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在乎的只是提升自己的能力,解析和領悟更深層次的規則,凡世的榮華並不被他們放在眼裡。如果不是能夠幫助自己獲得更多更優秀的信徒,恐怕他們那高貴的目光都不會對物質位面投以任何的注視。

但事情沒有如果,凡世的勢力需要好好經營,桀驁的貴族們也需要懷柔的拉攏。

而且相比於平民信徒來說,接受過高等教育的貴族們雖然很可能成為無信者,但是一旦認可了某位神的教義,所給神帶來的幫助將會遠超其他信徒。

當然,做出這樣選擇的神都是秩序陣營的,一些邪神則不在此列。他們提升自己用的是另一種方式,當然不會慣著那些傲慢的貴族們。

邪神的出現是秩序神明樂見其成的,因為只有在那群傢伙手上吃夠了苦頭,貴族們才會明白應該如何敬畏神明。

而同樣,自那位伯爵以後,邪神的信徒們也少有對貴族展開逼迫的了。

和生活在星界的秩序神明不同,邪神的住所散落於虛空,沒有艾歐閣下的震懾和星界壁壘的守護,這些有著神性的邪神在惡魔看來就是最好的口糧。

一旦他們的化身落在了惡魔大公的手裡,被定位了神國位置的他們很難逃脫鋪天蓋地的各色惡魔的進攻,被拖入深淵將會是唯一的下場。

於是,貴族、神明、惡魔,形成了詭異的平衡。他們彼此忌憚著,讓物質大陸在一種獨特的秩序下繁榮。

在這樣的大環境下,一個貴族如果想要吞下另一個貴族的領地,十分困難。因為他將面對的是整個貴族階層的鎮壓和為了維持穩定而出手的神殿方面的鎮壓。

所有的家族都有衰落的時候,別人今日的下場未必就不是自家明日的結局。

所以即使是為了自己,貴族們也要維護《繼承法案》的絕對性,哪怕最後將領地交給神殿,也不會讓它落到旁的貴族手中。

這就是為什麼梅菲斯特會對蒙洛說,貴族們會在所有有資格的繼承者都死亡后,對布朗克伯爵的信仰進行偽造,然後把莫爾特領地交給晨曦神殿而不是互相瓜分的緣由。

其中的道理很簡單,因為貴族們都明白:擴張起來的**是沒有極限的。而肆意擴張的**所帶來的也只有混亂。

哪怕他們經常用破環秩序、投身惡魔來讓神殿投鼠忌器,但是不到萬不得已,這也只是說說而已。

他們十分清楚,這會是一個兩敗俱傷的選擇。因為只有在秩序之下,他們的統治地位才不會動搖,而混亂只會給他們帶來災難……

幸運的是,莫爾特家族雖然絕了后,但是領地卻不會改變名字,因為接任領地和伯爵爵位的是布朗克伯爵的妻子艾露夫人,《繼承法案》上所允許的合法繼承身份之一。

在貴族和莫爾特「族人」的注視下,艾露夫人登上了禮台。禮炮的轟鳴聲在莊園外響起,宣告了繼承儀式的開始。

艾露夫人的臉色有些蒼白,並沒有因為大喜的日子而展露笑顏。她知道自己做出這樣的選擇意味著什麼,但是她卻必須這樣做。

她繼承領地的合法性沒有人會懷疑,即使是流淌著莫爾特家族血液的觀禮者也是如此。這是貴族們的紅線,即使如何被貪慾蒙蔽了雙眼,他們也不敢踏入其中。

艾露夫人心情的低落自然不是因為什麼儀式過程中的變故,而是因為舉行儀式的時間。

這是布朗克伯爵死亡后的第二周,他的火禮仍未舉行,入葬儀式也沒有召開,在這個時候舉辦莫爾特領的接任儀式,無疑是在丟布朗克伯爵的臉。

而且,在這個儀式以後,布朗克伯爵就變成了前任領主,以這個身份入葬和以領主的身份入葬當然不可同日而語。

如果是後者,整個領地中有頭有臉的人物都會前來,臨近的領主也會悉數到場,其他的貴族也要派子嗣前來觀禮,風光程度絕對不下於當前正舉行著的儀式。

而如果是前者,那麼不過就是莫爾特家族的內部人員進行悼念罷了。連這些有著相同血脈的「編外人員」都不會被邀請和允許到場。

本來這也沒什麼,可如今整個莫爾特家族就剩艾露夫人一人了,怎麼舉辦入葬儀式還不都是由她說了算?

結合布朗克伯爵先前荒唐的行為,所有自認為看透此事的人都在心裡對這位前領主大人進行了一番默哀。

在他們看來,艾露夫人的這個選擇就是沖著布朗克伯爵來的,是為了報復布朗克伯爵先前的荒唐行徑。

至於說著急做領主這一可能,到是沒有人認可。畢竟,即使艾露夫人不先舉行這個儀式,莫爾特家族的家臣們難道就不聽從她的命令了?難道就不拿她當領主對待了?

所以,對於艾露夫人的選擇,貴族們在理解的同時也在暗自腹疑著。

ps:點娘抽了,我的電腦登不上去,只好用手機給大家上傳了,應該不會有什麼排版問題……吧。

非常感謝每個打賞的書友,尤其是在我放假期間打賞的書友,相迎在這裡對你們表達最真摯的感謝。

還有一直支持我的書友們,感謝你們的陪伴和支持。 外界的流言蜚語艾露夫人也是知情的,她確實有著不得已的苦衷,儘管這個苦衷並不能付諸於口。

對於布朗克的荒唐,艾露夫人在氣憤之餘,並沒有多少想要報復的**。她知道對方的意圖只是再要一個孩子罷了,並非世人想象的那般不堪。

可她卻無法為其辯解,因為對方的行為確實對得起人們給予的詆毀。

她理解不了對方的行為,也深以為恥,可是這並不能成為讓她報復對方的理由。無論對方如何不堪和瘋狂,那都是她的丈夫。

艾露夫人是不介意對自己丈夫給予寬恕的,但是她卻不能這麼做。因為她是莫爾特家族最後的成員了,她必須為整個莫爾特家族的聲譽負責。

或許對於不了解貴族文化與習俗的外人來說,一個姓「狄弗洛」的女人以「莫爾特」家族成員的身份自居是荒謬的事情,但是對於貴族們來說,這確實是理所應當的。

「夫人」一詞所代表的地位舉足輕重,只有貴族的妻子才有資格獲得這一稱呼。其他的女人如果不想成為絞架上的乾屍,那麼最好的做法就是把對這個稱呼的渴望深埋心底,不讓它顯露出來。

貴族只能有一個妻子,除了妻子以外,貴族可以有無數的情婦和女僕,但無論他如何深愛著這些女人,他也絕對不敢給予她們夫人的稱呼,除非他想要自絕於貴族階層。

和平民們想象中的不同,在貴族家族中,夫人的地位和貴族近乎等同,不僅有著命令家臣的權利,甚至還能在祭祀先祖時站在貴族的旁邊。

那個位置在她死亡前,就是嫡長子也不敢奢望。

這樣的事情很好理解,因為一些「喜聞樂見」的原因,貴族們和其繼承人的折損率相當高。而夫人這一身份從另一方面來說,也是一個在貴族出了意外以後、引導還未成熟的下任領袖成長起來的長者身份。

所以,她們獲得了應有的尊重,也獲得了繼承貴族爵位的資格,雖然排名在法案上比較靠後。

有著這樣的緣由,艾露夫人以莫爾特家族一員的身份自居就變得理所應當了。就連那些「編外人員」也不會覺得其中有任何不妥。

艾露夫人之所以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要舉行接任儀式,並非是她的權利**在作怪。就像其他貴族猜測的那樣,她完全不需要如此。

別說除她之外莫爾特家族已經沒有其他的繼承者了,就是貝爾或是蒙洛仍以一個繼承者的身份活著,身為他們的母親、或者說是名義上的母親,在這個領地中她也有著極大的權利。

不是報復,也不是貪圖,那麼真正的原因除了艾露夫人自己以外,恐怕沒有其他人知道了。

她也不能告訴別人,因為其中的辛秘和她內心的猜測。

一來,她需要儘快讓布朗克成為前任領主,以此來挽回領民對莫爾特家族的歸屬感。同樣,她也想藉此儘快讓莫爾特家族從「貴族們的笑柄」這個尷尬的位置上擺脫。

另一個原因就是,其他人死的太蹊蹺了。

無論是年輕的孩子們還是老練的布朗克都死的合情合理,甚至讓一向不介意以最大的惡意來揣度其他人的貴族們都心安理得的接受了這一結果,而沒有懷疑是否是她喪心病狂的殺夫弒子。

她覺得有些恐懼,就好像有一張無形的手掌在黑暗中操縱著這一切。

當然,她也知道這是自己神經過敏的想法,畢竟貴族們都有著自己的判斷方式。

有點常識的都知道,如果真是她做的這一切,那麼有著豐富「鬥爭經驗」的布朗克伯爵不可能沒有絲毫的察覺,那些忠心耿耿的家臣們也不會這般平靜。

何況,這些莫爾特家族成員的死亡確實合情合理,也沒有任何疑點。

漫長的歲月長河中,這樣的事情實在太多了,布朗克一家不過就是更倒霉了一些,甚至他們還絕對稱不上是最倒霉的那個。

儘管危機只是艾露夫人自己的猜測,但是她還是迫切的想要成為莫爾特領的領主,然後收養一個子嗣,來確定下一任的繼承者。以免自己哪天成為亡者的一員后,領地因為無人繼承的緣故,落到神殿的手上。

對於下任繼承者的人選,她的心中已經有了腹案,不過她不知道的是,還有另一位也盯上了這個位置……

梅菲斯特在冰原上漫步,過往的獵手和衛兵從他的身邊匆匆走過,但是卻沒有任何一個人的注意力向他身上投注過哪怕一眼。他們只是下意識的避開梅菲斯特的位置,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做。

雖然沒有刻意的對自己的身形進行隱藏,但是對於觸摸到規則邊緣的梅菲斯特來說,瞞過這些「普通人」就像他們去呼吸喝水那樣簡單。

想要發現他的身影,至少也得是已經掌握了元素之力的黃金階位及以上才行。

當然,要是他刻意偽裝,不是掌握了規則的傳奇階位就不要妄想能窺探到他的身影。

想到這裡,梅菲斯特不禁想起了墓園當中的那個老者,一個黃金階位的「告死者」。

他皺了皺眉頭,知道對方或許發現了什麼端倪,不過他毫不在意,因為他有著這樣的實力。

雖然對方身後可能還有一位傳奇階位的存在,但是他卻不信那位「告死者」會如此不智。

一向對爭鬥置身事外的「告死者們」是不會參與到這樣的事情中來的,貴族們和神殿方面那「脆弱」的神經可經不起他們的折騰,尤其是一位傳奇「告死者」的出手,絕對會讓各方勢力對這個群體警覺起來。

畢竟,梅菲斯特大人可不是那些下賤的惡魔,不是嗎?

笑容在面頰上綻放,年輕人將對「告死者」的擔憂拋之腦後,他確實不是傳奇階位的對手,但是想要真正的殺掉他,僅僅傳奇卻是不夠,起碼也得是神的化身出手。

這是生命層次帶來的差距,身為魔鬼始祖的梅菲斯特在生命形式上已經和高階惡魔與正式神一樣,成為了黃金生命中的一員了,雖然他的實力比起后兩者來說天差地遠,不過起碼潛力不差分毫不是?

梅菲斯特一邊自娛自樂的想著,一邊仔細的搜尋著自己的目標。

他需要一頭冰原巨熊來完成自己接下來的計劃,一個能幫助他成為莫爾特領主的計劃。

這也是為什麼他一定要殺掉布朗克領主的原因,只有家族走到了末路,人們才更容易相信突兀出現的「中興之主」。

梅菲斯特掌握的力量是「**」,雖然他現在也只能粗淺的運用一下這種力量,但是對付布朗克這種心靈有著極大漏洞的白銀騎士絕對是一場碾壓。

失去了所有子嗣會讓布朗克產生對父輩們的愧疚,會讓他擁有對新一個子嗣的渴求,甚至會讓他對殺害蒙洛的行為後悔萬分,這也是為什麼他逐漸厭惡福克斯的緣故,並非是因為對方對他荒唐行為的阻止,起碼不全是。

這些都是**的一種,對於梅菲斯特來說,這如同黑夜燈火般耀眼的**更是纏繞在對方脖頸上的絞索,自己只要輕輕一拉,就能讓對方徹底消亡。

不過梅菲斯特並沒有這樣做,他不僅需要對方墮落的靈魂,還需要讓對方死的合情合理,不至於讓人懷疑到即將走上前台的他的身上。

所以他擴大了布朗克騎士對子嗣渴求的**,然後找到了那天被伯爵大人摔碎了的茶壺的碎片。

在那個被蒙洛下了毒的茶壺碎片上面,不僅有失望、怨恨,還有愧疚和後悔。所以它成為了最好的媒介,一個能讓布朗克伯爵的**將他自己毀滅的媒介……

ps:感謝書友「國產英七七」的打賞,多謝大家的支持。

感謝書友「還有不存在的昵稱嗎」的指正,那兩個詞確實寫反了,已改。

還有,書評我都會看的。 「我在冰熊旗幟下宣誓:

恪守法典條文,守護領地領民;驅逐黑暗邪穢,崇敬星界諸神。

我必以手中的劍與盾開擴荒蕪,恢復先祖榮光。

凜冬女神的信仰在血液之中流淌,我以白銀之血的榮耀承諾,絕不背棄對女神的信奉,絕不捨棄身後的侍從。

今日,艾露狄弗洛莫爾特宣誓於此,在先祖英靈的注視下成為莫爾特領地第七十三位領主。」

艾露夫人神色莊嚴的宣讀著誓言,黑底藍邊的旗幟隨風飄揚,似乎在與之呼應。位於台下的其他人也都肅然的聽著,表達著對莫爾特家族應有的敬意。

誓言並不長,艾露夫人很快就結束了對其的宣讀,完成了從伯爵夫人到領地領主和伯爵的名義上的轉變。

然後,艾露夫人將被放置在一旁支架上的秘銀權杖拿了起來,向台下的諸人展示了一番,昭示著自己對這片土地的主權。

那是實封貴族家傳的手杖,也是領主權利神聖不可侵犯的象徵。

事實上,這一過程本該是領主所信奉神的主教將這個權杖授予接任領主,用以宣揚貴族和神殿方面「友好」的關係。

如果領主是一個無信者,那麼進行儀式的主教一般都由領主領地內的某個神殿主教擔任。

可惜這套規則在冰封海岸並不適用,這的貴族可是一批有信仰、領地內卻沒有神殿的傢伙。所以,這些貴族索性就在接任領地時選擇自己去拿權杖,省的再「麻煩」人家主教大人遞送了。

艾露夫人手握著權杖,心中有了短暫的失神。

如今,她已經從艾露夫人變成了艾露伯爵,姓名也從艾露狄弗洛變為了艾露狄弗洛莫爾特。可是她並不快樂,對於一個剛剛失去了孩子與丈夫的女人來說,這種權利上的獲得並不能讓她悲傷的心緒緩解很多。

更何況,她馬上就要成為另一個孩子的「母親」了。

想到這裡,艾露夫人掃了一眼人群中的孩子們,心下冷笑。

她先前的確放出了消息,要在儀式結束后確定下一任繼承人,所以無論是莫爾特家的支脈、還是狄弗洛家,都帶來了不少的孩子。

物質大陸有個諺語:「矮人的姓氏,貴族的繼承;獸族的婚禮,亡靈的壽命。」

這句話說出了物質大陸上的四類事物,而這些事物在邏輯上都有些奇特。

眾所周知,矮人的姓氏是極為奇怪的,因為它時常變化。

矮人出生時的確是繼承了他父親當時的姓氏,但是按照矮人們的風俗,在他成年之後,他是有權利改變自己姓氏的,而且能成為改變條件的理由也是千奇百怪。

有時,矮人挖出了一塊珍貴的礦石,他可能會把這個礦石的名字變為自己的姓氏、可能會把挖礦的地點變為姓氏,可能……

不只是他,這個矮人的父親也很可能會時常變換自己的姓氏。

所以,這就造成了一種奇特的現象:父子兄弟在姓氏可能完全不同,姓氏相同的矮人說不定在血緣上沒有絲毫的關係。

獸人的婚禮就更奇怪了。

獸族對於貞潔方面的看重僅次於人類,但是他們婚禮的全部過程都會舉辦在露天地點,在全族人的注視和祝福下完成,雨雪無阻。

這聽起來沒有什麼,但是要注意一點,他們是「婚禮的全過程」,包括……

很多人都認為亡靈的壽命是無窮盡的,但事實並非如此,低級的亡靈也是有著「壽命」限制的。

這裡指的低級並非是實力的高低,而是智慧高低。

因為智力低下的亡靈思維強度都不高,無法阻止靈魂之火的自主逸散,所以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們會變得「衰老」,最終「死亡」。

巫女重生路 貴族極其重視血緣的遠親,可是在繼承者的選取方面卻和這一點有些相駁。

按照一般人的想法,家族支脈身上也流淌著家族的血,論起親疏關係來說,怎麼著也要比貴族夫人要親厚的多,可是《繼承法案》上卻直接將他們排斥出了繼承關係之外,連絲毫的念想都沒有給他們留下。

這並非因為法案不近人情,恰恰相反,當時制定法案時一共有三百多名實封貴族參加,最終成稿更是得到了全數貴族的一致認可。

可以說,從法案誕生那天起,它就是為了保障貴族權利而設定的。

其實只要換一種角度來看,這件事就不難理解了。貴族法案上的排序是按照當前貴族的親疏關係而選定的、最有利於穩定的一種順序,對於丈夫來說,除了已經逝世的父母,對妻子的感情也只有孩子才能比擬了。

如今,艾露夫人成為了莫爾特領的領主,那麼選定繼承人的時候就應該以她的親疏關係來確定,所以,莫爾特和狄弗洛的後輩子嗣都有可能成為莫爾特領地的繼承者,只要他們被過繼給了艾露夫人。

當然,如果這個孩子姓狄弗洛的話,那麼他需要在過繼后把姓氏改為莫爾特才行。

對於兩方帶來的孩子,艾露夫人極為不滿。畢竟這群孩子最小的都已經**歲了,最大的甚至都十四五了,這樣的孩子過繼給自己,用腳後跟思考也知道他們是絕對不會和自己親近的。

最氣人的是狄弗洛家帶來的孩子,裡面還有兩個女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