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著箭矢就要射向馮昭,何澤施展出了全身的力氣,飛身撲向了前面的身影。

「陵越哥哥!」

劉陵立馬扔下了手中的弓箭,飛身過去,落在了何澤的面前。

「何澤!」

前面的馮昭回首,看見倒在地上的何澤驚呼一聲,也連忙飛身下馬趕了過去,眼看著劉陵想要上去扶何澤,馮昭立馬上前一把將她推開。

「你別碰他!」

劉陵的身子猛然的被馮昭推倒在了地上,她顫抖著抬頭,看著何澤胸口的鮮血,雙眼頓時便呆住了。

而恰時,前方山谷處,馬蹄聲轟鳴,前面二人獵空而來,卻是一身黑袍的青風和青彥帶領著閑雲山莊的人來了。

「青風(青彥)救駕來遲,請莊主責罰!」

君無紀看了他們一眼,擺了擺手,「你們何時及時過?誰叫你們來的?」

「白長老見莊主許久未歸,便派了屬下二人帶人前來迎接。」青彥道。

君無紀點了點頭,這一次白長老做的不錯,否則他們還不知道要什麼時候才能脫困。

「將他們都扣起來,回去細細盤問。」

「是!」

饒是絕殺殿的人再怎麼厲害,但是寡不敵眾,沒過幾招便被閑雲山莊的人扣了起來。

「莊主,這個女人怎麼辦?」

青風將長劍逼在劉陵的脖子上,可是劉陵居然一點也沒有反抗。

君無紀還沒有答話,可是倒在地上的何澤卻是先一步的開口了。

「太子殿下劉陵不過是鬼迷了心竅,所以才會做出這麼多的錯事,求太子殿下放過她一馬。」

「鬼迷心竅?」君無紀冷嗤一聲,「閑雲山莊上,在月城,在北嶽皇宮,在剛才究竟哪一次是鬼迷心竅?」

何澤的臉色越發的白了,他看了一眼一旁一臉呆愣的劉陵,心中喟嘆。他自己有何嘗不知劉陵所做的事情,是死有餘辜?原本他也無數次的想要了結了她,可是在上次以為她葬身火海之後,他才猛然的發現,原來他並不是真的想要她死。

他只是,不能接受,那個曾經單純可愛的陵兒,為何會變得如此的心狠手辣了?

「歸根結底,一切都是因我而起,如果太子殿下非要怪罪的話,那我便以死謝罪吧!」

話落,何澤竟然一把拾起了一旁的利劍,猛然的朝著自己的博自己抹去。

可是一旁一直獃滯的劉陵卻比他還要快的一把上前用雙手死死的握住了那長劍,嘶吼道,「庄陵越!你在這裡裝什麼假惺惺?你以為這樣我就會相信你了嗎?你以為我會感激你的大恩大德嗎?不!我不會!我不需要你救!不需要!」

「陵兒!」何澤看著她血肉模糊的雙手,大聲呵斥道,「鬆手!」

可是話剛一落,口中便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嚇得劉陵連忙鬆了手,想要去扶他,但是卻不敢上前。

「陛下!」馮昭上前道,立馬點了他的幾個大穴,護住了他的心脈。

「罷了,本太子可以饒過劉陵一命。但是她的一身武功,卻是不得不除!」

話落,君無紀朝著一旁的青風使了個眼色,青風會意,立馬上前,幾掌下去,劉陵噴出一口鮮血,一身的武藝變這樣化為了虛無。

「哈哈哈——你們為什麼不殺了我?殺了我,殺了我我就可以去找斕曦了——」

劉陵倒在地上猶如瘋子一般的哈哈大笑著,一邊笑著,一邊流淚,雙眸再無了往日的神采。

馮昭冷冷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劉陵,並沒有多少的同情。在她的心中,劉陵便是死上千次萬次也不為過,可是她再怎麼也是姓劉,看在兩國的邦交上面,也不好趕盡殺絕。

「派兩個人護送他們回去吧!」

馮昭話落,翻身上馬。

。 目前張權還留在萍鄉,而蜀南的手機公司,只剩下劉菲兒獨木難支。

原本張權期待著年後三利集團能夠成為自己的生產基地,擴大自己的生產能力,從而為染雲手機搶佔國內的市場。

但是現在看來,很有可能李賀已經聯合了白恆。

這時候只需要白恆牽制住張權,那麼李家身為通訊行業的龍頭,完全能夠在國內強勢的霸佔手機的主導地位,將來張權要面對的,恐怕要比現在艱難的多。

「你們張家污衊我女兒,這筆賬我可不打算就這麼輕易的算了、」

「還有,張權,你長著自己有些本事,在蜀南弄出了個什麼破公司,就想讓我們家破人亡!這可是你說的,我們王家,絕對不會讓你如願!」

秦香蘭今天其實是來通知張權的,告訴張權他們王家已經做好了和張權斗的準備。

「是嗎?那你去告我吧。」

張權淡淡的說道。

王陽發很有可能在蜀南的貴人就是白恆,因此現在秦香蘭,或者說王家,他們才這麼有底氣的和張權作對。

「哼,這還要你說,你等著吧,我們一定告你!」

秦香蘭大聲的說道,張立氣不過了,明明這一切事情都是他們王家弄出來的,為什麼到現在這個秦香蘭還可以這麼理直氣壯的上門來找張家的麻煩。

「真是不要臉。」

張立冷漠的說道。

「你說什麼?我好歹也是你的前丈母娘,有你這麼說話的嗎?你們張家就是這樣的教養?難怪蘭芬看不上你這傢伙,你活該。」

秦香蘭就是一個潑婦,在張家村都出了名的,這罵街的本事她說自己是第二,那沒有人敢說自己是第一。

「我就說你不要臉怎麼了?」

張立性格很沖,頓時很氣憤的說道。

秦香蘭越想越氣,和張權直接站在門口罵了起來,這時候張權反而返回了院子里,江芸有些擔憂的看著張權,不知道應該怎麼辦了。

「張權,我們還回蜀南嘛?」

江芸有些擔憂的問道。

「回,當然要回去,我感覺這裡面有陰謀,這個王家人很明顯就是想著要把我們留在萍鄉,到時候我在蜀南的所有產業只怕都要遭受毀滅般的打擊。」

「所以我們必須要回去,不論如何,都要回去。」

張權深吸一口氣說道,染雲手機公司是他的心血,不可能就這樣被李賀和白恆聯手毀掉,不過王家也確實是一個麻煩,如果說將來王家人要拖住張權,必然會走法院起訴這一條路,但這樣一來,張權其實可以委託一個律師幫忙。

這一點,倒是不用擔心。

但,王陽發這人,是必須要給他一些教訓的。

「哥,這個王家人也太欺負人了,明明是他們做錯了事情,卻將所有的罪狀都壓在了我們的頭上。」

張立走了進來,此時秦香蘭的叫罵聲也漸漸消失。

「不用搭理她,她是來拖延時間的。」

張權淡淡的說道。

「拖延時間?她拖延什麼時間?」

張立一臉好奇的問道。

「當然是拖延我的時間,張立,你在家裡好好的待著,這幾天能不出去就不要出去了,我會和萍鄉的林所打個招呼,到時候有什麼事情,你就聯繫林所,有他在,王家人也不敢怎麼放肆。」

張權淡漠的說道,江芸和田富貴在幫著收拾行李,等到天黑一些,張權就上了車,直接前往了江家村。

目前三利集團很可能已經被白恆打壓了,但是染雲手機的生產不能斷。

江家的工廠,是張權的救命稻草。

「你們怎麼來了?」

江健看著張權的大奔車開進了家門,頓時有些好奇的問道。

「你這老頭子,女婿來了你難道還不歡迎?」

王萍笑罵了一聲,現在她可是巴不得張權天天來他們這裡,要是能直接住在江家就更好了,此時江山也正好在家,過完年,工廠也開始了生產的準備工作,江家村不少人都是江家工廠的工人,現在江家村衣服絡繹不絕的景象。

「爸,山哥,咱們進去說話。」

張權面色有些凝重,隨後直接走進了房間。

「怎麼了?出什麼事情了?」

江健和江山有些好奇的問道,張權這臉色可不好看,難不成是因為肖主任的事情?

「我的公司可能出了一些事情,到時候需要你們幫忙了。」

張權深吸一口說道,過年前就已經和江健談好了,到後會有比較繁重的生產任務交給他們,現在看來一切都已經應驗了。

「你說,能幫的咱們一定幫。」

江健抽搐了一顆煙,給張權遞了一根過去,張權現在可是染雲手機公司的老總,他的公司要是出了事情,那到時候對他們江家工廠也是有些印象的。

「沒啥大事,主要是我馬上要回蜀南了,到時候我們染雲手機公司的生產任務,可能會比較繁重,並且對你們的工廠可能是一個考驗。」

張權笑了笑說道。

「我還以為是什麼大事情呢,你放心,這個絕對沒有問題。」

江山一聽這話,頓時拍了拍胸脯。

「我們已經和萍鄉農業銀行的行長談好了,目前我們是貸款了三百萬,用來擴張我們工廠的規模,擴大生產力,對於這一點,縣裡也是很支持的,所以你們公司的生產任務,可以放心大膽的交給我們來。」

江健也是拍了拍張權的肩膀,這對他們來說是一個好事,這沒什麼好擔心的。

「好,那我就放心了。」

張權微微一笑,江家的工廠是張權手中的一張底牌,有了這張底牌,張權即便是損失了三利集團,也不會受到太大的影響,不至於沒有產品發布出去。

只是,張權也不會輕易的將三利集團丟失,畢竟他們染雲也花費了不少的代價,才能夠成功的拿下這個三利集團。

而且,房三也不是什麼好惹的人,白恆想要動三利集團,還得問問房三答不答應。

「爸,到時候你們多去張家村走動走動,我家裡出了一些事情。」

張權看了看江健說道。

「沒問題,你們家的事情我們也聽說了,江山其實也在聯繫人,那個王家的人確實太可惡了,欺負到咱們親家的頭上,我是不能忍的。」

。也正是因為汪雨的媽媽在跟一群老姐妹跳廣場舞的時候,有打聽到了那花姨有路子解決掉鬼魂,汪雨的媽媽就說服了汪雨出來跟人見上一面。

聽完汪雨訴說了她的過往詳細經歷,林斯文也就對這次的行動成功率有了九成以上的把握。

人在汪雨的帶領下,隨手從乙秤的托盤上提取了一根兒敲魂棍兒,就站到了

《系統滾粗,我靠裝慫就能封神》111滅魂棍 第278章

有吳峰泰帶路,陳瑜、紫蘇等人一邊和眾修士打著招呼,一邊向南山門東側石壁走去。

歷次如意宗開啟,修士進入之後不論出現在什麼地方,要想進入如意宮就必須趕來南山門。而在進入南門階梯之前,眾修士在躍馬原要麼休整要麼作最後的準備,在這裡盤桓之時,難免會將自己的有感而發刻於石壁。到了今天,石壁上的留刻已經密密麻麻。

躍馬原非常廣闊,之前可以容納無數妖獸與六萬修士進行大戰,如今這裡雖有數萬修士,除了扎堆聚集在南山階梯入口處之外,其他地方雖也三五成群的分佈了修士,卻仍然顯得空蕩蕩的。

石壁下、幾叢野菊在陰影處瑟瑟發抖。如意宗早已沒了弟子打理,這裡的菊花開過無數歲月之後看起來異常消瘦。如今又被無數修士踩踏,只餘一些緊靠牆根的各色菊花,在陳瑜等人到來之時散發著淡淡的清香。

石壁下同樣分佈了一些修士,陳瑜等人隨著吳峰泰一路閑聊著趕來,正好看到一個修士飛身而起,以手中法寶在石壁上寫寫畫畫。待他落地石屑散盡陳瑜看去時,只見石壁上多了「平陵阮標」四個潦草字跡。

「阮兄也太省事了吧?」陳瑜向來心大,和紫蘇在一起更是懶得想事情。此時已經不去思慮如何應對那些築基修士的不懷好意,反而對剛才平陵阮標的舉動感到好笑。

因為剛才石壁上有「到此一游」的字樣,阮標飛身而起一番寫寫畫畫,竟是將石壁削去一層,然後以「平陵阮標」四字取代了原來別人的名字。

「紫蘇姑娘、陳公子!」明明是陳瑜在向他打招呼,但阮標對紫蘇明顯更加有禮,笑了笑,道:「二位也要在這裡留名嗎?」

「我倒是想,但回去定會受師父責怪,因此也只能想想而已。」陳瑜頗為遺憾的道。

據陳瑜所知,紫陽宗已經很多次沒有派親傳弟子進入如意宗了。若是今日在石壁上留名,被三百年後的某位弟子發現,那時自己再是功成名就或者身居高位,被人掌握了如此黑料,想想都覺得尷尬。

石壁上的文字很沒營養,大多數都和阮標一樣,在空白處刻下「某某到此一游」的輕佻之語,只這麼一會兒工夫,又有幾人或縱躍而起,或祭出法寶在石壁空處如阮標一般留下自己名姓。

「陳公子快看,你的本家在那裡也留了名。」剛才刻字之時還沒覺得什麼,如今自己名字被紫蘇美目不斷打量,阮標很有些窘迫,只好指著不遠處的字跡希望轉移紫蘇的注意力。

果然,紫蘇當即來了興緻,立刻向阮標所指方向看去。這令阮標鬆了口氣的同時,心中卻莫名有些失落。

「哈!趙國陳珍,今日勒名於石,他日揚名於天下!」陸臨風怪笑一陣,念著石壁刻字向陳瑜道:「你叫陳瑜、你堂弟叫陳璃,這位兄台叫陳珍,只看名字就知道他跟你是的族親。那麼請問瑜公子,這位珍公子後來有沒有揚名天下?」

「什麼族親?我出身的雍國,跟這趙國隔了十萬八千里!而且他自稱趙國陳珍,就說明他是散修。」陳瑜也有些好笑,道:「這位陳珍如果是三百年前留的名,那他很可能已經死了。因為很不巧,趙國剛好在紫陽宗範圍,而我根本沒聽說過陳珍這號人物!」

「陳公子怎麼肯定,此人竟是散修?」吳峰泰不解道。

如果是陳瑜在此留名,定會刻下「紫陽宗陳瑜」,就像阮標留名之時,刻下的是「平陵阮標」一樣。陳珍的名字之前冠以「趙國」二字,只能說明他是散修。

而三百年前的修士若還活著,如今至少也是結丹境界的修士。在西北修仙界,結丹境的修士定是一派掌門或身居高位的長老。不論是掌門亦或長老,此時在陳瑜的心裡沒有任何印象,要麼這位陳珍後來去了掩月宗或者方夜宗的地盤,要麼如陳瑜所說,他已經死了。

「後生末學陳瑜,見過這位本家前輩!」突然,正在和陸臨風、劉叉嘻鬧的陳瑜,向著陳珍的名字深深一拜。見阮標和陸臨風等人錯愕地看著自己,陳瑜解釋道:「這位陳珍如果還活著,應該不會想到數百年後會遇到我這個本家。如果他已經死了……」

陳瑜黯然道:「至少他刻下這列字的時候,是和我們一樣的意氣風發。但如今呢?我甚至懷疑,他上了南門階梯之後再沒有下來!我們修仙之士說起來擁有漫長的壽元,其實如今石壁上的字跡仍然清晰,但刻下名字的人,卻已經腐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