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的劉琪琪正陷於石泓幾個人的魔爪中貞潔不保。

但是武清及時出手,救了她。

劉琪琪是存心要姬舞晴死的話,抬眼見到她死而復生后的第一面,眼睛中肯定會有些心虛的驚懼。

她與劉琪琪從小一起長大,對於劉琪琪的脾氣很了解。

她從來都是個刀子嘴豆腐心,表面冰冷,內心很脆弱的一個人。

每次姬舞晴被劉王氏虐待,劉琪琪都會一邊罵著她蠢笨,一邊含著眼淚的給她敷傷口。

只是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劉琪琪對姬舞晴就真的冰冷起來了。

她不再對她說知心話,看到甚至連招呼都不再打。

權貴夫人 彷彿只是一夕之間,姬舞晴就將劉琪琪得罪了一個徹底。

只是即便如此,姬舞晴知道,劉琪琪心底的善良脆弱依然留存。

即使是她那對奸詐惡毒的父母,劉麻子與劉王氏,若是毒殺了一個人,後來再看到對方忽然活蹦亂跳的出現在面前。

驚恐害怕心虛的情緒也是一樣都不會少的。

可是那時的劉琪琪卻鎮定異常。

表情目光都像往常什麼也沒發生過一般的冰冷。

沒有半點心虛。

難道是以前的姬舞晴看錯了,這個劉琪琪竟然是比劉麻子夫婦還要老辣陰毒的人嗎?

想到這裡,武清的心情立時變得複雜起來。

看來此行除了要向聞香堂納投名狀,交花紅。

武清還要捎帶手的去調查一件對於姬舞晴來說,更重要的事情。武清本來想要跟劉琪琪碰碰面的,不想劉王氏直接將劉琪琪攔住了。

「你不是老想住在同學家嗎?正好你爹今天沒在家,得這個空不容易,今天也給你放個假,出去好好玩一宿吧。」

劉琪琪眼中瞬時一亮,這樣令人欣喜的好消息實在令她意外。

她想都沒想的嗯了一聲,挎著背包,連屋子都沒進,就快步走出了院子。

劉王氏望著自己女兒慌慌張張的背影,不覺啐了一聲,「一個一個的都這麼沒良心,都不問問你老娘吃飯沒,就想著出去浪!」

劉王氏起身走到院門前,拴好了門,扭頭看了一眼武清的房間,像是在猶豫著要不要離開。

想了下,她似乎覺得武清肯定不會跑脫,便轉向廚房,去找些吃的當晚飯了。

武清包里早有從戴郁白那件安全屋中,光明正大的拿出來的壓縮乾糧。

劉麻子家一口飯一口水,她都不想吃。

一是因為嫌惡,一是想要提防。

她本來還想出去會一會劉琪琪,再探探她的底。

但是眼下,針對劉麻子夫婦的局還沒有布完。

做事總要有個輕重緩急,為了不引劉王氏起疑心。

武清變現放棄試探劉琪琪的想法。

畢竟她現在已經不是以前的姬舞晴了。

詢查個把個殺人未遂的投毒案,對於她來說,沒有什麼難度。

這樣想著,武清下床仔細關好了門窗。

又在窗戶插銷與門縫上放了兩個指甲蓋般大小的鈴鐺。

武清睡覺極輕,只要有人接近她的房間,小鈴鐺就會發出清脆的響動。

那是她專門從偽裝店裡尋來的,道上的人物,都有著各種防身提醒的小訣竅。 ?這次蔣心萌沒有再上前和風不凡說話,而是在遠處那麼看著。風不凡不知道有人跟著他,完全沉醉在這片星空中,正注視著星空,突然一顆流星劃過夜空,向石林這邊落來,此時的風不凡好像進入了一種奇妙的修鍊中,他看到了流星向他划來,可是身體完全沒有動,自己現在好像處在一種奇妙的世界中。遠處的蔣心萌看到了流星很快的落了下來,而且就是落向風不凡所在的這片石林。

流星帶著耀眼的光芒很快就來到了石林,此刻夜晚的石林由於流星的光芒,瞬間變成了白天一樣。流星來到眼前,你卻看不到任何東西了,不一會光芒消失了,蔣心萌睜開眼,忽然被眼前的事物驚住了,原來大片的石頭都沒有了,只剩下一個巨石在那裡林立著,此刻這個巨石不是以往的白色,而是通體發紅,透過石頭能看到裡面有一把黑色的很長的兵器,好像是一把劍,而風不凡就在那塊巨石之上。風不凡在耀眼的光芒消失后,自己也就從那種特殊的狀態中走了出來,看到眼前的景色,也是嚇了一跳,如果剛才是坐在別的石頭上,那麼現在自己應該已經不存在了,風不凡也看到了石頭裡面的東西。

正在此時,遠處飛來了兩個人,那兩人來到石林,才知道原來是蔣依天和雨紫萱,也是,發生了這種事情,蔣家的人不可能不知道。陸陸續續又來了很多蔣家的族人。此時原來的石林已經聚集了許許多多的人,這些人和剛才風不凡蔣心萌的反應一樣,也都驚住了。蔣依天從人群中走了出來,此時風不凡已經從巨石上下來了,他走到風不凡面前說道:「不凡,怎麼回事?剛才那白光是什麼?石林怎麼變成了這個樣子。」

「我也不知道,晚上一個人出來走走,來到石林,抬頭看星空的時候,突然有一顆流星落下,我還沒反應過來,就被耀眼的星光刺暈了,等到醒來就是這樣了。」

兩人正說著話,突然聽到咔嚓一聲,石林里唯一的一個巨石從中間崩裂開了,巨石分成兩半,有一件黑色長劍懸浮在空中,等到巨石完全落地,黑色長劍搜的一聲就飛到了風不凡的面前,此時風不凡看著眼前的長劍,通體黝黑,不過劍身卻是很粗糙,正觀察著,旁邊的蔣依天突然伸手向長劍抓來,剛看見手碰到長劍,就聽「啊」的一聲,蔣依天的整個手瞬間燃起了黑色的火焰,他倒也是一個果斷的人,立馬拿出一把劍把自己的整個右手手臂砍斷,手臂掉落在地上,不一會就被少了個乾淨,這黑色火焰著實的厲害。蔣依天退後了幾步,顯然是有些忌憚這把黑色長劍。

此時的風不凡,心裡也很害怕,心想幸好剛才自己沒有碰,要是碰了估計自己現在被那黑色火焰燒的什麼都不剩了。可是自己又很想觸摸一下,很明顯這把劍與眾不同。正拿不定主意,那把劍忽然橫向飛入了風不凡的手中,在手裡輕輕地顫抖著,風不凡用力握了握手中的劍,那把黑劍立馬不再顫抖安靜下來。他想試一下這把劍是否鋒利,對著旁邊一分為二的巨石砍了下去,結果感覺沒有絲毫的阻力,手中的劍就把那塊石頭輕易的拼成了兩半,然後舉起劍在空中揮舞了幾下,能輕易的聽到劍鳴聲。周圍的人難以相信現在發生的事情,明明剛才蔣依天手碰到劍是那樣的結果,而這把劍卻輕易的來到了風不凡的手中,看來這把劍與風不凡有緣。

蔣依天現在很氣憤,自己居然不如一個小小的後輩,這讓蔣家的這些人怎麼看自己,再說這把劍看這個樣子肯定是一把仙器,它是在蔣家石林被發現的,那就是蔣家的,我現在向風不凡要,他應該識時務,不會不交給我,於是再次對風不凡說道:「不凡啊,這把劍肯定不是一般的兵器,既然和你有緣,那麼它就是你的了,你明天要迴風家,在路上你拿著太招搖,先放到我這裡,我明天把它和你一起送迴風家。你看行么!?」

風不凡知道這個老狐狸見到寶貝就要,不過確實這把劍是在蔣家發現的,應該是蔣家的東西,可是自己也非常捨不得,現在是在蔣家,自己也不可能表現出不給的樣子,那樣自己會很危險,那就先答應他,但怕現在把劍給他,他今夜藏起來,明天也不好再要,於是說道:」蔣族長,反正是明天迴風家,今夜先放在我這裡,明日走的時候我在交給你保管,不知道意下如何?」蔣依天也不能當著這麼多人面不答應,於是說道好。風不凡拿著劍向自己的小院走去,眾人這才散開,一切都平靜了下來。

此時的石林已經沒有人了,忽然在那塊分成兩半的巨石的地方憑空出現了兩個穿著黑衣的男子,其中一名男子對那人說道:「剛才你也看見了,黑刀出世,和太上長老預測的一樣,不過我們不能觸碰到那把黑刀,既然那個叫風不凡的小子能拿到那把劍,我們就把風不凡捉到太上長老那就是了。」另一名男子說:「少主難道你就不想擁有這把黑刀。」「這不是你該問的事情。」說了幾句,兩人消失在了石林中。

風不凡來到自己的屋子后,馬上把手中的劍放在了桌子上,仔細的觀看著,其實在剛才他就發現這把劍雖然表面很粗糙,但應該不是劍的本身,用手摸了一下劍身,忽然劍再次顫抖起來,不一會劍身上出現了一些裂痕,慢慢的裂痕越來越長,不一會那把劍突然立了起來,劍身上粗糙的地方開始脫落,很快脫落完,風不凡才發現這不是一把劍而是一把黑刀,這把刀不像以往的刀一樣,造型很像劍,筆直的刀身,整個刀身黝黑髮亮,看不到刀刃,用手再次觸摸刀身,光滑無比,光注意刀身了,這才發現在刀把處,有兩個若隱若現的字,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到,這兩字名叫:無月。

lt;ahref=gt;起點歡迎廣大書友光臨,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lt;/agt;lt;agt;。lt;/agt; ?完全顯現出本身樣子的黑刀無月,看的風不凡兩眼冒光。這是自己來到這個修真世界得到的一件寶貝,把無月拿在手裡在空中揮舞了幾下,揮舞的時候不小心碰到了桌子,桌子瞬間變成了兩半,風不凡心想這可是把好武器,可是明天還要把它交給蔣依天,如果給他保管,那肯定是有去無回了,如果我能把它放在自己身邊,而別人又不知道就好了,這時想到對了我要有一個乾坤戒就好了,把無月放進去,就不用蔣依天來保管了。可是自己沒有乾坤戒,這東西本來就難得,不是自己想要就能夠得到的。

風不凡現在很是鬱悶,到哪裡找一個乾坤戒呢。正捉摸著豁然聽到了敲門聲,於是問道:「誰啊?」向門口走去,打開門一看原來是蔣心萌,對她說:「這麼晚了,你不去休息來找我幹什麼?」

「你不是明天要走了么,我只是來看看你。」蔣心萌說道。風不凡心想她應該不蔣依天那種人,我前幾次那樣說她,她還來找我,看來她並沒有什麼惡意,於是說:「那你進來吧。」說完,蔣心萌走了進來,順手把門關上了。

她進來之後第一眼就看到了放在桌子上的黑刀無月,來到桌前,剛想伸手去觸摸一下,風不凡立刻上前抓住她的手說:「你不要命了,難道今天晚上你沒看到你父親的手是怎麼沒的么。」

「我只是看它漂亮所以想摸摸它,結果忘了。它怎麼變成一把刀了?」看來蔣心萌是很想把玩這把黑刀,但風不凡不敢讓她把玩,萬一再出現黑色火焰,那可不是他兩能控制的。

風不凡鬆開了她的手,蔣心萌剛想把手收回來,桌上的刀忽然就像今天晚上一樣向蔣心萌的手裡飄了過來。蔣心萌看到這把黑刀沒有傷害自己,就開心的把玩了起來。這一切風不凡都看到了,心裡很是納悶,怎麼這把黑刀好像很有靈性,強行觸碰它,它會放出黑色火焰,而有的時候,它卻自己飛到別人手上。其實風不凡不知道,這把黑刀無月確實很有靈性,除非你的修為境界非常之高,如果不是那麼你強行把它佔為所有,它是會反抗的,如果你是它認同的人,它不會反抗,反而能夠在你手中發揮出它應有的威力,黑刀無月並沒有真正形成刀靈,只是有了靈性。

蔣心萌把玩了一會這把黑刀,就把這把刀放在了桌子上,說:「這把黑色的刀應該是叫無月吧,我看到了刀身上有這兩個字。」風不凡看到她把玩了一會刀就把刀放在了桌子上,看來她確實不是蔣依天那種人,也不是為了這把刀而來,看來是自己太過小心錯怪她了,以為蔣依天不是好人,所以也覺得蔣心萌也有問題,於是說:「恩,我也是剛剛才發現的。蔣心萌對不起了。」

蔣心萌愣了一愣,風不凡繼續說道:「昨天我心情不好所以對你發脾氣了,在這裡向你道歉,你可不要在意。」蔣心萌這才明白他為什麼說對不起,「哼,你還知道啊,對我亂髮脾氣,我又沒得罪你。不過既然你說對不起了,我就原諒你。其實我知道你為什麼心情不好。」「你怎麼可能知道。」風不凡不解的問道。

「在我給你說這個之前,我先給你講個故事:我從小就生活在蔣家,自從我記事起我就發現我的父親蔣依天好像並不那麼喜歡我,在只有我和他在一起的時候,並不像別人家的父女一樣,他從來沒有抱過我,誇獎過,不僅如此,甚至沒有對我笑過,我做什麼事情,他好像都看得不順眼。直到我十歲那年,就在戚薇山後山的小院里,我那天在哪裡玩,無意間聽到了蔣依天和另外一個陌生人的講話,我才終於明白,他為什麼這麼不喜歡我,因為我根本不是他的親生女兒,他和我母親雨紫萱結婚的時候就有我了。

當我知道了這件事後,當天晚上我就去問我的母親,她才告訴我了實情,我確實不是蔣家的人,在我剛出生不久,我的父親聽到這個消息后,在返回雨家的路上被人殺害了,自從那時候起,我的母親就一直帶著我在雨家。後來蔣家不知道什麼原因有求於雨家,當時蔣依天也喜歡我的母親,於是為了讓雨家幫助蔣家,蔣依天娶了我的母親,我也就被帶到了蔣家作為他的女兒。」蔣心萌說完,風不凡愣在了那裡。

此時風不凡才終於明白,為什麼他在蔣家的這幾天里老感覺怪怪的,蔣依天對待蔣心萌並不像父親對待女兒那樣,蔣心萌這麼一說他才明白,這中間原來還有故事「那你為什麼要把這件事情告訴我?」。「我也不知道,說實話你來蔣家的這幾天,是我這段時間最快樂的幾天,好久都沒人陪我了,所以我把你當做好朋友,才告訴你的,你可不能向別人說起這件事情。」

「那你說你知道我為什麼心煩,你怎麼知道的?」風不凡問到。蔣心萌打開門看了一下周圍,然後關上門說:「自從你來到蔣家那天,我就知道蔣依天肯定會讓你帶他去蔣家勝地,多少年了,蔣家沒有人能接近那棵神樹,知道你在神樹那裡出來后,我就知道蔣依天要打你的主意。再告訴你一件事情,像蔣家這樣的神樹在這世間不止一棵,蔣依天還想得到別的神樹上所長出的東西。既然你能接近神樹,所以他不會輕易地讓你離開他。你不能離開蔣家回到風家,所以你心煩,你不喜歡這麼被他束縛著。我說的對不對。」

風不凡看了一下蔣心萌說:「恩,你說的對,那次我們去後山玩,你中途回去了,我在小院聽到了,蔣依天的談話,他不讓我離開蔣家,而且我偷聽被他發現了,所以我那天很是心煩,你是他的女兒,所以我當時看到你才會對你說那些話。」

蔣心萌聽完后說:「那你想不想知道,關於今天晚上石林這個地方的故事?還有就是其實蔣依天知道這把黑刀叫做無月,而不是什麼黑劍」

lt;ahref=gt;起點歡迎廣大書友光臨,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lt;/agt;lt;agt;。lt;/agt; 不過武清沒有戳著桌子湊合一宿,戴郁白也沒有成功的賴上床。

說是賴,其實也算是他紳士的主動放棄。

就在戴郁白全身的火苗都被點燃,捧著武清臉頰的雙手開始不受控制的遊離下滑到武清細白的鎖骨時,一種恍若被閃電瞬間擊中的強烈痛感,叫她一下子就徹底清醒了!

那是一種隱秘領地被人無情入侵的尖銳感覺。

武清雙手一掙,便狠狠的推開了戴郁白。

可是推開之後,她卻更無措了。

大腦像是完全被雷擊劈糊了,完全停擺罷工。

她剛剛乾了神馬?

她現在又該怎麼做?

武清心中一片茫然。

只是覺得雙頰紅得簡直要著火。

她恨不能有個地縫瞬間出來,好叫她可以鑽進去。

像是感受到了她的無措,戴郁白並沒有再輕佻的出言逗弄她。

他拉開一把椅子,俯身坐下,「慢慢來,會好的。」

黑暗中,他的聲音顯得特別溫柔。

「你回床睡吧,我在這裡守著你。」

武清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上的床。

她只記得,說了那句話后,戴郁白便真的給了她足夠的時間與尊重,沒有再強迫她任何事。

武清乾脆把自己的頭全部都埋進了被子里。鴕鳥一般龜縮著逃避起來。

這一捂,竟然就整整捂了一宿。

武清都記不清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

等到窗外遙遙的傳來一聲雞鳴,武清這才驚醒著睜開了雙眼。

清醒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急急看向屋中央的桌子方向。

武清瞳仁倏然一縮。

那裡已是空空蕩蕩的沒有任何人影。

坐在桌邊的戴郁白早已不知所蹤。

桌面上只留下了一疊衣被。

那是武清之前作假人用的床單和舊衣服。

想來戴郁白肩膀槍傷未愈,無論是趴在桌子上睡覺,還是用手肘支撐著假寐,都很不方便。

所以他才拿了這一摞衣被,墊著桌面,勉強趴伏著睡覺。

武清怔了了半秒,這才真正的情形過來。

她急急起身,圾著鞋走到桌前。

那摞衣物中央果然多了一個淺淺的凹陷。

就像是有人曾埋頭睡過一樣。

武清伸手探了探那處凹陷,竟然還殘留著些許餘溫。

她的心不覺一暖。

她知道,他沒有食言。

他就在桌子旁靜靜的守了她一夜。

並依照她的吩咐,在雞鳴時分,無聲離開。

武清撫著衣物的凹陷處,唇角不覺勾出一道淺淺的弧度。

戴郁白雖然臉皮厚,很有些色情狂的無恥樣,但他心底里,勉強還算是住著一位有底線的君子的。

他的槍傷還沒恢復,嘴上痞氣十足的,儘是流氓般的調戲話語。

實際行動上,還是乖乖坐在桌子上乾熬了一宿。

矛盾又任性,她倒是真有些看不透他了。

而本來不打算睡覺的自己,這一夜卻睡得很香甜。

想來對他的基本人品,還是相信的。

昨晚,他用自己當餌,反擊殺手,她本來應該很氣憤的。

沒想到,後來獨處時,他只是簡單的賣賣慘,她竟然就中了邪似的就諒解了他。

不過好感也好,愛情也白,想來都應該是意外橫生,不受理智控制的。

不過,武清到底不是尋常女子。

在想到理智二字時,她忽然記起了一件事。

那就是追殺戴郁白的殺手的真正身份。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戴郁白說過,這次事情之後,就要武清跟著他。

那麼追擊著戴郁白的那些殺手們,會不會也對她產生同樣的威脅?

還沒等武清得出結論,窗外就傳來了一陣低沉的敲門聲。

武清心頭一凜,立時提起警惕!

她知道,那必然是外出尋找白豬候選人的劉麻子,打道回府了。

武清趕緊走到窗戶前,透過窗縫向外望去。

劉王氏屋很快燃起油燈。

緊接著她屋子的門帘就被挑開,劉王氏賊頭賊腦的探出來頭來。

她先是看了一眼武清房間,看武清這邊沒有動靜才放心的走了出來,急匆匆跑向院門,拉開門栓打開了門,劉麻子立時鑽了進來。

兩個人湊在一起小聲嘀咕著什麼,又一起看了眼武清房間的方向。

武清立時閃身,隱在窗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