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了,最終還是有些結果的,他們還是送走了三個「釘子戶」,一共十六人,不過還剩下這一百多個真的是固執……這些人裡面大部分平時就很少和政府打交道,還有一小部分平時就是遊手好閒的,還進去過幾次,對政府平時很畏懼,但是同時對身邊的人卻表現出對政府強烈的不屑……

這樣幾個人卻能影響一群人,於是一部分原本答應了要走的人一大早上就來說不走了,這就很致命了,很多人改了一次就不會再改第二次,於是這一百多個人就成了讓他們撓頭的存在……

「王局,能強行帶走么?」坐在末尾的一個全身武裝的警察說道。

「不到萬不得已,不能走這一步。」王局嘆了口氣說道。

「這樣的話,把搗亂的那幾個人控制起來,然後再去遊說,一定要在中午之前把所有的人都送到市裡面去。」一個年輕的警察說道。

「嗯,搗亂的那幾個人一定要控制起來。」吳支書的眼睛一眯,這幾個人他都認識,而且都很熟悉,基本上平時大錯誤沒有,小錯誤不斷的主,這麼些年來沒少給他惹麻煩,沒想到在這最關鍵的時候又跳出來惹亂子,要是這次的事情辦不好,恐怕他就要被質疑工作能力了。

「老李,龍口洞那邊有沒有什麼消息穿回來?」王局看向李隊問道。

「大體還沒有什麼情況,林將軍已經進入那裡面了,現在消息完全斷絕也不知道裡面是什麼情況。」李隊說道。

「一定要密切關注龍口洞那邊的情況,這次任務干係重大,不論遇到什麼樣的困難都要克服,村民如果實在不願意走的,綁也要給綁走,最後一切後果我來承擔。」王局說道。

「不行,人太多了,後果太嚴重,我們儘力勸說村民,如果實在不行就撤離吧,上面的命令是不論情況怎樣,我們都必須在下午三點之前全部撤離。」吳支書打斷王局的話說道:「老王,現在不是義氣用事的時候,一旦意外沒有發生,我們綁了上百名村民前往市區絕對會引起大亂子。」

「大不了被槍斃,龍組的人已經說了一定會有事情發生,我相信龍組的判斷。」王局說道。

異類皇子是公主 「不行,我反對。」吳支書說道。

「行了,這樣吧,現在是上午十點,大家繼續去勸解村民,能勸走一個是一個,下午兩點之後,你們所有人撤離,我留下。」李隊站起來說道。

「胡鬧,你留下做什麼?山上自有龍組的成員負責全權管理,你留下沒有任何的意義,說不定還會白白的送上一條命。」王局長一拍桌子說道。

「我留下是最合適的,一旦有村民不願意離開,一旦真的事情發生了,我還能帶著村民們逃生,那幾個小子都和我打過交道,多少有些怕我,別看現在他們鬧得挺歡,一旦真的有事情發生了,還得靠我們。」李隊笑著說道。

「要留下也是我這個村長兼村支書留下,你留下算怎麼回事。」吳支書笑著說道。

「我年輕,身體比您好,有事情發生也好及時處理,行了,您就別跟我爭了,這個位置啊,非我莫屬。」李隊看吳支書還想說什麼,立即打斷說道。

「這個我還需要向上級請示,好了,大家散了吧,能把剩下的村民全都帶走,那就是最好的了。」王局長站起身來,沒有再說拒絕的話,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李隊長留下已經是最好的選擇了。

「李隊……」看到李隊準備向外走,一個年輕的警員跟上李隊說道:「李隊,我想跟你一起留下。」

「胡說,你留下做什麼,你還這麼年輕,到時候趕緊走。」李隊前進的身形微微一頓,緊接著加快了腳步向前走去。

「李隊,你放心,我肯定不會給你拖後腿的,而且你肯定需要幫手,到時候我幫你跑個腿什麼的也好,年輕好啊,年輕才更容易活下來不是么。」年輕警員快走兩步跟上說道。

李隊一怔,轉過來看向年輕警員說道:「何毅,你確定你做好準備了么?」

「時刻準備著!是不是應該這麼說。」何毅嘿嘿一笑,給李隊敬了個標準的軍禮。

「好小子。」李隊拍了拍何毅的肩膀,轉身像村口走去,那裡有一個「釘子戶」,在今天早上其他村民撤離的時候還在冷嘲熱諷,那個小子被他親手抓過三次,都是因為打架鬥毆進去的,沒兩天又出來了,算得上是村裡面頭一回潑皮了,這次去一定要給他給收拾了。

——

「咔咔……」

張明擔憂的望著那個巨大的金龍,現在誰都能看出來這個龍盤陣法很快就要崩潰了,五爪金龍已經掉了三個爪子,身子也有多處破損,這個昨天看起來還威風凜凜的巨大金龍如今已經被蚩尤魔體衝擊的破破爛爛的了……

李馨和鳳妍如今在林軒的身邊調息,近十個小時不停的戰鬥讓她們的消耗都有些巨大,不過取得的成果也是不錯的,那無邊無沿的妖獸群如今已經縮小了近一半……為了盡量消耗妖獸的實力,李馨和鳳妍也算是拼勁全力了,要不然她們的源氣也不會消耗的那麼快,以她們的源氣連續戰鬥個一兩天應該也沒有多大問題的,小金本來也想幫忙,不過他沒辦法凈化煞氣,後來跟著周佳鑫他們一起去圍攻妖獸王去了。

林軒還沒有任何要醒來的跡象,只不過身上的氣息逐漸變得越來越凌厲,彷彿一柄絕世寶劍正在逐漸的出竅,氣息也開始變得明滅不定起來……分明是有了進階的預兆……不過這種預兆很快就消失不見了,現在的天道並不允許天境的出現……

「吼……」一隻被圍攻的妖獸王忽然大吼一聲,用盡全力衝出了包圍圈,一頭扎進了後面的妖獸群中,龐大的身軀忽然開始劇烈的膨脹了起來。

「不好,它要自爆。」張明大吼一聲,開始飛快的後撤,這個原本是天境,現在被壓回物境的妖獸王自爆一下自己可受不了。

其他人在感受到了這個妖獸王的動作之後也開始後退,不過這樣一來一直形成好的包圍圈頓時崩潰,其他的四個妖獸王似乎也堅定了新年,猛地沖向了妖獸群,身體爆發出強大的氣勢……

這五個妖獸王竟是要不顧一切的全部自爆…… 「全力防禦!」這些人的速度都是非常快的,而且那些妖獸王不顧一切想要自爆的架勢誰都一眼就看出來了,那四個妖獸王飛快的退回了巨城裡面,一邊跑還一邊呼喚著剛剛一起並肩作戰的周佳鑫等人,在巨城裡面有他們布置的防禦法陣,只要他們聯手激活防禦法陣的話,應該還是可以抵擋的住那些妖獸王自爆做爆發出來的強大威力……

只不過這些妖獸王爆炸的太過傖俗,不知道倉促之下形成的防禦陣法能不能將爆炸完全抵禦,說不定到時候還是得犧牲一部分妖獸……這些一直沒有理智的妖獸即便是在四個妖獸王這邊陣營也是不受重視的,畢竟這東西可以隨時製造,如果不是擔心過多的殺戮對造成煞氣會給蚩尤魔體極大的補充,他們只會留下和他們一樣擁有智慧的妖獸……

張明看著端坐在祭壇上空的林軒、李馨還有鳳妍三人有些擔心,雖然它們爆炸的地方離幾天很遠,但是林軒現在的狀態還是令人擔憂的,要是收到衝擊的話林軒會不會收到傷害?如果衝擊到林軒的劍道就更糟了……

不過現在也容不得他多想了,由於之前他們大戰的位置距離巨大的城池很近,抬腿就能進去,所以包括張明在內的所有參戰人員全部都推入了巨城裡面,不管怎麼說,這個三千多米的巨大城牆還是給了他們很多安全感的,在城牆上面有個檯子,看起來倒是很像是壺中世界那些個祭壇……

不容張明他們多想,四個妖獸王就跳到了檯子上面,在檯子上面有個巨大的水晶圓球,四個妖獸王瘋狂的將自己本身的神力注入到了水晶圓球上面,其他人有樣學樣,將自身的源氣或者精神力注入到了圓球中……

剎那間一面赤紅色的巨牆依附著城牆迅速形成,直破天際看不到蹤影……這一系列的動作說起來很慢,但是卻在剎那間完成,張明也只是猶豫了一瞬間就投入了城中,如果再猶豫的話,他就要被滾滾而來的衝擊波給震死了……

「轟轟轟轟轟……」五聲劇烈的爆炸聲在遠處接連響起,巨大的轟鳴聲壓過了蚩尤魔體的吼叫聲,也壓過了無數妖獸臨死之前的慘叫聲……彷彿這天地間就只剩下了這劇烈的轟鳴聲,強烈的波動帶起了漫天煙塵,也飛濺起了無數屍骨血肉……

赤紅色的防禦牆在劇烈的抖動著,那這爆炸怎麼也能持續一段時間,在最開始竟然就有種防不住的感覺……周佳鑫他們在不停的輸入自身源氣的時候還擔憂的望著林軒那邊,林軒那邊可是沒有這麼強大的防禦圍牆,只是憑藉李馨和鳳妍兩個能不能守住林軒?

不過很快他們就知道自己想多了……在衝擊波飛快的席捲到祭壇上的時候,祭壇本身升騰起了一陣赤紅色的結界,這個結界怎麼看逗比自己這邊的紅色城牆要靠譜許多,要是沒有裡面那個越來越活躍的蚩尤魔體的話恐怕那個祭壇裡面才應該是這片天地間最安全的地方。

「不好……陣法要破了。」楊晨盯著眼前水晶圓球,在圓球上面已經開始逐漸出現了碎裂,他們輸入的源氣雖然可以修復一部分裂痕,但是從外面城牆上密密麻麻的裂紋就能看出來,如果這強烈的波動還不停止的話,這個巨大的赤紅城牆就要崩塌了。

忽然那四個妖獸王中一個雙眸猛地亮了起來,渾身出現一種強烈的吞噬能量,不過這股能量並沒有針對楊晨、周佳鑫他們,而是去向了城內的龐大妖獸群中,不過片刻,張明明顯感覺到這個妖獸王身上的氣勢大盛,而水晶球上的裂痕也開始修復……

「轟……」忽然不知道為何突然傳來了第六聲劇烈的轟鳴聲……

「不好……竟然還……」一名妖獸王神色大驚,不過還沒等這個妖獸王說完話,劇烈的衝擊力便直接撕碎了紅色的結界,整個城牆也在劇烈的轟鳴聲中轟然崩潰,楊晨、張明等人還沒等說什麼就在劇烈的衝擊中直接飛了出去,無塵輕輕的揮動拂塵,一條潔白的絲帶從無塵的袖中飛出,攜裹著眾人在強烈的衝擊波中快速的竄行,周邊的亂石飛空、血肉橫行,無數城牆內的妖獸現在也開始在衝擊波中大量的死亡,四個妖獸王苦心孤詣的建造了數千年的城牆在這一瞬間轟然倒塌,無數曾經受到他們庇護的妖獸現在也終於完成了它們原本的使命,釋放出了大量的煞氣,隨著混亂的氣流沒入了蚩尤魔體的身體裡面……

「唉……終究是功虧一簣啊,誰能想到它們竟然還藏著一個妖獸王……而且看來這個妖獸王比之前的那些都要強大……這一爆之下,能夠倖存下來的妖獸恐怕也就沒有幾個了。」張明嘆息了一聲,之前的那個爆炸他們都能看出來,這種程度的爆炸恐怕也只有妖獸王的自爆能夠做到了。

雖然他們身處在無塵的寶物之中,不過外面的情況還是能夠看清楚的,城池破碎,無數妖獸死於非命,強烈的煞氣衝天而起沒入到了蚩尤魔體的身體裡面,而此刻蚩尤魔體竟然一反常態的停下了對龍盤陣法的衝擊,但是越是這樣越說明……

「那陣法要破了啊……」無塵端坐在白綢之中,望著巨大的魔體輕輕的嘆息了一聲。

「那個魔體不是停下來了么?」楊晨疑惑道。

「現在的安靜是為了後來的爆發,這東西停下來是在吸收突如其來的龐大煞氣,這麼多煞氣恐怕就算是蚩尤魔體一時間也很難瞬間吸收完畢,畢竟他身體裡面的煞氣已經接近飽和了,恐怕等他動起來的時候,就是陣法破裂的時候。」周佳鑫無奈的說道。

「被你說中了。」趙靜音抬頭說道。

「不會吧,這麼快?」周佳鑫張了張嘴。

「你被困幾千年,好不容易能出來,你著不著急?」張明無奈道。

「咔咔咔咔咔……」就在眾人感嘆的時候,吸收了無盡妖獸死亡所產生的煞氣后的蚩尤魔體無比的強大,忽然猛地一震雙臂,盤繞在其上的金色長龍頓時被撐開了幾段,之前就誕生的裂痕已經越來越大……

「咔咔……」金色的長龍逐漸的掉落,圍繞在園壇周圍的金色屏蔽也逐漸的開始搖晃減弱。

砰地一聲,蚩尤魔體身上爆發出強烈的黑紅色光芒,猛地一震,金色的盤龍剎那間碎成了粉末,而金色的屏障也在盤龍破碎的一瞬間消失不見……

在這一瞬間,林軒猛地睜開了雙眼,眼底綻放出點點金色的光芒…… 「吼!」魔體發出震天怒吼,這一次的怒吼比之前的每一次都要暢快一些,這種終於掙脫了束縛的感覺只有被束縛了數千年之後才會有,至少林軒現在的心情是不太好的,之前那個神奇的境界在魔體的劇烈震動之後隱隱有了要退出的感覺……

不過很神奇的是這種感覺並沒有完全退出,那些神奇的招式仍舊在林軒的腦海裡面徘徊,只是林軒因為從來沒有使用過,所以感覺十分的陌生……這種感覺既熟悉又陌生,彷彿是信手捏來、觸手可及,卻又彷彿根本觸摸不到……

林軒看不到的地方,那柄矗立在林軒隨身空間之中的巨大石劍竟然隱隱的散發出金色的光芒,只是這光芒實在是太微弱了,就算是盯著看也不一定能夠看得出來,只不過仔細感受的話會感受出不同……但是如今能夠感受出來的除了一個一直在空間裡面各處遊玩,儼然成為軒轅空間巡檢的侯庄之外,也就沒有幾個了,不過那個被李馨留在空間裡面的小土撥鼠似乎若有所感的望了望中心的石劍……

林軒感覺到在此時此刻各種奇思妙想充滿心間,不吐不快……既然是不吐不快,那就要去抒發,如果是作家此刻也許會創作出一篇充滿魅力的文字,設計師會設計出一個浸透心血的作品,但是一個劍客在此刻當然是要戰鬥……而此刻眼前正好有一個絕佳的陪練……這麼皮糙肉厚的陪練一般情況還真沒有……

「錚!」一聲劍鳴,金色的劍光通天徹地,一柄通體金黃的長劍橫貫天地,林軒眼底的金色光芒並沒有散去,反而是越來越熾烈,林軒猛地越出,伸手抓出了軒轅劍,劍指蚩尤魔體!

「走!」林軒沖著李馨和鳳妍大喝一聲,執劍沖向了蚩尤魔體。

蚩尤魔體原本暢快的長嘯在軒轅劍出世的一瞬間戛然而止,雖然蚩尤魔體現在早就已經沒有了蚩尤的靈魂,但是身體上面對軒轅劍還是有記憶的,於是在軒轅劍橫空出世的時候,魔體大吼一聲,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了一柄巨大的骨刀,便迎向了軒轅劍!

「林軒!」李馨緊緊地握住了拳頭,在這一刻她還是感覺到了一定的差距,這場戰鬥她還是參與不進去,這讓李馨不禁有些不甘心。

不過現在不是不甘心的時候,如果是面對其他敵人,就算是是物境巔峰李馨也敢衝上去,但是面對蚩尤魔體不一樣,當軒轅劍出竅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明白了,黃帝是留有後手的,而這個後手自然就是軒轅劍的繼承者!至於還有什麼手段也就不是他們能揣測的了,為今之計還是趕緊退出壺中世界才是。

白色的絲綢快速的飛卷過來,他們得趕緊出去才是,在這個戰鬥中無塵也支持不了太長的時間,雖然其他人現在都在出手,幫助驅趕防禦此時狂暴的源氣以及劇烈波動的空間,但是一旦林軒和魔體的戰鬥升級,那麼他們都會有危險。

「走!」無塵大喝一聲,李馨和鳳妍都進入到了絲綢之中,青雲早就在其中準備好了,之前那麼長時間的蓄勢可不是僅僅是為了最開始進入一次那麼簡單,只是一次的話他的能力也不會被無塵那麼看重了……

「喝!」青雲低吼一聲,雙手同時探出,水藍色的光圈猛地擴大,師徒二人早就經歷過很多次配合,在青雲探出水藍色光圈的一瞬間,白色的絲綢攜裹著眾人快速的從光圈通過。

「吼……啊……嗷……吼……」忽然又四聲慘叫聲響起,四個跟著無塵等人一起離開的妖獸王在離開煉妖壺的瞬間轟然爆開,化作漫天血氣向魔體的方向飄去,幸虧楊晨和趙靜音眼疾手快,直接將他們隔開,而小金的極速此時也發揮了作用,一道金色的光影破空而出,金色光影的背上還帶著一個染著些許血紅的白色絲綢……

「當!」在他們衝出去的一瞬間,軒轅劍和蚩尤骨刀猛地碰撞在了一起,劇烈的衝擊瘋狂的擴散開來,壺中世界原本遼闊的原始森林在這一瞬間彷彿割麥子一般傾倒……

「可惜了那些妖獸王,看來九黎族根本從來就沒打算讓他們走出煉妖壺,或許他們的血脈中就存在了詛咒,在他們想要離開煉妖壺的時候便是死亡的時刻。」無塵輕嘆了一口氣。

「我們現在怎麼辦?」楊晨看著飄在前面不斷抖動的煉妖壺滿臉都是不甘心,說好的自己收服煉妖壺然後煉藥呢……怎麼就這麼出來了……都怪那個該死的蚩尤魔體,死了這麼多年了還不讓人消停。

「出去吧……在這裡也沒用。」張明輕嘆一聲,原本想著凈化了那些妖獸,說不定可以讓蚩尤魔體沒辦法掙脫陣法,但是現在看來他們還是太天真了,希望林軒能夠戰勝蚩尤魔體吧。

無塵點了點頭,左手和周佳鑫一起拖著已經昏迷過去的青雲,右手在空中虛點了幾次,幾個字元在空中悄悄隱沒,不多時,一行人的身影在逐漸波動起來,竟是在這半空中緩緩消失了,再次出現的時候,他們已經站在了龍口洞內,也就是他們之前進去的地方……

剛一出來,一眾人都跌坐在了地面上,這麼多天的高強度戰鬥已經讓他們的源氣存量很低了,現在暫時脫離了危險,還是趕緊恢復源氣才是正經。

「唰唰唰!」他們剛剛坐下,龍組的成員就紛紛跳了出來,待看到是周佳鑫、張明他們只會也鬆了一口氣,不過沒有看到林軒的身影還是讓他們一下子緊張了起來。

「林將軍?」

「魔體出世了,林軒在裡面對付魔體,我們在裡面沒有什麼作用了,所以就出來了,現在所有人立刻撤離龍門山,離得越遠越好,這裡不太平了。」周佳鑫一口氣說了一大堆,稍微恢復了一下源氣便站了起來。

「外面的情況怎麼樣了?」趙靜音問道,他們進來之前似乎政府正在緊急的疏散人群,也不知道人群現在疏散的怎麼樣了。

「情況不太好,還有六十三名村民不願意離開,另外還有一個兩名警察沒有離開。」一個龍組的修鍊者說道。

張明的眉頭一皺,雖然林軒是黃帝指引來的,但是林軒能不能擋住蚩尤魔體誰心裡都沒底,還是要做好最壞的打算的:「大家都退出龍門山吧,普通人一起帶走,讓他們不記得走出來就行了,特殊時期也要有特殊的手段。」

原本是龍組的人都面露難色,畢竟一直以來他們都是不會去打擾普通人的生活的,這話要是林軒說得他們也心安理得的接受任務倒是軒轅組的人沒有什麼負擔。

說話間,一股強大的力量逐漸從地底深處涌了出來,緊接著,龍門山開始劇烈的抖動起來,不多時,這個抖動的範圍瘋狂的擴散開來…… 「不好!」張明大吼了一聲,一下子跳了起來,小金也在這一瞬間騰空而起,帶著一眾人直接飛出了龍口洞,雙翅綻開,在狹小的龍口洞中劃出兩道長長的痕迹……張明坐在小金的背上,驚訝的看著那兩道痕迹……

他記得最開始的時候,這個山洞根本無法損壞,這整座山有伏羲陣法籠罩,千年為改變其形態,而如今被小金這麼容易就劃開了痕迹,那麼伏羲陣法恐怕也已經陷入崩潰的邊緣了,原本張明還指望著這個伏羲陣法能夠擋住魔體一段時間,看樣子已經不行了。

沒來得及多想,小金帶著眾人直接飛了出去,至於那些龍組的成員,他們都跟在小金後面,小金也不認識他們……

「轟轟轟轟轟……」一連串的轟鳴聲響了起來,這眾人在小金的背上明顯感覺到整個大山猛地向下一陷,緊接著不便開始劇烈的抖動起來。

「快去龍口村,那裡面還有一些村民……」張明拍了拍小金的肩膀……小金斜著眼瞅了一眼張明依舊在空中盤旋,沒有絲毫想要下去的意思……

「小金恐怕就聽林軒的話,他能把我們都帶出來就很夠意思了……」周佳鑫拍了拍張明的肩膀說道:「現在林軒不在這裡很麻煩,小金恐怕也就林軒能指揮的動,還有龍組的人,他們恐怕也只聽林軒的,林軒在下面對付魔體也不知道怎麼樣了,若是擋不住的話,恐怕我們全都豁出命去也沒辦法阻擋這個魔體,你小子預言的災難還真是災難啊……」

張明白了一眼周佳鑫,看著下面越來越劇烈的震動眉頭皺在了一起,這是要開始地震了么?龍門山處在川蜀這邊的一條地震帶上,本來這裡就很容易造成地震,這麼一鬧的話恐怕很快就會引起大地震了……

「唳!」忽然小金慘叫一聲,直接從半空中開始墜落下去,那些飛上了天空的龍組成員也開始紛紛掉落下來,這一瞬間,地面的震動忽然開始猛烈起來,比之前一瞬間的下陷要猛烈數倍,整個龍門山周邊一下子亂成了一鍋粥,地面忽然傳來了一陣陣吸附的力量,這力量似乎是在針對修鍊者,此刻眾人都感覺到源氣運轉的十分艱難……

剛剛所有飛在天空中的修鍊者包括小金在內全部都感覺到了自身的源氣在那一瞬間停滯了下來,當他們不再飛行的時候才恢復了一點點,而當他們想要再次飛行的時候便立即再次停滯下來,就連鳳妍和小金這樣的神獸也沒辦法在這裡飛行。

「不用試了……」正藉助空中的浮力不斷漂浮的張明對其他人喊道:「這應該是伏羲陣法的禁空領域,伏羲陣法就快要破了,這是它在最後釋放自己的威能……」

之前小金非得還是挺高的,雖然此刻在下落,不過一時半會還掉不下去,而且他們一個兩個都身手不凡,在半空中也能四處借力,延緩下落的時間……只是他們現在完全沒有力量再去營救那些普通人了……

——

龍口村……或許現在已經沒有龍口村了,原本龍口村存在的地方現在已經是一團亂麻,大量的房屋倒塌,田畝崩潰,樹木也都雜亂無章的倒伏著……在天災面前,人類的力量變得如此脆弱,就連強大的修鍊者此刻也只能默默的在空中飄著,而不能有其他的動作。

張明的猜測沒錯,伏羲陣法確實在崩潰,也在釋放著最後的能量,但是不超過天境的力量對他們的束縛力也有限,但是他們現在幾乎無法動彈,其實是在伏羲陣法逐漸崩潰的時候,長時間被伏羲陣法壓制的大地動能在逐漸的復甦……

原本龍門山就處在一條地震帶上,但是這麼多年來,無數次大小地震都被伏羲陣法個強行鎮壓了,說起來人類的力量應該很難壓制天地之力才對,不過伏羲陣法的妙處就在於借力,借用天地的力量來壓制天地的力量……

現在開始的地震不但是因為林軒和蚩尤魔體在山底的大戰,同樣是因為伏羲陣法已經崩潰,一場華夏建國以來幾乎算是最猛烈的地震就要開始了……

修鍊者尚且如此,那些普通人就更不用說了,留下來的幾十個村民現在連後悔都來不及,在地震開始的一瞬間便有十一人被直接砸破了頭顱,很多人直接傻掉了,雖然川蜀隔個數年便會有地震,但是一直以來龍門山這裡受到的破壞很小,普通人不知道這裡面有一個強大的伏羲陣法,多年的習慣也讓他們忘記了如何去躲避……

其實就算是已經撤走的王局長等人也不好受,他們是下午兩點全員撤離的,只有李隊帶著一個警員留了下來,他們剛剛走了大約半個小時的時間,這次地震便拉開了序幕……半個小時並不足以讓他們進入市區,剛開始他們便感覺到了一點點震動,隨著震動逐漸增強,幾輛轉移的車輛都停了下來……也不得不停下來,前去的道路已經被無數碎石所掩埋……

王局長和孫支書立即下車指揮所有人前往空地躲避,倒是讓他們躲過了一劫,在他們所有人全部撤出車輛的時候,恰好一塊巨石從天而降,直接砸在了大巴車上……這一下原本嘈雜的村民一下子全都安靜下來了……

這讓王局長不禁感嘆,你說說,早就聽話哪有這麼多事?天天給老子弄什麼非暴力不合作,人家修鍊者說的話能有錯?一天天的為他們好像是在害他們一樣,一年那麼多錢的補助都喂狗肚子裡面去了……現在好了,不說話了吧,聽話了吧……一大早上就走的話現在估計都到市區了,就算是地震會波及到市區裡面,總比在這山區裡面好吧,市區裡面有完備的醫療設備,有足夠的物資……現在跑到這山溝裡面,只能固守待援了,只是不知道留在龍口村的小李怎麼樣了,那樣的人才要是死在山裡就可惜了……

原本想要留下來和剩下的那個警員何毅一起面對即將到來的未知事物,但是沒想到來的是如此猛烈的地震……這地震說來就來沒有絲毫道理……至少在他們看來是沒有絲毫道理的,之前也沒有絲毫的預告,就是上面說要撤離,也沒說是這麼強烈的地震啊……早說是地震啊,早說就是綁也給這群人都綁走啊……

現在說什麼都沒用了,此刻彷彿全世界都在震動著,李隊和何毅都跑到了村子裡面的空地上,但是未來是生是死……誰也不知道……

「啵……」忽然這天地間響起一聲輕響,緊接著剛剛有些停止跡象的地震再次猛烈起來,而且這次看起來愈加猛烈了……

庇護了龍門山數千年的伏羲陣法,終於徹底破碎了…… 這一天對於華夏來說是個需要永遠銘記的日子,在這一天華夏迎來了建國以來破壞力最大的一次大地震,這次地震或者說早就應該出現了,又或者說在大人物的計算之下特意讓它在這個時間點出現……

不論如今的華夏做了什麼樣的準備,無論林軒等人做了怎樣的努力,這次大地震還是來了,來的如此氣勢洶洶,來的如此不可阻擋,地動山搖、山河破碎、生命是如此的脆弱,即便是強如修鍊者也在此次地震中有了傷亡……

傷亡是出現在地震中心龍門山的那些龍組成員之中的,在那個時候,天威和伏羲陣法同時展露出來了他們的強大力量,張明、楊晨、李馨他們這些物境的修鍊者根本沒有還手的機會,也就是勉強自保罷了,而那些物境二十品之下的修鍊者甚至連自保的資格都沒有,能不能活下來也就是看運氣了……

二十名物境二十品以下的修鍊者在周佳鑫、李馨、楊晨還有無塵他們的全力施救之下也有五個人死亡,剩下的每個人都帶了些傷,最重的已經昏迷不醒了,能不能活下來還是問題……不過龍組的傷亡還是可以接受的,其他一些潛伏在龍門山準備看看龍組有什麼活動或者想要趁機沾點便宜的修鍊者基本上已經死傷殆盡了……

對於這件事情他們也很無奈,誰都沒想到會有這麼猛烈的地震這麼突然就跑出來了,他們更不會知道伏羲陣法的破裂會導致這麼嚴重的後果……現在就連他們這些物境巔峰的修鍊者都受了傷,那麼那些普通人會怎麼樣……想都不敢想……

方圓十萬平方公里內,大地劇烈的搖晃著,江水逆流、城市破碎,大量來不及躲避的人員都被倒塌的建築所掩埋……即使是在萬里之遙也能感應到那大地怒吼的力量……

不幸中的萬幸,因為林軒他們的預警,高層雖然在舉辦著古籍大會,但是依舊時刻在關注著這邊,不然的話讓一個村子舉村遷移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辦到的……

在地震開始的一瞬間,華夏高層就得到了消息,消息自然是張明傳出來的,在林軒和魔體開始大戰之前,大量的物資便時刻準備著開赴川蜀了,而且開戰這一天更是時刻在準備,地震一開始他們就感覺到了,只是因為地震還沒有結束,此時進入實在是太危險,一線指揮官下令不得進入,一般來說,第一波地震持續的時間不會太久,同時無數官兵已經在緊急集結,只要一旦集結結束,不管後面的餘震如何強烈,這些人都會以最快的速度進入災區。

與此同時,鋪天蓋地的新聞已經開始在網路流傳,網監人員此時非常的忙碌,正常的信息傳播自然是止不住的,這件事情根本是不可能是遮擋的,但是有不少趁機傳播不良信息的自然是不能放過的,非常時期總會有些非常手段。

其實最快傳播的還不是網路,而是那些正在直播的主播們,川蜀中也有不少網路主播的存在,特別是那個一直在追蹤著林軒足跡的主播小狼……這貨在看到林軒錄製節目半道跑掉就知道肯定有大新聞了……

不得不說小狼家老闆的能量確實很強,竟然搞到了林軒的去向,而小狼雖然沒有林軒飛的快,但是坐上飛機也差不多在這個時間到了川蜀……於是小狼就這麼悲劇的遇上了這次大地震,也許是命中注定……林軒一去參加個什麼大會總會出事,而小狼也跟著倒霉了第二次了,上一次誤打誤撞的進入了結界之中,後來又有林軒幫忙才活了下來,不知道這次能不能那麼順利了……

地震的時候小狼還是直播了一會兒的,但是不多時,他所在的那個城市網路信號就斷了,於是小狼直播間直接就爆炸了……小狼的直播在中斷之前的影像傳了出來,在網上流傳的越來越廣,而不少身在川蜀的主播也都斷了直播……這讓很多人感覺到了不同尋常……

很快,各大媒體網站便發出了頭條新聞,地震平級初步被評定為7.2級,但是真實的評定還在進一步了解中。

——

燕京。

「情況怎麼樣了?林軒他們有沒有傳回來消息?」這個全華夏最中心的區域中傳來了幾位老人家焦急的詢問聲:「隊伍現在能開進去么?」

「林軒沒有傳回來任何消息,張明手裡也有我們的通訊器,不過他傳回來的而消息非常不好,地震中心的龍門山受到了極大的打擊,他只能穿回來片段的信息……他們還沒有脫離危險。」龍鱗沉聲說道:「不過其他在川蜀別的區域的龍組成員陸續傳來消息,都不太好,傷亡在第一時間就出現了,要有損失慘重的準備。」

「趙省長傳來了消息,他正在組織人員進行全力救助,不過形式不容樂觀……」源源不斷的信息從川蜀傳了回來,匯總到了華夏的心臟。

「這一切都是那群人做的么?」 巨星惡少神偷妻 為首的老人家此刻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不過緊握的拳頭能看出他心中此刻是如何憤怒。

「基本可以確定了,就是曾經在維也納襲擊音樂會現場的方天祤背後的人操作的,張明等人在現場發現了和之前林軒繳獲的一樣的物品,這個物品至使魔體的復活,打破了上古軒轅黃帝設下的封印,引動了這次巨大的地震。」龍鱗雙眸中不斷閃過寒光:「林軒現在正在地下全力阻擊魔體,一旦魔體破土而出,那麼後果不堪設想,即便是這地震都將是他出場的陪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