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退開后,唐僧直接把手按在了這封印上,然後用最精純的魔氣開始腐蝕這封印了。

這封印過了這麼多年,早就已經經不起折騰了,唐僧稍微一使勁,這封印就已經產生了鬆動。

當封印鬆動的那一刻,一股遠古的氣息突然瀰漫了出來,之後便是燥熱。

「施法,把這裡隔離出來,否則這方圓萬里將會變成焦土!」百眼魔君感受到這股燥熱之後,立刻就動手了。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204章濯垢泉,金烏屍體)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西遊:開局覺醒前九世記憶》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 「月姐你們都不修鍊的嗎?」吃完飯周序開始洗碗。

秋淺去換衣服了,剛剛把衣服弄髒了。

而八個螺月姐一個人吃了四個,他跟秋淺一人兩個。

說這樣公平。

一個人吃兩個那是不公平,兩個人都只是吃兩個,不會感覺被區別對待。

堂堂魔道聖女居然是這樣的。

為他人着想。

「修鍊啊,只是跟你修鍊不一樣。

我們修鍊不一定要打坐,睡覺做事都可以。」周凝月翻了下冰箱,找到了青提,隨即摘了個放在嘴裏:

「嗚,這個好甜。

下次再買一串。

對了,別看秋淺一直做飯,她可是就要晉陞的人。

只要在機緣之地拿到足夠的機緣,就能很快晉陞。

不過應該不好得到。

到時候拖幾個月應該也沒問題。」

「秋淺二十二歲,月姐二十三歲才七品斗者。」周序把洗好的碗筷放好后,轉身看向月姐:

「這麼說秋淺的天賦比月姐高?」

「肯定不是,秋淺來歷有些不一樣,她修鍊的方式跟正常人不同。」周凝月對着冰箱吃着青提說道。

「月姐,你…能拿出來吃嗎?」周序看着冰箱前的月姐問道。

這時周凝月才把青提端出來,然後坐在餐桌上吃了起來。

彷彿在當飯吃。

「秋淺來歷有什麼不一樣?」周序也坐在餐桌上。

月姐的胃口出奇的好。

「你問爹娘,或者問秋淺也行。」周凝月挑了個顏色有些不一樣的青提遞給周序:

「這個可能不太好吃,不要浪費了。」

周序:「……」

並沒有裂,只是有個疤。

未曾多想,直接放在嘴裏:

「確實挺甜的。」

隨後他拿出手機給老媽打了電話。

月姐都說問老媽跟秋淺了,那當然是問老媽適合。

秋淺是當事人,萬一比較忌諱,那明天吃飯還要提心弔膽。

「兒子?又有什麼問題?被人欺負了?」柳南思的聲音傳了過來。

那邊有些吵鬧,好像有人在點菜。

「娘親,是我。」周序剛剛打算開口,發現手機被月姐搶走了。

「……」望着月姐,周序把青提拖到自己跟前,然後吃了起來。

「小月啊,在家裏有受欺負嗎?」柳南思的聲音多了笑意。

這時候月姐是放着擴音的,周序聽了感覺自己是不是撿的?

「有的娘親,娘親我好想你,也想爹爹。」周凝月一臉開心的說道。

周序不想再聽了,搶過手機道:

「媽,我有問題要問你。」

「你欺負你姐了?」柳南思問道。

「……,媽,你覺得可能嗎?月姐七品斗者,輪得到我欺負她嗎?她只會使喚人做事。」周序看了看月姐,感覺月姐之前說自己孤獨長大,八成是假的。

然後他跳過這個話題:

「媽,月姐說秋淺有特殊來歷,是什麼來歷?」

「特殊來歷?沒什麼特殊來歷啊,頂多是神明的女兒。」柳南思直接道。

周序:「……,神明的女兒?」

這也不算特殊嗎?

這樣一說,叫神女其實是字面上的意思?

這時候電話中傳來了周然的聲音:

「吾兒,無須在意,哪怕是神明為父都能與之抗衡,神明不算什麼。」

「爸,你是不是偷偷喝假酒了?說正事呢。」周序覺得老爸最近絕對看電視了,要不就是看小說了。

一想起老爸炒菜的樣子,他就感覺無法聯繫上魔道巨擘。

更別說對抗神明。

不過修真者都出來了,怎麼還冒出個神明?

對面的周然:「……」

「老爸,神明也要出來相親嗎?」周序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所以說找對象不容易,讓你讀書的時候找一個,你大學四年都在幹嘛?」是柳南思的聲音:

「別人大學忙着談戀愛,你連同班同學的聯繫方式都沒有。

問就是在讀書。」

「媽,我聽到有人點菜了,你們忙吧。

掛了。」說着周序就趕緊掛了電話。

爸媽年紀大了觀念就變了。

以前讀書他們特別高興,大學后專心讀書,他們還給臉色。

畢業了…

畢業了直接安排上未婚妻了。

這是對他的不信任。

雖然他對這件事不持有反對意見,但還是要闡述下老爸老媽看扁他了。

「知道了秋淺的來歷有什麼想法嗎?」周凝月把青提又移回自己跟前。

「要什麼想法?」周序問道。

想着秋淺這麼漂亮,老媽眼光真好?

或者自己運氣真好?

不過這個未婚妻是用他後半輩子顛簸換來的。

成為魔道聖子后,他以後的生活肯定跟之前預想的不同。

魔修不少人盯着他,三位老闆也好像帶着目的來。

大概也是為了他。

就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聽到有人對他喊出那句口號,此來降妖除魔,汝乃魔道聖子,人人得而誅之。

「神女可不多見,不應該早點收入囊中嗎?」周凝月拿着青提看着周序道:

「這些天跟秋淺相處有什麼感覺?」

「雖然有些小毛病,但是本質上很好相處,就是感覺她在壓抑性格。」周序說道。

「她是缺少一個厚實的肩膀,一個有力的依靠。」周凝月看了看過道發現沒人後才小聲道:

「秋淺性格不強勢,所以身為未婚夫的你,需要強勢有些。」

「強勢一些?」周序好奇的詢問。

這要怎麼強勢?

先打一拳嗎?打的時候再說?

「首先你得把她逼到角落裏,然後在她想逃的時候,伸手按住牆,防止她逃跑,然後靠近她感受她的呼吸。然後這樣…那樣…夜裏再假裝走錯房間,再這樣…那樣…。

就徹底搞定了。」周凝月一套解說下來,感覺口都說幹了。

繼續吃起了青提。

周序:「……」

他感覺做不出來。

不是說有問題,而是月姐說了,他就不好意思去做。

有些事他是想做,但是被點出來他就不好意思做了。

還是做點別的吧。

偷看換衣服?

就是不知道需要幾條命才能通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