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所有人面對這最後一個任務都變得沉默不語,洛奇就眨了眨自己的大眼睛,一臉天真無邪的問到。

「大人,發布這個任務的遺棄之民,你不會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吧?」

見洛奇竟然露出了這麼天真的表情,艾琳就略顯驚訝的看了他一眼。

可是面對艾琳的驚訝,洛奇卻將頭搖的像撥浪鼓似得,他確實不知道這個遺落之地是什麼。 望著艾琳,洛奇眨了眨自己的大眼睛,一臉的迷茫,因為他真的不知道遺棄之民是怎麼回事。

而見他竟然不知道這件事,一旁的蒙特就開了口:

「大人,遺棄之民是我們對依舊在陸地生活的人的總稱。」

權寵嫡女:將后重生 「什麼?」

聽到蒙特這句話,洛奇就驚訝的張大了嘴巴,無比驚訝。

當然這也不能怪他,因為他畢竟是穿越而來的,雖然對於這個世界已經非常了解,但這種了解卻只僅限於他能接觸到事和物,可對於一些自從穿越后就從來沒接觸過的事情,洛奇卻還是知之甚少,遺棄之民這件事就是如此。

一百多年前人們為了躲避惡魔,利用天空城逃往了天空,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情,可當時的情況卻遠沒有這麼簡單。

實際上當人們將第一座天空城造好,並準備大規模遷移天空的時候,有相當一部分是持反對態度的,這一點在溫賽爾留下的遺言中有過提及,與此同時天空城能承載的人員也非常有限,這就導致在遷移到天空的最初階段,有很多人或是主動或是被動的留在了陸地上。

等到了後來,天空城一座座多了起來以後,人們才真正意義上的進行遷移,可就算如此,也還是有相當一部分人甘願留在陸地繼續抵抗惡魔。

而這部分自願留在陸地上的人,就是遺棄之民。

遺棄之民將逃往天空的人稱之為叛徒,認為他們的做法是懦弱的逃跑,是將養育了自己的大地拱手相讓,所以遺棄之民甘寧願在陸地繼續跟惡魔戰鬥,也不願意逃往天空。

這種分歧,讓雙方在天空紀元的初期分成了兩大陣營,彼此之間更是鬧的不可開交,一方說另一方固執,另一方則說一方是懦夫,到最後簡直到了水火不容的程度,徹底斷絕了任何往來。

這種情況一直延續了幾十年之久,直到最近幾十年,尤其是在第一次反攻戰爭打響之後,雙方的關係才有所緩和。

時至今日,雙方的來往已經變得越來越多,就比如說洛奇找到的這最後一個任務,發布這個任務的人就來自於陸地!

「竟然還有這種事情,我還真不知道……」

聽完了蒙特的一番解釋,洛奇才懵懵懂懂的點了點頭,並不由得回想起了溫賽爾留在失落研究所中的魔能影像,現在仔細回想一下,溫賽爾留下的遺言中確實提到過,他說自己並不是唯一一個留在陸地上的人,還有很多人和他一樣選擇留下來繼續抵抗惡魔。

而在知道了陸地還有人生存之後,洛奇就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既然陸地上還有人,並且還在一直抵抗惡魔,那豈不代表陸地並沒有徹底被佔領嗎?

「不,陸地早就被佔領了……」

然而面對他的這個疑問,無論是蒙特還是艾琳,又或者莉莉雅就都搖了搖頭,這一次開口的是莉莉雅,只聽她隨後就說道:「雖然留在陸地上的人們一直在抵抗惡魔,但並沒有成功。」

「在天空城剛剛被發明出來的時候,惡魔大概只佔領了三分之二的陸地,可是到了天空紀元的初期,短短十幾年過去,陸地就徹底失守了,幾乎所有城市都被惡魔摧毀殆盡,留在陸地的人們雖然奮力抵抗,但到了最後也只能東躲西藏,盡量遷移到惡魔出沒不是很頻繁的地方勉強生活。」

「至於現在,陸地上真正還在人們手中控制的城市只剩下了三座,而這三座城市之所以能保留下來,也是由於我們接連發動了兩次反攻戰爭的緣故,否則陸地上連一座城市都不會留下。」

「原來是這樣……」

莉莉雅的這番解釋,讓洛奇深吸了一口氣,因為從她的解釋中不難聽出,留在陸地上的人們生活的並不好,但這也難怪,留在陸地就代表要面對惡魔,每天都要面對那麼可怕的怪物,生活要是好了才叫奇怪呢。

至於莉莉雅提到的反攻戰爭洛奇倒是有些印象,所謂反攻戰爭,指的就是天空上的人們為了奪回大陸,將所有天空城都聯合到一起對陸地發動的大規模反攻戰,戰爭一共進行了兩次,分別被稱為第一次反攻大戰和第二次反攻大戰。

這兩次戰爭的規模之大堪稱史無前例,每一次戰爭都幾乎動員了所有天空城參與到其中,並且戰爭打的也是異常慘烈,士兵的死傷接近一百萬之巨,更是有幾十座天空城在戰爭中被摧毀,其中不乏大型天空城被毀掉。

可就算如此,陸地還是在惡魔手裡,兩次戰爭最後的結果都是以失敗告終。

這些事情教科書里都有,所以洛奇都記得,只是從莉莉雅剛才的一番話來看,兩次反攻戰爭雖然都失敗了,但好像也不是毫無成果,陸地上的三座城市至少因此保留了下來。

而就在洛奇想到這裡的時候,艾琳則是開了口:「不過可不要小看遺棄之民,他們在陸地上生活雖然很艱苦,但卻都非常富有。」

重生之嫡長女 「哦?為什麼?」

聽到這話,洛奇就微微一愣,明顯沒明白。

陸地上的人們很富有?這怎麼可能,他們天天都要冒著被惡魔殺掉的風險生活,怎麼可能富有?

「大人,別忘了陸地上的資源比天空豐富多了。」

見洛奇不明白,艾琳就詳細解釋到:「留在陸地上的人雖然每天都生活在惡魔的陰影下,但由於陸地資源豐富,再加上現在和咱們的關係也緩和了不少,所以雙方經常會有貿易往來,就比如說大人選擇的這個任務。」

「這個任務的目標是協助防守礦場,而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個礦場應該就是屬於遺棄之民的。」

「大人,一座礦場能創造出何等價值就不用我多說了吧?」

艾琳的解釋讓洛奇茅塞頓開,因為確實如她所說,陸地上的人們坐擁著數不盡的資源,而如果將這些資源賣給天空城的話,那不就是財源滾滾么!

而既然話題繞了一圈又繞回到了任務上,洛奇在隨後就問道:「既然如此,你們覺得這個任務接還是不接?」 饒了一大圈,眾人討論的焦點終於又繞回了最開始的話題,那就是到底要不要接這個來自遺棄之民的任務?

在眾人依此給洛奇上了一課後,洛奇反倒更加迷糊了,所以只好看向了莉莉雅等人。

「大人,如果單論收益的話,這個任務可以接。」

這一次最先開口的還是艾琳:「這個任務的傭金就有一萬金幣,戰利品還歸咱們所有,也就是說在戰鬥中被擊殺的惡魔都是咱們的,再加上對方還會支付五百公斤黃鱗礦,這樣一算的話……」

「咱們只要能完成這個任務,至少能賺三到五萬的金幣!」

如此巨大的一筆收益,說實話,不得不讓艾琳感到動心,也正是因為如此她才會覺得這個任務可接,但同樣她在隨後也不忘提醒道:

「只是請大人不要忘了,任務的收益和危險是成正比的,這個任務既然有能如此巨大的收益,那麼其難度也必然很高。」

「恩……」

點了點頭,洛奇就陷入了沉思。

艾琳的提醒讓他很以為然,按照她的計算這個任務的收益確實巨大,可是不要忘了傭兵工會不是慈善機構,絕對不會有天上掉餡餅這種事情的,所以任務的收益越巨大,危險程度也就越大,甚至更大。

「我覺得未必……」

可就在這時候,莉莉雅卻是開口了,並且看她的意思好像並不同意艾琳的說法。

「洛奇,我覺得如果接了這個任務,危險是一定會有的,但難度卻不會比前兩個任務更高。」

「哦?」

莉莉雅的話讓大家都朝她看了過去,洛奇更是感到無比意外。

莉莉雅的性格他再了解不過,也正是因為了解所以才感到意外,因為在洛奇看來這種危險的任務莉莉雅應該極力反對才是正常的啊。

結果莉莉雅隨後就看了他一眼,然後便說道:「你忘了嗎?我曾經跟隨老主人一起去陸地進行過戰鬥,所以曾經和遺棄之民有過聯手的經驗。」

「你們可能忽略一件事情,那就是陸地上生活的人們雖然時時刻刻都要受到惡魔的威脅,但也讓他們變得的驍勇善戰,幾乎每一個人,哪怕是女人都有著極強的實力,否則他們也根本不可能再今天的陸地上生存。」

「而這個任務的目標,是協助遺棄之民一起防守礦場,也就是說咱們並不需要單獨承擔防守的重任,遺棄之民會幫咱們分擔非很多壓力,畢竟礦產是他們的,在這個任務上他們才是最盡心儘力的人。」

「所以我覺得這個任務確實會很危險,但如果要論收益比的話,反倒是三個任務中最高的。」

「你說的也……很有道理……」

聽完這番話的洛奇就忍不住點了點頭,他發現莉莉雅說的確實很有道理,畢竟需要防守的礦產是遺棄之民的,他們一定會比自己還要盡心儘力,而如果遺棄之民的實力真如莉莉雅所說那般強悍,也確實會讓自己這邊的壓力減輕不少。

「大人,我也同意莉莉雅的看法,這個任務咱們可以接。」

在洛奇連連點頭的時候,蒙特在這時也發表了自己的意見。

而如果連他都這麼說,就說明莉莉雅、艾琳、還有蒙特三人都對遺棄之民這個任務表示了肯定。

「好,那咱們就接這個任務!」

這樣一來,洛奇心中也就有底了,只見他沒有任何猶豫,隨後就利用任務接收器聯繫上了傭兵工會,並成功接下了這個任務!

接下任務的過程很簡單,甚至都不需要認證洛奇所說的『傭兵團』規模是否屬實,因為他在和遺棄之民見面以後,對方會向傭兵工會進行確認,如果洛奇撒了謊人家根本不會確認他合格的。

在成功接下了這個任務后,洛奇就得到了一個坐標,他需要在一周以內到達坐標與遺棄之民會面,否則任務就會自動算作失敗。

這對於洛奇來說不算什麼難事,因為天空城本身就是能飛的,所以在隨後他就調整了天空城的飛行方向,直接去了坐標的所在地。

等到這一切都辦妥,大家也就開始了最後的準備,洛奇開始調試自己的空魔戰甲,莉莉雅也在整理著符文裝備,至於蒙特則是前往衛兵隊將這個消息告訴所有人,一切都進行的有條不紊。

不過在這個過程中,艾琳卻是告訴了洛奇一件事情,那就是賈西已經走了。

賈西已經帶著滿腔怒火離開了雷鷹城,只不過他走的那天洛奇正好帶領大家去衛兵隊檢閱了,所以他離開的事情不但沒人知道,並且在一天之後才傳到艾琳的耳朵里,當洛奇知道這件事的時候,賈西早就走掉好幾天了。

「他走的時候說什麼了嗎?」

得知賈西終於走了,洛奇就呵呵一笑的問到。

「我聽負責空港的菲利說,他走的時候罵罵咧咧的一直在罵人,好像沒說什麼有用的話。」

微微翹了翹自己的嘴角,艾琳在提到賈西的時候,就彷彿在說一個笑話似得。

賈西這一次確實成了一個笑話,因為他前前後後在雷鷹城呆了一個半月的時間,卻什麼事情都沒有辦成,不但如此,他帶來的五船糧食還因此糟蹋了不少。

所以當艾琳說賈西走的時候一直在罵人,這話可是一點都不假,實際上賈西何止罵人,他甚至連殺人的衝動都有了!

以他的聰明,怎麼可能不知道自己被洛奇他們當猴一樣耍了一個多月,所以他走的時候不但罵罵咧咧,更是揚言蔚藍商會絕不會對此事不管的!

可惜對於他留下的這種威脅,洛奇卻根本就不在乎,不是說不在乎蔚藍商會,而是不在乎賈西。

蔚藍商會確實是個大商會,這一點毋容置疑,可蔚藍商會難道還會為了此事來攻打雷鷹城么?就為了賈西和五船糧食?

這顯然是不可能的。

實際上洛奇反倒覺得,賈西現在要考慮的事情不是要怎麼報復自己,而是在回去后怎麼跟商會交代,他用了一個半月時間卻沒有談成生意,反倒還損了不少糧食,這個責任和損失肯定算不到雷鷹城頭上,要賈西來承擔。

所以對於洛奇來說賈西走了就走了,自己根本沒時間打理這種事情,他現在要抓緊時間為接下來的任務做好準備,這才是頭等大事! 傭兵工會的這個任務,可以說是洛奇現在最看重的事情,他不允許自己在這件事上有任何差錯,所以在前往雷鷹城飛往坐標地點的過程中,他不但是將自己的空魔戰甲調整好,保證其在戰鬥中不出任何差錯,更是提前將可能遇到的問題都想到了。

至於他們這次要前往的坐標,其實距離雷鷹城所在的位置並不算太遠,任務的要求是七天之內必須到達,可雷鷹城只用了三天時間就已經到達目標的上空了!

「立正!」

雷鷹城的空港內,排列整齊的衛兵們站在洛奇面前,在蒙特的一聲令下全部挺胸抬頭筆直站好。

此時此刻,衛兵們已經知道了任務的事情,他們對此並沒有什麼怨言,因為他們很清楚自己是雷鷹城的衛兵,而雷鷹城是洛奇的,所以洛奇叫他們幹什麼他們就幹什麼,這一點沒人會質疑。

但就算是已經有了心裡準備,在出發的這一刻大家還是忍不住的緊張,以至於這種緊張幾乎寫在了每一個人的臉上。

當然這也屬於正常情況,畢竟這些衛兵從來沒有經歷過什麼戰鬥,所以這個任務也可以說是他們的第一個人任務。

在這種情況下,身為城主的洛奇自然要為大家打打氣了。

只見這時候的洛奇身穿空魔戰甲站在所有人面前,用目光掃過每一個人的臉,將每一個衛兵的表情都盡收眼底,然後他就開了口:

「衛兵們,你們知道這次要去幹什麼嗎?」

「知道!為城主大人完成任務!」

洛奇的話音結束,衛兵們立刻整齊的回答到。

「錯!」

可是洛奇在隨後卻怒喝了一聲,嚇了大家一跳。

「你們不是去完成任務的,你們是去戰鬥的!」

「身為雷鷹城的衛兵,戰鬥是你們的天職,而這一次你們要履行自己的天職,追隨我一同去與惡魔戰鬥!」

用高亢的嗓音說完這番話,洛奇停頓了片刻,等到他用目光環視了一周時,才語氣平緩一些的繼續開了口:

「衛兵們,與惡魔去戰鬥,你們怕嗎?」

「你!你害怕了嗎?」

不等衛兵們開口,洛奇就將目光落在了其中一人身上,直截了當的問到。

「我、我……城主大人,我……」

突然被洛奇點到自己,這個衛兵明顯沒做好準備,半天都沒說出話來。

所以隨後就被洛奇打斷了他的話:「你怕了,我能看出來。」

說完這句話,他就看向了所有人:「你們不用回答我剛才的問題,因為我已經從你們臉上看到的答案,我知道你們現在很緊張,甚至很害怕!」

「但是,這很正常。」

「因為即便是我,在第一次與惡魔戰鬥時也充滿了緊張,也跟你們一樣害怕,如果不是我最忠誠的護衛莉莉雅始終在保護著我,我可能已經死了!」

「所以,我不怪你們……但我要讓你們知道一件事!」

「那就是惡魔並非不可戰勝!你們也根本不需要害怕,你們的戰友就在你們身邊,而我!你們的城主,則會在戰鬥中衝鋒在最前線!」

「我!你們的城主,會在戰鬥中,成為你們最忠誠的護衛!」

「衛兵們,告訴我,你們害怕嗎!」

「不怕!!」

「不怕!!」

「不怕!!!」

在洛奇的一番激勵下,衛兵們頓時變得士氣高昂,齊聲發出了震耳欲聾的吼聲,而在這震耳欲聾的吼聲中,他們臉上的緊張,他們眼神中的害怕,一掃而空!

「所有人登船!準備出發!」

三聲怒吼過後,洛奇就下達了登船的命令,緊跟著在場的所有衛兵就全部登上了早就準備好的浮空船!

而隨著衛兵們全部登上了浮空船,洛奇也在莉莉雅和蒙特的陪同下上了船,然後伴隨他的命令,整整十艘浮空船就全部升空,緩緩飛出了雷鷹城的防禦網,開始朝著陸地而去!

這一次,洛奇可謂傾巢而出,城裡的浮空船全部被他開出來了,二百人的衛兵隊更是被他帶走了足足一百八十人,只留了二十個衛兵在城裡駐守,與此同時他還將莉莉雅和蒙特帶在了身邊,艾琳則留在雷鷹城接應。

為了這次的任務,洛奇可以說是將自己能夠拿出來的本錢全部都拿了出來,而他所為的,就是要將這次任務順利完成!

在這之後,離開了雷鷹城的浮空船一路向下朝著陸地飛去,這個過程中洛奇則是和莉莉雅還有蒙特在船艙中做著最後的討論和準備。

「莉莉雅,這次如果有大規模戰鬥的話,衛兵隊就由你來指揮。」

船艙內,洛奇看了莉莉雅一眼,然後就說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