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森想了想,「好。」

兩人再次於圈中對峙,這回她學乖了,從頭到腳打量皮森,小心再小心,遲遲沒有出手。皮森就那麼站在那兒,好像這場決鬥與他無關似的。

她再次出手,而且這次她甚至作了弊,說好不用能量,她卻暗中蓄力,就算對方可以閃避,也要憑能量把他震出圈外。

她再次失算了,她以為自己隱藏得很好,但蓄能量總有點細小的動作,比如聳肩,氣息外放變強等等,早讓皮森瞭然於胸。

「砰!」這回兩人硬撞在一起,她心中一喜,心想這下還不把你撞出去。

不料她只覺身體一震,對方力量居然更強。

她會作弊?皮森就不會嗎?而且他作弊手段更高明,更豐富。

如果說蓄能還有點動作的話,但S級的無敵防禦卻是從心所欲,根本不留痕迹。加上她託大以為自己能量比對方更得多,其實卻不知道對方根本比她高了一級。

她尖叫一聲直接被彈出圈外,皮森瞬間收放,又恢復常態,這下就算山川銘慧也沒看出來。

「怎麼可能?」眾人一片嘩然,所有人都沒看懂她怎麼輸的。只見她一屁股坐在地上,呆了半天才爬起來。

「你……你又使詐!」安吉莉娜呆得可以,居然還沒看出對方比她高明得多,毫無武士精神地叫囂。

「夠了!」溫國侯面色一沉,「你已連敗三次,還不認輸?這就是女武神的作風嗎?」

溫晴晴本來擔心得要死,但現在面泛喜色,雖然她沒看懂皮森怎麼贏的,但這下可讓這幫目中無人的傢伙打臉了。

皮森已經徹底鄙視安吉莉娜,頭也不回去了座位,不再理她。

不光安吉莉娜面如死灰,露絲更是面上無光。

偏偏這時,溫國侯座下一位男士鼓起掌來,他是在場唯一的男賓,雖然是位有身份地位的人,但平日也被女人們的傲慢氣得要命。

一開始他對皮森是不抱希望的,想不到形勢逆轉,心中一喜,便鼓起掌來。

他一鼓掌,溫國侯和溫晴晴也跟著鼓,山川銘慧是大有見識的人物,也鼓起來,頓時廳中掌聲一片。

安吉莉娜在一片掌聲中訕訕退下。

只有露絲沒鼓掌,她臉已氣成豬肝色,暗罵一聲:「沒用的東西。」恨恨離席,安吉莉娜頭也不抬跟著離去,蕾蒂亞茲離去時用不可思議的目光看了皮森一眼。

皮森自遊戲中就對這個人物有好感,對她點頭致意,她還以注目禮后才跟著離去。

溫國侯頗為得意,「現在,還有誰覺得皮森隊長是個廢才嗎?」

「且慢。」山川銘慧站起來,「我也想向皮森隊長討教幾招。」

眾人一片嘩然,山川銘慧也曾入伍,當年就是S級女武神,如今十年沒人見過她出手了,今天她還說過離了軍營從此不動武力,想不到今天為了這個名義上的女婿要破例。

「老規矩,誰出圈誰算輸。」她款款走來,連身上緊束的和服都沒解下,走到圈中向皮森鞠躬行禮以示邀請。

皮森心中忐忑,遊戲中雖然存在山川銘慧這個人物,但只是作為背景人物,只知道是凌子有權有勢的母親,戰力深不可測,連學院三巨頭都非常尊敬她,可從不知她實力幾何。

她的見識比安吉莉娜可高得多了,當然不是想幫露絲出頭,純粹是發現皮森遠超她的想象,有心試探他的底。

皮森心念電轉,不知道這個名不符實的丈母娘到底打什麼主意。

索性直接開口問:「毒牙家長為什麼要為難我一個無名小卒呢?」 那邊那獨眼大漢老羞成怒的一揮手,那些漢子立即蜂擁而上與侍衛們打了起來。

「你們快帶小姐離開,我們攔著他們。」武耀第一個迎向獨眼大漢,他一邊揮舞著手裡的利劍(為了不引人注意,武耀沒有把月光寶劍帶出來),一邊對著周安居和降香艾葉他們吩咐。

降香小聲的說了句,大人也小心,就和艾葉周安居一起拉著雲拂曉往山上沖,希望能夠跑回白雲寺,尋求幫忙。

那邊林志涵被雲拂曉吩咐保護好婉珍和婉珍帶來的丫鬟,他們往另外一邊走,畢竟他們的目標是雲拂曉,婉珍沒有必要留下,婉珍雖然不舍雲拂曉,但是在現在這個時候,她也不敢隨著性子,乖乖的跟在林志涵的身後往外跑去。

降香和艾葉兩人一人跟在一旁,把雲拂曉護在中間,周安居和鍾賢,還有兩名公公殿後。

不過看他們的樣子,說劫持著雲拂曉還差不多,因為是雲拂曉被降香和艾葉一左一右的強行拉著往山上跑,降香和艾葉對於她的「我只是回去看看,絕對不靠近」,採取聽而不見。

沒辦法雲拂曉只能邊跑邊頻頻回頭看看後面的情形,奈何後面還有周安居他們四個,阻攔了不少視線,她也看不了多少,

看著雲拂曉他們往山上跑去,那名獨眼大漢轉身就想追上去,但是卻給武耀攔個正著,在武耀凌厲的劍法攔阻下,他沖了好幾次都沒法衝過去,無奈之下他只得放棄追捕雲拂曉,轉而專心對付武耀,同時他也沒有忘記大聲吩咐站在他身後的幾名漢子:「你們去追殺那女的,完成任務回來,主子重重有賞。」

一聽到有賞,他們幾個對視一眼,都歡歡喜喜的沖了上去。

對付侍衛們他們沒有本事,難道對付幾名手無寸鐵的太監宮女還對付不了嗎?

柿子找軟的掐,他們還是懂的的,看到那幾名僕人慌亂的腳步,還有驚慌失措的神情,他們用腳趾頭想也知道,他們是不懂得武功的,對付幾名不會武功的平常人他們足足有餘。

「嘿嘿,看你們跑哪裡去?來來,小美人快點過來給大爺親一個,哈哈,各位兄弟,難得這麼好的貨色,我們不享用享用,怎麼對得起我們自己,對吧?」沒一會他們已經追上雲拂曉他們,他們躍到雲拂曉他們身前攔住他們,其中一名長相猥瑣的漢子,色迷迷的看著容貌天下無雙的雲拂曉,一邊搓著雙手,一邊猖狂的大聲笑道。

那名穿褐色衣服的男子臉色一沉,面色不悅的看了那名猥瑣男子一眼,好像很不贊同他的做法,但是他卻沒有開聲反對,也沒有附議。

但是另外一名漢子立即點頭附議。

「對對!那穿粉色衣服的丫頭歸我。」

「不錯,那個穿紫色裙子的丫頭歸我,嘿嘿,我喜歡瓜子臉的。」一名穿著藏青色短衣的中年漢子,一臉淫笑的望著站在雲拂曉右邊的艾葉。

艾葉氣的漲紅了小臉,她狠狠的瞪了他們一眼后,轉過頭去不再看他們,但是在她的心裡已經把他們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一遍。

雲拂曉皺了皺眉,臉色微凝,深幽的眸子寒光湛湛,一抹殺氣在眼底掠過,她拍了拍那艾葉的手背安慰,示意她稍安勿躁,她會為她報仇的。

而降香則面不改色的扶著雲拂曉,沒有半點生氣的跡象,沉穩的放眼四看,想尋找逃生之路。

「我呸!你們嘴巴放乾淨一點,狗嘴長不出象牙,卑鄙下流無恥王八蛋……」對於雲拂曉他們的無動於衷,周安居可沒有那麼好的脾氣立即破口大罵。

「死到臨頭還嘴硬,第一個我要殺了你。」那名猥瑣男子老羞成怒的揮著手中大刀向著周安居沖了過來。

周安居一見害怕反射性的縮了一下脖子,但是下一刻想到他要是閃避了,那麼他們就會傷害到娘娘。

不能,就算要了他的性命他也不能閃避躲開的。

好吧,死就死,誰怕誰。

這麼一想他不但沒有躲避,反而閉著眼睛,揮著手裡跑的匆忙情急之下沒有來的及丟開的馬鞭,猛地沖了上去,嘴裡大喝道,「我跟你拼了。」

「周安居小心!」另外一名趕車的鐘賢看到驚呼出聲,他邊叫邊想撲過去搶救周安居,但是另外那幾名大漢可不等他衝過去,已經沖了過來攔住他,並且和他打了起來,而他只得舉起手中板凳阻擋。

原來他們幾個根本沒有想到會有人打劫他們,所以他們的身上根本沒有帶兵器,而他只得拿起身邊的板凳當做武器,這張板凳是給娘娘上下馬車用的,而周安居剛好趕車所以拿著馬鞭,另外兩個太監則拿著抬拜佛貢品用的扁擔,當做武器。

「周安居我命令你快閃!」當雲拂曉看到周安居一副拚命三郎的模樣的時候,她急的大吼。

「周大哥快閃!」艾葉被那景象嚇得再也顧不得禮節,沖著周安居尖叫,她急的眼眶發紅,眼看大刀就要劈在周安居身上,她閉起眼睛,轉過身去,不敢再看,而她含在眼眶裡的淚水,如泉水般往外涌,汩汩的往下淌。

就連沉著穩重的降香也轉過臉去,不忍心看周安居血濺當場。

就在她們以為周安居必死無疑的時候,奇詭的事發生了。

眼看那名大漢的大刀就要劈在周安居的身上的時候,那大刀突然間刀身和刀柄一分為二,斷成兩截。

銀光閃閃的刀身往遠處一株大樹飛了過去,嗖的一聲,直插入樹身,刀身兀自抖著,可見力道之猛,要是劈在周安居身上,周安居肯定小命難保。

「啊,哎喲,哎喲……」一陣痛苦的驚呼聲響起,原來是那名大漢痛苦的叫聲,原來當他信心十足的以為一刀就可以取周安居的性命的時候,他的大刀竟然斷成兩截,這突如其來的事故,讓他整個人驚呆了,他傻愣的舉著刀柄忘記閃躲,直到周安居的馬鞭抽在身上,他才被痛醒痛苦的叫了出來。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最新章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全文閱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txt下載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手機閱讀: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499章詭異)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喜歡《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

手機站: 藍倩心裏滿是激動,吃着吃着,她嘻嘻一笑,一本正經問:「劉黎明,如果沒有藍月的話,或者說,我不是藍月的妹子,你會不會和我在一起啊?」

「吃飯,倩倩你說這叫什麼話,我們現在不是挺好的嗎!」

劉黎明淡淡一笑,婉轉的轉移話題。

「劉黎明,回答我的問題!」

藍倩啪的一下,將手中的筷子拍在桌子上,小嘴翹的大高,不依不饒。

「假如沒有藍月,你會喜歡上我嗎?會接受我的愛嗎?必須回答我的問題,聽見沒有!」

藍倩的話讓劉黎明不知如何回答是好,沒有辦法,他只有笑笑。

「倩倩,你聰明又可愛,我自始至終都喜歡的不得了,如果我不是先和藍月好,我一定會對你窮追不捨,你是我見過,天底下最漂亮,最可愛,最善良的姑娘……」

劉黎明的話讓藍倩激動的一顆心幾乎就要掉出來,她眉目盯着劉黎明遲遲不放,就像被磁鐵吸住了一般。

藍倩的臉頰滾燙滾燙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道:「劉黎明,你說的是真的嗎?不會是在騙我的吧?」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來,我們喝酒!」

劉黎明眯眼一笑,舉起了酒杯。

「乾杯!」

藍倩聽了劉黎明的話心裏跟吃蜜了似的,舉起酒杯開懷暢飲了起來。

「劉黎明,我不求你天天陪着我,只是希望你沒事的時候可以陪陪我,和我說說話,我保證不會幹涉你和藍月的生活!」

藍倩痴痴的看着劉黎明,纖纖玉指輕輕撩撥著那長長的秀髮,身子慢慢的向劉黎明靠近。

「倩倩,可是……」

劉黎明想要說什麼,藍倩把他的話打斷了,她起身摟住劉黎明大的腰桿,另一隻手舉起酒杯。

「別說了,你的心情我明白,以後的事以後再說,來把杯中的酒喝完!」

劉黎明感受到藍倩那火熱的嬌軀和那身前的柔軟,身心不由的蕩漾了起來,他內心很是矛盾,一口氣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看劉黎明把杯中的酒喝完,藍倩又拿起酒瓶,將杯子中的酒,給他倒滿。

「劉黎明你知道嗎,我藍倩並不是水性楊花之人,只是我真的已經愛你,愛的無法自拔!我和藍月的關係很好,什麼都可以忍受,但是愛是自私的,我不可能為了她而放棄愛你……」

藍倩說的讓劉黎明內心很是糾結,看着她那痴情的樣子,劉黎明真怕把這個姑娘傷的太深了,他輕輕的將藍倩抱在了懷裏。

藍倩喝了點酒,臉蛋紅撲撲的,在黑暗的燈光下,性感的薄唇,緋紅的唇膏,在她那櫻桃小嘴上顯得無比的妖艷。

望着懷中軟香如玉,劉黎明的瞳孔中滿是烈火,聞着那蓬鬆秀髮間散發出的幽香,眼睛有點迷離,劉黎明很快便不能自拔。

躺在劉黎明的懷裏,藍倩伸手摸着他那寬廣的胸膛,劉黎明很是享受,不由自主的將她又攬的緊了許多,粗糲的雙手,已經有點不受控制了。

下一刻,他的手便伸進了藍倩的睡裙里,藍倩一聲叮嚀,身子便軟了下來。

她微微揚起了頭,迷人的俏臉像熟透的蘋果似的,雪白的脖頸如玉雕一般,裸露在外的兩根鎖骨性感而又迷人。

劉黎明實在控制不住了,低下頭,霸道的吻住了她的小嘴,藍倩也順勢攀住了他的脖頸。

……、

漫長的夜,一夜迷霧。

劉黎明一直昏昏沉沉,自己到底做了什麼,他都不知道,反正是一夜沒有消停。

早上起來,看到卧室里的一切,他臉上一陣迷茫。

看着懷中熟睡的藍倩,不知怎麼的,劉黎明自己卻有點羞澀,似乎感有點不異樣。

藍倩微微的睜開了眼睛,臉上的紅暈似乎還沒有完全消退,全身的皮膚白里透著紅,水嫩而又柔滑,晶瑩透亮,就像剛出生不久嬰兒的肌膚。

「劉黎明,你愣著幹嘛?」

藍倩看着劉黎明發矇的樣子,笑了笑說道:「幫我穿衣服,好嗎?」

「穿衣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