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凡一行四人依然盤坐在帳篷的東南方位,而在秦凡身旁的便是那斷臂的齊叔以及冷冰冰快要掉渣的少女宸靜,

然而,秦凡是在場中唯一一位眼神始終平靜的人,

畢竟,這些年來的森林獨自修行,秦凡所遇見的各種險境實在是太多,

其中不乏真正的致命之時,而與秦凡所遇見的那些相比起來,眼下的這種情況,根本算不得什麼危險,

嗯,錯了,

目前,位於秦凡身後的那劍宗張皓和落漁以及范峒三人此刻顯得比秦凡還要淡定閑適,

如若不是看見其他眾武者面色沉凝,那落漁以及范峒兄弟倆都要手舞足蹈起來,

由於,秦凡在側,那落漁以及范峒兄弟倆才稍加控制而已,

濃濃的灰白色霧氣,籠罩著林間,

突然間,隱隱有著一種腥氣悄然滲透出來,

「嗯,來了,」

秦凡的眼神微微示意了一番身後的落漁以及范峒兄弟倆,用僅有秦凡自己聽見的聲音喃呢著,

嗄嗄嗄……

秦凡的話音剛剛落下,密林中便是突兀的響起了悉悉索索的聲音,

然後,一雙雙略顯血紅的魔獸瞳孔,便是在那灰白色霧氣之中出現,

鏘鏘鏘……

望著那些果然如約而至的傢伙,宸耀傭兵團的眾武者面色也有些冰冷,緩緩起身,手中武器緩緩的摩擦出聲,

隨著時間的推移,周圍聚集而來的魔獸數量越來越多,

其短短一刻鐘左右的時間,便已匯聚了數百頭左右的魔獸,

而且,秦凡看這模樣還有著增加的趨勢,

秦凡望著如此之多的魔獸,其眼眸中也是掠過一抹驚詫之色,

嗯,看來那所謂的魔翼虎,在這黑暗森林中的號召力還挺不弱,完全引動了這黑暗森林中的獸潮大泛濫,

這時在秦凡的身畔,那宸靜以及那齊叔茵望著如此之多的兇狠魔獸,其臉頰都是有些白,

尤其是那齊叔,狠狠抓著自己的斷臂,就算是疼出冷汗也是不吭一聲,

踏踏踏……

然而,就在那些魔獸出現后不久,突兀間大地都顫抖起來,

緊接著,兩股極為兇悍的氣息,出現在了灰白色霧氣之中,

「啊,魔翼虎,」

此時,在察覺到那兩股兇悍氣息,宸耀傭兵團的眾武者,其面色終於是蒼白了一點,

甚至,連那團長宸醉的眼神都是略微的有些陰沉,

這時間,龐大的身影在灰白色霧氣之中越來越明顯,

最後,終於是化為兩頭巨大而猙獰的魔獸,出現在了火光照耀下的密林,

此刻,望著那兩頭猙獰魔獸赤紅而殘酷的瞳孔,

宸耀傭兵團所有人的心臟都是劇烈的跳動了起來,那位於身畔的宸醉之女宸靜的嬌軀也是輕輕的顫抖了一下,

這最大的麻煩,終於還是如約而至了,

「嗯,這便是那魔翼虎么,和那天靈池秘境中的一樣啊,」

秦凡目光瞥著那兩頭氣息兇悍且模樣猙獰的魔獸,手指輕輕地磨挲著大腿,看起來是有點兇殘的樣子,

宸醉望著那將營地圍得水泄不通的魔獸群,而再看看那居中兩頭極具壓迫性的龐然大物,宸耀傭兵團的的團長面色也布滿著凝重,低聲喝道:「大家都小心點兒,」

緊接著,那宸醉喝道:「老王,帶人護住營地,」

宸醉口中的老王是一白髮的老者,

此時,那老王的面色滿是凝重的回應道:「是,團長,」

隨後,那老王手中明晃晃的利劍,被雄渾的先天之力所包裹且散發著濃郁的光澤,

這在夜色下比火焰光澤更容易讓人感覺到安全感,

這時候,一名宸耀傭兵團的武者出聲疑問道:「團長,那兩頭魔翼虎該怎麼辦,」

畢竟,大家要知道這兩頭魔獸魔翼虎可是擁有八級之境的魔獸修為,

而且,在這宸耀傭兵團內,光是一頭魔翼虎便是無人可以匹敵,更何況是兩頭呢,

宸醉聞言略微沉默了一下,

旋即,宸醉沉聲道:「我來攔住,你們迅速清理點其它的魔獸,至此突出叢圍,」

此時,在聽到宸醉團長竟然要一個人阻攔兩頭魔翼虎,

宸耀傭兵團的武者,其面色頓時大變,急聲道:「團長,不可,」

緊接著,宸醉冷聲吼道:「不要羅嗦,不想我真死的話,就加快速度清理其它魔獸,而後過來幫我,」

聞聲,宸耀傭兵團的武者拳頭微緊,而後低聲應道:「是,團長,」

突然間,那宸醉轉過頭朝著秦凡所在的方向大聲說道:「林楓小兄弟,老齊以及我女兒宸靜,就麻煩你照看了,我們的人手實在不多……」

秦凡聽其口氣,絲毫不像作假且反倒是誠懇至極,

這時在聽到團長這話,不少宸耀傭兵團的武者都是怔了一下,

雖然這一下午的交流,他們對於秦凡也算是有些熟悉了,

但是後者秦凡卻並沒有表現出什麼與眾不同來,團長宸醉將這個任務交給他,

這未免有點不保險吧,

導讀:本章出現的人物有秦凡,張皓,落漁,范峒,宸醉,宸靜,齊叔,老王, 秦凡對於一些懷疑的目光,倒是並未在意,

隨後,秦凡的眼神朝少女宸靜以及齊叔的身上望了望,微笑著應道:「宸醉大哥放心,」

笑完,秦凡還朝身後打了個手勢,卻是不知是為何意,

吼吼吼……

秦凡的笑聲剛剛落下,那將營地包圍的魔獸群中的兩頭猙獰無比的魔翼虎便是發出一陣陣驚天動地的吼聲,

這吼聲極為的刺耳,如獅吼虎嘯,夾雜在一起,

竟然,讓聽聞者耳膜陣痛,雙目暈眩,

「咦,」秦凡驚咦道:「沒想到那畜生魔翼虎竟然還能施展一些靈魂攻擊……」

秦凡的眼中掠過一抹異色,這還是他第一次遇見能施展靈魂攻擊的魔獸,

不過,這等靈魂攻擊力在秦凡的面前,很顯然是不值一提,

當下,秦凡屈指一彈,一股無形的波動便是不著痕迹的攻擊而出,直接將那蘊含著靈魂力的聲波抵消而下,

秦凡雖然不是靈魂力量專修流派的武者,

但是秦凡此時對於自己靈魂力的控制亦可謂爐火純青,絲毫不落於一般的擅使靈魂攻擊的武者,

「轟,嘭,」

魔翼虎的吼聲,很顯然是衝鋒的訊號,

因此,當其吼聲剛剛落下的時候,那數百頭魔獸的瞳孔中的血紅便是變得更甚,

旋即,其四蹄邁動整片大地都是顫抖起來,獸潮如同潮水一般,朝著營地衝擊過來,

這般聲勢,倒也是駭人,

「殺啊,殺……」

面對著獸潮的衝擊,宸耀傭兵團的眾武者也是眼神涌動著凶光,

畢竟,這個時候已是無路可退,只有拚命一搏,方才能夠有著一條活路,

嘭嘭嘭,轟轟轟……

這時獸潮重重的撞擊在營地周圍的尖刺防禦上,

雖然有不少魔獸直接便是被生生刺穿,但是奈何魔獸的數量太多,

魔獸的屍體迅速堆積,那些簡易的防禦便是變為廢棄,

後方的獸潮,一下子便涌了進來,

此時,肉搏戰開始,

令人作嘔的腥氣已是撲面而來,宸耀傭兵團的所有武者都是明白,

接下來,方才是今夜最為血腥的時刻,

嗤嗤嗤……

頓時,雄渾的先天之力在這一剎那間幾乎是同時間的爆發而出,

宸耀傭兵團的眾武者配合之間顯示出默契的配合,三四人一組且各自形成一個小陣型,手中鋅利的武器被先天之力所覆蓋著,直接將一頭頭撲來的魔獸,生生洞穿,

可以這麼說,數個小型的絞肉機在成形,而在他們的周圍,鮮血暴迸且魔獸屍體慢慢的累積起來,

此時,殷紅的血液頃刻間染紅了大地,血腥的味道以及凄厲的嚎叫聲,在這密林間擴散開來,

吼吼吼……

豪門暗欲:冷梟的掌上明珠 這時候,望著那由宸耀傭兵團的眾武者用身體搭建起來的絞肉機防禦,而那兩頭最為兇悍的魔翼虎,赤紅的瞳孔中也閃過殘忍狡詐之色,

然後,兩魔獸竟是同時邁動著重如山岩的四蹄,快若閃電般的朝著營地衝擊而去,

畢竟,以它們那強悍的實力且所形成的沖勢,不管對方陣型再如何精妙,配合再如何默契,

最後的結果都只有一種,那便是陣破人亡,

然而,一旦陣型被攻破且後方的那些傷員以及秦凡等人,便是完全失去了保護,

嘭嘭嘭……

所以,當宸醉在見到這兩頭魔翼虎的舉動時,其面色也是劇變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