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野和子嚇得連連搖頭,她那兩個跟班也是搖頭不止,明顯要和鼻環男撇清關係。

鼻環男簡直要瘋了,眼見矢野和子這麼怕對方,他直接誤會了,像宣示主權一樣說道:「我是和子交往的男友,你這傢伙又是誰?」

聽他這麼說,矢野和子連忙辯解道:「我還沒有準備和你交往,對、對、對……前輩說話,請你禮貌一點……」因為不知道怎麼稱呼人,只有以「前輩」來代替。

「禮貌,你居然叫我禮貌一點,他是不是曾經和你交往過?原來你不願意去我家裡,就是因為這個傢伙嗎?」鼻環男一臉猙獰,似乎也明白過來,在交往中對方卻不給他親熱的機會的原因所在了。 「我渾身奇癢!這妖女往我嘴裡放了什麼東西。」那人一邊手一邊抓著自己的身體,臉上,手臂上,一會就都紅了,紅了還不算,一抓,就開始起泡了,起泡還不算,還是其癢無比,泡漸漸的化膿了,一股膿水流下來。

膿水所過之處,增加了癢的程度,萬隻螞蟻鑽心!

現在就算紫年上去給他一刀,他也無力反抗,因為全部的注意力都被癢給牽扯住了,整個人原地毫無章法的亂竄,抱頭鼠竄用來形容對方在合適不過了。

「別在那丟我們辛巳家的人了!」一個人再也看不下去了,也聽不下去他的慘烈的叫聲了,剔骨都沒有這麼叫的……

那人走過來,一把抓住了他,卻想不到這毒竟然傳染了,此刻這人算是明白了,為什麼他叫的那麼慘!癥狀開始在他身上同樣發生了……

此毒傳染!

剩下的人立刻看清楚了,不敢在靠近。

毒女,毒女!

「卑鄙的毒女!」

「說道卑鄙,誰能比得過辛巳家!」落月絲毫不畏懼,鏗鏘有力。

「要不要我去結束了他們?」在落月身後的紫年指了指抱頭鼠竄的兩個人。

「你要是不怕被傳染的話……」落月說。

「算了。還是遠觀,當免費的馬戲表演了。」紫年回答。

「一招定輸贏!」幾個人發現今晚已經損兵折將,太不划算了,於是大家眼神交流,一起上,速戰速決提著人頭回去算了!

剩下的人各個靈力遍身撲過來,那鋪天蓋地的感覺猶如十二級的巨浪席捲而來,壓根沒有逃生的餘地!

落月一看是時候了,抓著紫年,閉上眼睛,集中精力,進入冥想狀態!

嗖的一下子,兩人原地消失!

周圍的人撲了一個空!

累死他們也想不明白,紫年和落月為什麼消失了!更想不到他們去哪了。

「哎呦呦……」紫年屁股著地,摔的不輕。

「這是哪?」他站起身來摸了摸自己的腦袋,看著落月,周圍一片緋色,一片安靜,緋色雙月掛在天空,月下霧氣朦朦,緋色之樹就長在月下,枝幹和葉子充滿了生機,紫年從來沒見過這樣的書。

再看周圍,蒼茫一片,看不到盡頭,儘是緋色……

如夢似幻。

「難道是夕陽落到這裡來了么?」紫年頗為陶醉。

落月剛才一掌受了內傷,現在坐在地上修復靈力,沒時間給紫年介紹,更沒時間陪他參觀了。

胭脂恰當的沒有出聲,不想讓人知道這裡還有一個人。

紫年來到樹下。

「呀,這不是慕橋雪么?」紫年看到緋色之樹上掛著的慕橋雪,在一個水滴般的水晶里,安詳的躺著,像熟睡的嬰兒。

「咯咯,咯咯……」這時候,從月下飛來一隻紅鳥,還是那隻喜歡咯咯叫的紅鳥。

原本她喜歡停在樹枝上對著月亮唱歌的,可紫年來了之後,她就羞於自己的歌聲,而是直接落到紫年的肩膀上了!

還在他肩膀上旖旎幾下,一副撒嬌的模樣……

。 第428章絕逼是這樣的【21更】

四人組越發迷茫,自家老大那句話究竟代表什麼意思?

想在門口偷聽後續發展的他們最終為了小命考慮,灰溜溜地跑了。

唉……這個時候胡半仙那無畏的沙雕在就好了!

咦?他為什麼還沒回來?

大夥腦海閃過對胡半仙的想念,一秒即逝……

學習室,蘇蔓緋唇緊抿,等待霍彥霆暴風雨般的訓斥襲擊。

可是許久都未見動靜。

蘇蔓微微仰頭,發現霍彥霆正蹙眉認真盯著自己的電腦屏幕。

「隊長……」蘇蔓心虛地喚了一聲。

「嗯。」霍彥霆冷冷應道,「你這總結報告寫得不對。」

蘇蔓:「……」

「刪了,跟我回辦公室重寫。」霍彥霆提步往外走去。

蘇蔓不明白霍彥霆此舉所為何意:「隊長,麻煩指出我哪裡寫得不對,我立馬改就行。」

「全部不對,重新寫。」霍彥霆冷眸凝霜,耐心所剩無幾,「我手把手教你,務必一次性通過審查。」

既然霍彥霆已經把話說到這份上,蘇蔓自然不好再推脫:「哦。」

倆人一前一後出了學習室,來到他的辦公室,霍彥霆便心無旁騖地開始教導蘇蔓怎麼正確製作總結報告,需要注意哪些點,相關時間點等經過絕不能出現一絲差錯。

蘇蔓聽得認真,學得很快。

沒過多久,蘇蔓就熟練上手,手指再次在鍵盤上飛舞起來。

對桌,霍彥霆也在認真敲寫【潛難行動】的行動總結。

時間在倆人的按鍵聲中悄然流逝。

突然,她有些尷尬問道:「隊長,那晚你潛入莊園的詳情要寫嗎?」

話音一出,倆人都不約而紅臉頰微微泛紅。

霍彥霆撇開目光,生怕自己又控制不住,想擷取她的美好。

她,真的很美好。

「單獨起一頁,用附本形式記錄即可。」霍彥霆冷冷答道。

「哦。」蘇蔓嘟囔一聲,便埋頭繼續。

蘇蔓巧妙解釋信號不見的原因,另外將如何得知梟爺的晶元秘密歸功於自己裝扮成溫兒……

思路清晰的她,將這份總結報告製作得滴水不漏。

傍晚時分,蘇蔓完成報告,此時上級也剛好來了電話,要求召霍彥霆過去彙報整個行動。

霍彥霆列印完蘇蔓的報告,然後在上車那刻抽出那張附本摺疊藏在上衣胸口袋裡……

另一邊,霍振德在星際戰士第一家屬院里悠哉悠哉遛著大型犬。

雖然大夥都是家屬,也見過戰犬,可沒見過一位老首領飯前遛二哈啊!!!

牧崇和章力實作為鐵哥們實在看不下去,便找上門去:「老霍啊,最近有什麼想不開的?」

霍振德反背著手,招呼趴在地上懶洋洋的二哈:「單身狗,跟上!」

牧崇和章力實面面相覷,默默有種這傢伙特意弄這麼一條狗來給他家那位戰神龜孫施加壓力的感覺。

他們抽了抽眼角,默默跟上:「你這是寵物犬,得栓狗繩。」

「一條單身狗而已,有資格讓人牽著?」霍振德並未回頭,只是冷幽幽冒出這麼一句。

牧崇和章力實:「……」絕逼是這樣的!

這時,雷震天從自家小院出來,看著一狗三人在散步,問道:「老霍,最近有什麼好事不?」

(本章完) 「柏原友多,從現在開始,我們再也沒有任何關係了!」面對滿臉瘋狂幾乎失去理智的鼻環男,矢野和子很後悔,早知道當初就不主動聯繫這個據說在學園外面很有勢力的不良少年了。

「很好,矢野和子,從來只有我柏原友多甩人,你居然敢甩了我,你就等著後悔吧!」鼻環男怒極而笑,矢野和子的反應,已經證實了他的所有猜測,某個剛剛來的傢伙,就是罪魁禍首。

「小鬼,你死定了!」他明顯是個脾氣暴躁之人,不顧大庭廣眾之下,衝上前去對著某人就是一拳。

「不要!」旁邊的矢野和子失聲驚叫。

「啪!」一聲脆響。

柏原友多的拳頭被輕鬆地擋了下來,正當他怒極想要抽回拳去時,一陣劇痛從手上傳來,痛得就像骨頭要碎裂一樣。

「放、放開我……」額頭上的冷汗一下子就出來了,那種深入骨髓的痛楚讓他的暴怒瞬間就消散無蹤,只想把手抽回來。

「下次不要這麼衝動了,否則後果會更嚴重。」對於這種小打小鬧的不良少年,李學浩小懲大誡過後,語含一絲震懾警告道,便鬆開了包著他拳頭的手。

「不、不會了……」柏原友多此時已經痛得幾乎快沒感覺了,只想儘快離開這裡,也根本生不出任何的報復心理。

「真中,就這樣放他離開嗎?」看著鼻環男帶著兩個跟班狼狽而去,一旁的山本良太似乎有些不滿,剛剛那個不良少年可是準備敲詐他和齋藤前輩。

「良太,你還要親手揍他一頓嗎?」李學浩反問道。

「嘿嘿,當然不是了。」山本良太有些訕訕,他倒不是想要揍人,只是對差點被敲詐還有些不忿而已,這時見到旁邊剛剛和那個不良少年聯合勒索他的矢野和子三人還在,不由好奇問道,「真中,這個女人,你認識嗎?」

被這麼一問,矢野和子三人都有些不自在,畢竟三人之前確實是處在對立的一方。

「算是認識吧。」李學浩說得有些模稜兩可。

「既然是認識的,那就算了。」山本良太雖然好奇他怎麼認識一個不良少女,但也沒有多問,看在是認識的朋友份上,那麼這件事他也不會放在心上。

「對不起,前輩。」矢野和子感激地朝山本良太和齋藤灰次道了歉,深深地鞠了一躬。

「沒關係,其實我們也有不對……」一個大美女向兩人鞠躬,山本良太和齋藤灰次都有些措手不及,兩個大男人自然不會為難一個女人,何況這個女人還長得很漂亮,如果不是剛剛雙方發生了不快,或許他們還會主動和對方交流一番。

李學浩很了解兩人的心理,不過話說回來,矢野和子看上去比他們這邊三人的年紀要更大一點,其實她們應該才是前輩才對。當然,這種事他可不會特意糾正。

「我們去那邊吧,鈴木部長好像在叫我們過去。」眼角瞥見在不遠處朝他們招手的鈴木美娜子,李學浩說道。

「走吧,走吧。」山本良太和齋藤灰次聯袂向那邊走去。

……

三人的離開,讓矢野和子三個女生也徹底放鬆下來,剛剛她們真的怕一言不合就被打,見過某人那天的暴力,她們可不敢想象會有多麼恐怖。

「和子姐。」兩個跟班其中一個圓臉的女生叫著矢野和子的名字,「我們現在回去嗎?」

「嗯。」矢野和子無意識地回了一句,眼睛仍盯著某個身影,「這次算是運氣好,那位前輩沒有為難我們。」

「他……」另一個跟班臉上有幾點小雀斑的女生猶豫著怎麼開口。

「什麼?」矢野和子回過神來,看了看她。

雀斑臉女生遲疑了一下,終於開口說道:「他看起來好像不是前輩,比我們還要小呢。」

「唔……」矢野和子一愣,接著露出思索之色,「說的也是,前……他確實要比我們小。」

「和子姐,你說他會不會是什麼暴力集團的少爺呢?」一旁的圓臉女生忽然猜測道。

「對呀,對呀,有很厲害的武力,連上杉千晶的保鏢都打不過他,而且還是拿著槍的。」雀斑臉女生也興奮地附和道。

三個女生因為沒有旁人在,猜測得更加起勁了。

「要是和他交往的話,肯定會讓人羨慕吧,再也不怕上杉千晶那個女人了。」圓臉女生似乎陷入了某些幻想中,抱著臉頰嘿嘿傻笑。

矢野和子似乎也被勾起了心中的野心,雙眼不由一亮:「你們兩個,快去打探一下,他是哪個學園的學生,還有為什麼會來八景島?喜歡的女生的類型是什麼樣的?」

「我們……去打探?」兩個跟班一臉為難,那說不定是個暴力集團的少爺,她們可不敢隨便打聽。

「笨蛋,又不是讓你們直接去問……好吧,我知道這很為難,那麼你們猜一下,他喜歡什麼類型的女生?」矢野和子也知道太過為難兩個跟班了,轉而問道。

「一般暴力集團家的少爺,都不會喜歡不良少女這樣的打扮,電視里的劇情都是這麼演的,他們喜歡比較純情可愛的吧。」兩個跟班為了不去打探消息,唯有胡亂猜測道。

偏偏矢野和子就信了,點了點頭道:「回去之後,我們把頭髮染回來,還有,不許戴戒指和耳環。」

「是,和子姐。」兩個跟班帶著竊喜,不用冒著「生命危險」去打探消息了。

不過還沒來得及高興,矢野和子的下一句話卻讓她們再一次苦起臉來:「你們兩個笨蛋,我不要求你們打聽到他更多的消息,先打聽道他住在哪裡就可以了,快點去吧,我在門口等你們。」說完,她自己有些做賊心虛,卻故作一臉淡定地當先走了,留下兩個苦著臉的跟班。

……

午餐時間,李學浩一行十人回到酒店。

逛了一上午,幾個人肚子都餓了。

鈴木美娜子打了電話通知鈴木菲亞娜,很快,一臉笑容的鈴木大小姐就出現了。

十個人立刻變成了11個人,一行人在酒店的餐廳里用餐,酒店經理事先已經安排好了一切,準備了一方長餐桌。

長長的餐桌何止可以坐下11個人,哪怕是20個人也沒問題。

畢竟是集團的大小姐和二小姐用餐,酒店經理松島佐美親自在一旁當起了侍應生,早就準備好的美食一一擺上了餐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