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上去這是最佳穩妥的辦法,以他們黃家的實力,趁機建立起一個中品勢力都不是什麼難事。

但如此一來,他們就真的沒有退路了,要麼能存活下去,要麼就是舉族皆滅。

大恆究竟會怎麼對待他們?沒人知道。

但看現在大恆那般氣吞天下如虎的氣勢,就可以看出其根本就是把整個大炎當成了囊中之物。

根本不怕、也不會讓別人吃下一點好處。

三種道路,條條都有巨大的隱患,實在讓人難以抉擇。

「其他幾家那裡如何?」停頓了一下,黃九潮語氣加重了兩分。

「據消息傳來,除了張家與皇室來往密切,其他兩家都很是安靜。」黃光明沉聲道。

大炎五大家族,皇室蕭家、黃家、吳家、張家、楊家。

其中,張家最為忠於皇室,蕭岩峰在時也最為信任他,如此情況下,與皇室來往密切不出乎意料。

吳家、楊家情況實力都與黃家差不多,此時此刻,應該也都是在抉擇。

「再等等吧。」又沉默了幾息,黃九潮幽幽嘆了一聲。

幾乎同時,皇室蕭家、張家、吳家、楊家,都在進行頗為激烈的議論抉擇。

凝重到極點的氣氛下,時間又過去了兩天。

大炎皇宮正殿。

「各位,不管如何、我大炎此時還沒有滅亡,現在想投降者,也不知那恆國會不會真正的看得上你?」

「不錯,三心二意貪生怕死者,何以有未來?」

「誓死與大炎共存亡!」

「好,張將軍、成將軍,現在命你二人帶軍迎戰恆國白起、岳飛,務必將他們趕出我大炎。」

「末將領命。」

…………

…………

在白起岳飛帶領大軍踏上大炎領土的第二天夜晚,大炎終於集結出了一支有力量的軍隊,帶著皇室與張家最強的力量,出征了!

這支軍隊人數多達六千萬,最低也是第三境強者。

第七境強者八位,武七位、文一位。

領軍者更是大炎四位擁有七級軍魂中的兩位。

如此大軍浩浩蕩蕩的出發,也稍稍鎮壓住了大炎此時的慌亂,和四周勢力不懷好意的目光。

同時,大炎朝廷也沒有閑著,如今大炎玉璽和封神榜皆在恆國手中,他們正在忙碌著,要將大炎氣運之力重新奪回他們的手中。

不過這也不是簡單的,需要百官文武聯合,祭天禱告,需要不短的時間。

可惜……

就在準備好的前一天,也是大炎出征的第六天。

噩耗傳來,大炎兩大將軍,擁有七級軍魂的張偉峰、成倫,被白起岳飛斬殺與戰場之上。

六千萬大軍一敗塗地,八位第七境強者,五死三降。

大炎大敗!

敗的令人心驚,也將大炎徹底敗了進去。

大炎朝廷失聲了,大炎五大家族失聲了,周圍勢力也都失聲了!

短暫的失聲后,大炎以及周圍勢力盡皆瘋狂沸騰。

亂了!

徹底亂了!

大炎從上到下都知道,大炎要真的完了!

官員驚慌,各種思想皆有,想逃跑的、想死戰的、想投降的,數不勝數。

民間也是亂的,沒了大炎朝廷的強力鎮壓,各種燒殺擄掠快速冒起。

周圍不少勢力雖然有些驚懼恆國,但面對這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他們還是不由伸出了自己的爪牙,想從大炎身上吃得一塊肥肉。

反正大炎地盤這麼大,吃下一點,大恆也不會在意。

就算在意,面對這麼多的勢力一起出手,也應該沒辦法。

大炎亂了,而白起岳飛率領的大軍,依舊的不緊不慢,有條不絮的佔領一座座城池。

大恆官員跟在大軍之後,穩定城池。

一切盡顯從容不迫。

似乎根本沒有看到大炎此時的混亂,和周圍勢力要分一杯羹的做法。

大炎黃家。

「還真是無匹的自信啊!」黃九潮微微苦笑道。

「父親的意思是……?」黃光明皺眉。

「大恆這是要讓所有人全部跳出來,再一網打盡,不愧是霸道的恆皇!」黃九潮嘆息道。

「那我們……!」

「我們黃家是時候做出抉擇了,跟對方商量吧!」

「是。」

……

吳家。

「走,我們吳家定會闖出一片新的天地。」

「是。」

……

楊家。

「真是好一個楊家廢材!老夫走眼了、走眼了啊!」

「請家主下令。」

「罷了,一切你自己做主吧,從今以後,你就是楊家家主。」

「多謝大伯!」

……

皇宮。

「董恆,你狼心狗肺,你等著,就算我蕭氏完了,也定不會讓你好過。」

……

「好狠的董恆!這是根本就不在乎百姓的死活,將一切推倒重來。」

「不止如此,董恆此人向來野心甚大,無法無天,恐怕他的目光還不止一個大炎啊!」

……

白起岳飛出征第三十五天,越來越多的投降者、越來越無敵的氣勢下。

兩路大軍終於來到了大炎皇城天炎城。

大軍數量不減反增,達到了八千萬之多,第七境強者也增多了五位。

此時的天炎城,早已經蕭瑟下去,寬闊的大街上一人都沒有,只有那一個個驚慌的士卒。

當然,暗地裡無數目光皆是驚恐的看著城外、那密密麻麻遮天蔽日的無敵軍隊。

「白將軍,還請稍等片刻,這大陣不時便可不攻自破。」

兩大軍團合起來的營帳中,岳飛慎重的看著白起說道。

心中卻是暗暗皺眉,他與白起可謂是一直都有些惺惺相惜的關係,但這次出征,他突然發現,對方所造成的殺戮越來越大了。

對方身上那股死寂之意,也是越發令人心顫。

………… 他明白,對方變強了!

而且似乎就與那殺戮有關,他不是想要阻止對方變強,而是本能的不喜這般無必要殺戮。

不管從他本心,還是從大恆的利益上來說,都是如此。

此時他如此說,還是在隱隱提醒著對方。

不僅因為他自己的不喜,還有來自大恆一些官員方面的不喜麻煩。

這是註定的。

白起有些淡漠的目光看了一眼岳飛,誰也不知他究竟在想些什麼,頓了頓,點了下頭:「好。」

下方,兩大軍團眾將領默默聽著,神色皆是亢奮,原因很簡單,大炎、馬上就要正式被他們覆滅了,他們自然高興。

天炎城中,到處都是一片沉默。

沉默中,蘊含著極大的恐慌,哪怕這些天,大炎朝廷勉強從董恆手中奪去了天炎城大陣的控制權,和氣運之力。

但陣法再強,也根本束縛不住人心,氣運之力也消散了百分之九十左右,已經起不了什麼大作用。

大炎皇宮。

「大殿下、二殿下,白起岳飛大軍已經團團包圍住天炎城,而且沒有勸降和強攻。」

「他們要做什麼?等著我們自己投降嗎?妄想。」

「哈哈哈,告訴他們,休想我們投降。」

「大殿下、二殿下不好了,黃家、楊家為首,他們打開了大陣,放白岳大軍進城了!」

·····

·····

只是等了不到區區一炷香時間,天炎城大陣打開了。

大炎五大家族之一的黃家家主、大炎一品公爵黃九潮。

大炎五大家族之一的原楊家家主、大炎一品公爵楊通。

以這兩人為首,數百家族、滿朝大半官員一起打開了天炎城大陣,恭迎白岳大軍入城。

大軍進城,一邊安撫四方,一邊立刻進攻皇宮。

沒有多久,雄霸天領域南方的大炎皇朝、正式宣告滅亡。

天炎城,白起、岳飛一邊加緊掌握天炎城,一邊派兵收復天炎城附近的城池。

忙的不可開交,甚至比之前還要忙。

因為他們很清楚,這一切,對於大恆來說,卻仍只是一個開始,他們的目標,從來都不是一個註定滅亡的大炎。

他們那位已經突破到第七境的皇上,要一舉壓服整個天靈域南方,成就霸業之基。

第二天,他們兩位就繼續領兵收復大炎剩下的城池,如今大炎一千多座神城,大恆只佔了四百多座,還有一大半都沒有佔領。

同時,到達天炎城主持大局的,是大恆丞相、龍慶為首的大恆官員。

他們的到來,很快就讓一切僅僅有條,以天炎城為中心,管理四方。

第三天,重新建立的一座中心大殿之中,龍慶正與黃九潮、楊通等大批官員商議。

「丞相,那吳家聽說已經逃亡北方,下官願意率人前往追殺。」黃九潮神色忠心耿耿地說道,絲毫不在乎他曾經與對方同朝為官。

當然,原本大炎五大家族,除了皇室蕭家,其他幾家本就關係不好。

如今蕭家被一網打盡押向無疆皇城,等候董恆的發落。

張家隨蕭家一同力戰,已經滿門皆滅。

吳家逃跑,黃家和吳家投降,身份不一樣,自然也就不同了。

楊通也立刻請命,他們兩家的力量、大部分都已經跟隨大軍出發,但大勢之下追殺吳家還是有把握的。

龍慶也不以為意,溫和的笑道:「兩位大人不必著急,那吳家妄想反抗我大恆,卻是定逃不出的。」

黃九潮、楊通包括在場還有不少投降的人,心中都是一驚。

靈魂契約:惡魔的復仇天使 龍慶也不隱瞞,這時、也沒必要隱瞞了。

「蓮大人以及鄭公公親自率人到達了大炎北方邊境,任何人都絕對逃不走。」龍慶仍是習慣性的一臉的溫和微笑。

但話,卻是讓在場大部分人、包括原本大恆之人都是渾身一冷。 先婚後愛:首席總裁契約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