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張瑤的反應,趙長天搖了搖頭。

顯然,張瑤應該是抗爭過的,但在家人都支持李子華的情況下,她的抗爭卻是徒勞的。

那麼,自己應該怎麼幫助眼前的這個可憐女人?以趙長天的性格,既然決定要做一件事,就必須要把它做好。

也就是說,既然他已經決定幫助張瑤擺脫李子華,就一定要做到。

憑心而論,趙長天決定幫助張瑤解決她和李子華的婚約,不僅僅是因為對張瑤的那份歉疚,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要報復李子華。這也是趙長天在接到張瑤電話之後,馬上就趕過來的原因之一。

幫助張瑤的同時、報復李子華,趙長天很有興緻做這樣的事情。

在來時的路上,趙長天仔細權衡過,應該使用什麼辦法解決這個難題,想來想去,他只想了三個解決辦法。

第一個方法,是說服張瑤的家人,這個辦法實施起來難度很大。

第二個方法,是迫使李子華主動放棄與張瑤的婚約,這個辦法實施起來同樣有難度。而且,趙長天也不太想使用這個辦法。理由很簡單,這樣做不能對李子華的心靈造成最嚴重的打擊。

第三個方法,就是帶張瑤離開明陽,也就是所謂的逃婚,這個辦法是最簡單的,但以張瑤的性格卻很難接受。因此,這個辦法,基本可以排除在外。

因此,趙長天最終還是決定嘗試使用第一個辦法,說服張瑤的家人解除婚約。

「張瑤,你聽著,我現在問你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根據你的回答,我才能決定是否會幫你。」

看著張瑤可憐的樣子,趙長天狠了狠心,語氣很鄭重的問道。

被趙長天的語氣所感染,張瑤暫時壓下了心頭的傷感,抬起頭望著趙長天。那淚眼婆娑的樣子,讓人望之生憐。

「張瑤,為了解除你和李子華的婚約,你能否暫時聽從我的任何安排?」趙長天的語氣很嚴肅。

「聽你的任何安排?」張瑤下意識的重複了一遍。

「是的,聽我的任何安排,否則,我幫不了你。」趙長天肯定的確認道。

張瑤沉默了片刻,弱弱的問道:「你能先說說是什麼安排嗎?」

眼前的這個男人,她只是見過幾次而已,可現在,他竟然說出,自己必須聽從他的任何安排,張瑤一時間真是難以決斷。

「萬一他要是提出什麼非分的要求呢?」張瑤的腦子裡很自然的泛起了這個念頭。

「不能,除非你先答應。」趙長天斷然說道。

「我需要你對我完全的信任!」看著張瑤為難的表情,趙長天解釋了一句。

「你別想著敷衍我,醜話說到前頭,如果你現在答應下來,卻又在中途反悔,那我會隨時停止對你的幫助,抽身離去。」趙長天又補充道。

張瑤能清晰的感受到,趙長天語氣中的不容置疑。

該怎麼辦?我可以信任他嗎?

張瑤只覺得自己的心很亂,想著幾年來與趙長天見過的那幾次面,想著從郭小雅那裡了解到的關於趙長天的點點滴滴,張瑤不停的在問自己,眼前的這個男人,自己可以信任嗎?

再想到,如果這個男人不幫助自己,那自己真的就是走投無路,只能服從命運的安排嫁給李子華,自己未來的人生或許再也看不到光明。

隨著各種思緒的紛至沓來,看著趙長天清澈的目光,張瑤的心中逐漸有了一個清晰的念頭,「就當是給自己最後一次改變命運的機會吧!」

「趙長天,我答應你。」

有些艱難的說出了這幾個字,張瑤忽然覺得自己輕鬆了很多,就彷彿一直承受的巨大壓力都轉給了眼前的這個男人。

「很好,張瑤,你做了一個明智的選擇。」趙長天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微笑。

「鄭重提醒你,從現在開始,直到你與李子華解除婚約,你要聽從我的一切安排。」

「我的第一個安排,請你放下所有的心事,和我一起愉快的共進午餐。」趙長天指著桌上豐盛的飯菜說道。

望著眼前這個霸道的男人,張瑤輕輕的點了點頭。

或許是情緒放鬆的緣故,張瑤覺得自己真的有些餓了。事實上,最近這幾天,她一直沒有好好吃過一頓飯。

一個小時之後,一頓愉快的午餐結束。

趙長天和張瑤並肩走出酒店大門,張瑤白皙的俏臉微微有些泛紅。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在趙長天的要求下,平素不怎麼喝酒的張瑤不得不勉為其難的喝了兩杯啤酒。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交流,張瑤已經不再像開始時那麼拘謹、羞澀。

「哥,我們現在要去哪裡?」張瑤小聲的問道。

在趙長天的強勢要求下,張瑤不得不改變了對趙長天的稱呼。

「去中街購物,晚上我要去你家裡,怎麼也不能空著手吧。」

一邊向著停車場走去,趙長天隨口回答道。

「什麼?你晚上要去我家裡?」

張瑤驚呼出聲,難以置信的望著趙長天。

「你說的是真的嗎?」張瑤急切的問道。

趙長天的回答,太讓張瑤驚訝了。

要知道,她還從來沒和家裡人提過趙長天。 第六百二十六章我是你的男朋友

在張瑤看來,即使趙長天要去自己家,說服家人,那也應該是在她與家人打過招呼、進行必要的鋪墊之後。

「當然是真的。」

在張瑤的心潮起伏中,趙長天肯定的確認道。

「可我還沒和家裡人說過呢,今天就去,太冒失了。到時候,我擔心家裡人不會給你好臉色。」

張瑤連連搖頭,對趙長天的決定表示反對。

「張瑤,你忘了嗎?你可是答應過我,聽我的任何安排的。」趙長天有些不快的說道。

「趙長天,你別…」張瑤有些急了,正要解釋。

「恩?」趙長天重重的哼了一聲,不客氣的打斷了張瑤。

張瑤微張著嘴,幾秒鐘之後才反映過來,自己的稱呼出了問題。

「哥!」

無奈的在心理嘆了口氣,張瑤連忙改變了稱呼。只是,在喚出『哥』之前,她彷彿做賊似的四下里打量了一番,而且聲音壓得很低,那樣子就彷彿生怕遇到某個熟人一般。

看著張瑤顯得很可愛的動作,趙長天嘴角微翹,心情為之大好。

重生以來,趙長天的大部分時間都用於事業,像前世那種偶爾欺負、調戲一下漂亮女人的美好時光,已經很少感受了。

今天,借著幫助對方的理由,能調戲、欺負一下張瑤這樣檔次很高的美女,趙長天的心情很是愜意。

「哥,我爸最近處境不好,導致我家裡的氣氛也很差,如果你就這麼冒失的上門,肯定得不到好臉色。

能不能等兩天?我在家裡找機會跟我爸、媽說說,提前打個招呼。到時你再登門,估計情況會好一些的。」張瑤小心翼翼的說道。

閱歷明顯有限的張瑤,還以為趙長天真的生她的氣了,小心翼翼的解釋道。

「用不著,別墨跡了,今天去你家的事情已經定下來了,你還是想想怎麼向你家人介紹我吧。」

趙長天的語氣很霸道,完全是一副不容張瑤反駁的架勢。

張瑤皺了皺眉頭,美麗的臉上寫滿了不忿,但想著還要依靠趙長天幫助自己,最終,她搖了搖頭,有些無奈的說道:「還能怎麼介紹,就說你是我外地的大學同學,這兩天到明陽出差,順便到我家裡做客。」

「不能說你是本地的同學,否則,容易出破綻的。」張瑤補充了一句。

話間,兩個人已經走到車旁。

對張瑤的答覆,趙長天沒有馬上做出回應,而是先拉開車門,讓張瑤坐上了副駕駛的位置。

趙長天的這個動作,倒是讓張瑤從這個霸道的傢伙身上體會到了一些紳士的感覺。

隨後,趙長天上車坐在了駕駛的座位上。

吃出個星辰大海 「聽好了,張瑤,在你與李子華解除婚約之前,我都是你的男朋友,到你家裡,你也要這樣介紹。」

在車子啟動的瞬間,趙長天硬邦邦的交代道。

還沒等張瑤做出反應,趙長天繼續說道:「不能把我說成是你的同學,傻妞,你聽說過畢業剛兩個月的學生能坐上縣委書記的位置嗎?」

伴隨著這句話,車子緩緩的向著馬路上駕去。

張瑤扁著嘴,目光忿然的望著趙長天。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有人說她是傻妞。可偏偏她還沒法反駁,確實,這傢伙說得很有道理,自己的大學同學不可能會成為縣委書記,甚至數年內,都不太可能。

「你可以跟你家裡人說,你是通過大學同學認識我的,已經交往一段時間了。」趙長天繼續諄諄善誘的教導著。

不知道為什麼,張瑤對趙長天提出來的冒充她男朋友的想法,並不是很反感。只是對他那副彷彿大人教導兒童的口吻有些不滿。

「我爸、媽要是聽到,我背著他們交了一個男朋友,肯定會收拾我的。到時候,連你也會被他們冷待的。」張瑤的聲音中有些憂慮。

「放心,我已經做好了與你爸、媽鬥爭的準備。」趙長天底氣很足的說道。

這個時候,車子已經駛上馬路,向著中街的方向開去。

「我想我知道你打算怎麼幫我了。」張瑤注視著車窗外來往的車輛,幽幽的說道。

隨著張瑤的這句話,車廂內陷入了安靜。

在張瑤想來,趙長天是打算堂而皇之的以自己男朋友的身份,說服父母接受他,放棄與李家的婚約。

對此,張瑤並不樂觀。

如果單純的比較趙長天和李子華這兩個男人的自身條件,無疑,趙長天要比李子華優秀得多,兩個人甚至不是一個層次上的。

可是,李子華的家境卻不是趙長天可以比擬的,李家在明陽這種大都市都算得上是豪門家族。而據張瑤所知,趙長天只是農村家庭出身。

即便是這樣,如果按照常理,在自己的終身大事上,爸、媽也應該會傾向於趙長天,因為,以趙長天的年紀所取得的成就實在是出類拔淬,還有著更加遠大的前程。選這樣一個優秀的年輕人為女婿,估計應該是大多數父母的心愿。

但是,自家的情況卻決定了,爸、媽或許會很欣賞趙長天,卻不會因為他解決與李家的婚約。因為,與李家的婚約關係到父親、哥哥兩個人的前程。

而趙長天畢竟是農村出身,即使依靠自己的本事能在錦市建立一些社會關係,但終究還是沒什麼可能幫到父、兄。

心理這樣想著,張瑤的眼中忽然湧出了淚水,儘管趙長天只是冒充的男朋友,但卻讓張瑤意識到,「原來,我的愛情,我的人生幸福,只是一個用來交易的籌碼而已。」

「張瑤,你和你爸、媽性格上都有什麼特點,在具體說說他們在婚約上的立場。」

在張瑤的情緒陷入傷感的狀態中時,趙長天的聲音募然響起。

抽了一下鼻子,張瑤強打起精神,向趙長天介紹起了家人的情況。

按張瑤的說法,她父親張家彬的性格非常古板,而且非常嚴厲,從小到大,對她和哥哥都很嚴格,甚至,作為女兒的張瑤,也被父親打過幾次。

張家彬是傳統的一個大男子主義者,同許多他這個年齡段的人一樣,多少有些重男輕女,雖然對女兒張瑤也很疼愛,但相比與對兒字的重視,還是要差上一些。

張瑤的母親劉蓉,是官宦家庭出身,父親曾經做過省組織部副部長。估計是受到家庭環境熏陶的原因,劉蓉的性格很要強,對丈夫和兒子的前程看得很重。但相比於張家彬的重男輕女,劉蓉對兒子和女兒基本是一視同仁。

在張瑤和李子華的婚事上,張家斌是最堅定的支持者。劉蓉則是處於左右為難的境地,一方面,面臨的女兒多次哭訴,作為母親的劉蓉,實在是於心不忍。另一方面,女兒的婚事卻關係到了丈夫和兒子的前程,劉蓉只能狠下心來。

「我媽和我說過,除非能說服爸爸,否則,她肯定不會支持我和李子華解除婚約。」

到母親,張瑤轉述了她在這件事上的立場。

可在家裡,張瑤最怕的就是爸爸。

或許是因為童年時被打過的緣故,每一次爸爸發火的時候,張瑤都會心驚膽戰……

隨著張瑤的講述,十幾分鐘之後,兩個人抵達中街東端,停好車之後,兩個人沿著步行街向裡面走去。

經過這一段時間的調整,在趙長天有意的引導下,張瑤的情緒逐漸變得好了起來。

今天不是周末,中街上的人流並不密集。

逛了半個多小時,買了近二千塊錢的禮品,兩個人結束了這次購物之旅。

雖然只是半個多小時,但張瑤卻是比較深刻的體會到了趙長天的另一面,這個男人很大方。買東西跟本不看價簽兒,全憑喜好。

張瑤曾跟與李子華多次一起逛街,兩相比較,張瑤發現,李子華這個大家族出身的公子哥,還沒有趙長天這個農村出身的傢伙大方。

不過,趙長天也有令張瑤感覺不滿的地方,這傢伙太霸道了,他要買什麼東西,基本不徵求自己的意見。

有時,自己出於好意,打算讓他省點錢,他也會置若罔聞、一笑了之。

把買好的東西放在車裡之後,看著時間還早,在趙長天的提議下,兩個人進了一家咖啡廳,打算待上一些時間再去張瑤家。

選了一個靠內的雅座坐下,兩個人一邊喝著咖啡,一邊輕鬆的聊著天。大部分時間,都是張瑤在說,趙長天偶爾的發問。

最近這些日子,趙長天的工作、生活節奏一直很緊張,今天,有著張瑤這樣一個善解人意的美女陪伴,趙長天只覺得身心都得到了放鬆。

臨近五點的時候,兩個人離開了咖啡廳。

經過兩個小時的交流,兩個原本就有些『故事』的年輕人,不知不覺,彼此之間的關係發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

行駛在通往張瑤家所在小區的馬路上,張瑤的情緒難免有些緊張起來。想著在不久之後,就會與趙長天一起到達家裡,不知會給家裡帶去怎樣的衝擊? 第六百二十七章沒有退路

張家所在的景陽小區,與常委大院兒相鄰,是明陽知名的高幹小區,在這裡居住的,基本都是正廳級的幹部。//–//(–全文字)

由於明陽是副省級城市,所以身為副市長的張家彬,是實打實的正廳級幹部。

景陽小區東側幾百米遠的地方,就是明陽的常委大院兒,居住著明陽的十三位市委常委,周大林就是居住在那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