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這也僅僅只是片刻間的事情,下一刻,那祖龍真身之上陡然亮起一圈光芒,原根無法前進一步的身體,立刻被那hun元錘似輕巧的一揮,直接打破限制,再一次的沖了上去。

而這一次,他面對的是嘉里頓的一根手指頭。

蒼天如鏡,大道高懸

那手指頭屈指一彈,便如同大道橫空,萬物俯首,勢不可擋,就算祖龍真身,也被這一下打飛

此時魔法nv士密斯拉也已經沖了上來。

她直接灑開天,劈頭蓋臉的向著嘉里頓而來。

而這一次的天跟之前不同,格絲線之中,閃爍著隱約的寒光,一就知道,只要一個不慎,就要被這天切割成萬千碎片。

不過嘉里頓夷然不懼,在一根手指頭將龍祖的祖龍真身彈飛的同時,將手一張一握,一隻拳頭,彷彿從天上而來

那不是普通的拳頭,那彷彿將整個世界都容納在了其中,眾流轉,山川河流、huā草樹木、萬物長死亡、文明興起衰落,都彷彿在這拳頭之中,一一呈現。

這是標標準準的天道之拳。

和這一拳戰鬥,就彷彿和整個天地戰鬥一般。

聖人之下,幾乎沒有人能夠有這樣的能力。

至少魔法nv士密斯拉不能。

但是魔法nv士密斯拉害怕嗎?

她一點也不害怕,天鋪散開來,竟然就直接融入了那天道之拳中

沒錯,融入了。

天道之拳是天道,天又何嘗不是?

天道之拳和天,根就沒有衝突,甚至可以互補

所以,可以滅殺一切的天道之拳,面對天,毫無殺傷力。

嘉里頓這一拳威力無窮,無人可擋,唯獨面對掌握天的魔法nv士密斯拉,毫無用處。

為一體,如何相傷?

嘉里頓雙眼閃過亮光

魔法nv士密斯拉果然不凡,這才是他要的戰鬥

他猛然收回拳頭,再一次的打了出去。

但是這一次,卻並不包含任何東西,只有一種——無盡的毀滅,然後在極端的毀滅之中,包含著一線機

這是開天闢地的力量

嘉里頓竟然可以施展出開天闢地的力量

就算是因為旁觀那xiǎo天地開闢而獲得靈感,就算是他得到了天道眷顧,能夠在這個時候施展出開天闢地的力量,那也已經是絕對的驚才絕yàn之輩

要知道,除了鄭拓這樣的異數,開天闢地的力量,就算聖人也難以掌握的,更遑論區區准聖了。

這樣的力量,讓魔法nv士密斯拉如何應付?

這不是天道之拳,天的融入沒有作用。

事實上這是毀滅之拳,就算天道,也在這一拳中被開闢,或者被毀滅。

天也是天道,也在毀滅之列。

這樣的一拳,你魔法nv士密斯拉怎麼辦

魔法nv士密斯拉也是臉sè陡變。

這一拳已經包含了一定的開天闢地,或者也可以是毀天滅地的威力。

這要何等的天道眷顧才能夠掌握這樣的力量啊

要知道這力量發揮到極處,完全可以毀滅天道。

如果不是極端的眷顧,天道根就不會將這種可以毀滅自己的力量賜予給別人。

這一拳打出來,魔法nv士密斯拉的天恢恢也在瑟瑟發抖

因為它知道這會帶來自己的毀滅

所以它在害怕。

沒錯,就算是沒有意識的天恢恢,也在能的害怕

魔法nv士密斯拉知道,自己絕對不能與對方硬碰硬。

體驗未來人生 否則自己的天恢恢絕對會被毀滅。

沒錯,這只是帶有開天闢地之力的一絲影子,並非真正的開天闢地之力,但是她的天恢恢,也並非真正的天啊

所以魔法nv士密斯拉只能退。

瘋狂的後退。

這一拳絕不可以力敵

幸運的是,她並非一個人在戰鬥,她還有龍祖這個暫時的盟友,還有榮光這個暫時的盟友。

這時候正融合將那雷池丟向嘉里頓,嘉里頓剛剛伸手想要收回,雷池就已經爆炸開來。

而同時,龍祖的祖龍真身也是衝上前來,將那hun元錘一揮,竟然就直接將嘉里頓那帶著開天闢地力量的一拳,打散了一半

聖人到底是聖人,hun元錘也不愧是先天靈寶,天地開闢的力量,根就無法損傷到它——至少嘉里頓施展出來的偽開天闢地之力不能。

但這也幸虧龍祖是從側面進攻,才能辦到這一點,如果是從正面的話,卻也根做不到,最多只能暫時的讓這一拳遲緩片刻,而無法將之打散一半。

只因為其力量完全集中在了一個方向,也就是正面的方向,正所為力分則弱,力合則強,將力量集中在一個方向的處是強悍無比,勢不可擋,壞處就是容易被人從側翼的弱點破解。

但是,一半的力量被打散,那也已經是極限了。

剩下還有一半的力量,必須有魔法nv士密斯拉自己來對付。

更可怕的是,她完全不能逃,不能躲,否則氣機感應之下,這力量將會陡然暴漲,到時候她根沒有還手之力就要被徹底的擊殺

應付這一半的力量,她沒有幫手。

龍祖幫她減少了一半的威力,已經非常不錯了,她不能指望龍祖還會幫她抵擋全部的力量。

到底他們只是臨時的盟友,真正的利益之上,還是有衝突的。現在龍祖已經算得上仁至義盡了。

魔法nv士密斯拉別無選擇,只能化出天之身,硬的承受對方這一拳

雖然之前她曾經承受過嘉里頓的一拳而毫髮無傷,並且還藉此機會有所領悟,但是這一次可沒有上一回那樣的事情了。

這一拳下來,偌大的天霎那間就發出裂帛之聲,直接就被撕扯了一xiǎo部分下來

魔法nv士密斯拉頓時臉sè蒼白,「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顯然已經元氣大傷

開天闢地之力,哪怕僅僅只有一點影子,也絕不是魔法nv士密斯拉現在能夠承受的。

只不過剛剛一個照面,魔法nv士密斯拉就受了重創

而更多更強的毀滅xing力量,還在後面幾乎源源不斷的湧來,誓要將那整個天,徹底毀滅。

魔法nv士密斯拉眼無法支撐之際,心中突然靈光一閃

下一刻,整個天縮成一團,化作一大團棉huā一樣的東西,那龐大的破壞xing力量打過來,就如同打在棉huā之上一樣。

更重要的是,這東西跟棉huā一樣輕,直接就被那力量打飛了

這一拳嘉里頓的用勁可是有法的,根就沒打算打飛魔法nv士密斯拉。因為那樣他的力量就會被魔法nv士密斯拉被打飛的過程之中被消耗掉,從而並不能將魔法nv士密斯拉擊殺

然而魔法nv士密斯拉一旦有所領悟,卻也馬上作出了這個局勢,通過力量的巧妙轉換,將對自己內部的破壞之力,轉換為對外部和整體的推力。

起來,還要感謝嘉里頓。

因為正是嘉里頓最開始那一拳讓魔法nv士密斯拉參悟到的天恢恢相位變其中的力量分散轉化之道,讓魔法nv士密斯拉做到了這一點——當然,真正的功臣,還是鄭拓的巧妙引導。但這卻是其他人都不知道的,所有人都以為是嘉里頓nong巧成拙的結果。

更巧合的是,魔法nv士密斯拉被打飛的方向,卻正是魔的核心之處。

尤其尤其巧合的是,當魔法nv士密斯拉飛到那魔核心附近的時候,魔也就正式的轉化成了天

此時魔法nv士密斯拉當然不假思索,一把要將那天核心吞入腹中

此時嘉里頓剛剛講那爆發的雷池鎮壓下來。

其實這並不費他多少的功夫,但怎麼都有一點拖延時間的效果,結果卻讓魔法nv士密斯拉得逞

不,也不對,因為在同一時間,榮光和龍祖,卻是同時對魔法nv士密斯拉出手了

榮光的秩序雙環釋放出強大的吸引力,讓魔法nv士密斯拉無法更靠近天核心,而同時,龍祖$淫蕩小說/class12/1.html的祖龍真身卻是揮動hun元錘,直接一dàng,將那天核心dàng得向外遠離,以至於讓魔法nv士密斯拉想要將那天核心吞入腹中的算計徹底落空。

別忘了還有嘉里頓,他頭頂之上的蒼天之鏡更是直接化出兩道光芒,一道定魔法nv士密斯拉的身體,另外一道,卻是將那天的核心一把纏,向他拖來

這如何可以?

但是榮光龍祖又同時出手,向那天核心爭奪而去。

這一次,卻是龍祖得了先手,hun元錘搶在眾人前面打中了天核心,讓天核心朝他飛去

當然接下來,魔法nv士密斯拉、榮光、嘉里頓也同時出手,將那天核心再一次的打飛。

這一次的方向偏向榮光,那榮光更是用秩序雙環的吸力,讓那天核心向自己飛來。

因為種種巧合,他距離天核心來就不遠,這一下,更是已經近在咫尺

龍祖也嘉里頓也魔法nv士密斯拉也,眼就已經無法阻止榮光一把將天核心吞下去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榮光身後突然一個身影撞了過來 初箏十分漠然的問:「你吃早餐都這麼話多?」

江野:「……」

江野別有深意的看初箏一眼。

也許是他自己想多了……

吃完早餐,初箏帶江野去見抓住的人。

人被蒙著腦袋綁在椅子上,保鏢抱臂站在房間里看著。

「小姐,江先生。」保鏢見人進來,恭敬的叫一聲。

初箏停在門口:「他是你的了。」

江野:「……」

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做什麼黑暗交易呢!

江野走上前,拿下罩著對方的黑布。

是個其貌不揚的男人,就放人堆里都找不出來的那種。

此時人還暈著。

江野回頭看初箏,後者抬了下手,帶著保鏢離開。

江野:「……」

我只是想問,這是昨晚那個人嗎?



江野半個小時后出來。

少年風衣散開,衣領也扯開兩顆扣子,露出精緻的鎖骨。

他手指上沾了血,眸子里還有未散的凌厲。

像剛殺戮之後的幼獸,踩著緩慢的步子,從陰影走進漫漫陽光中。

少年深邃的眸子劃過流金般的光華,他視線落在倚著牆邊的小姑娘身上。

愣愣的看了初箏三秒,隨後唇角微勾,揚起笑容:「盛小姐,我問完了。」

初箏點下頭:「人交給你處置。」

「不過是拿錢辦事,盛小姐處置就好。」少年漫不經心的整理下衣襟:「畢竟……他也讓你受了驚嚇。」

「需要我幫你……」

「盛小姐,我們的關係還沒這麼好。」少年打斷初箏:「我的事,我自己可以解決。」

初箏:「……」

到時候還得我救你啊!!

你別逞能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