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緩緩落入手心的留影珠,莫天仇仍然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甚至擔心李逸晨耍詐還專門用精神力把手中的留影珠檢查了一遍,事實上李逸晨剛才的一言一行也的確已經刻印了下來。

只不過……這……莫天仇此時感覺似乎不知如何再接下去了!

自己拿著留影珠去找三大勢力?就算留影珠能說明這一切都是李逸晨故意陷害三大勢力,但天行宮和銀月谷還好,惡人寨那批人可沒有那麼講道理,到時進了惡人寨還能不能出來都是兩說之數。

雖然這樣最終的結果肯定能令三大勢力同時對李逸晨動手,但他們同樣要承擔一定的未知風險。

莫天仇沒想到李逸晨居然敢冒如此之大不違,而自己那番慷慨激昂之言又剛說不久。

「大長老,他的話是代表他個人還是代表仙劍宮?」不過莫天仇很快意識到,自己此行的目的乃是找仙劍宮的麻煩,不過他們也知道各家雖然聲勢浩大,但真正和仙劍宮硬拼起來估計也占不到太多好處,但若是能借三大勢力之手,那麼縱然可能要承擔一些風險,但肯定也比與仙劍宮直接硬拼要好上許多。

「我剛才已經說過了,李逸晨是我仙劍宮首席弟子,他的話能代表我們仙劍宮!」看著身邊那些眉頭緊皺的長老們,大長老連忙搶先開口說道。

雖然當初在般若絕地,仙劍宮的人被李逸晨解除隔絕之後便沒再見過三大勢力之人,雖然大長老不知道李逸晨為什麼要這樣做,為什麼敢這樣做!

但事實是這一年以來,三大勢力並沒有用莫天仇這個理由來找過仙劍宮的麻煩!

而按道理來講,三大勢力比起莫天仇他們這夥人更有理由,更有實力來仙劍宮找麻煩,事實上大長老剛離開般若絕地之時也為此擔心過很長一段時間。

但今天李逸晨的表現令大長老意識到,李逸晨估計是與三大勢力達成某種協議,而如今仙劍宮最需要的便是時間,哪怕李逸晨與三大勢力沒有協議,但借著這個緩兵之計脫上一些時間,只要三祖醒來,所有問題還不是迎刃而解?

畢竟如今的三祖可是服下了混元金果,到時就算三大勢力的三位祖宗同時駕臨,估計也未必是三祖的對手!

賭!對於如今的仙劍宮來說,如此利益大於風險的賭局,大長老沒有拒絕的理由!

「好,有你這話我們就夠了,需要如此,那我們就去找三大勢力給個說法!」話說到這個份上,莫天仇知道他們之前準備的說辭已經用不上了,當然更重要的是能借三大勢力之手來對付仙劍宮,他們又何必自己動手來承擔風險呢?

其他同行之人似乎也想到這一點,於是一個個皆在跟著莫天仇走了出去。

「胡鬧!李逸晨胡鬧也就罷了,大長老你怎麼也跟著他胡鬧起來了!」莫天仇等人剛一離開,二長老卻當即怒喝起來。

剛才有外人在場,他自然不願意讓別要看到仙劍宮的不團結,但此刻他卻無論如何也忍不住了。

不僅是二長老,此刻就連其他在場的一眾長老看著大長老和李逸晨的眼神也充滿著責備之色…… .,最快更新不滅狂尊最新章節!

李逸晨雖然般若絕地表現非凡,但為了保護李逸晨,三祖專門下了封口令。

畢竟如今整個仙劍宮也只有曾經作為天老闆的三祖知道李逸晨就是天運劍主的身份!

雖然在般若絕地中李逸晨表現的一切並沒有半點關係,但若是太多巧合被有心人串在一起,自然也會引起其他人的懷疑。

所以三祖禁令,李逸晨在般若絕地中的一切,任何人不得對外界提起半個字,哪怕是宮主也不能。

至於其他勢力之人,三祖相信李逸晨背負著天運神劍能從青雲大陸走到聖域,再從聖域走到天域,肯定有他自己的手段,他自然懂得如何去保護自己。

所以長老會除了大長老之外,其他長老根本不知道李逸晨在般若絕地的表現,在他們看來李逸晨只不過就是一個天賦還行的弟子而已,雖然李逸晨的確化解了仙劍宮眼前的危機,但是這點小聰明卻會給仙劍宮帶來更大的危險。

畢竟三大勢力可不是流雲宗這些小勢力所能比擬,他們一旦出動,如今的仙劍宮可真的未必承受的起。

當然如果是三大勢力聯手討伐的話,那仙劍宮就更加沒有半點希望了。

「說說你的想法吧!」被李逸晨這麼一折騰,雖然心中有所猜測,但大長老還是想聽聽李逸晨的計劃。

「沒什麼想法,只不過在般若絕地的時候,和他們三大勢力有了幾分交情,他們應該不會因為這件事來為難仙劍宮的!」李逸晨聳了聳肩說道。

「你和三大勢力有交情?」二長老更加急了起來,雖然他一直都比較支持大長老,尤其是如今三長老被三祖帶在身邊修鍊,整個仙劍宮長老會更是只有大長老一個聲音,但此時聽到李逸晨這番話的時候,還是忍不住跳腳道,「你不會認為憑著你認識幾個三大勢力的弟子就能改變三大勢力的態度吧?」

「算了,事已至此,多說無益,我們多加註意一下三大勢力的動向就可以了,畢竟我們現在的確需要時間,李逸晨的辦法雖然不一定是最好的,但的確為我們爭取了一些時間,而且現在再去責怪他也改變不了什麼!」大長老卻總結道。

大長老可是十分清楚,當初在般若絕地李逸晨對話的可不是三大勢力的什麼弟子,而是三大勢力的老祖宗,那麼李逸晨所說的交情,應該是與他們老祖宗之間的交情吧,如此一來,三大勢力到可能真的不會因此而為難仙劍宮了。

雖然李逸晨沒有明言,但大長老聽得出他的暗示,此時自然也不會為此而著急了。

「大長老,你……」二長老等一眾長老雖然此時也覺得大長老處理得太過武斷,但他們卻明白,的確如大長老所說,現在哪怕再說什麼都晚了。

當即一個個退了出去,開始為三大勢力的來范而作準備。

「你可把幾位長老擔心壞了!」眾人離去,大長老帶著幾分打趣地看著李逸晨說道。

「做做樣子也好,這樣更能迷惑他們,給我們更多的時間!」李逸晨明白大長老聽懂了自己的意思,不過還是帶著幾分擔心地說道,「而且就算三大勢力不會來找仙劍宮的麻煩,估計他們也還會捲土重來!」

「捲土重來?不會吧,連三大勢力都沒有動作,難道他們不會有所猜測,有所顧忌?」大長老卻是自信滿滿地說道。

畢竟如果李逸晨嫁禍三大勢力,三大勢力都能按兵不動的話,那麼莫天仇他們想要再來找仙劍宮的麻煩,肯定要多一些考慮了。

「如果事情僅僅是你看到的表面,那肯定如你的猜測,但事實上,我覺得事情並非那麼簡單,因為他們的背後站著的乃是千嘯門……」事到如今李逸晨也沒必要再隱瞞什麼。

當即把千嘯門與流雲宗他們之間的關係,以及與胖道人的關係大致說了一遍,並且將自己的推測也說了出來。

「如此說來,莫天仇他們這般舉動並非單純的為了打壓我仙劍宮,而真實目的乃是尋找道胖道人,或者說混元道果的下落?」大長老沒有去追問李逸晨如何會知道這麼多信息,他明白李逸晨願意說的自然會說,不願意說的,自己也不要去問。

「雖然這只是推測,但我覺得可能性卻極大。」李逸晨點頭道。

「如此看來就算三祖出關,只怕也未必能護得了我仙劍宮的周全啊!」雖然心存幾分僥倖,但以大長老的見識自然也覺得事實估計和李逸晨猜測的出入不算太大。

只不過這麼多年來,仙劍宮為了避免危險已經遷移到了九雲之域,可以說已經是退無可退,原本三祖的出現,再加上混元金果,大長老彷彿看到了一絲希望,雖然這份希望不足以令仙劍宮再次傲視天域,但至少可以一定程度上改變他們在九雲之域的江湖地位。

可是如今三祖還未出關,仙劍宮卻已經在不經意間被千嘯門那樣的龐然大物盯上,這樣的壓力令大長老又有一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既然仙劍宮已經退無可退,那麼就迎難而上吧,有時候危險同樣也可能是機遇!」看著大長老情緒有些消沉,李逸晨不由鼓勵道。

「話雖然這麼說,但如今的仙劍宮真的經不起折騰了,唉……算了,正如你說,避無可避,那就看看仙劍宮能不能浴火重生吧!」原本還有些嘆氣的大長老突然意識到自己不應該在李逸晨這樣的年青弟子面前表露出這樣的情況,當即話鋒一轉,又流露出萬丈豪情。

「這就對了嘛,這段時間沒事,我再去祖祠參悟一下吧!」李逸晨唯恐自己再這麼說下去,令大長老更加消沉,找借口開溜了。

「去吧,以後你有時間就多在祖祠吧,對於仙劍技你的領悟超越我們仙劍宮歷史以來的所有人!」 愛情嫁到 大長老也是點了點頭。

如今對於仙劍宮早已熟悉無比的李逸晨很快就出現在了祖祠,不過由於侯明旭在跟著三祖在修鍊,如今鎮守祖祠的換了一個叫做林刀的人。

李逸晨雖然從未見過林刀,但他如今可是仙劍宮的大紅人,林刀卻老遠就認出他來。

客套幾句之後,李逸晨表明來意,林刀當即將他引入其中,接任鎮守祖祠之時,林刀就得到長老會的特別叮囑,無論任何時候,李逸晨若是進入祖祠則要滿足他的一切需求!

對於這個命令林刀並不感到奇怪,因為他同樣知道李逸晨乃是繼秦憶雪之後唯一一個能領悟仙劍技的弟子,雖然李逸晨至今只領悟了一式,但能領悟一式,誰又敢保護他會不會領悟第二式,乃至更多呢?

事實上李逸晨早在上次進入祖祠的時候就已經領悟了第二式,只不過不願意太過招搖,所以此事他並沒有對任何人說起,而且也從未在其他人表現施展過,以至於至今為止根本沒有人知道他已經領悟了第二式。

而這一次進入在祖祠乃是李逸晨想看看,自己在修為突破到神遊境后能不能去領悟第三式。

在此之前,他其實也嘗試過去領悟第三式,只不過雖然有著當初在聖域看過的第三具雕像打底,又有著此間的祖師畫相,但在領悟的過程中,李逸晨總感覺自己的力量有所不足,所以當時李逸晨便猜測應該是自己的境界不夠。

進入祖祠,盤坐而下,片刻的時間調整好心境的李逸晨開始把目光落在代表著第三式的那幅祖師畫相上,同時腦海中亦泛起在聖域看過的第三具雕像。

兩個性質相同但表現方式大為不同的圖案逐漸開始在腦海之中融合起來,而李逸晨卻發現此刻自己丹田中的神魂亦開始按著這股劍意在自己的丹田中比劃起來。

領悟!其實是一種極其縹緲的東西,看不見,摸不著;可會意,難言傳!

但這種東西應該更我的是來自於一個人的理解能力,而理解能力其實也是神魂之力的一種體現。

未結神魂之前,這種理解能力,無影無形,如今凝結神魂,那麼這種理解能力自然要體現在神魂之上。

想通此節,李逸晨一邊參悟著腦海中的圖案亦開始一邊細心的琢磨起神魂的每一個動作來。

進入這個狀態,李逸晨彷彿忘了時間的存在,這一刻他整個人亦完全陷入這一劍的奧義之中。

一個月過去,李逸晨依然一動不動,但此刻莫天仇他們一伙人卻急了什麼。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流雲宗大殿中,莫天仇與金風樓樓主夢斷魂、無雙閣閣主戰無雙此刻一個個緊皺著眉頭。

從仙劍宮出來之後,他們便將李逸晨栽贓三大勢力的那顆留影珠複製之後送往三大勢力,而結果是送信之人直接被三大勢力所斬殺。

雖然折損了些人數,但他們並沒有半點不悅,內心反而無比的興奮。

因為這說明三大勢力怒了,三大勢力怒了,那麼罪魁禍首的仙劍宮就要慘了!可是如今事情都過去近一個月了,三大勢力卻彷彿沒事的人一般,根本沒有半點討伐仙劍宮的意思。

「不行,不能再等了!那邊只給了我們兩個月的時間,若是再等下去,只怕再過一個月,三大勢力也未必會動手!」戰無雙終於再也坐不住了…… 「大長老,不好了,流雲宗他們又集結了大隊人馬,如今正向著我們仙劍宮趕來!」仙劍大殿,一名弟子帶著幾分慌亂的趕進來說道。

這段時間仙劍宮自然沒有放鬆對他們的監視,不過一個月過去,依舊風平浪靜,大家都以為事情可能已經平息,如今流雲宗他們突然搞出這麼大的動作,那弟子自然難免有些驚慌。

不過這也不能怪流雲宗他們這些人,原本他們的計劃是借刀殺人,可是一個月過去,三大勢力沒有動靜,但是距離千嘯門給他們的時間卻已經不多了!

雖然心中疑惑著三大勢力的態度,但他們卻不敢去問,因為上一次送去情報之人已經被斬殺,如果再去問,他們覺得被殺的可能會更大一些。

三大勢力指望不上,那還是只有依靠自己!

不過這一個月的等候卻也令他們之前設計的讓仙劍宮理虧的計劃已經無法實現,畢竟他們現在剩下的時間只有一個月而不是兩個月。

所以莫天仇三人一番合計之後,又花費數日時間,將四周各方中小勢力組織起來,再次向著仙劍宮開拔而去。

不過這一次他們已經商量好了,有理無理都得開戰,必需要按著千嘯門的要求,先把水攪渾起來。

「鳴警鈴,準備迎戰!」大長老卻絲毫沒有覺得意外,似乎這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

雖然不知道千嘯門給三大勢力的時限,但聽到李逸晨那般說法之後,大長老自然明白這一戰已經在所難免,所以其實早已做足準備。

而且李逸晨告訴他的那些,他也換了一個方式告訴了其他長老,當然這其中肯定就與般若絕地無關,也與李逸晨無關了。

所以此刻其他長老到也沒有什麼異議,而是直接開始忙活起來。

不過就在仙劍宮已經運轉起來積極備戰之時,李逸晨卻依然渾然不覺,此刻他整個人正完全沉浸在仙劍技第三式的奧義之中。

仙劍技第三式名為斬仙!雖是凡技卻能斬仙!

凡人持凡劍可斬仙!憑得自然只有速度與鋒利!所以第三式雖然只有一式,但卻蘊含著劍之疾與劍之利!並且要將這兩種不同的劍意融於一式!

雖然疾與利只是劍道之本,而李逸晨於劍之一道原本也已經有著不俗的造詣,本身也有著自己的領悟和理解,但要將其發揮到斬仙的地步卻也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一個月的參悟,李逸晨僅僅只能將兩者融合於一體,但要發揮出斬仙之勢卻難上加難,不過李逸晨並不著急,因為他知道如今自己只需要領悟仙劍技的劍意,而不是達到完全發揮出其威力的地步。

因為做到那步不僅需要時間的沉澱,更需要自己的境界提升到某個高度,不要說第三式,哪怕就是第一式自己也無法完全發揮出他的全部威力。

不過李逸晨也明白,如今仙劍技第三式在自己手裡,雖然不敢狂言斬仙,但要斬殺一個神遊境中期武者絕對不是什麼難事,甚至面對神遊境後期也有一拼之力!

當然也僅僅只是施展這一式的時候有著一拼之力,而李逸晨更明白以自己如今的實力若是施展這一式,估計瞬間能將自己全身的力量掏空,到時不要說神遊境,哪怕就是道胎境武者估計也能打敗甚至殺死自己。

所以這一招既是自己的救命招,同樣也是玩命的招!

所以感覺自己已經領悟到第三式的劍意之後,李逸晨自然也就站了起來,畢竟已經理解劍意之後,在哪裡領悟都一樣,自然也不需要繼續坐在祖祠中參悟,因為李逸晨知道自己一旦進入祖祠,那麼結果就是此地清場。

雖然其他弟子在這裡也未必就能領悟到仙劍技,但李逸晨仍然不願意因為自己的原因,而讓那些弟子失去來參悟的機會。

「怎麼樣?有收穫嗎?」看著李逸晨走出來,林刀帶著幾分興奮地問道。

他可是聽說過,李逸晨幾乎每次進入祖祠都能有所感悟,那可是關於仙劍技,若是能聽到李逸晨指點一二那可是受益不淺之事。

「有點,不過還是有些沒太明白的地方!」李逸晨微笑著說道。

畢竟對於仙劍技領悟的速度他只能讓自己知道,否則一旦泄漏出去,只怕不僅仙劍宮會震驚,估計就算其他勢力也會注意到他。

「沒事,以後有空多來,肯定會有更多領悟的!」林刀說道!

「好的!」雖然和林刀並不熟悉,但想著自己以後來祖祠極可能還要遇到,所以李逸晨對他到也比較客氣。

「你要去哪裡?」看著李逸晨就欲離開,林刀又開口道。

「有事嗎?」李逸晨似乎感覺今天林刀似乎有些不太正常,畢竟大家並不算太過熟悉,象徵性的交談之後,那不是應該就各忙各的嗎?

「那個大長老說若是你完成參悟他還沒有回來的話,你先不要離開祖祠,就在這裡等他,他有事找你!」林刀當即說道。

「我直接去找他不就行了?」這到不是李逸晨懷疑林刀的話,能被安排來鎮守祖祠,林刀對於仙劍宮的忠誠肯定不成問題,只不過李逸晨有些奇怪大長老的安排。

「你不知道,你參悟的這一個月里,仙劍宮發生了些事情,所以大長老讓你暫時不要離開祖祠,那邊客房我已經給你備好了!」林刀說著便身體一側,向李逸晨指引出方向。

「好吧!」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李逸晨無論是對於大長老還是林刀到沒有什麼懷疑,畢竟自己的身份的確有些特殊,萬一真有什麼事令大長老必須做這樣的安排,自己也不能不配合。

看著李逸晨邁出腳步,林刀也鬆了一口氣!

如今流雲宗大些人已經集結在仙劍宮門口,大長老專門下令,李逸晨不醒也就罷了,若是醒了,無論如何都得把李逸晨留在祖祠,哪怕是使用武力也可以。

李逸晨雖然天賦了得,但畢竟只有神遊境初期修為,參與到這個級數的宗門大戰並不能起到太大的作用,而且會增加不少的危險,大長老自然要為他的安全做出考慮。

而從林刀的角度來講,不到萬不得已,他自然也不願意與李逸晨動手。

雖然以他神遊境後期巔峰的實力打敗李逸晨自然不成問題,但李逸晨的天賦和在仙劍宮的地位誰都看得出來,自然沒有人願意與之結怨。

被林刀帶到客房之後,李逸晨又問道,「大長老說過什麼時候來見我嗎?」

「按大長老之前的交待,應該最近不會超過五天時間!」林刀自然是按著大長老的說法。

「那好吧!」既然已經過來了,李逸晨自然也不在乎多等五天,而且李逸晨在來的路上才想到,好像自己修為突破之後,還沒有研究過鎮神塔,如今自己已經達到神遊境了,是不是應該可以打開鎮神塔的第三層了呢?

「那我出去了,有什麼需要隨時叫我!」林刀說著退出房間,就在其雙手剛要將房門合上之際,突然一聲震天巨響,整個地面也為之一震,接著一道挾著無上之威的華光衝天而起,散發出浩瀚無比的壓力。

「山門處?流雲宗他們來犯?」原本就有些奇怪大長老為何會有這樣的安排,此刻的巨響立刻令李逸晨明白到大長老的苦心。

「大長老有令,你不得離開祖祠!」見狀林刀也明白此時再也瞞不住了,當即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

「林刀,想不到你居然是流雲宗潛伏在仙劍宮的卧底,今天我就要為仙劍宮清理門戶!」而此時李逸晨卻是臉色以一變,厲喝之中赤火劍瞬間出現在手心之中,當即一劍橫斬而出。

哪怕沒有施展仙劍技,但之前的領悟卻令李逸晨這一劍無論在速度還是其鋒利上都比起他從前提升數倍。

林刀被李逸晨一喝,整個人一下子懵了,隨即看著李逸晨提劍襲來,整個人不由一邊後退一邊解釋道,「你誤會了,我不是卧底,這真的是大長老的意思!」

被李逸晨如此指責他哪裡還敢還手,身影不斷的後退,李逸晨卻是步步緊逼,彷彿大有一種不死不休的味道一般。

不過就在林刀佩服著李逸晨的確劍道精深之際,一直籠罩著他的那股壓力突然消失不見,而此時李逸晨的身影卻已經在數百丈之外,「我知道你不是卧底,但是我剛才不那樣說,我們的時間都得浪費在這裡!」

「你……」林刀此時哪是還不知道自己中計,當即身影一閃向著李逸晨緊追而去。

「仙劍宮有難,作為門中弟子,我們不要把精力花費在這種無謂的爭鬥之上,你既然要追那就隨我一起到山門前吧!」雖然逍遙遊身法了得,但李逸晨也明白神遊境初期與後期巔峰的差距,他知道若是林刀一心想追,肯定能在山門前追上自己,但他更相信林刀對仙劍宮的那份忠誠。

「可是……」林刀還想說些什麼,卻被李逸晨直接打斷道,「沒什麼可是,出了事,我擔著!」 .,最快更新不滅狂尊最新章節!

PS:突然兩更,可能有些書友不太習慣,那我再解釋一下,這本書我連續五更起碼也保持了四、五個月,身體著實有些吃不消,所以原本這個月打算每天兩更調整一下,但是我月初又開玩笑的說過,如果能保持在月票潛力榜前十,那麼第二天仍然是五更保底,同時月票每增加十票加一章!這個月,大家都很給力,前半個月更是幾乎保持在前三,所以哪怕再辛苦我也堅持兌現著自己的承諾,這個月十更起碼也有兩天,七、八更的也不在少數,可以說這個月我的更新其實是這本書開書以來最多的一個月,但現在掉出潛力榜前十了,所以又恢復到每天兩更,我也借這個機會調整一下,當初月票每多十張加一更仍然有效!

不過雖然現在是保底兩更,但狀態好的時候,我還是會不定期爆發!

再次謝謝大家的支持!不過身體需要調整,所以這段時間就先兩更保底吧!謝謝大家理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