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天明不敢耽擱,迅速向西邊奔去,可越走,天雷越是密集。

「小心!」魂海里的明月忽然叫到。

秦天明見自己剛落腳的地方降下另一道天雷,已經來不及躲避,忽然一陣香風襲來,抱住他的身體滾到一旁。

「是你?」秦天明壓在一具柔軟的身體上說道。

「是我。」夢嬈笑的妖媚異常。

秦天明知道情況危急,受不得夢嬈的魅惑,急忙起身道:「你怎麼來了?」

「我來救你。」夢嬈輕撫自己的髮絲道。

對上秦天明疑惑的目光,夢嬈道:「當初你救了我一命,我現在還你。」

秦天明早就知道夢嬈並沒有忘記自己,此刻雖然承認,但這話聽得他很不舒服。

「這聖祖雷炎谷是先祖觸摸到天地法則,引下來的這片混沌虛空,這裡毫無規則可言,唯一能夠開啟的鑰匙是聖祖玄器所化,聖祖祖訓是讓這裡變成鍛造體魄之地,但天地變動后,玄修受難,已經沒有人能夠受得了如此天雷,這裡就變成雲天派最重的刑罰之地。」

夢嬈一邊帶著秦天明玄渡虛空,一邊快速道。

「最西邊乃是聖祖飛升之地,傳聞留有聖祖魂念,你我前去碰碰運氣。」

秦天明被一隻晶瑩柔軟的小手拉著,感到說不出的舒服,但想到之前所見,又一陣厭惡。

「你並沒有十足的把握出去,為何來救我?」

夢嬈感覺到秦天明放開自己的手,心中一涼,淡淡道:「報了恩情,你我兩不相欠。」

她本就是極其高傲的女子,對秦天明的感覺很特別,所以不願解釋什麼,她覺得,兩人沒到情之所至,才不信任。

秦天明踏著幻光雲隱,吃力的跟在夢嬈身後,兩人飛了足足半個時辰,眼前忽然變了顏色。

天地變得一片灰白,天雷不再降落,取代它的是極其濃郁的雷屬性氣息。

秦天明與夢嬈站在兩片天空交界處,看著絲絲顫動清晰可見的雷元素,眉頭緊鎖。

秦天明從懷裡摸出一塊燈石向灰白之地扔過去。

燈石堪堪飛到兩片天空交界處,便受到雷屬性的侵襲,炸成塵埃。

「無路可走?」秦天明問道。

夢嬈咬了咬嘴唇,從玄戒中取出一件紫色斗篷罩住二人道:「過來靠著我。」

秦天明緊挨著夢嬈躲避在斗篷下,隨即斗篷自動一緊,緊貼二人肌膚變得透明。

秦天明試著將手指伸到灰白天空下,手指接觸到雷元素后感到一陣酥麻,卻沒有損傷。

「這斗篷是我爹留給我的,他不讓我用斗篷來聖祖雷炎谷,說這裡有片虛無之地,那裡的虛無空間每次都會將人傳送到不同的地方,我們究竟能否找到聖地,就看造化了。」

秦天明點了點頭,與夢嬈一齊跨入虛無之地,身影立即消失不見。

……

「什麼?夢嬈也進去了?你怎麼不攔著她?」雲天掌門驚道。

執法長老擺擺手道:「攔著她做什麼,雲天閣四層你我都二十幾年沒上去過了,也不知道老東西給他的女兒留了什麼好東西,難道你就不想離開這個鬼地方?」

雲天掌門氣勢一頹,說道:「罷了,罷了,希望他不要再回來就好。」

「呵呵,虛偽的傢伙。」執法長老嘲諷道。

……

被斗篷圍在一起的兩人身體不免接觸,秦天明飛在半空中已經儘力保持身體不動,卻還是不斷摩擦夢嬈的敏感之處。

夢嬈的臉色越來越紅,卻是一句話都沒有說,她悄悄握起秦天明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腰肢上。

秦天明觸手一陣柔軟,心神恍惚,想要抽離,但披風卻將他的手緊緊夾在夢嬈腰間。

不斷被傳送到幾個地方,能夠看到的只有雷屬性的元素在空中飄動。

秦天明感覺身上慢慢有了疼痛之感,看向夢嬈,夢嬈只是報以一笑。

心知這披風面對如此濃郁的雷元素就要化為灰燼,秦天明心裡不無遺憾。

再次穿過一陣虛空,秦天明隱隱見到一片金光,那裡自成一片空間,並沒有漂浮的雷元素。

夢嬈一喜,拉著秦天明迅速奔過去,可明明就在眼前的景物卻怎麼也趕不到。

嗤啦!

身上的披風忽然出現一道裂縫,秦天明早就力竭,一直靠著夢嬈拉扯向前飛去。

「記著我的名字,我叫夢嬈。」

秦天明耳邊忽然響起夢嬈的聲音,這句話是當初他救下夢嬈時夢嬈對他說的。

秦天明沒有反應過來,就覺得嘴裡被人塞進一顆丹藥,隨即胸口撕裂一般疼痛,耳邊響起炸雷。

黑,整個世界陷入一片黑暗,秦天明覺得全身被雷元素洗禮,肉體骨骼發出滋滋啦啦的聲響,但意識卻是驚人的沒有消散,眼前反而出現一個個場景。

「父皇,你要去哪?」

「乖武兒,父皇要去天外。」

「去天外做什麼?白鬼一族怎麼辦?」

「白鬼一族暫且交給襄王,父皇要去尋找遮天鏡……」 這一次來的巨人好像有三十人的樣子,除了那名帶路的年輕巨人,其他的都是身高三米的成年巨人,而且個個異常強壯,手臂粗大如樹榦,一看就充滿力量感,身上還都帶了好幾根長矛。

看來他們是巨人裡面的精銳才對,為了抓住韓渡他們,巨人高層可是下了大力氣。

此時,潛伏在兩座小山包上的司徒玉鳳和孫子超四人都沒有冒頭,因為韓渡那邊沒有動靜,他們都很清楚,他們四人的攻擊只有在配合韓渡他們的攻擊下才能有效果。

如果韓渡這邊還沒有動,他們提前攻擊暴露了自己,只怕對他們沒有多少好處。

「韓渡隊長,竟然來了這麼多巨人,該怎麼辦?」史文娟詢問韓渡道。

後面絡腮鬍子等人都是聚攏過來,目前的情況他們也都明白,他們的確是回到了巨人那個時代,他們心中也都認為的確是時光倒流了。

韓渡拿起手中的槍,對史文娟等人說:「大家不要慌,按照我先前制定的策略,等巨人靠近就猛力打,盡量將他們全部消滅。」

韓渡說完抬頭,看了看對面小山包上的司徒玉鳳和孫子超,兩人都在等韓渡採取措施。

和他們就這樣交換了一下眼神,示意他們不要輕舉妄動后,韓渡的目光出現在趕來的三十名巨人身上。

其中一名滿臉憤怒的巨人走到那名年輕巨人身邊,向韓渡這邊喊話,說的都是些嘰里咕嚕的語言,韓渡一句也沒聽懂。

「他說的是啥,還手舞足蹈起來了,看著有點搞笑。」絡腮鬍子抱著自己的槍問道,他早就做好隨時射擊的準備。

史文娟的手下阿惠不假思索道:「還能說什麼,肯定是在說欠債還錢,殺人償命,你們這些小矮人還不快快投降受死。」

「有道理啊。」絡腮鬍子贊同道。

「好了,不要閑聊,集中注意力,我說開火,大家就要一起開槍,千萬不要給巨人們喘息的機會。」

在韓渡制止了身邊人的閑談之後,對面的巨人見得不到回應,突然就不說話了。

「嗖!」

陡然之間,剛才那名嘰里咕嚕說話的巨人手臂一動,一根粗大的長矛直接飛到了韓渡跟前,速度快到離譜,一晃而過。

韓渡一直到長矛飛到眼前才作出反應,腳步后挪一步,長矛從他的褲襠前掠過,深深插入地下。

韓渡頓時倒吸一口涼氣,如果不是他及時挪了一步,長矛可能就傷到他了。

緊跟著,其他巨人紛紛舉起手中長矛,眼看著就要發動攻擊了。

韓渡果斷作出決定:「開火!」

「嗒嗒嗒嗒嗒嗒……」

韓渡的槍最先響了,絡腮鬍子等人也是立即開火,一排排子彈向著巨人激射而去。

韓渡身邊加上他自己有六人手裡有槍,六排子彈唰唰射出去,密集打在前面的一部分巨人身上,很快就有巨人因為被打了許多槍而倒地死亡。

不過巨人們的反應也不慢,紛紛趴下來躲避子彈,先後有巨人將手中長矛投擲出去,頓時一片鮮血濺起,韓渡旁邊一個人被長矛刺中胸膛,口中鮮血直流。

韓渡抽空看了一眼,發現是絡腮鬍子認識的一個人,他現在放下槍,抱著這個人想要搶救他,可是面對這個人胸口插入的大如手臂粗的長矛,絡腮鬍子根本無從下手。

韓渡這邊同樣被長矛襲擾,幸好他及時躲避,這才沒有讓身體被刺中。

「絡腮鬍子,不要分散注意力,你的朋友已經死了,再不阻擊敵人,可能你自己也會死。」

韓渡的話剛說完,絡腮鬍子身邊就有一柄長矛飛來,直挺挺插在他身體近處,險些就傷到他。

他這才轉移注意力,抱起自己的槍,向著巨人們瘋狂射擊,期間,他身邊又有幾人被飛來的長矛刺中身體,倒地而亡。

韓渡這邊的情況差不多,也有幾人不幸被飛來的長矛刺穿身體而死。

就在韓渡這邊和巨人們的戰鬥進入焦灼狀態,難分難解的時候,潛伏在小山包上面的司徒玉鳳和孫子超四人果斷開火,他們都是處在巨人身後,正好打得巨人們措手不及。

之所以他們會一直到這個時刻才發動攻擊,是因為韓渡在分發給他們子彈時就是這樣特地叮囑的,往往對戰雙方打得難分難解之時,其中一方突然多出援手,很容易就會讓另一方快速落敗。

現在隨著司徒玉鳳和孫子超四人加入,本就在韓渡他們的攻擊下討不到便宜的巨人立刻死傷慘重,一下子只有不到十個巨人還活著,其他的都是趴在地上斷了氣,身上滿是彈孔,血流了一地。

巨人們原本每人都帶了好幾根長矛,現在都投擲得差不多了,韓渡他們的火力將他們逼得沒有反手餘地,而且由於司徒玉鳳他們居高臨下的攻擊,趴在地上的巨人全都是活靶子,沒幾下便將他們全部擊斃。

這便是現代熱武器的優勢,巨人即便體型巨大,但只有長矛做武器,在子彈面前根本擋不了多久。

不過當他們都停火后,韓渡看向身邊四處,說實話有點心痛,因為又有十幾人不幸死亡,都是被巨人的長矛刺死的,死狀凄慘。

韓渡清點了一下,拿槍的人里,活著的只剩下他、絡腮鬍子、大力、小菲,沒有拿槍的人里也有七人死亡,這些人多數是死在逃跑躲避路上,巨人的長矛密集飛來,他們中有很多人被刺穿背部,活活釘死在地上。

為了補充戰力,韓渡立刻將兩把沒有人使用的槍交給史文娟和她的另一名手下阿惠,其他還活著人則都是預備戰力,一旦有誰不幸死亡,槍將會交給下一位。

「大家打起精神,我們贏了,現在按照原計劃,我們馬上離島,去尋找下一個躲藏之地。」韓渡開始鼓舞士氣。

絡腮鬍子因為有幾位熟人都在這次混戰中失去了生命,心裡很低落,對韓渡道:「我覺得這個地方就不錯,還是繼續逗留在這個地方吧,等巨人來了,我按照這個方法再來全殲所有的巨人。」

韓渡想說,同一個策略,第一次湊效后,短時間內再使用第二次並不明智,因為敵人可能已經知道你這個策略了。 慢慢睜開眼睛,天地一片金色,秦天明以為自己來到了另一個世界。

揉了揉發脹的腦袋,秦天明發現周圍已經沒有夢嬈的身影,感受到體內充斥著的另一股天地靈氣,第三條玄脈竟然開了九節,達到了入玄位巔峰,秦天明想起披風破碎前夢嬈對自己說的話,心中一痛。

思緒像潮水一般湧進腦海,秦天明記起過去的一幕幕,他雙拳緊握,傲視天地,大聲道:「等著我,我很快就會回去!」

天空揮灑著金光,地上則是一片片金沙,恢復記憶的秦天明覺得身上擔子重了很多。

魂海里的澹臺明月感受到秦天明的變化,不安道:「天明哥,你的魂海中很焦躁,是因為夢嬈嗎?」夢嬈救了秦天明后,澹臺明月便不再稱呼她為妖女。

「是,也不是……」

「唔,天明哥,她對你很好呢,那丹藥恐怕達到八級甚至更高,你吃了之後逃過一劫,不僅境界攀升,我感覺你的身體也有些變化了呢。」

秦天明點了點頭,他醒來時不僅發現自己的境界躥升到入玄位九級,更是發現身體蘊含了強大的爆發力,原本他的體質就要強於他人,之前服下玄丹,在濃密的雷屬性環境中經過洗禮,肉身彷彿被雷電重塑一般強健。

金色的天地中沒有任何生物,但秦天明清楚記得自己昏迷前見到一個虛影,可無論如何,都想不到虛影的模樣。

他決定不再向前走,就地坐了下來,凝神冥想。

腦海中劃過一幕又一幕:兒時的修鍊,父皇的教導,白鬼一族的橫空出世,天地的異象,銀色的小棺材,異世遇見的花花,明月,救了夢嬈,進入雲天派,被冤枉來到聖祖雷炎谷,夢嬈為救自己魂散天地……

時間也不知過去了多久,彷彿歲月重來一遍,秦天明靜靜的坐著冥想,忽然覺得回憶中少了點什麼。

「是他!」

秦天明腦海中忽然閃出一幅畫–青雲天上圖!

他確定,在昏迷前見到的場景就是那副青雲天上圖。

之前參悟青雲天上圖時,每看過一遍,便會忘記其中招式,秦天明參悟半月才在機緣巧合之下領悟一招,但這一刻,那副畫好似活在了眼前,青雲山前的老者一招一式均是那麼清楚。

秦天明起身跟隨老者舞動身形,伸手彷彿可擎天地,揮手好似可斷山河,一套招式修鍊完后,整片金色天地轟然坍塌!

秦天明回神時,發現自己已經回到雷屬性包裹著的灰白世界,但他這次可以自由穿梭其中,絲毫沒有異狀,濃郁雷元素的流動還會讓他感覺舒服。

剛剛開天破地后,秦天明已經力竭,此時癱坐在地上,心中的澎湃久久沒有停歇。

「千年過去了,終於有人悟了…」

半空中忽然響起一道炸雷般的聲響,秦天明望去,見到一個虛幻的影子飄落下來。

「前輩可是雲天老祖?」秦天明想起夢嬈的話,不確定道。

「正是。」

秦天明聞言急忙俯身一拜道:「弟子秦天明,拜見老祖。」

「老夫飛升千年,留下青雲天上圖和雷炎谷,卻不想後輩愚鈍,無人蔘悟,這點神念險些就此消散於天地之間,你剛剛修鍊的是老夫所創的青雲訣,雖然可撼天地,但你的境界太低,要不是老夫相助,恐怕修鍊中途便會破體而亡。」

秦天明不知剛才如此兇險,感激道:「多謝老祖。」

「老夫一生無牽無掛,飛升之後才發現世人做不到絕對無情,老夫放不下的就是一手創立的雲天派後繼無人,但飛升他界后,再插手下界之事乃是有違天命,所以便留下這兩樣東西造福後輩。」

雲天老祖的身影慢慢清晰,秦天明見果真是那青山前的人影。

「老夫已在六界之外,對六界浩劫愛莫能助,天機不可道破,否則會引起天塌地陷,老夫只能指引你早日去往想去之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