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一轉,夜凡開始向下刨去,隨著紅色泥土被清理乾淨,夜凡挖到了一個硬硬的東西。

「是塊石板?」夜凡將其認了出來。

待稍稍清理后,石板上模糊出現了幾個字。

「血神碑。」 「血神碑?」

夜凡被這莫名的東西弄的有些疑惑。

於是接著向下刨去,隨著夜凡不斷加快速度,石碑被夜凡給掏了出來。

整張石碑都程血色,不過卻不完整,夜凡目測應該只有原本的三分之一大。

而眼前這個,若是夜凡所料不錯,應該是第一塊石碑。

石碑上大致寫的是…

數萬年前,此地為血族之地,血族地大物博,藏萬寶於此,血族之強大,屹立與此數千年之久。

而且,夜凡好像還看到,血神塔的一些訊息。

不過再往後,便沒有了。

「血族…血神碑。」夜凡心中暗想,不過最後還是搖了搖頭,只當這只是一個記在此地的石碑罷了。

將石碑拋開,夜凡準備採摘其它靈藥,不過就當要走時,石碑底下被壓著的一物引起了夜凡的注意。

那是一張不知用什麼材料做成的圖紙一類的東西。

夜凡將其拿了起來,卻發現其上空無一物,什麼也沒有。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夜凡有些疑惑,雖然這破布一樣的東西上什麼也沒有,不過既然能被壓於這破布之下就代表著它定然不一般。

「不管了,先裝著吧。」隨手將其扔進空間戒指內,夜凡接著毫不留情的掠奪了起來,約莫半個時辰,此地的靈藥已是被掃劫一空。

看著豐厚的收穫,夜凡臉上掛起了滿意的笑容。

看了看那不知名的血神碑,夜凡還是決定將其放回原來的位置以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走過園牆,夜凡又回到了剛開始的地方,巧的是,千凌和葉靈也都是不約而同的回到了此處。

兩人臉上都有著不淺的笑容,代表著他們此次收穫不菲。

三人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算了算時間,夜凡對二人說到,「咱們快離開吧,等下若是被其他人知道咱們先捷足先登,恐怕少不了麻煩。」

「嗯,我們快離開吧!」二人皆是點頭同意。

快速退走後,夜凡等人向閣廊更深處走去。

三人離開不久后,閣廊拐角處出現了一道身影。

不是別人,竟然是何家的大少爺,何清。

誰都不會料到,最先走出幻境的竟然是何家的大少爺。

此刻,何清面色淡漠,不含任何感情,而在他手中,一顆乳白色的珠子悄然滑落,化為了粉塵。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呵呵呵。」淡淡的聲音在閣廊內響起,何清的身影也是緩緩地消失了。

閣廊盡頭,紅銅所鑄的鐵門在歲月的侵蝕下也已經如同薄紙,在夜凡一拳之下已然是破裂開來。

「轟!」

隨著鐵門破裂,一股夾雜著古老歲月的寒風迎面而來,捲起了層層塵土。

「咳咳…這得多少年頭了。」葉靈小聲嘀咕到。

「怕是萬年都不至嘍。」夜凡應了一句,其實看過血神碑的他知道,此地已存在了數萬年之久。

待煙塵散去,眾人傳過鐵門,一瞬間,三人都是愣在了原地。

在他們面前的是兩尊巨大的金像,足近百米,與入口的那些傀儡一樣,皆是目光虔誠看向前方,半膝下跪。

千凌和葉靈直覺寒毛紮起,一股窒息的感覺迎面撲來。

「嗯?」夜凡到沒有被這金像所所嚇到,不過他卻莫名的有一股心悸感,那是來自金像之後的血色大殿之內。

那種感覺讓夜凡有些窒息,不過也只有一瞬間。

就是這一瞬間,夜凡有如被一座巨山壓頂一般,幾乎就要雙腿一軟跪伏下去,不過夜凡意志力鑒定,硬生生給撐了下來。

「血神殿…」抬頭看去,大殿之上匯鴻的三個大字彰顯著此地至尊的地位。

三人對視一番,似乎隱隱已經有了決定。

夜凡自然是一定要一探究竟的,他不知道千凌二人有沒有什麼異樣的感覺,就論他自己則是一定要去的。

千凌則是不做猶豫,大踏步就要向前走去。

不過就在此時,一陣細微的顫動讓夜凡渾身一震,他的毛孔驟然收縮,一股寒意冒了上來。

夜凡幾個箭步沖了上去,將千凌給拽了回來。

「怎麼了?」千凌有些好奇。

夜凡坐了一個噤聲的手勢,「情況不對,先撤!」

說完,他便拉著葉靈退的老遠,甚至可以說是躲了起來。

千凌知道夜凡沒在看玩笑,雖然不解但也是快步跟了上去。

三個人藏在了一個銅架之下。

冷王盛寵:宦妃太撩人 「到底怎麼了?」葉靈有些不明所以。

「不知道,我感覺很不好,那裡…有陣法!」

「陣法!?」葉靈撅了撅嘴巴,有點不太相信。

還要再說些什麼,不過卻被夜凡捂著了嘴巴。

「噓…有人來了。」

果然,隨著夜凡話音落下,幾道身影出現在了大殿之前。

居然是何生何清等人。

卻沒有見到夜沉武童。

看到這幾人,三人更加的隱秘了起來,甚至將呼吸節奏都是放到了最慢。

「你真的看到那幾個孩子跑到這了?」何生眼神有些陰寒。

何清輕笑,「父親,孩兒絕不會看錯,本以為有載魂珠的我應該的第一個脫離幻境的人,不過卻沒有想到還有一個很有意思的角色。」

何生眼神一凝,「不管如何,等下全部殺光!」

這句話在夜凡三人耳中如同炸雷。

「這何生如何能做到將在場的人一個不留?」夜凡心中暗想。

「呵呵,父親,等一會孩兒也想與那幾個人切磋切磋。」一邊說著,何清舔了舔殷紅的嘴唇。

「好,只待計劃一成,整個武羅帝國,便是何家的了!」

「這何生竟然要謀反?」夜凡幾人一驚,繼續觀察。

直接何生在杜力耳邊低語了幾句,杜力點頭之後,便是幾個閃身出了大殿,不知道幹什麼去了。

而何生帶著何家人開始仔細的觀察著這處大殿。

半晌之後,又有著大批的人湧入這裡,則是武童葉柏等人。

不過葉柏顯然是有些著急,想必是擔心葉靈。

夜沉倒是平靜許多,想來也是不太擔心夜凡。

葛峰此刻滿面紅光,想來是發現了那座葯園,收穫也頗為不小。

不過要是被他知道他收的是夜凡等人的殘羹剩飯估計也得吐血。

剛進入大殿,眾人都是被這恢宏霸氣的建築給吸引了。

不過伴隨而來的也是一股寒意。

因為沒有人忘記那些血色傀儡的威力。

若是這兩個金像動了起來的話,恐怕後果不堪設想。

「哈哈哈,想必這裡一定是主殿了!」葛峰大笑一聲,便要進去。

「葛兄且慢!」葉柏率先出口阻攔。

開玩笑,要是讓他觸動了什麼陣法機關,他們這一行人恐怕都得折在這。

「待我布一座陣法,以防萬一。」

「哦?葉兄準備布陣何用?」武童問到。

擺了擺手,葉柏沉聲說到,「我打算補一座殺伐大陣,若是有什麼變故,也可反攻一二讓大夥撤離。」

「呵呵,話說的好聽,只怕是布好了陣,死的便是我們吧?」就在這時何生陰陽怪氣的說到。

「哼,何生,你也不比妄自菲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葉柏若是那種人,早已算計你們無數次!」

「就是!何生你就閉嘴吧!」此話倒是引起了眾人響應。

何生眼看沒有引起太多人共鳴也只好退居一邊,不過眼中的那股陰寒卻是郁盛三分。

「哼,你們一個都走不掉!」

眾人等候,約莫兩個時辰。

葉柏滿頭大汗的停止了靈魂力量的揮霍。

不過看似平常無奇的空氣中卻是已經瀰漫起了一股奇異的波動。

彷彿一隻沉睡的猛虎,稍作運轉就可將一切撕碎。

「呼,諸位,進殿吧!」

一聲令下,葛峰一馬當先,大踏步向前走去。

看著葛峰的動作,眾人的心都提在了嗓子眼,尤其是躲在銅架下的夜凡。

因為他感覺到隨著葛峰靠近那大殿門前,他的心中那股壓抑之感就郁盛。

而此刻,葛峰也靠近了血神殿門。

就當他經過金像之時,一股奇異的波動散了開了。

緊接著,那兩座巨大的金像在眾人驚恐的眼神中徒然動了起來。

這一刻,巨石崩碎,宛如天塌。 巨大的金像一足踏出,激蕩起的震波將眾人掀飛而去,那股大力之下,地面皴裂,破壞力驚人。

諸位強者應聲而退,各個體內真氣噴涌,數十道強力真氣光柱衝天而起。

每個人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強悍波動都預示著他們已經做好了準備。

武童直接是騰空而起,金炎纏身,冷眸注視著兩座金像。

不過就算如此,眾人也還是能感覺到從金像之上所散發出來的強大壓力。

似是感到了諸位強者的真氣波動,兩座金像也是發出了金鐵交擊之聲,直接是動作統一,一拳揮下想地面砸來。

別看兩者體型巨大,但速度卻絲毫不受影響。

眾人面對這遮天蔽日的黃金拳頭,皆是暴喝一聲,渾身解數盡發,氣勢也是同樣不弱。

劇烈的衝撞在金像拳尖爆發,可怕的波動自那裡溢散而出。

「轟!」

眾多強者倒飛而出,那金像也是雙雙倒退幾步。

不過待煙塵散去卻讓眾人有些吃驚。

因為剛才眾人如此這般強勢的攻勢,居然都沒有對金像造成什麼傷害,甚至兩個巨像上連幾道白痕都沒有。

「這金傀竟如此之強?」眾人大驚失色。

後退幾步的金像並無太多停頓,又是一個踏步衝上前來,宛如地震。

眾人不敢硬悍,只得極速退讓。

武童一遍不斷的用金炎決燒灼,一遍極速倒退。

不過他的眼光瞟向地上時,卻發現葉柏手指飛速舞動,好像在召喚著什麼。

「葉兄!?如何!?」武童大喝一聲。

葉柏聽到了武童的話,當即點頭力喝,「諸位助我一臂之力,將真氣打入陣內!」

所有人聽到此話皆是眼中精光閃爍,依然是已經做好了準備。

看到此景,葉柏凝神虛空一指,一股磅礴的魂力波動自他體內散發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