皺眉追蹤著大荒,沈炎元遲疑片刻,眉心突然升起一抹詫異和擔憂。

「那丫頭也聽說過九霄遺海?不行,我們必須快一點,遺海內雖然存在著禁制克制修士修為,但同樣的,其中也隱藏著上代界主與仙對戰時遺留的殺陣與劍氣,若是不小心觸發了,以她那小身材……」

不敢再說,沈炎元偷偷打量了自己的小外甥一眼,怕他突然丟出一枚瓜來把自己的嘴給炸了。 ?可是非常神聖的東西,更何況自己剛剛才跟青蓮發生了那樣的「不愉快」,青蓮現在就算不恨自己恨得咬牙切齒,但是也絕對不可能答應自己這種「無理」的要求吧?退一萬步說,就算青蓮不介意,自己怎麼好意思開口啊?

「怎麼,很為難嗎?」龍魂看出了顏龍為難的表情,有點揶揄地道:「你不是老誇口自己在『精』靈族『混』得多好多好,地位多高多高嗎?這點小事就難倒你了?」

「這個……」顏龍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

幸好卡爾金娜此時說了句公道話:「龍魂大人,這不是小事呢!生命之泉和生命晶石對『精』靈族來說是神跡,是一種『精』神寄託,是他們並沒有被神拋棄的一種安慰,也許這種想法很可笑,但是,請你們理解!」卡爾金娜說這句話的時候,表情很莊重,很認真,看來她雖然表面上一直表現得很淡漠,但是她心底里對『精』靈族還是非常關心的!

一番話聽得顏龍連連點頭:「對啊,哪像你想的那麼輕鬆啊!龍老頭你就不要強人所難了!」有人遞杆子,顏龍哪裡還有不順桿爬的道理?再說了,卡爾金娜的話也的確很有道理,不管怎麼樣,別人的信仰都是值得尊重的!

「那還真是可惜。我好不容易才研究出來這個辦法,看來是用不上了!」龍魂滿臉遺憾地道。

「什麼辦法?說來聽聽?」顏龍覺得龍魂地遺憾表情不像是裝的,忙問道。

「是一種很高級的辦法,不過跟你說你也聽不懂,反正只要擁有大量的生命晶石,我就可以給自己和卡爾金娜重新凝練『肉』身,而且還能夠幫助小朱雀迅速進化到成年期,到時候你就多了三個強大的幫手。不用再像現在這樣孤軍奮戰了!」龍魂略微有點興奮地道。

「多謝龍魂大人的好意了,我覺得現在這樣『挺』好!」卡爾金娜卻將目光轉向了一邊,一點也不領龍魂的情。

「我也是,只要能跟爸爸在一起,小雀怎麼樣都無所謂啦!」小朱雀一臉的無所謂,坐在顏龍『腿』上地她雙『腿』優哉優哉地晃悠著。典型的年少不知愁滋味。

「你們兩個?真是氣死我老人家了!」龍魂被氣了個半死,自己費了那麼大工夫才想到的辦法居然受到如此冷遇……

反而顏龍對龍魂的方法產生了極大的興趣,追問道:「龍老頭,你說的都是真地?」

龍魂不屑地道:「廢話,我騙你有什麼好處啊?你這個臭小子!」要不是中間還隔著一個小朱雀,他絕對要上去扇顏龍一個後腦勺泄憤……

「原來是因為這個,那倒真是一件好事情啊!」顏龍腦海中出現了一個場景:他和龍魂,卡爾金娜,朱雀,以及大家一起並肩作戰。那還真是非常『棒』的一件事啊!

「沒什麼好的,就算我們重新恢復了『肉』身。還不是一樣無處可去嗎?你們不要忘了,只要有那兩個人的存在。這個世界上就絕對沒有我們存在的可能『性』!絕對!」卡爾金娜雙手抱在『胸』前,彷彿看透了一切世情般地道。

「那就幹掉他們兩個啊!我們大家一起努力!」顏龍殷切地道:「既然他們發現不了這個地方,就說明他們兩個也不是萬能的對不對?」

「我支持你,爸爸!」小朱雀第一個舉手表示贊成。

然而卡爾金娜卻依然不買他的賬,冷冷地注視了顏龍半天後道:「我說小朋友,你還真是天真呢,你以為別人會老老實實地在那裡等著你去對付他們?告訴你,他們其中一個已經來到這裡了。也許正在注視著你的一舉一動呢!」

「啊?!」顏龍『激』動之下差點從凳子上摔下去,幸好小朱雀及時拉了他一把才沒有讓他當場出糗:「我怎麼不知道?!」

「你除了知道耍你的小『性』子和『浪』費時間。還知道些什麼?」龍魂嗤之以鼻地道。

「那你們又是怎麼知道的?」顏龍不服氣地道:「知道了還不早點告訴我?」

龍魂沒好氣地道:「我可不像你那麼優哉,沒有一點警覺『性』,之所以沒有告訴你,那是因為我們也不確定他在哪裡,只是感覺到了他地氣息罷了!」

顏龍的後背一陣發涼:「我怎麼沒感覺到?」

「你地水平還差的遠呢,小朋友!」卡爾金娜不說話則已,一說話就直指顏龍地要害……

「再怎麼說也是我救了你不是嗎?說話幹嘛這麼直接啊?」顏龍憤憤不平地道,雖然他也不得不承認卡爾金娜的話有道理:「我今天來本來就是來特訓的嘛!」

卡爾金娜卻站起身來,冷冷地道:「就你的水平,再練一百年也不夠看呢!」丟下這句話后她就轉身走掉了……

「你!」顏龍氣得快要抓狂了……

「唉,可惜你連我需要的材料都『弄』不來,不然我倒是有辦法讓你的實力突飛猛進呢!」龍魂誇張地嘆了口氣,站起身來也想要走,卻被顏龍叫住了。

「等等,龍老頭,除了生命晶石,用其他東西代替行不行啊?」顏龍滿懷希望地問道。

「好像可以,不過最次也需要***魔獸的魔晶,你有嗎?」龍魂轉過身來道,英俊的臉上滿是老『奸』巨猾地笑容。

「現在是沒有啦,不過你放心吧,我一定可以搞到的!」顏龍非常認真地道:「為了大家,我一定會努力地!」他的熱血又開始沸騰了!

「爸爸,你是為了小雀嗎?」小朱雀在顏龍的懷中揚起了可愛的小臉蛋,天真地問道。

「嗯,算是吧!」顏龍點了點頭,說實在的他對朱雀有一種愧疚的感覺,一直以來他對朱雀的關心實在是太少了,即使他們只是一對關係奇特的名義父『女』罷了……

「哇!爸爸你對小雀太好了,小雀最喜歡爸爸了!」小朱雀興高采烈地在顏龍的臉上親了一口。

「小雀……」顏龍感動地就快掉淚了……

「明白了,你就好好努力吧!」龍魂似乎也受到了感動,點了點頭道:「那個人你暫時不用擔心,他目前好像並沒有惡意!」

「唉?」 放葉星離躺好,給他蓋好毯子,他離開房間,把門鎖好,又安排了一個保鏢守著,大功告成,他心滿意足睡覺去了。

第二天,葉星離迷迷糊糊從床上爬起來。

他坐在床上,眼睛睜開一條縫,迷迷怔怔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

他叫了聲「我靠」,穿鞋下地,飛奔出門外。

跑到客廳,剛好迎面看到顧馳。

他上前揪住顧馳的衣領,「你暗算我!」

顧馳拍拍他的手,「離少,冷靜!我是奉命行事,你要是不滿意,要不去找我們少爺?」

「……」葉星離慫了。

他鬆開顧馳的衣領,朝大門口跑去。

一出大門,他就看到他哥還跪在大門外,只是身體很明顯已經撐不住了,震元跪在他身旁,他半個身子都倚在震元的身上。

昨晚他們剛過來時,他哥的臉是慘白慘白的。

這會兒,他哥的臉通紅,嘴唇倒是泛白,還起了皮,一看就是燒起來了。

他跪倒在他哥對面,伸手試了試他哥額頭的溫度,瞬間急出一身汗:「怎麼這麼燙?」

「沒事……」葉星闌虛弱的搖搖頭,「北北這幾天,也是受的這樣的苦……」

葉星離無話可說了。

他咬了咬牙,轉過身去,「哥,我背你進去吧。」

「不用,」葉星闌好笑的拍拍他的後背,「扶我進去就行,我沒這麼沒用。」

葉星離沒辦法,只能架住他一條胳膊,扶著他往裡走。

想想前幾天的葉星北,再想想今天的他哥,他心疼的厲害,眼圈兒泛紅,吸了吸鼻子,「昨晚我被五哥的人給打暈了。」

「這很好,」葉星闌扯了扯嘴角:「冤有頭債有主,這是五哥的風格。」

葉星離嘟囔:「我們都是親人啊,為什麼非要相愛相殺?相親相愛不好嗎?」

葉星闌安慰他:「等北北消氣了,我們就能相親相愛了。」

葉星離仍舊小聲嘀咕著,只是聲音太小,葉星闌聽不清。

他莞爾笑笑,不知為什麼,忽然覺得自己弟弟特別的可愛。

在葉星離的碎碎念中,兩人走進了葉星北的卧室。

這一路,暢通無阻,沒人阻攔。

葉星闌和葉星離都知道,這肯定是顧君逐安排好的。

卧室里,顧君逐、葉星北和凌越、小樹苗正在吃早飯。

葉星北的傷好的很快,但畢竟傷的重,還需要卧床休息幾天。

小樹苗鬧著不肯在餐廳吃飯,非要和媽媽一起吃。

這不是什麼大事,向來寵兒子的顧五爺,一個不字都沒說,便讓廚房把飯擺在了卧室。

顧君逐弄了一張床桌,橫放在床上,這樣葉星北在床上也可以吃飯。

小樹苗坐在媽媽對面,看看媽媽,吃一口肉,再看看媽媽,再吃口菜。

葉星北忍不住笑著捏他的臉蛋兒,「媽媽的臉能下飯?」

「嗯,」小樹苗點點小腦袋:「看著媽媽的臉,開心,食慾就特別好!媽媽不在,看不到媽媽,小樹就吃不下飯……」

小樹苗摸摸小肚子,露出一個憂傷的表情,「媽媽你知道嗎?這叫相思病!看不到媽媽,小樹苗就會得相思病,茶不思飯不想,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地問著他的手下們。那輛大篷車原本除了拉車的不是馬而是四隻雄健異常的雷刃豹以外,只是一輛以藤條為主要材料的蓬車,但是在心靈手巧的『精』靈族姑娘們的努力下,楞是被搗『弄』出了幾分華貴的味道,可是讓即將離開的前任元帥大人顏龍讚不絕口了一早上了。

「準備好了!!!」第一批隨顏龍出發的是由拖雷帶領的黑犀們和由夜魂帶領的暗『精』靈們,此刻聽到自己的老闆發問,立刻昂首『挺』『胸』地齊聲叫道,似乎也意識到自己的未來將隨著今天的出發而發生變化,他們每個人都感到有點莫名的興奮。

「那咱們就出發!」顏龍滿意地點了點頭,學著以前在電視里看到過的國家領導人閱兵時的派頭,重重地揮了揮手道。

「是!」眾人應了一聲,由十多輛大篷車組成的車隊開始緩緩前進。其實顏龍完全可以把所有人和輜重都裝進水月『洞』天里「打包」帶走的,但是顏龍一來覺得那樣自己太孤單了,二來也想在他們這些「本地導遊」的帶領下好好遊覽一下天龍大陸的風光,反正現在也用不著像當初那樣急著趕路了。

「大哥,你們保重,我們很快就會去找你們的!」胖墩,銀瞳和斷刃跟在顏龍所在的大篷車后,有點依依不捨地跟顏龍道別。

「不著急,你們先慢慢搞定你們的終生大事吧!不過喜酒一定要等我一起喝,不然我可不放過你們哦!」顏龍哈哈笑道。

「一定,不過大哥,你真得這麼急著走?太匆忙了一點吧?『精』靈族裡還專『門』為你準備了慶功宴什麼的,你真的不參加了?」銀瞳問道。

「你們兩個替我參加也是一樣的!」顏龍微微一笑,並沒有放在心上,既然決定了要走,何不走的瀟洒一點呢?「別送我了,都回去吧!」

「元帥大人,您真得不讓我跟您一起走嗎?我是真心希望永遠跟隨元帥大人您的!」斷刃此時滿臉殷切地問道。

「別叫我元帥大人了,從今天起,我顏龍就是顏龍,不是什麼元帥大人,也不是別的什麼,你的心意我領了,但是我已經拐跑了你們的輕歌大人,如果連你都帶走了的話,『精』靈族的戰士們要由誰來領導呢?你們的『女』王大人非恨死我不可,哈哈!行了,都回去吧!」顏龍說到這裡,對著大篷車內的輕歌微微一笑,輕歌也回了他一個甜美的笑容,一切盡在不言中……

「我明白了,元帥大人您保重!」斷刃還是秉承了他一貫古板執拗的風格,執意稱呼顏龍為「元帥大人」,還衝顏龍行了一個端端正正的「顏氏軍禮」。

「你也保重!希望我們以後還有機會並肩作戰!」顏龍也鄭重地沖斷刃還了一個禮。

就在這時,顏龍的車隊兩旁的樹林中出現了數不清的『精』靈,他們眼含熱淚,沖著顏***勁地揮舞著他們的雙手,口中還高喊著:「元帥大人萬歲!」「元帥大人保重!」「一定要回來啊!」……

就這樣,原本打算悄悄離開的顏龍,最終還是在『精』靈們的夾道歡送下踏上了新的征程……..

直到再也聽不到『精』靈們的聲音,顏龍才走進了大篷車的車蓬,表情複雜地坐到了碧『玉』和輕歌的身邊,碧『玉』和輕歌似乎有點了解顏龍此時的複雜心情,所以都只是默默地看著他,並沒有說話。

而大篷車的角落裡還坐著一個特殊的「乘客」,那就是此刻身份已經變成顏龍「『女』奴」的小幽,她從昨天開始就是一臉全世界人都欠她五百萬金幣的表情,此刻更是用一種恨不得吃了對方的眼神死死地瞪著顏龍,如果目光能夠殺人的話,顏龍肯定早已經被她分屍了……

當然,如果她此時不是被顏龍用從龍魂那裡學來的方法禁錮了所有能力,她早就衝上去跟顏龍拚命了。

沉默了半天以後,顏龍突然長長地出了一口氣,微笑著對碧『玉』和輕歌道:「以前我有時候還會覺得很委屈,但是看到剛才那一幕,我突然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碧『玉』和輕歌相視一笑,其實不用顏龍說,她們也早就明白自己的愛人是怎樣一個人了,雖然他總是裝出一副大大咧咧,什麼都不在乎的樣子,有時候還冒點傻氣,但是他卻絕對是一個最重感情的人!

然而此時卻出現了一個不和諧的聲音:「嗤!裝清高,真讓人噁心!」聲音的主人正是坐在角落裡的小幽。

「你憑什麼這麼說?」「你說什麼?!」碧『玉』和輕歌兩『女』一聽這話立刻就急了,當下站起身來就要教訓小幽,輕歌甚至把短劍都『抽』出來了——要知道在她們的心裡,侮辱顏龍比侮辱她們自己還要讓她們難以忍受!

們卻被顏龍攔了下來:「慢著!」

碧『玉』和輕歌有點意外地看著顏龍,心想自己老公不是又犯***病了吧?這個***病當然就是指顏龍對『女』人太過心軟,尤其是像她們和小幽這樣的絕『色』美『女』,當然,青蓮是個絕對的例外……

顏龍看上去似乎一點也不生氣,微笑著對碧『玉』和輕歌道:「不要跟小孩子一般見識啦!」

碧『玉』和輕歌不解地互視了一眼,良久才氣呼呼地坐下了,輕歌將短劍『插』回了劍鞘,兀自狠狠地瞪著一臉得意的小幽——身為『精』靈族上位貴族,公主親衛團團長,長期身居高位的她,雖然不像青蓮那麼目中無人,囂張跋扈,但是除了對少數幾個人比較特殊以外,對其他人她可是一點也不客氣的,更何況眼前這個差點害死她最愛的臭『女』人?

可以這麼說,如果不是顏龍攔住了她的話,她是一點也不介意狠狠教訓小幽一頓的!

相比之下碧『玉』就溫柔多了,然而似乎從來沒有生過氣的仙子此刻似乎也生氣了,就是不知道是在生顏龍的氣,還是在生小幽的氣…….

然而小幽卻一點也不領顏龍的情,還在火上澆油:「嗤,用不著你假好心,我最看不起你這種假惺惺的男人了!」

這下碧『玉』和輕歌還沒來及發怒,顏龍已經開口了:「你再說一次試試!」

顏龍此時的臉上雖然還帶著微笑,但是聲音卻冷得如同萬載不化的寒冰,了解他的碧『玉』和輕歌都知道他此時是真的生氣了,不禁又有點開始為小幽擔心了:顏龍不會一怒之下殺了她吧?當然她們並不是為小幽本身擔心,而是生怕顏龍殺了小幽的話,之前為了暗『精』靈族的努力不就全都白費了嗎?

但是想歸想,她們卻都沒有出聲,因為她們早已經了解了顏龍的脾氣,明白自己什麼時候應該說話,什麼時候不應該說話——不但說了不管用,而且還有可能起反作用…….

小幽雖然也被顏龍冰冷的口氣『弄』得有點心虛,但是她就是那種天生不服輸的『女』人,當下撇嘴道:「我再說十次都可以,你能怎麼樣?你敢殺了我嗎?你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不殺我嗎?不是因為你好心,而是你想籠絡夜魂叔叔,籠絡我們暗『精』靈族,無非也就是想讓我們暗『精』靈族幫你做事而已!你跟格爾泰有什麼分別?我就說了:假清高,噁心,假惺惺……」

然而她馬上就罵不下去了,因為她只見眼前一『花』,隨即一個重重地耳光就落在了她的左臉頰上,打得她整個嬌軀橫飛了起來,狠狠地撞在了大篷車的堅韌的藤條護欄上,又狠狠地彈了回來,被顏龍一把揪住了她的衣領,提了起來…….

小幽任由嘴角的鮮血恣意流淌,一黑一紫的異瞳急速地收縮著,怨毒地瞪著顏龍,一雙縴手握緊了拳頭,尖尖的指甲已經刺破了她掌心嬌嫩的肌膚——這已經是她第三次被顏龍打耳光了,一向心高氣傲的她如何能夠忍受這種奇恥大辱?她的心裡已經歇斯底里了:我一定要殺了他,殺了他,殺了他,殺了他……

顏龍自然看得出小幽怨毒眼神中的含義,不過他可不是被嚇大的,他抓著小幽衣領的右手一用力,把小幽的臉湊到離自己很近的地方,冷笑著道:「你給我聽好了,我答應了夜魂不殺你,但是我並有答應過他不打你!而且你最好記住你的身份,你是我顏龍的『女』奴!你認為我是個上不了檯面的的小人物也好,假惺惺的『混』蛋也好,你都是比我還要低賤的『女』奴!我是你的主人,這兩位美『女』就是你的主母!我這樣說,是不是能讓你稍微端正一下你的態度?」

「呸!什麼『女』奴,我可沒有承認過!你喜歡打就打好了,反正你也就這點本事而已!我告訴你,真有本事的話你就去掉我身上的禁制,我們再光明正大的打一場!」小幽不屑地轉過了俏臉:「你敢嗎?」

顏龍仰天打了個哈哈:「哈,你真當我傻啊?解開你身上的禁制,讓你再搞點事來麻煩我?如果是別人跟我說這話我也許還會考慮,你的話就算了吧!」

「為什麼?」看到自己一向認為頭腦簡單的顏龍居然不上自己的當,小幽有點急了。

「因為你這臭丫頭人品有問題!」顏龍哈哈一笑道:「居然連本族的恩人都想殺,不殺你都已經算你的命好了,你說說你還有什麼資格提要求?」

「你!」小幽這下氣著了,開始奮力掙紮起來,然而此時被禁錮了所有能力的她根本就是一個普通的少『女』,如何能擺脫顏龍如同鐵鉗一般的大手?

這下碧『玉』和輕歌可算是解氣了,一個一個都快笑開『花』了…… 九霄……

遺海?

嘴裡咀嚼著這四個字,沈雪舟的雙眼深處,陡然爆發出湛湛神芒!

沒錯!

九霄遺海上鎮魔紅城!

那極有可能是小小真正的家!

小看了樗里晨光那個神棍子,一定是他,給小小指點的方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