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了,失敗的幾率很小,很小,另外庫克還是想看看諸神議會在這方面的應對,並且庫克建立的堡壘上的防禦塔,已經算是最大的底牌了,不到危急關頭,庫克自己不會出手。

按照血霧的移動速度,估計還有一天多到達戰場,關於血霧的移動情況,情報隨時被彙集在聯軍的指揮部。

羅沙整個人顯得輕鬆了許多,數十座大型的防禦堡壘的建立,讓暗精靈戰士擁有防禦陣地,並且堡壘被構裝起來,就是一個巨大的整體,包括地面,接近半米厚的複合金屬,更別說還有能量防禦體系。

「庫克議長,這會不會是妖魔的陰謀,畢竟我們看到的只是血霧?」在聯軍會議上,羅沙開口問道。

庫克點點頭說道:「這一點我們也有預料,並且有相應的準備工作。」

「那就好。」羅沙聽到庫克這樣說,就不好多說什麼了。

聯軍的會議室裡面,庫克基本就旁聽,只要不涉及到自己,康妮則負責情報分析,然後下達命令,庫克為什麼要坐在這裡?

當然是因為只有庫克親自坐在這裡,其他人才會聽康妮的命令,畢竟康妮的指揮才能,並不為大眾所知。

會議散去之後,庫克與康妮回到自己的住所,聯軍指揮部也是在一個堡壘裡面,這裡本身是原先的營地,最後被改建成了堡壘。

「庫克,我擔心這六個妖魔王並不在這血霧裡面,按照情報,這大範圍的血霧需要的血魔也就數百萬血魔就足以形成,我擔心妖魔王帶領其他妖魔逃跑。」康妮與庫克坐在一起,擔心的說道。

庫克點點頭說道:「有這個可能,不過妖魔王真的要跑,還真是一件麻煩事情,不過我覺得可能性不大。」

「為什麼?」康妮開口問道。

「當然是因為這次戰爭其實對於不管是妖魔,還是大精靈帝國,還是諸神議會都十分倉促,特別是大精靈帝國這邊,都沒有準備,可以說妖魔也被打的幾乎毫無還手之力,即使是妖魔要逃跑,也會在取得一場勝利之後才會逃跑,不然的話,就我們諸神議會與大精靈帝國的實力,清空低端妖魔根本是沒有絲毫問題的,而且這麼大面積的血魔匯合起來,我估計可能是血魔王,不然的話,這麼多血魔,早就亂了。」庫克給康妮分析了一番。

「你的意思是說,血魔王在這裡,其他妖魔王也應該在?」康妮聽明白了,但是還是開口問道。

「你呀。」庫克聽到康妮這麼問,沒好氣的看了康妮一眼,康妮不知道答案嗎?肯定知道,但是為什麼要這樣問,不外乎就是顯得庫克更加聰明一些罷了,聰明的女人往往在不經意間就讓自己的男人覺得自己很聰明,但是事實上就不好說了。

庫克隨後開口說道:「不過我也有準備,神界那邊幾座天空之城已經開始警戒了,只要一出現異常動靜,那麼這些天空之城就會全速運轉起來,另外各大城市就不用說了,警備力量都是齊全的,另外傳送門早就改造結束了,一旦發現可疑生物,會阻止傳送的。」

「那就好。」康妮聽到庫克布置了這些,就鬆了一口氣。

有人要問,康妮作為總指揮,難道不知道這些布置?

事實上康妮真的不知道,天空之城最大的指揮許可權,就在庫克手裡,庫克要怎麼做,只要不說,其他人並不知道。

另外康妮並沒有在諸神議會裡面擔任重要職位,雖然是庫克的女人,但是也就這一個身份而已,其他勢力要怎麼做,並沒有通知康妮的義務,所以康妮並不知道。

一天時間很快就過去了,血魔所過的地方,整個地面都黑漆漆的,這是被血霧腐蝕的結果,這樣的土地數百年之內都是有毒的,可以說比某些輻射都還厲害。

站在堡壘的頂端,就可以看到高聳入雲的血霧,康妮作為總指揮,站在指揮的堡壘上,每個堡壘的外面都有一層白色的護罩,這是火系護罩,這些護罩外面的溫度很高,所以呈現出白色的,將近百個堡壘在黑夜裡面十分的明顯。

戰鬥毫無懸念的爆發了,數以百萬計的血魔化作一道道血紅色的光芒,朝不足百座堡壘飛射而來。

滋滋滋,滋滋滋。

轟,轟,轟。

堡壘上的無數神術朝數百萬血魔砸了過去,絕大部分血魔被神術砸中之後散落在地,然後再次凝結起來,除非被火系,光系,暗系神術砸中的,才不會重新凝聚,其他系別的神術砸中之後,血魔會重新凝聚,雖然實力要弱一些,血魔就是這種特性最讓人防不勝防。

神術的攻擊讓整個血魔幾乎消失了九成以上,但是還有一層直接撞擊在堡壘的能量護罩上。

驟然間,整個堡壘就像一個巨大的火炬一樣,無數的血魔就像給火炬的燃料一樣,數百米高的堡壘,現在足足有千米高的火焰。

「漂亮。」即使是羅沙,看到這樣的情況,大聲的讚歎道。

第一次試探攻擊之後,血霧停下來。

「吼!」從血霧中第一次傳出震天的吼聲,諸神議會這邊堡壘的平台上,除了高大的防禦塔之外,還有一座座巨大的炮台,這炮台又大有小,炮管直接伸出堡壘外面,看起來整個堡壘就像是凹凸不平一樣。

最頂部有一個直徑一米的巨大金屬筒,金屬筒前半部被密封著,後半部直接插在一個架子上面,好幾個侏儒正在拿著各種工具,調試著金屬筒的姿態。

「距離,十五公里。」

「距離十三公里。」

血霧裡面一個個數百米高的怪物出現了,這些怪物一身黑色的皮膚,皮膚上還有粗大的鱗甲,整個怪物直立行走,這些怪物有四條粗大的腿,上半身兩隻手不是人類手的模樣,而是兩個巨大的爪子,爪子上的指甲足足有十幾米長,散發著幽藍的光芒,顯然是有中某種魔法屬性。

「rs001型火箭彈準備試驗,鎖定目標。」在指揮部裡面,侏儒大長老緊張的看著從血霧裡面出來的怪物,然後大聲下達命令。

「準備激發,五,四,三,二,一。」侏儒大長老聽到各個地方都準備好了,再次下達命令。

「發射。」數十個高大的堡壘上,一名侏儒工程師大聲叫道,隨後在架子上某個地方一拉,金屬筒裡面就嘭的一聲,一道四米多長的黑色圓柱體就被射了出去。

轟! 苟在忍者世界 這黑色的圓柱體被射出數十米之後,圓柱體後面噴出一道火舌,黑色的圓柱體瞬間朝前方射了過去。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著數十個圓柱體射向了怪物,而剛剛射出去的侏儒們,立馬把金屬筒收進空間裝備,然後一個新的圓筒被拿出來,然後一棒子侏儒工程師開始安裝,前後不過一分鐘,一個新的金屬筒再次被安裝在架子上面。

這個時候,數十個黑色的火箭彈朝巨大的怪物射了過去,這些怪物看到這些火箭彈以後,並沒有躲避,而是繼續傻乎乎的邁開腳步朝前面沖。

聯軍指揮部裡面的人都目不轉睛的看著火箭彈,火箭彈射中怪物之後,明顯有一個停頓,然後這火箭彈前方冒出一道刺眼的火光,隨後這黑色的圓柱體一下子就插進了怪物的身體之內。

轟!

一朵蘑菇雲伴隨著火光出現了,而怪物被擊中的部位周圍兩百米,沒有什麼東西留下,劇烈的高溫讓怪物的屍體直接氣化了。

「漂亮,庫克議長,還是您的建議好,在火箭彈頂部裝有密集的火焰射線,破開這怪物的防禦,讓火箭彈在這怪物體內爆炸,威力比在體外爆炸要高太多了。」侏儒大長老看到這些怪物被擊斃之後,興奮的說道。

庫克點點頭,並沒有說話,這些被炸死的怪物的屍體,被無數的血魔吞噬,這些血魔立馬繁衍更多的血魔。

這就是妖魔的戰術,不管是己方,還是敵方,只要是屍體,都會被妖魔吸收利用,要不是實力高太多,那麼對上妖魔,只有被妖魔活活磨死的份,畢竟妖魔能夠利用屍體產生新的妖魔,而敵方一般則是殺一個少一個,而妖魔殺一個,就多一個,哪怕是自己這方死掉,也會被吞食,然後形成一個新的妖魔,所不同的是只是級別的高低而已。

但是數量只有多,沒有少,而且妖魔內部高級對低級那可以說是生殺予奪,沒有食物的時候,高級吞噬低級的妖魔,高級妖魔受到傷害,也會吞食低級妖魔來療傷。

並且還可以吞食敵人的屍體或者其他生物來進行進化,可以說是一種很變態的種族。

但是這個種族有這麼多優點之後,還是有缺點的,那就是腦子,高階妖魔的腦子可以說只是相當於一個小孩的智力一樣,越是高級的妖魔,智力就越高。

雖然火箭彈成功的打掉這些怪物,但是這些怪物足足有數萬個之多,數百米高的怪物在火箭彈的不斷襲擊下,還是接近了堡壘。

這些怪物沒有別的本事,就是近戰,其實妖魔近戰是絕大多數。

但是堡壘上面不光有火箭彈,還有數萬精銳的戰士,堡壘的防護罩都是單向的,也就是裡面攻擊外面不會受到影響,外面攻擊進來,則會被阻擋。

不過早就有一個個小隊衝出了堡壘,對於那些裝備全套神器的精銳戰士來說,這些巨大的怪物就是一個個的活靶子而已。

暗精靈們也開始發威了,與羅沙想象中的不一樣,諸神議會支持的爆裂箭,威力十分巨大,暗精靈並不知道這些爆裂箭的威力,所以第一次就是數千人齊射。

一個巨大的怪物直接被數千爆裂箭直接炸成了一堆爛肉,因為暗精靈的射擊準頭可以輕易的擊中怪物的弱點部位。

不過這些爛肉,很快就被地面上新生的血魔吞食了,當然有些被諸神議會的火系,光系神術丟中,那就只有嗝屁的份了。

看起來戰況不容樂觀,因為妖魔大軍的人數太多了,羅沙看到不斷推進的血霧,開口問道:「庫克議長,要不要我們大精靈帝國全員出動?」

「不需要,我們還有的是手段。」庫克搖搖頭,這次諸神議會當主力,所以沒有防禦設施的大精靈帝國的戰士,都被後撤到了後方。

「羅沙閣下,我們這次的作戰計劃,主要就是防禦,根本就沒有打算進攻。」康妮隨後開口解釋道。

「是我多慮了。」羅沙聽到康妮這樣說,心裡雖然很擔心,但是呢,還是開口這樣說。

轟!

數百米高的怪物距離堡壘越近,這些怪物承受的傷害就越大,大概在還有兩公里的時候,這些怪物身形一頓,然後就四個腳就開始用力,然後巨大的怪物就朝這堡壘沖了上去,這些怪物衝擊在堡壘的護罩上,發出轟然巨響。

不是說這堡壘被撞破了,而是說這怪物在撞擊堡壘的防護罩之後,居然自爆了。

數百米高的怪物自爆的威力很大,整個堡壘的護罩顏色一下子就暗淡下來,顯然承受了不小的攻擊,無數的血魔在這一刻也從地面冒出來,沖向護罩。

戰鬥剛剛開始,就進入白熱化,堡壘的能量護罩岌岌可危,看樣子隨時就像要崩潰一樣,無數的血魔噴出一道道血箭,堡壘內部的無數戰士,也釋放無數的神術,一般的武器對於血魔的傷害是很有限的。

並且血魔的數量很多,密密麻麻的,每一座堡壘周圍都有數十萬的血魔,這些噴出的血箭幾乎把堡壘都遮蔽起來。

「防護護罩能量等級加一級。」庫克看著岌岌可危的能量護罩,羅沙的臉都白了,但是庫克這個時候對康妮點頭,康妮下達了新的命令。

轟轟轟!

數十座堡壘的能量護罩,一下子就擴大了,原本的能量護罩只是在堡壘外面十米遠的地方,但是現在整個護罩一下子籠罩了兩百米的距離,在能量護罩擴張的過程中,只要遇到一切可以燃燒的東西,一下子就燃燒起來,一個個堡壘就像一個個巨大的火球一樣,足足有千米高。

無數的血魔在這一瞬間就被當做燃料了,能量護罩的厚度更是開始的時候的數倍。

「這?」羅沙驚呆了,是的,能量護罩居然還能這樣用?

「戰歌祭司,釋放混亂光環。」康妮看了看被密密麻麻妖魔包圍的堡壘,再次下達命令。

於是每個堡壘上的數十名獸人祭司,開始聯合起來,唱起了戰歌,有些還有戰舞輔助。

一道道黑色的混亂光環被釋放了出去,由於是數十個祭司一起施法,所以釋放的戰歌光環範圍很大,混亂光環就是對敵人造成精神干擾。

一般的來說,對於其他生物,混亂光環的作用不是很大,遇到精神力比施法者還高的,根本就不會起作用。

但是妖魔不在此列,妖魔的生命繁殖很快,但是智力根本不高,要不是高階血魔指揮著,血魔自己人互相廝殺都會把自己種族給廢了。

被混亂光環命中的血魔,一下子就失去了控制,直接朝身邊的同伴下手了,血魔的形狀美歐固定的,可以說就是一團液體一樣,可以變成任何的形狀。

高階血魔控制低階血魔,靠的就是精神聯繫,精神聯繫要雙方都正常才能有效的控制,這混亂光環一下子就把血魔變成了瘋子一樣的傢伙。

混亂一旦開始,那就剎不住了,諸神議會的數十個堡壘釋放的混亂光環,讓一部分血魔暴動,開始攻擊所有攻擊範圍內的生物,血魔的本性就是吞食,吞食,不斷的吞食。

就是吞食,只要是生物,都能被血魔吃掉,然後轉化為血魔的身體,也就是血液。

當第一個高階血魔在混亂中誕生之後,這新生的高階血魔就把目光轉向了那些還處於正常狀態下的高階血魔。

每一群血魔,都有一個高級血魔指揮,而一群高級血魔,又由血魔戰將指揮,一群血魔戰將又由血魔領主指揮,一群血魔領主就被血魔王指揮。

這個數量基本都是恆定的,因為多了的話,就不一定能夠指揮得過來,這就像蜂群一樣,當個體數量達到最大值的時候,就會誕生新的蜂王,新的蜂王出生,老的蜂王就會跑路,因為新的蜂王沒有一個大肚子,打架很厲害,老蜂王由於產卵的緣故,根本不是新生蜂王的對手。

但是在血魔裡面,誕生的新的高階血魔,就會挑戰高階妖魔,這是什麼也無法阻止的。

血魔戰將還很樂意看到這一幕,因為只有實力強的屬下,自己的實力才會最強,當然在平時的時候,爭就爭吧,但是現在是戰爭,不過血魔的本能可不說什麼戰爭,並且高級血魔之間的決鬥,血魔戰將是不得插手的,要是血魔戰將一旦插手高階血魔的爭鬥,那麼其他血魔就會暴動。

這是血魔的天性,第一個高階血魔朝原來的老大發起了戰鬥,不止一處是這樣的情況,混亂光環產生了數百給高階血魔,這些高階血魔第一挑戰的就是原來的管理自己的高階妖魔。

混亂從開始就開始蔓延開來,這些在混亂下產生的高級血魔,本身也是混亂的,這些高階妖魔一旦取代其他高階血魔,就會對其他高階血魔發出戰鬥,這是血魔的本性,血魔的本性就是不斷進化,不斷的吞噬同級的傢伙,當然不單單是同級別的血魔,低級的血魔也被高階血魔當食物直接吞噬。

諸神議會這邊,看到血魔內部一下子亂起來,都鬆了一口氣,這個時候侏儒大長老開口說道:「是不是可以使用震爆彈了?」 客廳里,氣氛靜謐到詭異,楚雲瑤依然悠哉悠哉的磕著瓜子,情緒絲毫不受影響。

可楚家四姐妹就沒楚雲瑤這麼平靜了,一個個各懷心事,待司宛柔拉走了司錦忱之後,四姐妹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不是說少帥身高才五尺,腿短脖子粗,青面齙牙,禿頂肥胖的嗎?怎麼會這麼……好看?」楚雲煙恨恨的道:「真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了。」

「少帥克妻,五個未婚妻全部慘死,怎麼就她還好好活著?說不定哪天她也……哼,竟然白白讓她撿了這麼大的便宜。」楚雲嵐不知道吃的是哪門子的醋。

「明明就是爹不讓我們嫁入少帥府才這麼污衊少帥的。」

楚雲熙一想到墨凌淵剛才對楚雲瑤的維護,嫉妒如蔓藤一般在心裡瘋狂紮根生長,指甲深深的掐進掌心裡了。

楚雲茜到此刻依然獃獃愣愣的,還沒從剛才的震驚中回過神來。

身為楚家的大小姐,她有最大的把握和幾率嫁入少帥府,可她偏偏被外界那些莫須有的傳言給欺騙了,白白錯過了這麼優質俊朗的男人。

做夢她都想要找一個有權有勢又有顏,霸氣十足又對她呵護備至的夫君。

這麼好的機會,拱手讓給了一個低賤的鄉巴佬。

剛才她借故對墨凌淵做自我介紹的時候,男人連眼角的餘光都沒落在她的身上,直接將她忽視的徹徹底底。

而看向楚雲瑤的眼神卻濃情蜜意,滿是寵溺。

這個男人明明就應該是她的,如果沒有楚雲瑤,少帥要娶的人就是她。

都怪這個醜八怪,是她搶走了自己的男人。

搶走了原本就應該屬於自己的少帥夫人的位置。

還有楚雲瑤頭上的粉鑽發卡,那可是碧玉軒的鎮店之寶,是她央求了司錦忱好多次都沒有得到的珠寶,竟然就戴在楚雲瑤的頭上……

楚雲茜眸底帶著刻骨的怨毒,灼灼的盯著楚雲瑤,恨不得撕了她。

楚雲瑤將這些人或怨毒或嫉妒或仇視的視線統統無視掉,百無聊賴將手裡的瓜子一扔,站起來往外走。

「去哪兒?」墨凌淵正好從書房裡出來。

楚雲瑤停下腳步:「有點事,想去街上逛逛。」

大好時光,不能浪費在這裡,看司宛柔的反應,溫如意的死果真跟她有關,就是不知道楚青澤是否也參與其中。

她從母體裡帶出來的胎毒,就是個很好的證明。

「我陪你一起。」墨凌淵大步朝她走過來。

總統追在身後叮囑道:「剛才跟你說的話,你好好考慮一下,我等著你的答覆。」

宮總統的目光在楚雲瑤的身上打量了片刻,暗自搖頭。

楚雲瑤隨口問道:「什麼話?跟我有關嗎?」

總統好似找到了補償墨凌淵的突破口,和煦的笑道:「說有關也有關,說沒關係其實也沒多大關係,我打算給凌淵安排兩個貼身伺候他的女人。

你往後只要掌管府中的中饋就可以了,照顧凌淵的事可以交給新入府的人,正好可以減輕你的負擔。

你覺得如何?」

楚雲瑤的笑意從眼角眉梢處徐徐散開,欣喜的道:「正合我意,不知道總統什麼時候將人送入少帥府?」 羅沙對於諸神議會這麼快就把血魔的陣型打亂,十分的驚訝,在妖魔裡面,固然說妖魔的重生能力很令人討厭,但是其中的佼佼者就是血魔,血魔哪怕有一滴血液留存著,只要有足夠的時間與血液,那麼就會誕生新的血魔。

怎麼說呢,血魔的繁殖方式更像是單細胞生物,靠分裂自己來繁殖。

妖魔裡面都是血魔作為先鋒,衝散敵人,然後才是其他妖魔上陣,固然其他妖魔也是重生能力,但是都沒有血魔這麼變態,並且血魔對於物理攻擊幾乎免疫,這就像一個人攻擊一個水塘一樣,除非是某些特別的工具,不然你拿一般的工具試試看,沒有絲毫作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