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她那梨花帶淚的樣子,葉銘忽然心中升起一絲漣漪。忍不住的低下,四目相對,葉銘緩緩地吻了上去。

冷紫溪的吻很青澀,那豐滿的嘴唇被葉銘溫柔的親吻著。拿丁香小舌,被葉銘輕輕地挑逗著……

酒水,激吻,這些化作了兩性最烈的催情葯。葉銘的雙手在她後背上來回的滑動,幾乎手幾乎是下意識的舉動一樣,朝着冷紫溪敏感部位撫摸過去……

正在葉銘差點就要得手的時候,冷紫溪卻忽然退後了一步,開口說道「阿銘……我……還沒住沒準備好。」

說完冷紫溪落荒而逃,對於她而言今天實在是太刺激了。

本來還有點搖搖欲睡的葉銘這時候也是無比的精神起來了。

欲_火雖然被挑逗起來了,但隨着冷紫溪倉惶離去,也瞬間就消失了。

他明白,著確實發展的有點太快了,水到渠成才是最快樂的。

這一晚上,無論是葉銘還是冷紫溪幾乎都是沒合眼,兩個初次戀愛的人,心裏對未來都有個美好的期待和盤算。

諾雅悄悄的觀察了兩個人半天。酒壯慫人膽這種餿主意,除了她能想出來絕對找不到第二個人了。

第二天眾人醒了過來,繼續開始趕路。

葉銘和冷紫溪很默契的沒有解釋兩個人的關係改變。畢竟哪怕她們自己都覺得有點太突然了。還是那句話,秀恩愛死的快。

雖然是如此,葉銘也漸漸地和唐玉拉開了一點距離。

他不是那種傳說中的海王,對待愛情他還是希望:願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的那種。

他心裏也確實喜歡唐玉,但有些東西不是喜歡就一定會得到的。 小心!

我心裏驚呼了一聲,立馬看向萬峰。

可萬峰卻老老實實站在那不躲,任憑杯子砸過來。好在杯子並沒砸中他的頭,而是從他頭頂飛過去,砸到牆上摔碎。

但杯子從他頭頂飛過的時候,一些水還是灑到了他的頭髮上,在玻璃杯碎裂時,水也順着他的頭頂滑落下來。

萬峰卻依然一動不動,語氣淡漠地道,「看您還能有力氣說氣話,說明是沒什麼事了。」

「你這個不孝孫做錯事,還和我這麼個態度,真的是想氣死我……咳咳……哎呀……」施暴者萬老爺子,反被他氣得捂住胸口,痛苦地跌到床上呼吸不暢。

我見狀,心嘆不好,連忙推著治療車準備開溜……

「爺爺,你沒事吧?」萬峰這才緊張起來,躬身問萬老爺子情況。可萬老爺子只一個勁喊痛,並不回應他。

萬峰急了,猛然回過頭朝快要溜出門的我吼道,「你還不快來給我爺爺看看!」

我被他喊住,吃了一驚,心裏也咯噔了一下。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復他。

「你傻了?」沒有得到我的回應,萬峰再次不耐煩地朝我吼道。

我這才回過神,強逼着自己冷靜下來,然後轉過身,低着頭,連忙裝模做樣地去給萬老爺子做檢查。

結果,我剛走過去,萬老爺子就推開了我,「走開,我好著呢!」

「爺爺,您別任性,讓護士給您看看……」

「我說我好著呢!」哪知萬老爺子不等萬峰擔憂的話說完,就鬆開捂在胸口的手,坐起身,比他聲音還大的吼道。

這一聲中氣十足的吼聲,不但把萬峰給怔住了,也把我給怔住了。

聲音這麼大,一聽就知道萬老爺子是真的沒事。估計剛才都是他故意裝病嚇唬萬峰。

我見狀,抓准機會,壓着嗓子,強變着聲音道,「這位家屬,其實剛才你來之前,我給你們家老先生做過簡單的檢查了。他身體沒什麼大礙,只是血壓有點高,不過這兩天最好讓他情緒不要波動太大。」

聽到我這話,本緊擰眉頭的萬峰這才鬆開眉頭,只淡淡瞥了我一眼,就把我當空氣了。而是對萬老爺子勸道,「爺爺,你別和我置氣了。傷害小川的那個蠢貨,我肯定不會放過,而且他現在已經被我……」

盛輝被他怎麼了?

或許是因為我這個外人在場,萬峰話只說了一半。

雖然只說了一半,萬老爺子也來了精神,立馬坐起身,「你說顧家那個上門女婿已經被你怎麼了?」

萬峰微微朝我這邊避諱的看過來。

萬老爺子這才不再追問,而是冷冷上揚唇角,滿是老齡斑的胖臉上,露出一抹陰險惡毒的笑容來。

反觀萬峰,他卻依舊面無表情,但眼鏡下的長眼則微不可聞地閃出寒光來。

這樣的祖孫倆,看得我後背發寒,心中滿是不安。

盛輝和他們見面談判,會全身而退嗎?我不敢往深處想……

「護士小姐,你還有事?」萬峰突然問我。

我嚇了一跳,回過神,忙朝他搖搖頭,「哦,我沒事了,我只是想問你們有沒有事了?」

萬峰聽到我這話,眉毛微挑,朝我仔細打量了一眼,最後目光在我腳上停留了幾秒鐘,眼神頓時一凌。

我見他眼神不對,連忙低頭看向自己的腳,發現我忘了換鞋,穿的還是來時穿的高跟鞋……

他不會看出什麼來了吧?

「沒什麼事,那我先出去了。」我見快要露陷,連忙推著治療車就往外走。

結果,我剛巧將車推出一半,就看到顧悅和剛才那兩個壯漢往這邊走來。

我連忙低下頭,讓長劉海擋住臉,強撐淡定地推著車,快速地走出病房,並在顧悅看過來的時候轉過身,背對着她推車向前走去。

「站住。」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顧悅的聲音頓時在我背後傳來。

完了,果然還是堂姐眼毒,一下就被她認出來了!

可既然被認出來了,我也沒必要裝下去,我決定和他們攤牌。

拿定主意后,我抬頭挺胸,傲然的轉過身,就和顧悅四目相對了。

顧悅一看到我的眼睛,果然眯了眯眼,閃過精光。顯然是認出我來了。

「怎麼了?」就在我和顧悅四目相對的時候,萬峰突然從病房裏走了出來,目光順着顧悅的目光落在了我身上。

我見狀,也不打算再躲了,這會雙手捏拳,豁出去的朝顧悅道,「顧悅,你……」

「林護士,你是不是走錯地方了?我爺爺在最後那間病房,我麻煩你做事認真點。」顧悅不等我話說完,就猛地打斷了我的話。並說出這樣一句話來。

我聞言,吃了一驚。她這是在替我打掩護嗎?

「你認識她?」萬峰聞言,目光銳利的看向顧悅。

顧悅便撥弄了一下長發,朝萬峰笑得風情萬種,「對於這種做事不認真,只想着利用職業之便,攀龍附鳳的人來說,我寧願不認識……讓她給我爺爺檢查一下,她倒好,跑到了萬老爺子這邊來了。」

話末,還不屑的白了我一眼。

雖然顧悅這話有羞辱我的意思,但是,卻打消了萬峰的懷疑,對我收回了銳利的目光。

「顧小姐,是你想多了吧!我一切都是按照規章制度來的。現在給這病房的萬老先生量完血壓,就要去給那邊病房的顧老先生檢查了。」我故意假裝生氣的反駁了顧悅一句,然後,推著治療車就轉過身往走廊盡頭的那間病房走去。

見狀,顧悅鼻哼了一聲,算是對我的回應。然後就抱着萬峰的胳膊,發嗲道,「萬總,您真是孝順,這麼晚還過來探望萬老先生。」

經她這一轉移注意力,萬峰果然就從我身上收回目光,而是不耐煩地從她胳膊里抽出胳膊,「那還不是拜你妹夫所賜。」

「那窩囊廢又怎麼了?」顧悅說這話時,下意識地掃了我一眼。

我這會不敢多呆,已經推著治療車走開了。

背後倒是傳來萬峰一聲冷哼,以及他走向病房的腳步聲。隨後,顧悅那高跟鞋踩地跟進去的聲音也響了起來。

我等聽不到這聲音了,才敢回頭朝那邊看了眼,發現,萬峰和顧悅都已經進入了萬老爺子的病房,門口只站着那四個壯漢保鏢。

這真是大好的機會!

我見狀,連忙加快腳步走到最後一間病房。

果不其然,一推開門,就看到我爺爺捂住胸口,坐在病床邊咳嗽。

我二話沒說,推著車就進去了。

「爺爺!」 「對,就是你父親。你父親當年覺醒武魂的時候只有我和你爺爺在場,所以在木家,沒有人知道你父親其實覺醒的是變異武魂。」木忠是木老侯爺的心腹,所以很多木易家的事情,他最清楚。

「變異武魂!」

木易當然知道變異武魂,而且在斗羅大陸很多世家都有意無意想培養變異武魂。

木忠說道:「你父親的變異武魂並不是外放武魂,而是一種本體武魂,是一種和身體融合在一起的武魂。」

「哦,和身體融合在一起。」

木易很是吃驚,他當初只看過斗一,據說斗二中出現一個很強大的宗門,這個宗門好像就是一些擁有本體武魂的魂師。

「對,就是和身體融合為一,你和你父親的武魂是一樣,這種武魂能夠讓擁有者受傷后快速恢復。只要不死,一個人就算受到在重的傷,也能夠恢復過來,所以老侯爺把這種武魂命名為『不死武魂』。」

「不死武魂。」木易一下子對自己的這個武魂來了興趣。

如果自己的這個武魂真的這麼厲害,那自己等於多了一條命。無論前世的修真者還是今世的魂師,要走的都是一條殺戮之路,而殺戮就少不了受傷。如果自己的這個武魂真的這麼厲害,那對自己大有好處。

「可惜這種武魂雖然厲害,但是既不能像獸武魂那樣增加戰鬥力又不能像器武魂那樣輔助武者修鍊,和廢武魂一樣沒有任何用。當初你父親正是因為這種武魂,才一時想不開,離開了木家。」木忠將自己知道的說了出來。

「原來如此。」木易恍然,不過眼中卻閃著興奮之色。

這麼強大的武魂,恐怕只有在斗羅大陸才會被人嫌棄為廢武魂。

暴殄天物,真正是暴殄天物啊!

木易興奮不已,別人認為的廢武魂,在他眼裏卻是極品武魂。

「忠爺爺,那你知道我爺爺的下落嗎?」平復下心中的激動,木易又問道。

他對爺爺失蹤的事情總感覺有蹊蹺,想調查清楚,希望從木忠口中知道一些事情。

「這個我也不知道,當初老侯爺無緣無故失蹤,我也查過,但是一點線索都沒有。」木忠搖頭嘆息道。

老侯爺做人太好,而這一脈人丁單薄,到了木易老爹這一輩更是一脈單傳了,所以在木家別看木易一脈是主脈,但是在木家是最沒有存在感的一脈。

所以當初老侯爺失蹤后,木家上上下下竟然找都沒有找,也就他看不下去找了一下。

「好了,小侯爺,你遠道而來。走,先去吃飯,等吃完飯,我在安排你入學的事情。」木忠笑了笑,不去提前這些不開心的事情。

「好吧!」木易笑道。

雖然沒有打探到爺爺的消息,但是第三武魂的出現,讓木易得到一個意外之喜。

第三武魂對於現在的斗羅大陸是一個廢武魂,但是木易知道第三武魂的強大。

這種第三武魂,在斗羅大陸一種是廢武魂,但是在斗二之中,可是一種不屬於任何武魂的強大武魂。甚至在斗二之中,還有一個體武魂的強大宗門。

當然就算在斗一之中沒有體武魂宗門,木易也無所謂,他是修真者,知道這種體武魂有多麼強大。

……

與此同時,大師已經回到了諾丁城初級魂師學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