜空中的繁星,落在蘊石花化成的灰白色液體之上。

徐焰的精神不斷的感受著爐內的一切。

九龍聚火爐,早已他摸熟。他能夠摸過精神與爐鼎間的連繫,感受到爐內的動靜。看到裡面的情況,他的眉頭皺了起來。煉兵之法,只是他奇思妙想而來。而這也大概只有他能夠辦到。

因為沒有多少鍛造師,擁有如此強大的精神力。

因為他是先天心宮突破,心宮主體,同時也講心性。突破心宮,對精神有一個強大的增幅。而更沒有突破心宮的紋師,會放棄當一名高高在上的紋師,而跑去當鍛造師。

雖然想著這些,但他卻沒有分神。

他的狀態比平常還要更好,幾乎在察覺到問題后,他便動了。

雙手十指結印,划著這個不屬於世界的鍛造秘術!

九重火印!

九重火印的第一印,落在爐身後,很快如同消融般沒入爐內不見。

幾乎在同時,第二條龍同樣睜開雙眸,龍眸中同樣也是熊熊燃燒的烈火!

九龍聚火鼎,威能滔天。會根據爐鼎內燃燒的溫度,覺醒能力──提升並壓縮爐內火焰,令其更加熾熱並精純。當兩條火龍覺醒后,裡面的溫度已經達到一個恐怖的程度。而爐身也像個大燈籠的越來越亮,輕煙從蓋子之間的縫隙滲透而出。

「他這是在鍛造兵器!?利用煉丹的丹爐!?」

炎舞昭看得目瞪口呆。

她出身焚天山,而焚天山的鍛造術獨步天下。所謂草煉、水鑄什麼的,都不被焚天山放在眼內。只有焚天山的鍛造術,才是真正的鍛造大道!

在北方,三大勢力中,要數焚天山最大影響力。為什麼?不就是因為焚天山聞名天下的鍛造術!更不用說,當今天下唯一踏入神師境界的鍛造師,正是焚天山的山主。

就連現在四季山山主楊夏拿著的紋兵──神兵榜第三的【炎夏】,也是出自焚天山的手。

所以要說鍛造的眼界,炎舞昭自小耳濡目染,哪怕連宋之軒都未必比得上。但眼前徐焰的鍛造方式,可以說是完全顛覆了她對鍛造的概念!

…………

或許正因為懂,所以炎舞昭看得比其他人更多。

幾乎在瞬間,她便捕捉到這種像煉丹般鍛造兵器的火鍛方式的好處。

溫度。

煉丹為何要在丹爐中煉?

丹藥乃是集多種不同的紋植而成,當中融合的過程,若是不慎摻入他物,很可能會造成失敗。這也是哪怕煉丹踏入宗師境界的強者,也必需使用丹爐的緣故。

但當中,溫度才是主因。

每一座丹爐因為其壓縮真空的原因,哪怕用同等的火焰,其溫度都會比平常強上數倍。而眼下徐焰把兵器放在丹爐來煉,便令鍛造對火焰的需求大大降低。

要知道鍛造紋兵對火焰的要求極高,要鍛造至四階以上的紋兵,已經不是尋常的火爐能夠鍛造而成。而她可是知道,焚天山之所以成為鍛造聖地,其中一個原因是焚天山會汲取地火,利用最本源的大地之火去鍛造,所以成功率才比一般的鍛造師更高。

這……這可以說是一個能夠影響鍛造生態的創造方式啊!

只是炎舞昭卻又很快捕捉到這個鍛造的短板──鑄形。

鑄造的工序很多,不同的流派有不同的次序。但當中有四大部序,都是難以缺少的。

選材、融煉、鑄形、刻紋。

顯然這個煉兵的方式,對於融煉有著極大的輔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