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確是這麼回事,因為現在秦沫語依舊還是九歲的小孩子的形象,所以宜嬪真的就只能夠弓著腰讓秦沫語扥這耳朵來回蹂躪。

這個時候秦沫語的腦袋之上直接出現了三條線,但是很快的這三條線就消失了,因為這個時候被秦沫語藏在門後面的小皇帝秦力竟然直接行了過來。

這個時候秦沫語急忙沖著花瑾年就是一頓眼色!

這個時候眼睛還沒有完全睜開的小皇帝秦力的腦袋這個時候再一次受到非非常強力的撞擊,這個時候直接就是眼鏡一翻繼續昏迷了過去。

然後花瑾年直接將皇帝拖出房間之中,然後一個隱匿的法術就直接施展了出來,之後就帶著小皇帝秦力向著皇帝的寢宮走了過去。

要知道這個對於還是鍊氣期的花瑾年來說可可是一個非常不簡單的任務,要知道現在整個皇宮之中所有當差的人或多或少都是帶有一些修為的,雖然沒有到達鍊氣期但是直覺還是非常的敏銳的。

於是就這樣走走停停的終於到了皇帝的寢宮之中,這個時候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累的出現了錯覺花瑾年這個時候竟然看到了一根豬尾巴正在皇帝的屏風後面一晃一晃的。

要了要腦袋之後花瑾年繼續看過去的時候這豬尾巴就已經消失不見了,所以花瑾年也沒有放在心上。

殊不知就在這個時候皇帝的床榻之下,一直野豬輕輕地擦去了自己額頭上面的冷汗。

「差一點就被發現了!」這就是野豬現在的心聲。

這個時候花瑾年的事情也完成了,直接將皇帝扔到了床上然後一個除塵術打了出來,小皇帝秦力身上因為來回奔波產生的灰塵以及污垢都已經被清楚乾淨了。

這個時候本身已經準備放鬆的花瑾年突然響了了什麼一拍腦袋直接從自己之前襲擊小皇帝秦力的葯鍋之中剜出來一塊葯泥丟進了小皇帝秦力的嘴裡,這個時候就看見小皇帝身上所有的傷口還有淤青以及腫脹都已經非常快速的消失的不見蹤影了。

這個時候花瑾年也終於鬆了一口氣,然後看著自己的葯鍋出神。

沒錯對於花瑾年來說也是相當的不可思議,剛在在出手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可是使用手刀或者是其他的東西,但是慌亂之中選擇了自己的葯鍋。

而且沒有想到的是竟然這麼順手,難道日後可以選著用藥鍋當自己的近身武器嗎?

光是想象就有足夠刺激的了!

就這樣花瑾年陷入了自己的幻想,甚至就連自己的身邊出現了兩道呼吸都沒有發現。

小皇帝秦力:「為什麼我在這裡?」

花瑾年:「那還用說!當然是被打昏了,然後我給你搬回來的!我去!!你怎麼這麼快就行了!!!!」

小皇帝秦力這個時候也十分狐疑的看著自己眼前的花瑾年。

「那你為什麼還會出現在朕這裡,不是應該回去了么?」

花瑾年也沒有想到這幾下撞擊竟然真的成功的將小皇帝秦力給打斷片了,心裡暗暗的想到自己的葯鍋真的很給力了,然後對著小皇帝秦力非常諂媚的說到。

「姐夫恭喜啊!我姐姐現在都已經有三個月的身孕了!」

史上最強練氣期免費閱讀全文 小皇帝秦力:「身孕?難道是那個時候!!」

花瑾年:「???」

這個回收在秦沫語的鳳棲宮則是另外的一番景象。

秦沫語看著眼前跪下的三個人。

秦沫語:「知不知道犯了什麼錯!」

淑嬪:「回稟娘娘,妹妹不知道。」

要知道現在的淑嬪的心裡也是十分委屈的,不就是說你懷孕了了,又不是什麼假話幹什麼要罰我! 沒有想到的是這個時候秦沫語直接將三個人扶起來了。

輕輕地彈了一口氣之後秦沫語說道:「你們三個啊!我這次就是讓你們張張記性!知不知道我已經有身孕三個月都有餘了,這一次皇上之所以這麼緊張我都是因為我的身孕,你們啊,之所以能夠感覺到我懷孕的氣息,都是因為這一次我昏迷之後氣息凌亂的原因。」

淑嬪:「這不會吧!」

秦沫語:「有什麼不會的你要知道修仙者早就已經非常人所比,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所以以後不要再妄下定論了知道了么?」

嬪妃三人組:「謝皇後娘娘教悔!」

妖孽王爺腹黑妻 秦沫語這個時候心中也是暗暗地喜憂參半,高興的是這三個傢伙竟然這麼好忽悠,憂的則是這三個人畢竟是自的宗派之中的頂樑柱,這麼傻這的沒有什麼問題么?

但是表邊上秦沫語則是裝出了一幅非常不在意的樣子說到。

秦沫語:「好啦好了!對自己人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就好了,但是外出在外一定要注意知道了么!」

順嬪這個時候眼淚汪汪的看著秦沫語說道:「皇後娘娘你對我們真的是太好了!」

秦沫語也裝作非常大度的樣子擺了擺手:「別拍我的馬屁!這該罰的自然是不會少,你們要是不長記性的下回還會更慘的!」

淑嬪嗔怪的說到:「知道了娘娘~!」

但是這個時候身邊不知道為什麼竟然多出了兩道十分凌冽的目光,颳得淑嬪現在後背火辣辣的疼,不用想都是自己這兩個小夥伴恨死自己了!

秦沫語:「行了剩下的自己回到自己宮裡再跪把。還有把自己的儀容整了整理,再怎麼說出了妃嬪之外也是本宮的掌事兒的風風火火的像個什麼樣子!」

這個時候嬪妃三人組這個時候才發現自己的樣子的確有一點點的瘋瘋癲癲的。

臉上喝過酒水產生的紅暈,還有跑過來的時候頭髮上面沾染上的塵土還有樹葉,乍一看的確非常的的狼狽,一點也不想一個嬪妃該有的樣子。

越是三個人這這樣向秦沫語告退之後走在了路上。

順嬪:「啊呀早知道就不喝酒了,不過現在的皇後娘娘不知道為什麼好像比當初多了一點點的煙火氣息呢!」

淑嬪:「是啊!真的沒有想到皇後娘娘竟然會為了保護皇嗣,竟然能夠直接將自己身上懷孕的氣息完全的遮掩住啊!」

宜嬪:「你還說呢,要不是你現在我們也不會變成這個樣子了!」

淑嬪:「妹妹說的是,結界現在就向你賠不是了!」

宜嬪:「叫姐姐!」

淑嬪:「你現在的這個樣子真的好現實啊!!」

順嬪:「就是就是!」

淑嬪:「你看順嬪姐姐都說話了!」

順嬪:「我說的是,你應該叫我們兩個姐姐誒!看家本領都能出錯!」

淑嬪:「感覺我們現在的關係真的很不牢靠啊!」

就這個樣子噴費三人組再一次的走出了秦沫語的鳳棲宮,但是這個時候秦沫語終於如釋重負的松下了一口氣。

要知道這些事情雖然並不是過於複雜,但是所有的地方都要小心,萬一被看出了破綻的話,到時候好麻煩啊!

就這樣第二天花瑾年專門來到了秦沫語的鳳棲宮,然後傳出了皇後娘娘懷孕了的喜訊,當然還有小皇帝秦力的探望以及所有人的賀喜。

秦沫語看著堆積起來的禮物一時之間頭都大了。

因為這些東西對於現在的秦沫語完全是一點作用都沒有,甚至還不如一塊靈石來的實惠。

所以秦沫語直接將這些被大臣東來的禮物發放到了善堂,讓他們看著辦。

這對於善堂來說也是一筆不小的財富,所以當天皇城之中朱門舉辦了加餐。

要知道往日的善堂都是為了一些災民或者是乞丐發放一些事物的機構,這一下子倒是讓整個皇城都陷入到了喜慶的分為之中。

要知道其實一個城市之中最幸福的時候就是這些最清苦的百姓高興的額時候,很快善堂的舉動也惠及到了全國。

要知道這其中當然也有秦沫語後宮之中一些奇人異事的幫助,洗菜讓秦沫語的小小的善舉瞬間就完成了。

這個時候整個皇朝舉國同慶但是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在黑愛的角落之中一拳黑衣人正在密謀著什麼舉動。

就這樣秦沫語的預產期非常快的就到了,沒錯就是一個月之後。

這個時候花瑾年在秦沫語的鳳棲宮之中正在非常頭痛的轉悠這。

秦沫語:「好啦,不要轉了我的頭都痛死了~!」

花瑾年很顯然現在已經忘記了秦沫語的殘暴,直接沖著秦沫語開始了喊叫!

花瑾年:「你的頭都要痛死了啊?現在應該是我的頭都要痛死了才是!你到底給他們吃了什麼東西!現在竟然變成了這個樣子?是肥料么?啊!!!!」、

沒錯的其實現在讓花瑾年十分頭疼的就是他的侄子以及之女,由於秦沫語的術后鮫遺靜靜十分的剋制了,但是還是發育的已經有點超出了之前的計劃。

花瑾年看著自己面前的兩個小傢伙已經有了六歲孩子的樣子,真的十分的頭疼!

花瑾年這個時候就好像是瘋了一樣的接著說道:「都已經是六歲的孩子了說是你還有皇帝四個月之輩生出來的,你是什麼?你當你是巢穴之王么?巢穴之王產卵都沒有你這麼快孵化出來的!」

現在的花瑾年都已經要哭出來了,這不就是事情太棘手了么,待敵怎麼才能忽悠所有人,除非他們都是傻子!

對了傻子!!!!!

花瑾年這個時候突然想到了一個非常關鍵的辭彙。

花瑾年:「我現在就在整個皇朝下藥,讓所有的人都變成傻子,到時候看看還有水會之一我的醫術!沒錯就這麼辦!!」

這個時候在自己的座位上的秦沫語非常害怕的看著自己眼前的花瑾年。

要知道花瑾年現在的這個樣子秦沫語也是第一次看見的! 秦沫語這個時候甚至連自己說還的聲音都已經不知不覺的開始變低了不少。

秦沫語:「那個所有人全部都變傻這個是不是太菜認了!」

花瑾年:「這還不是都怪你,要不是你的話也就不會這麼難以處理這些事情了,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說著說著花瑾年甚至還動起手來,這就不是秦沫語能夠忍受的事情了直接就是一頓胖揍。

甚至還有秦沫語新煉製出來的制式飛劍!

要知道這個其實是為了宗門之中的人準備的,但是因為現在花瑾年實在是有點過分了之後,正海試一試這個飛劍的鋒利程度!

就算捅成了透心涼也會被他自己的葯醫治好的。

很快的花瑾年就在秦沫語非常棒和藹的方式之下,徹底的清醒了過來。

可是現在在花瑾年的臉上,沮喪的神情依舊非常的明顯。

花瑾年:「現在我該怎麼辦么!孩子都已經這麼大了,到時候我怎麼說這是四個月生出來的?這也太鬧著玩了!」

秦沫語這個時候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了一塊絲綢,正在十分精細的擦拭著手中的飛劍。

秦沫語:「到時候直接掙出來一個幻陣不就好了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反正幾天之內章程六歲就好了,是管那裡記得幫忙胡冰一下不就好了!」

花瑾年:「可是陣法什麼的我又不是那麼精通!到時候萬一漏出來什麼馬腳的話不就更麻煩了么?」

花瑾年說到這裡神色好像變得更加的焦急了起來。

秦沫語:「且,不就是陣法么,結界我最拿手的就是陣法!」

秦沫語非常自信的說完了之後花瑾年就看見非常多的蝴蝶開始用現在秦沫語的鳳棲宮之中了。

花瑾年這個時候而非常的不解。

花瑾年:「不是要布置陣法么?這麼多蝴蝶出來到底是做什麼用的?」

秦沫語這個時候非常的驕傲。

秦沫語:「這就是我的拿手絕技靈構陣法!」

花瑾年:「靈構陣法?零購陣法!?靈構陣法!!」

花瑾年:「就是傳說之中的那個利用或者的靈獸或者是修士乃至於凡人都可使使用的靈構陣法?!!!!」

秦沫語很顯然非常享受現在花瑾年的震驚但是嘴上還是非常的「謙虛」的說到。

秦沫語:「哎~!哎哎~!戲有點過了啊!沒有你說的那麼難,就算是修仙界之中也有很多的人都會這種陣法的布置的,就是從來沒有人出現過布置的像我這麼好的人而已!」

花瑾年這個時候在心裡真的有一點點的無奈,這還是真是謙虛,但是為了見證靈構陣法的存在,這點吹噓花瑾年還是能夠忍受的。

很快的所有的蝴蝶的身影都已經開始漸漸地消失,但是這個時候的鳳棲宮卻沒有發生一點點的變化,這倒是讓花瑾年有點大失所望。

難道說歲尾的靈構陣法就是這麼簡單或者說是兒戲而已?

但是很快的花瑾年就忘記了自己的想法,因為現在花瑾年的身後已經不知道出現了多少的花瑾年以及秦沫語。

還有數不清楚的鳳禧宮!

這對於花瑾年來說根本就不足為奇,要知道修仙界之中的幻陣數不勝數,甚至一點都不會算作特殊的技能,只要找到陣眼之後完全可以瓦解掉整個陣法。

但是現在最奇怪的事情就在這裡,要知道之前飛舞出來的所有蝴蝶的修為甚至比嬪妃三人組之中的任何一個人都不如,花瑾年時甚至動動手指頭就能直接碾死。

但是現在在整個陣法之中花瑾年竟然發現不了一點點的痕迹,甚至說隨著時間的推移現在的花瑾年已經開始相信這些所有的環境就是真是的存在。

這才是這個陣法最可怕的地方。

要知道幻陣無論如何都是不真實的存在,但是和現在的花瑾年甚至能夠觸碰到這些環境之中的人,甚至就連呼吸都是無比的真實!

還有就是在花精之中的修仙者一遍只要堅信環境是假的的話,到時候就不會迷失在環境之中,但是只不過不破壞整個陣法或者是解開整個陣法的話是沒有辦法出來的。

但是現在秦沫語施展的陣法最可怕的地方就是在陣法之中的人會慢慢的相信這個陣法是真是存在的。

這才是現在秦沫語的陣法最可怕的地方,這個陣法現在已經慢慢的歪曲了在陣法之中的人的感官。

其實不僅僅是花瑾年理解的這個樣子,這個陣法之中已經不再是秦沫語剛剛開始的時候布置的那種陣法了。

現在的林狗陣法之中已經加入了秦沫語對於規則的理解,這才是這個陣法之中最近可怕的地方。

這個陣法在某一種意義上就是真實的存在,因為規則開始真實的存在。

秦沫語看到了花瑾年震驚的眼神已經知道了自己的陣法起到了效果,所以直接將陣法的效果更改了。

兩個孩子這個時候的身影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至少在其他人的眼中就是這個樣子的,兩個孩子已經吃了秦沫語專門為他們準備的辟穀丹,所以一時半會不需要再吃任何的東西。

所以秦沫語專門在幻境之中給兩個孩子準備了玩耍的地方,只需要自己時不時的陪伴就可以。

剩下的知識需要時間而已,兩個孩子的腦海之中已經出現了鮫人的傳承,還有秦沫語專門準備的世俗界的知識。

這個時候花瑾您知道所有的事情已經不需要自己在過問了,甚至今天秦沫語叫他過阿里的目的都已經十分的額明顯了,其實就是要告知他這些事情,但是這個目的,花瑾年還沒有想透徹。

就在花瑾年還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之中的時候,風氣空之中竟然出現了不速之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