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就在這一刻,前方的虛空,突然炸開,從那裂縫之中,一道古老的神光,飆射而出,像是有著靈性一般,跨越而來,落在了秦南的身上!

「哈哈哈,果然是功夫不負有心人,秦南啊秦南,我們終於找到你了!」

前方的虛空中,一道宛如雷霆般的大笑聲,響徹起來。

隨後在那虛空裂縫之中,玄風大帝和南天神地另外一位大帝巨頭,踏步而出,帝威浩蕩,目光則是鎖定在秦南的身上,臉上一片興奮。

除此之外,在玄風大帝的手上,還有著一面鑲著紅玉的古鏡。

這古鏡乃是一件太古異寶,可以專門用於搜尋人,落在秦南身上的那道神光,便是從這古鏡中而來。

「居然是你們!」

秦南回過神來,臉色變的略顯陰沉。

惡魔總裁:愛上甜寵妻 到了現在,他已經可以肯定,必然是虛妄大帝等人,把他的行蹤,傳了出去。

否則的話,這些人怎麼會找到他?

「看來,上次給他們的教訓,還算是輕的!」

秦南的拳頭,微微攥緊,一縷殺氣,飛揚起來。

「南天神地的人?」

不遠處的日月劍神,手中的法印停下,不再追殺四位妖帝,那深邃的眼眸之中,一道極為冰冷的光芒,頭一次浮現而出!

玄風大帝見到秦南身上殺氣湧起,立刻會錯了意,以為秦南想要動手,當下大笑道:「哈哈哈,秦南,你以為我們不知道你修為大增嗎?這一次,想要對付你的,可不僅僅只有我們兩個!」

話音剛落,玄風大帝大手一拍,一座長達二十丈,通體暗紅的古老祭壇,浮現出來,在帝力的催動之下,這祭壇內無數的上古陣法、符文,迅速運轉,在其深處,更像是有著某種古老凶獸,正在蘇醒。

「傳送陣法?」

秦南左瞳一掃,就看出了裡面的玄妙,這個暗紅色祭壇,是一種單獨的傳送陣法,遠處的人,可以通過它,降臨此處。

轟!

一道璀璨的光芒,從這祭壇之中,噴發而出,沒入蒼穹,凝聚成為了一尊古老的神光門戶!

咚!咚!咚!

一道道好似太古巨人,踩在地面的聲音,響徹起來,只見到一尊通體藍色,生有雙角,雙眸漆黑的高大身影,踏步而出,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玄而又玄的氣息,雖然不是大帝,但是堪比大帝五重!

「這莫非是……南天神王?」

秦南緊緊盯著這道身影!

加入反天盟之後,他得知了一些東西,南天門麾下,有一群專門幫南天門,斬殺星級敵人的人,這群人分別是南天靈使,南天神王,南天神帝!

對付武祖境的星級敵人,南天靈使出動!

對付大帝一重至五重,南天神王會出動,對付大帝五重至巔峰,南天神帝才會出動!

這還是秦南第一次,真正見到南天神王!

「你是南天門三星級敵人,而且戰力不俗,派來一位南天神王,也很正常!」

不遠處的日月劍神,淡淡說道,在他的手中,已經開始有一把古劍的虛影,正在凝聚。

無論是遇到幽魂族大帝,還是四大妖帝等人,他至始至終,都從未亮劍。

現在,他打算拔劍了。

就在這一刻,異變再生!

咚咚咚!

密密麻麻,猶如雷霆般的腳步聲,再度響起!

從那古老祭壇之中,又是兩尊高大,通體藍色,雙眸漆黑的南天神王,踏步而出,渾身上下,散發著驚天的殺機!

南天神王,不是一尊,而是三尊!

「三尊南天神王?秦南,它們是有多麼想殺你,居然派來了三尊?」

日月劍神看到這一幕,再看向秦南,神色略顯古怪。

「這個……」

秦南聽到這句話,也有點不太好意思。

畢竟是因為他,才引來了這麼多的麻煩。

「三尊就三尊吧,雖然我這只是分身,但是對付起來,沒有問題。」日月劍神說到這裡,頓了頓,補了一句:「不過你得保證,接下來沒有人要殺你了。」

又可以大開殺戒,讓日月劍神心情頗為不錯,破天荒的給秦南開了一個玩笑。

他自己根本不相信,還會有人要找秦南的麻煩。

畢竟先前已經遇到了七位大帝巨頭,不可能還有大帝巨頭盯著秦南吧?

而且南天神地也派來了三位神王,兩位大帝,也不可能繼續派人來了。

「肯定不會……」

秦南搖頭道。

然而,就在這一刻,異變再生!

從那神光大門之中,一股浩瀚的帝威,洶湧起來!

這股帝威,要比這三尊南天神王,更為強大,更為恐怖!

只見到,一名滿臉肅殺的老者,從門中大步踏出,渾身上下,都纏繞著強大雄渾的劍意!

「參見太上長老!」

一直催動祭壇的玄風大帝和另外一位大帝巨頭,連忙拱手說道!

「南……南劍大帝?」

秦南看到這一幕,直接愣住了。

眼前這個老者,赫然就是當初在龍帝院,對他出手的南劍大帝,當初要不是武緣閣插手,他恐怕都會死在此人的手下。

只是讓秦南沒有想到的是,他居然也來了。

「你這……」

日月劍神看到這一幕,都快被氣樂了!

他只是隨口開了一個玩笑,結果還真來了一個,而且還要比南天神王更為強大的南劍大帝!

這個混小子,到底有多少人想要殺他? 「小艾,咱上哪去啊?」

王允芝還是忍不住好奇,又開口問到。

簡艾伸手握住王允芝的手,用力握了握:「小姨,到了你就知道了。」

見外甥女跟自己賣關子,王允芝不覺笑了笑,眼角的細紋也凸顯了出來:「真是的,跟小姨還搞的神神秘秘的。」

簡艾直笑不語,只是將身子靠在王允芝肩上。

王允芝感受到簡艾的親昵,眼底的神色不禁柔了柔,語氣有些唏噓的道:「你姥姥姥爺都重男輕女,可小姨就喜歡女孩兒,這要不是政策太嚴了,小姨肯定要在生個女兒。」

女兒多好,是父母的貼心小棉襖。

不過好在佳馳這個兒子也是個懂事的,王允芝在孩子身上還真的沒有操太多的心。

「小姨,我就是你的女兒。」

簡艾突然低聲開口,讓王允芝猛地一愣。

下一秒,王允芝眼眶便紅了,連忙微微側頭,心裡卻是一陣陣的暖意。

簡艾沒再說話,有些情感,無需太多的語言表達,他們一家和小姨一家的情感,彼此都能真實的感受到,早已是不分你我。

三輪車開了好一陣才到了華苑大街,最後在東海地產所在的高層寫字樓前停下。

兩人下了車,王允芝抬頭看著眼前一眼望不到頂的大高樓,只覺心驚肉跳。

「小艾,這是什麼地方?」王允芝又一次忍不住問到。

雖說是生活在白雲市二十多年,可王允芝來海城區的次數卻並不多,因為她生活的重心都在南城和鐘樓區,哪怕是逛街買個衣服,海城區的店鋪也不是她能消費的起的。

簡艾沒應她,而是直接拉起王允芝的手進入了寫字樓。

上了電梯,簡艾直接按下17層。

看著如此經車熟路的小艾,王允芝卻有些緊張的心跳加快,因為她也不知道小艾要帶她去哪,人對未知的事情總是感覺心裡沒底。

17層,『叮』的一聲,電梯門應聲而開。

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東海地產公司乾淨整潔的前台,前台接待員一身職業裝束,聽見電梯開門的聲音也緊跟著抬頭看了過來。

見是簡艾,那接待員連忙起身,一臉恭敬的低頭道:「總裁好。」

王允芝一臉不明所以,左顧右盼的看了看,也不知道這小姑娘在跟誰打招呼。

正疑惑間,卻聽見簡艾的聲音響起:「倒兩杯水送到我辦公室。」

因為自己不常來公司,所以簡艾並沒有讓白晝給她配秘書,所以這種暖茶遞水的事兒,則是看見誰就使喚誰。

「好的!」

接待員連忙應下,而後回身快步向茶水間走去。

王允芝此時一臉的驚愕,看著那接待小姐的背影,又看看一臉鎮定自若的外甥女,根本找不到合適的語言來說些什麼。

亦或者說,她現在也沒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王允芝:我是誰?我在哪?

因為酒店項目進入前期籌備階段,所以即便是周末公司也都在加班,總裁突然臨駕,所有人見了簡艾都畢恭畢敬的開口跟她打招呼。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大開殺戒

「哈哈哈,秦南,這一次,我看你怎麼死!」

玄風大帝和另外一位大帝巨頭,心中都是大笑而起,神采煥發!

上一次,尚未能斬殺秦南,導致他們回到宗門之後,遭到了宗門的處罰,還被其他大帝巨頭嘲笑,他們二人,心中自然是恨透了秦南!

但是,再怎麼恨,也沒有辦法!

現在,他們的大仇,終於可以報了!

當然了,至於日月劍神,他們掃了一眼,發覺只是武祖境之後,就直接無視了!

日月劍神所說的那些話,也因為他們兩人的注意力,都在傳送祭壇上,都沒有聽到!

「秦南,好久不見了啊,可否還記得我?」

南劍大帝大步走了出來,一雙冷厲的眼神,掃視著秦南。

按照常理來說,三尊南天神王,已經出動,他是無需到來的,但是南劍大帝,最為討厭的,就是別人拒絕他,秦南拒絕了他,還害得他差點被『魔發劍神』打死,他對於秦南,自然異常不爽。

所以,他才親自前來,待到鎮壓秦南之後,好好折磨秦南。

「前輩,這個,我……」

秦南看都未看南劍大帝一眼,反而是看向日月劍神,臉上寫滿了尷尬之色。

天地良心,他是真的沒有料到,南劍大帝會親自到來。

「你小子,今天還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啊。」

日月劍神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隨即淡淡道。

「不過,你要做好心理準備,畢竟是分身,力量有限,這場大戰,會消耗……」

還未等日月劍神說完,穹頂之上的南劍大帝、玄風大帝等等人,臉色就變的陰沉了。

如此局勢之下,這個秦南,還有這個貌不起揚的老者,居然無視了他們?

簡直是豈有此理!

「鎮殺他!」

南劍大帝大手一揮,直接下令。

那三尊南天神王,當下爆發出來了驚人的氣勢,漆黑的雙眸之中,一縷縷的血光,浮現而出,好似一尊沉睡的惡魔,在這一刻,徹底蘇醒!

「南劍,許久不見,你膽子變大了,連我說話,你也敢打斷。」

日月劍神抬起頭,看著南劍大帝,淡淡說道。

「南劍?你是……」

南劍大帝還有玄風大帝等人,都是一怔!

「我是誰?」

日月劍神嘴角勾起了抹弧度,整個人,朝前踏出了一步!

剎那之間,他整個人的氣勢,瞬間就變了,一道磅礴浩瀚的日月之光,在他身上綻開,將整個夜空,都直接照亮!

下方的諾大森林,也像是颳起了無數的風暴,所有的樹木花草,開始瘋狂搖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