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殿前生起了無數堆篝火,上萬人的集體狂歡和祈禱,陳道臨再一次聆聽了上萬人的集體大合唱……

不得不說,一首現實之中的神曲《萬物生》,被這幫羅蘭帝國的人們唱的走腔走調,倒也別有一番風味。

而在陳道臨的有心引導之下,這首《萬物生》已經被他引為了「無雙武神教」的「教歌」。現在幾乎整個聚集地的人,不論男女老少,不論是不是信徒,每個人有事沒事,都能哼上幾句。

在最初的上萬人大合唱,集體歌唱讚美「武神」的歌曲之後,陳道臨在接下來的儀式之中,又正式的宣布,為最近自己考察之後得到首肯的一批「新信徒」進行入教的儀式。

他親手為二十名「新教徒」頒發了象徵著教徒身份的白色長袍,以及每人一枚特質的徽章。

此外,陳道臨還宣布了一系列的給予「教徒」的優待條款,最最誘人的,便是在建成之後的新城裡,位於神廟周圍,所有的「教徒」都會得到一座屬於自己的住所。光榮的成為了「有產階級」。

有意無意的,陳道臨慢慢的在自己的上萬部眾之中,建造出了一個新的「階級」,也就是教徒的群體,這些教徒,將在這上萬人的群體之中,得到更多的優待,獲得更高的地位以及酬勞。

而讓蒙托亞意外的是,陳道臨已經將所有的人都進行了仔細的分類。他挑選的這些「教徒」,並不是在這上萬人之中原來就頗有威信和地位的人選,那些比較有名的工匠,比較得人望的長者,卻偏偏沒有被他吸收進這個新生的宗教。

陳道臨吸收的這些「教徒」,大部分原來在這上萬人之中,都屬於弱勢群體,都是一些底層的工匠甚至是民夫勞力。

用陳道臨暗中對蒙托亞解釋的話是:這些人原本一無所有,而我給了他們好處,才會死心塌地的追隨我。更重要的是,他們原來在人群之中沒有任何根基,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賦予的,他們對我的忠誠度才可以得到保證,還有就是……他們只會依附於我,幫助我擴大在人群之中的影響。

如果我找來一些原本在人群之中就很有威望的知名工匠,或者是年長的長者之類的人,那麼很容易就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下面的人抱團,或者是這些傢伙自己就成為了「民間領袖」,時間一長,我反而指揮不動了。

我只有扶持出一些原本的弱勢群體,他們才會死心塌地的為我效力,幫助我分化甚至是打壓人群之中的一些小集體,分解他們,慢慢的為我擴大影響!因為只有為我效力,打壓那些民間自己的小團體,維護我的統治,才能保證他們自己的利益!

蒙托亞聽了陳道臨這番話,回去細細想了一夜,冷汗直流!!

`

【有一個好消息告訴大家,我準備了一些天驕無雙的實體書,馬上就會弄一個活動,參加活動的兄弟姐妹,就有機會抽取到實體書獎品,簽名的哦~~~~請大家密切關註明後天的章節內容,會在章節內容里通告的!數量不多,要搶哦!!!】

`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今天還是無更。

重生之嫡女天命皇后 原因么……今天義大利對英格蘭~~

抱頭鼠竄。

此外,我會補償的!(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第三百九十三章【開天闢地】

神廟的揭幕儀式在聚集地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非常直觀的體現,便是在這一批新加入的「新教徒」的帶領之下,在接下來的這些天里,所有的工程進度都加快了許多。這些新教徒為了急於表現自己,都迫不及待的以身作則,帶領著各自統領的工程隊伍加大了工作量。

一時間,整個聚集地熱火朝天,而在目睹了那場盛大的揭幕儀式之後,在陳道臨刻意營造出來的神秘感和神聖感的影響之下,更重要的是那些新教徒得到了地位和待遇的提升,也激發了所有人的幹勁。

這更加讓陳道臨對於自己選擇在努林行省築巢的計劃十分得意:畢竟在這個地方,經過了一百年的時間,本地的宗教處於一個罕見的真空狀態,對他散步自己的這個「無雙武神教」簡直太有利了。

當然了,除了公開的那場揭幕儀式以及為諸多新教徒舉行入教儀式之外,還有一場秘密的「入教儀式」,是只發生在陳道臨的住所之中,只有極少數人到場參加的。

在這個內部的秘密的入教儀式里,過程就顯得簡化了許多。

入教的人員包括:皮埃爾男爵父子,馬丁,以及……光明教會二人組蒙托亞和阿德。

阿德是專門從木蘭城趕回來的。年輕牧師這些日子一直待在木蘭城,他負責為陳道臨打聽努林行省總督府的動態。並且隨時為陳道臨的這個聚集地採購一些缺乏的物資。不得不說,阿德在木蘭城的日子還是很愉快的。陳道臨給了他一筆經費,讓這個傢伙專門去結交一些努林行省總督府的官員。

可憐的年輕牧師,原本還算是一個純潔的苦修者,可在和那些官場老油條們打了兩個月交道之後,也終於有了些變化。

這傢伙的酒量直線上升,而且睜眼說瞎話的本事也漸漸有了些火候。

最重要的是,陳道臨得知這個傢伙在某一天被兩個官員拉去了一家風月場所里過了一夜——陳道臨惡意的腦補了一下,估計這位年輕的牧師只怕是節操不保了。

這個內部的入教儀式。在陳道臨看來還是很有必要的。入教的儀式,等於是確定下了自己的這個小團體的第一批核心人物,並且這種入教的儀式,在陳道臨看來就相當於投名狀,入伙儀式。

正式納入自己的這個團體,名正言順。

當然了。對於光明神殿的兩個傢伙來說,還是有些抗拒的。

畢竟光明神殿的宗教教義就寫的很清楚,這世界上唯一的真神便是偉大的光明女神,光明神殿是絕不承認除了女神之外的任何神靈存在的,任何其他自稱神靈的,都是邪惡的異端!

拜入這個「無雙武神教」。毫無疑問是和兩人的信仰相悖。但是在陳道臨的一番勸說和蠱惑之下,又對兩人說了一番「犧牲小我」的大義。終於讓蒙托亞和阿德屈服了。

這兩人幾乎是抱著殉道的心思完成了這個入教儀式。

在儀式之中,陳道臨穿著那件特製的白色卷金邊的袍子,站在眾人面前,主要是站在蒙托亞和阿德的面前,讓兩人彎腰下來,陳道臨挨個走過去,用手撫摸所有人的頭頂。然後念念有詞了一番。

當手掌撫摸著蒙托亞的腦門,陳道臨明顯感覺到這位神聖騎士的身子抖了一下。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漢子。這個敢於在大街上行刺皇帝的猛將,居然這個時候恐懼的如同一隻受傷的小獸。至於阿德……嗯,在陳道臨看來,這傢伙原本就是一個充滿了「受」屬性的傢伙。

「你願意背棄洪門遁入魔道……啊不,說錯詞了……」陳道臨按著蒙托亞的腦門:「你願意以身侍奉無雙武神么?」

面對陳道臨這句拿腔拿調的話,蒙托亞無奈的嘆了口氣,點了點頭,說了一句「是」——陳道臨敢打賭,這傢伙肚子里肯定在罵髒話。

儀式到了阿德這裡就順暢多了。這傢伙面不改色,甚至可以從容的將陳道臨教他念的誓詞背誦出來——只聽了一遍,就背誦得一字不差!

陳道臨心中嘆息:這傢伙是跟著木蘭城的那幫貪官學壞了啊——以後這個傢伙可不那麼好騙了。

好吧,陳道臨的「無雙武神教」算是正式成立。

在這個新興的宗教團體里,第一批的領導班子結構如下:

大祭司兼教宗:達令陳先生,為所有教徒的最高領袖,是無雙武神在人間的唯一代言人。

執事堂首座:皮埃爾男爵,負責教會之中的一般行政事務。

演武堂首座:馬丁。負責領導教會的武裝力量,捍衛教會的利益。

戒律堂首座:蒙托亞。負責維持教規的權威,懲罰一切違反教規的教徒。

教義堂首座:小精靈巴羅莎。事實上這個教義堂沒什麼具體事務,名義上只是為了精研教義而存在的。至於教義具體是什麼……還不是隨陳道臨的一張嘴巴說?

外事堂首座:洛黛爾?李斯特。事實上這個所謂的外事堂名義上是負責教會對外的聯絡——可天知道現在這個無雙武神教才建立,哪裡有什麼對外的聯絡事務。事實上這個部門是洛黛爾強烈要求組建的——專門為了給這位李斯特大小姐有一個身份。洛黛爾堅持認為,既然她已經投資了,難么身為投資人,怎麼能不在董事會上佔一個席位?對於這種合理的要求,陳道臨很愉快的就答應了。

當然了,陳道臨心知肚明,洛黛爾的這個要求,完全是針對巴羅莎就任了那個「教義堂首座」。

小妞兒的心思很簡單:她能佔個職位。那麼我就也要佔一個!

……

可以說,這個儀式是秘密舉行的,參與的人數僅限於陳道臨目前事業的第一批小團體人員,甚至還有例如胡克船長這樣的核心團員因為在外而缺席。

儀式的時間也很短暫,遠遠不如之前的那個神廟揭幕典禮來得隆重盛大。但是從實際意義來說,這個簡單的入教儀式,卻遠遠要重過那個盛大的典禮。

陳道臨心中很清楚。

隨著這個儀式的完成,自己在西北的這個事業,第一批正式的班底。就此確立!

從這一天開始,他正式從名義上成為了這一批人名正言順的首領。這些人的命運都將和他牢牢綁在一起,甚至是維繫在了他一個人的身上。

儀式完成第二天,陳道臨就將趕回來的阿德,再次一腳踢回了木蘭城。

當然了,阿德還有一個任務。就是將剛剛正式成立的「無雙武神教」的主要人員,按照帝國法令的要求,拿著一份名單,前往木蘭城的努林行省總督府進行備案。

教會成立之後,在這一萬人的聚集地,陳道臨有了一個正式的身份。

所有人在看到這個傢伙的時候。之前的那些「老爺」「大人」之類亂七八糟的稱呼都已經被拋棄掉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新的。很威武霸氣,很酷炫碉堡的稱呼:

「教宗陛下!」

這個稱呼,讓陳道臨心中暗爽了好幾天。

畢竟之前目睹過光明神殿里,海因克斯教宗的威風,畢竟是千年歷史的國家級的大教會,威儀四海,讓陳道臨看得心中也暗暗羨慕。

可如今么……哼。哥也是教宗,也是陛下了啊!

只不過。唯一讓陳道臨有些遺憾的是,在自己的這個地方,那些傢伙雖然嘴巴里喊自己教宗陛下,但是說話的內容不免還是叫人嘆息……

「教宗陛下,吃過了啊?」

「教宗陛下,遛彎兒啊?」

「教宗陛下,那個化糞池的通渠明天得再派些人挖大些啊。」

「教宗陛下,河工們太辛苦了,每天的午餐得給他們加兩塊肉啊!讓廚房挑最肥最有油水的才行!」

……

陳道臨很快就失去了對這個稱呼的興趣!這他媽哪像個教宗啊!分明就是個生產大隊長兼村支書啊有木有!!!

得意了幾天之後,陳道臨終於頭腦清醒了一些,下令,取消了「教宗陛下」這個稱呼,不許大家再稱呼自己為「教宗陛下」。

一來呢,這種胡鬧式的教宗,讓陳道臨自己心中也沒了滋味。二來呢,自己畢竟現在勢力還弱小,貿然稱呼「陛下」,傳了出去,豈不是被人誤會為反賊?!

陛下這個稱呼,是隨隨便便可以胡亂叫的么?!

而另外一個煩心的事情也隨之而來。

身為戒律堂的首座,蒙托亞將負責維護教規,懲罰一切違反教規的行為。

至於這個教規,當然是陳道臨負責制定了。

而蒙托亞對陳道臨提出了一個原來陳道臨自己忽視掉的問題。

「大人……我想問的是,我們的這個無雙武神教,是否允許神職人員婚娶?」

「嗯!?」

陳道臨愣住了。

這是他在制定教規的時候忽略掉的問題。

按照蒙托亞的說法,光明神殿是明文規定,高級神職人員是不得婚娶的!

高級神職人員,當然也包括了教宗在內。具體在光明神殿,一般來說,只有一些從低級神職人員慢慢爬上去的人,才會有家庭子女之類。再有就是一些神聖騎士團的成員,也不在此戒律之內。

但不管怎麼說,教宗是絕不能婚娶的!光明神殿立教千年,就沒聽說過哪個教宗是有老婆的!(私下裡的不算)。

這個問題讓陳道臨有些惱火。

這還用問嘛?!

大爺千辛萬苦跋山涉水來到這個地方,開創這個事業,難道是為了讓自己當和尚的?!

娶老婆!當然是要娶老婆的!!怎麼能不讓人娶老婆!!!這簡直太沒人性了!!!

陳道臨大義凜然的表了態!

蒙托亞不動聲色,然後緩緩的提出了第二個問題:

「那麼……大人。如果是允許婚娶的話,那麼我教的教規,是允許男子娶幾個妻子呢?」

「呃?」陳道臨忽然就不淡定了。

還有……這種好事?!

蒙托亞一本正經的繼續道:「大人,按照我羅蘭帝國的帝國法典規定,我羅蘭人都是一夫一妻制,只有皇帝王族,才可以不在此例之中。」

好吧,這也是陳道臨來到這個世界之後,對這個羅蘭帝國的一個重要的腹誹內容。

身為一個落後的邪惡的愚昧的封建文明。居然搞什麼一夫一妻制!知道不知道什麼叫做封建主義優越性啊!!知道不知道什麼叫做穿越眾的最大福利項目啊!!!

穿越不能建後宮,簡直就是讓人喪失了一大半樂趣啊有木有!!

「帝國法典都這麼寫了……難道咱們,可以通融?」陳道臨很不好意思的問道。

蒙托亞的神色絲毫不變,依然是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但是他的回答,卻無疑讓陳道臨很振奮:「是這樣的。大人!帝國法典雖然明確規定了一夫一妻制。但是在帝國新確立的宗教法案也有明文條款,對於一些特殊的新建的宗教,帝國允許並且承認其特殊的民俗婚俗形式,前提是這些婚俗民俗不得違背羅蘭帝國皇室對於國家的統治。根據現實的案例,前年在南方有一個新興的小宗教,叫做拜月教。教徒都是女性,該宗教允許女性可以一女多嫁。那件事情後來經過了帝國政府激烈的討論之後。同意並允許了這種特例存在,只是明確規定,只有拜月教的教徒才可以遵循這種特殊的婚俗。所以,有這樣的例子在前,如果您制定的無雙武神教的教規,在民俗婚俗上有悖於帝國法典,也可以特別申報在政府備案。應該是可以被接納的。」

拜月教?全女性的小宗教?

一女多嫁?

我擦……這簡直太喪心病狂了吧!!

達令哥狠狠的吞了一下口水,不好意思的看了看蒙托亞。

我們可以娶幾個呢?

學阿拉伯人?

還是學摩門教?

同時又忍不住有些埋怨蒙托亞。

你說你這個傢伙就是不會變通啊!

這種有趣的事情。你找個時間私下裡向本教宗請示就是了……現在這樣的場合,擺在團體例會上來說,你讓人家怎麼好意思表態嘛……

陳道臨看了看坐在左右兩側的自己的這群班底……嗯,主要是用心虛的眼神瞧了瞧小精靈巴羅莎還有洛黛爾這兩個小妞兒。

皮埃爾男爵等人都很聰明的垂下了頭去,不敢再此刻對視教宗大人尷尬的眼神。

巴羅莎和洛黛爾兩人卻都是小臉紅紅的,只不過小精靈也是垂下腦袋不敢看陳道臨,而洛黛爾則是似笑非笑的盯著教宗大人。

「咳……咳咳!那個……」陳道臨故作威嚴的沉吟了會兒,才沉聲道:「這個……原則上……就……那個……就不做數量的限制了吧。」

噗!

身後傳來了小女僕夏夏的一聲笑,陳道臨狠狠的瞪了過去,小女僕意識到自己闖禍了,趕緊找了個借口跑出了會議室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