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流月笑聲停止,眯起危險又慵懶的眸:「船有危險,都聚集到一起。」 但見那湖底,瞬息萬變,波濤洶湧的水源無止盡地拍打著船,緊急的情況下,所有的人都聚集到了一起,紛紛幻化出先天魂器,準備即將開始的未知戰鬥。

只見驚濤拍岸,水聲如河東獅吼一般,船面搖擺晃蕩不停息,風聲呼嘯起來了,如鬼泣的聲音一樣,令人膽寒。

在這極度危險未知的情況下,船上所有人都沒有絲毫驚慌失措,反而是一臉平靜的對待著未知的危險。

在呼嘯的風聲與水聲中,百里流月眯著狹長危險瑰麗的眸,她耳朵稍稍一動,似乎能夠聽到來自湖底一個聲音。

那個聲音,是大陸的傳說,龍。

每錯,那是龍的聲音。

百里流月天生有極具靈敏的聽力,以及嗅覺。她能夠聞出君芷凝身上那微弱的香味,也能夠聽到湖底龍的吟嘯。甚至有能夠吃出人間美味的味覺。

所以,她確信,這片千年冰湖湖底,埋藏著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一片湖,也能引發海嘯嗎?」君芷凝皺了皺眉,

赫連丹沉默了一會,道:「極有可能是朱家乾的。」

「朱家似乎與我們無仇無怨吧?」君芷凝皺了皺眉。

「那個朱司曜,不簡單。」赫連丹眼中閃過一道厲芒。

此話一出,君芷凝不由看了赫連丹一眼,以前,赫連丹無論看什麼人都是好人的。

「是禍躲不過,大家準備戰鬥吧。」澹臺玉瀲淡淡道。

話音一落,瞬間的,湖面便驚起了滔天巨浪!那巨浪直衝雲霄,帶著無可匹敵的氣勢衝刺而來!

只見那巨浪上方,竟然出現了一個水形態的透明女子?!

「是妖!水妖!」朱芙蓉冷靜道。

「妖?」君芷凝不敢置信。

妖是一個神秘又強大的種族,它們近乎於傳說,而大陸上的人也只以為是傳說而已,誰想真的存在!

大陸上對這些傳說,幾乎沒有人了解得有多深,而這些,朱芙蓉是怎麼知道的?赫連丹遲疑的目光看向了她。

朱芙蓉似是知道赫連丹心中所想,冷道:「這一點,我無需跟你解釋。」

赫連丹回過眸,沒說什麼。

那盤旋於天際的水妖凝聚著它水的形態示人,它的眸光瀲灧,以妖的年齡來算,似乎還只是一個未成年的小水妖,修為面對眼前的天之驕女們,完全不堪一擊。

但是,她的湖底,生存著一個龍。

近乎傳說的,一條成年強大的母龍,而且似乎還是龍族皇室的高血統。

有了龍的血統滋養,那水妖自然強大無比,便是百里流月,也會皺一皺眉頭。

水妖水形態的頭微微一側:「你們是誰?怎會觸髮禁制!」

可以看出,這是一個很好說話的妖,從它可以收留母龍便可以看出。

只是,如今的情況讓它不得不對眼前所有人類警惕,甚至心有殺機。

因為它與那龍,已經被人類囚禁於這個幻千山脈多年了,很多很多年了,多到水妖自己都不記得。

「我們一直在游湖,並沒有觸髮禁制。」君芷凝微微皺眉道。 天道主宰認為,能夠威脅他的人或是神,只有上古四神,以及個別非常出眾的洪荒至尊。

所以,他抓走了天子。

封印了盤古一族的強者。

天子執掌冥界,又是洪荒的完美鬼神。

若是將冥界里的力量與洪荒之氣結合在一處,說不定天子能成為第一個到達天道鬼神的人。

雖然這個概率非常的低,連億分之一的幾率都不到。

可不怕萬一,就怕一萬。

所以,將天子困在天道宮,這是最好的結果。

此刻,天道主宰覺得在天道之下,應該培養一位代理者。

光憑他的天道之雷,可無法探查到那麼多想要與天道相爭鋒的人。

因此,上古大神犼,就成了他最佳的代理人選。

上古神,實力遠在至尊之上,但又低於天道鬼神。

正好可以拿來驅使。

可沒想到,犼的脾氣極大,此刻早已經化為了殭屍犼,是所有殭屍的始祖。

它早已經脫離了六道三界之外,天道的法則都對它產生不了影響。

不得已,天道主宰便使用了最原始的馴服手段,那就是用武力鎮壓。

這把龍皇絕天劍,是他能找來鎮壓犼的最佳利器。

若是沒有這把龍皇絕天劍,天道主宰想馴服殭屍犼,難度絕對難以想象。

天子分身因為自己本體的經歷,能猜測出天道主宰這麼做的原因。

他低頭沉思了片刻,最後鼓氣勇氣,將這些事情告訴給林天佑知道。

現在,他能相信的人,只有這個兄弟龍皇鬼神了。

林天佑起初還表情淡漠。

當他聽到天子居然被天道主宰困在天道宮達數萬年之久,以及這個天子只是分身時,他整個人都憤怒了。

龍皇鬼帝是一個極度護短的人。

無論是手下,親人,還是朋友,只要有人敢欺負他們,龍皇鬼帝就一定會為其出頭。

這是他的性格,永遠不變的性格。

「天道主宰,他怎麼敢?他可是天道的維持者,這麼亂來,不怕玷污『天道』二字嗎?」

林天佑聲音冷冽,目光中也有殺意浮現。

「因為他怕我會成為天道鬼神,怕我分了他的天道之力。

兄弟,我知道,你也想成為天道鬼神。

但我要告訴你的是,洪荒宇宙的所有天道之力,只能維持天道主宰以及一名天道鬼神的存在。

此刻沒有天道鬼神在,天道主宰便能凌駕於天道之上。

他站在宇宙大道的最頂端,又怎麼可能允許別人與他共同分享這最頂端的風景呢?」

天子分身面露苦澀,本來他打算吞噬掉十層完美鬼神的龍皇,好讓自己突破到天道鬼神。

可現在,他跟龍皇成了兄弟。

這兄弟之情,比那天道鬼神更有吸引力,他無論如何也做不出去吞噬龍皇的決心了。

他寧願放棄成為天道鬼神,也要維持這來之不易的兄弟之情。

「兄弟,我向你保證,總有一天,我會把你從天道宮救出來。

然後將那個天道主宰揍飛!」

林天佑拍了拍天子的肩膀,無比認真的向他保證。

這一天,不會太遠,當他成為天道鬼神的時候,這一天也就來臨了!

「嗯,我相信你!」

天子分身極為感動,重重的點頭說道。

「現在我要把龍皇絕天劍喚醒。

如果喚不醒,那我也要把她從殭屍犼的身軀里拔出來。

天道主宰想馴服寵物?

我龍皇可不慣著他!」

龍皇鬼帝咧嘴冷笑。

馴服一個上古神當寵物,實力還遠在至尊之上。

這分明就是在藐視至尊。

身為洪荒第一至尊的龍皇鬼神,怎麼可能接受這樣的事情?

林天佑一個縱身,便跳到了殭屍犼的後背。

他看著變成巨劍的龍皇絕天劍,表情無比的複雜。

當年因為他的緣故,讓龍皇絕天劍負氣出走。

結果卻被天道主宰當成僕人一樣奴役。

這麼多年過去,林天佑感覺無比的對不起她。

他神識轉動,在劍身上查看了幾分鐘。

發現龍皇絕天劍里所蘊含的劍意力量似乎比以前又增加了好幾十倍。

如果說,以前龍皇絕天劍靈能與第五至尊相匹敵。

那現在,她至少能與第四至尊一較高下了。

「看來天道主宰施加在絕天劍靈身上的天道之力,雖然限制了她的自由,卻也讓她因禍得福,讓劍靈之力變的更強。」

林天佑輕聲呢喃。

他先嘗試著呼喚了龍皇絕天劍幾聲。

想看看能不能將閉靈狀態下的她喚醒。

但叫了幾聲,卻發現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應。

看來天道主宰的手段可比林天佑想象中厲害多了。

既然喚不醒絕天劍靈,那只有先把劍拔出來,帶回去慢慢喚醒。

他來到劍鋒之處,把手指輕輕放上去,劃開一個細小的口子,而後將自己的魂血擠出,滴在龍皇絕天劍之上。

頓時,龍皇絕天劍那足有百米多長的劍身瞬間縮小了許多。

林天佑見有效果,乾脆坐了下去,認真以自己的魂血,來化開巨大化的龍皇絕天劍。

天子站在殭屍犼的下方,抬頭看著林天佑在那裡施展術法。

這把劍雖然還處在閉靈狀態,可只要到了林天佑的手裡,就能發揮出別人永遠也無法發揮的巨大力量。

此劍在手,想必那個戴面具的自稱魔蛇的傢伙,就不足為懼了吧?

他正想著,忽然感覺到一股極為可怕的勁風襲來。

準確的說,是襲向正在施法拔劍的龍皇鬼帝。

那威力極強,已經超過了准至尊能打出來的力量。

若是打中,憑龍皇鬼帝現在的狀態,恐怕必死無疑!

「林少,小心!」

天子分身沒有多想,直接腳蹬地面,借著反蹬之力,沖了過去。

他不能讓這道攻擊打中龍皇鬼帝。

更不願意看到自己的兄弟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受傷。

他暴喝一聲,雙手用力一握。

咔嚓!

手心裡的鬼氣好像碎裂了一般,而後他手掌一攤,那些破碎的鬼氣便好似賦予了生命,朝著那道勁風追去。

嗖!

破空聲響徹,這鬼氣的速度完全不比勁風差。

頃刻之間,已經追了上去。

砰!

二者相撞,一聲驚雷巨響傳出,頓時勁風的攻勢便被化解。 「我會信你們么?你們人類,最狡猾了。」水妖不屑的嗤笑了一聲。它雖然不通人類世界的人情世故,但也懂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道理,這些人來得太巧合了。

「那你會放我們走么?」赫連丹抬眸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