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播音員念出來的剎那,整個二十班鬨堂大笑。

正在遠處沙坑跳遠的陸瀟,差點沒兩眼一黑暈過去。

播音員慷慨激昂地念道:“致二十班第二帥的校草陸瀟,這裡我要解釋一下,爲什麼是第二帥呢,因爲……因爲我心裡的第一帥另有其人,他的數學成績比我好……所以我認爲他是第一帥。”

她的聲音逐漸從堅定變得不確定,但出於職業操守,還是硬着頭皮讀了下去。

“第二帥的校草陸瀟,你的眼睛如同黑漆漆的四氧化三鐵,你的頭髮如同漫天飛舞的……二氧化碳,你的長腿如同食堂後面最高的那兩棵水杉樹。願你……願你一躍而就,願你飛黃騰達,願你跨過沙坑的……鴻溝。”

播音員實在是讀不下去了,小聲吐槽道:“這就是理科班寫的稿子嗎?這麼狗屁不通的嗎?”

她忘了還沒離開麥,聲音通過廣播傳遍了整個操場。

操場上一片大笑。

同伴滿臉驚恐地看着她,遠處華旺春正邁着小短腿跑向主席臺。

沙坑邊的裁判快笑暈過去了,捂着岔氣的胸口,象徵性地吹了聲哨道:“24號,陸瀟。加油,願你跨過沙坑的鴻溝!”

噗——

圍觀的人紛紛笑了起來,越來越大聲。

陸瀟捏了捏拳頭,關節劈啪作響。

——他們班的稿子是葉橙負責的。

可以啊,敢情是在整他呢。

誰怕誰,下午他還得跑三千米呢。

到時候走着瞧。

陸瀟果斷助跑起跳,矯健的身影飛了出去。

果然,這一躍,成功地越過了沙坑的鴻溝。

帶起的飛沙漫天散落,一次定勝負。

衆人鼓掌叫好,裁判連連點頭道:“看來冠軍是穩了,二十班確實人才濟濟啊。”

經過一上午的拼搏,他們班一共拿了兩個決賽第一,兩個小組賽第一,以及五個第二和第三。

總體來說,成績非常可觀。

中午吃飯的時候,葉橙刻意少吃了一點。

下午第一個項目就是三千米,吃太多不容易消化。

對比其他時長較短的項目來說,三千米是個大項目。

因此在開跑之前,跑道兩側已經聚集了許多人,給自己班上的加油。

二十班幾乎全體出動,舉着綵帶花球和充氣手持棒,哨子吹得嗚嗚響。

“班長,李俊曉,加油!!”譚曉琪帶頭喊道。

其他人紛紛大喊:“班長加油!李俊曉加油!你們是最棒的!”

葉橙站在起點,卻沒有在人羣中看到陸瀟。

他已經熱身過了,貼着號碼牌的短袖微微汗溼,在原地再次活動了幾下手腕和腳腕。

旁邊一個黃毛哥們兒對他說道:“你是葉橙吧?待會兒一起跑嗎?”

漫長的七圈半,大家往往都會找個速度差不多的跟着跑。

他心裡思忖,年級第一能有什麼體育優勢,八成是趕鴨子上架來湊數的罷了。

因爲學校有參賽名額的要求,所以每個班都心照不宣地派了兩個人上。一個負責正兒八經跑的,另一個大概率是來渾水摸魚的。

二十班誰負責渾水摸魚,結果一目瞭然。

黃毛指了指另一邊穿短褲的男生,說:“那傢伙是體育生,來破紀錄的。媽的,我可不想和他一起。”

“你一般用時多久?”葉橙問他道。

他回答說:“十五分鐘以內吧。”

葉橙:“……”你這也太慢了,兄弟。

他真誠地建議道:“不如你去找李俊曉,就是3跑道那個。”

那傢伙纔是真正來渾水摸魚的。

黃毛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只好轉身去找李俊曉了。

“各就各位,預備——開始!”

隨着裁判一聲槍響,位於起點的運動員全都衝了出去。

長跑不像短跑那麼刺激帶勁,剛開始大家都沒有太用力,只有那個體育生遙遙領先。

緊跟在他身後的,正是黃毛以爲是“混子”的葉橙。

過道兩旁傳來鋪天蓋地的加油助威,各個班級的口號混在一起,幾乎聽不清楚。

“一班一班,非同一般!”

“五班五班,齊心協力,共創佳績!”

……

第一圈過後,名次沒有發生改變。

葉橙和第一名咬的很緊,只有三十米左右的距離,是一個衝刺就能解決的問題。

他的策略很明顯:前面幾圈先跟跑,最後一圈試着超上去。

但這次的跟跑並不很輕鬆。

作爲體育生,那人已經習慣剛開始就保持比較快的速度,後面的一羣人根本跟不上,就算跟上了到最後也沒有體力超過他了。

因此,第三名和他倆之間隔了快半個操場。

第二圈的時候,兩人就已經足足領先跑在最後的黃毛一整圈了。

黃毛張大了嘴巴,呆呆地看着葉橙從他身邊跑過去。

他秀氣的臉蛋微微發紅,保持着鼻子均勻呼吸,看上去並不像很吃力的樣子。

每當他們經過人羣圍聚地時,大家都不遺餘力地加油打氣。

跑到最後一圈時,播音員甜美的聲音響起。

“致二十班最漂亮的班長葉橙,從第一次見到你的那天起,我就深深地爲你着迷……咳咳,寶,我今天中午吃麪了,吃的什麼面?想、想見你一面……”

шшш_TTKдN_¢o

從那個“寶”字出來的時候,葉橙就踉蹌了一下。

播音員顫抖着繼續說道:“當你在跑道上飛馳的時候,如同一頭自由自在奔跑在叢林的小鹿。”

聽起來似乎終於正常了,然而下一秒。

“你跑的不是普通的路,而是通往我心裡的路……”

葉橙的腳一崴,差點摔倒。

跑道外的笑聲大的震耳欲聾。

他往主席臺上看去,陸瀟正急匆匆地跑下來,身後追着華旺春。

……

葉橙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暫時忍住笑意,朝着前面追了上去。

這個智障東西,他真是服了。

他緊緊地跟了第一名七圈,但那個體育生確實很厲害,直到最後半圈,竟然還有驚人的爆發力。

他提速的瞬間,葉橙也提速衝刺了。

兩人同時衝向終點,最終,在近乎一前一後的狀態下抵達紅線。

體育生的胸口先碰到線。

圍觀的衆人歡呼着一擁而上,給他們捏肩膀放鬆身體。

體育生喘着氣,對葉橙比了個大拇指:“兄弟,強啊,這個學校沒幾個人能趕上我的。”

葉橙最後那下衝刺用完了全身的力氣,滿頭大汗地對他點頭示意,撐着膝蓋喘個不停。

譚曉琪瘋狂叫喊:“銀牌,很棒了班長!你不知道那傢伙有多恐怖,他從入學以來,一直是全校記錄的保持者。”

蔣進也吼道:“橙哥你是我的神!捏媽學習學習好,體育體育強,嗚嗚嗚我好愛你!”

葉橙休息了一會兒,喝了別人遞過來的葡萄糖,纔算緩了過來。

不遠處,陸瀟正往這邊走過來,左邊耳朵紅了一片,估計是被華旺春揪的。

葉橙好笑地看着他,剛要舉步走過去,卻突然站立不穩,身體歪了歪。

旁邊幾人發出驚呼聲,想伸手去扶他。

陸瀟眼疾手快,三兩步上前搶先扶住他,皺眉道:“怎麼了?”

“嘶。”葉橙這才感到腳腕處傳來的痛楚,是那種連着筋的痛。

動一下都疼得刺骨。

剛纔跑得太快,已經有些麻痹了。

他單手扶着陸瀟的手臂道:“好像扭了一下。”

蔣進過來幫忙查看:“是剛纔跑步的時候扭傷的嗎?快去醫務室看看吧。”

葉橙把褲腿拎起來一點,右腳腳踝已經腫起了一小塊。

“天哪,都紅了,得趕緊去醫務室。”譚曉琪着急道。

葉橙張了張嘴,剛想說你們誰幫我去把班牌拿來,拄着方便走路一點。

忽然,陸瀟彎下腰,將他的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當着衆人的面把他背了起來。

一連串動作快得連葉橙都沒反應過來,等他回過神的時候,已經在陸瀟的背上了。

其他人全部都看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