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天知道布里斯這話的意思。

有時生產出一套設備在技術上難度並不是很大,反而是將這套設備修好卻是難上加難,因為你不知道哪個部件出了問題,又不可能將其全拆了一個個檢查。

這就需要圖紙,工程師們可以對照著圖紙根據設備的工作原理分析出可能發生的故障並進行排查和維修。

否則,買回來的這些生產線就真的是一堆廢鐵。

「放心,布里斯!」秦天說:「圖紙會有的!」

「你有圖紙?」布里斯震驚的望向秦天。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們想要的圖紙!」秦天回答:「我試著找找看!」

秦天已經學會了在這方面把話說含糊,而且不多做解釋,因為他知道有些事越解釋疑點越多。

應付了布里斯博士幾句,秦天就回到了自己住處並用量子晶元展開搜索。

接著數據很快就一條條在秦天的腦海里閃現出來……1938式12.7MM高射機槍,PM37型82MM口徑迫擊炮,以及RPG7火箭筒,都是些老掉牙的東西,量子晶元能輕鬆的獲得生產線甚至武器本身的圖紙。

量子晶元的好處之一,就是秦天只要告訴它需要什麼,然後晶元就自動給出數據……至於是從哪裡獲得的,秦天不需要知道。

完了后,秦天就將這些圖紙一股腦兒的傳輸到桌面的電腦里,然後點點滑鼠,印表機就開始工作了。

讓秦天氣苦的是,貝特朗的這台印表機顯然只是擺設,因為秦天發現它的墨盒噴孔已經因為許久沒用而被干硬的顏料堵塞了。

這讓秦天花了幾分鐘的時間讓人送一個墨盒上來。

讓秦天沒想到的是,一個墨盒根本不夠,後來紙張也嚴重不足……需要列印的圖紙實在太多了,結果搬了十幾台印表機用了幾小時才打完,而此時的圖紙也已經堆滿了整個房間。

「看看吧,博士!」秦天把布里斯博士叫來后,就朝周圍攤了攤手:「我不知道你需要的是不是這些!」

布里斯博士隨手拿起其中幾份看了看,然後又拿了幾份,偶爾還跟自己帶來的數據對照了下,過了好一會兒才點頭回答道:「太棒了,秦!它們看起來的確就是那些設備的圖紙,不過我不能確定,因為我沒與實物對照……上帝,竟然還有裝備的圖紙!」

「如果圖紙與設備配套的話,就不會有問題了吧?」

秦天問。

韓娛之請簽收 「是的,秦!」布里斯博士信心十足的回答道:「從技術上來說,它們並不比AK47的生產線複雜多少,重點就在於這些圖紙……現在,我們甚至都有能力自己生產這些零件了!」

「我會讓人把這些資料搬到你的辦公室!」秦天說:「另外還有電腦備份以方便你檢索,你可以讓技術人員事先學習這些圖紙做些準備!」

「當然!」布里斯博士回答。

「還有這個!」秦天把手裡的一小疊資料遞了上去,這才是重點。

「這是什麼?」布里斯博士掃了一眼手裡的資料。

「這些是對我們即將到來的設備的改進方案!」秦天說:「比如高射機槍有拔彈曲柄滑脫故障,我們可以在彈鏈出口處加一個擋鏈板;還可以加大活塞桿螺紋底徑尺寸解決螺紋處的斷裂故障;將導氣箍的兩個零件改成一個整體零件,這樣就能避免兩節裝配出現的鬆動問題……」

布里斯博士一邊聽著一邊翻著手裡的資料,然後艱難的咽了下口水。 布里斯博士很快就意識到一點,跟房間里成堆的圖紙比起來,他手裡的這一疊改進資料才是最寶貴的。

原因很簡單,房間里的圖紙雖然重要,但它們只是相對索馬利亞更確切的說是「阿爾特朗」而言重要,但生產出來的東西還是上世紀六十年代甚至更早的東西,比如高射機槍就是1938年的玩意。

它們之所以沒有被淘汰只是因為易操作、安全性好、廉價等優點受落後的戰亂地區歡迎。

甚至因為這些優點,它們的缺點比如笨重、精度差等缺點都可以被忽視了。

但是現在,秦天給的這一套改進方案似乎能最大限度的減少這些裝備的故障並提高性能,比如秦天剛才說的那些就很有道理,甚至還取消了一些累贅的部件減輕了整槍重量。

這裡之所以用「似乎」這個詞,是因為這只是理論上的改進,裝備這玩意是需要結合實際真的生產出來並能達到預期的效果才算數。

「為了做到這些改進!」秦天接著說道:「我們就必須對設備以及零件做一些改動,改動圖紙分在『G』組,你可以做些準備,這樣等設備來時就不會浪費太多時間!」

「明白!」布里斯博士點了點頭,然後問了聲:「我可以知道這些資料是哪來的嗎,秦?」

「不,博士!」秦天回答:「你只需要知道這些資料是否可行,如果可行的話,就按資料里的方案做!」

「明白了!」布里斯博士回答。

其實布里斯博士不是不知道在這裡工作能不問的就盡量不問,但這一回他實在忍不住,原因是他研究輕武器幾十年,從沒見過類似這樣的改進方案。

這讓布里斯博士忍不住思考一個問題:如果早就有這些改進方案,為什麼直到現在才提出呢?而如果之前一直沒有這些方案,那也就意味著它們是眼前這個新任總裁提出的……

可這似乎又不太可能,因為布里斯博士聽說秦天之前是傭兵。

所以這很可笑,因為如果秦天能夠提出這些方案的話,根本就不需要做傭兵賺錢,任何一個武器製造商甚至國家都會以高薪騁用他。

想來想去也想不出答案,最後布里斯博士只能將其歸結為這些裝備太舊了,即便是有改進方案人們也沒有興趣對其進行改進。

至少有一點布里斯博士是猜對了,那就是這些改進方案在此之前並不存在。

因為它們是量子晶元計算的結果……確切的說,是量子晶元與秦天共同作用下的功勞,只不過秦天自己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而已。

暴雨公司總部大樓。

董事長傑伊將梅森和盧克兩人叫到了他的辦公室里。

「你們倆是公司最優秀的兩個博士!」傑伊坐在轉椅上煩燥的用手指敲著桌面,在輕微的「咯咯」聲中說道:「我曾經以為沒有任何事能難倒你們,但現在我發現我錯了!」

「抱歉,董事長先生!」梅森博士回答:「人類目前對量子領域知道得還很有限,它就像是一個謎……」

「可你已經用它造出了一個晶元!」傑伊打斷了梅森的話:「這個晶元甚至能與人的大腦結合,而你卻告訴我對它知道的很有限!難道你說的人類不包括你自己嗎?」

「我很難說清楚這個問題!」梅森博士說:「關於這一點,我想盧克博士也贊同我的說法!」

盧克博士無奈的點了點頭:「董事長先生,別人在使用我們的武器比如SF步槍的時候,他們知道怎麼用,可以用它殺人甚至將它拆解然後在十幾秒內將它重新裝好。但他們卻不知道它的工作原理,也無法複製生產它……」

「可這與我們今天討論的問題有什麼關係?」

「我想說的是……」盧克博士解釋道:「我們在量子通訊方面就像是那個使用步槍的人而不是生產步槍的人,我們知道對它這樣做會出現那樣的結果,但卻完全不知道它為什麼會出現那樣的結果。事實上,沒有人知道,因為這對人類來說完全是個陌生的領域,所有你可以想像得到的科學理論對它都不適用!」

這麼說傑伊就有些明白了。

梅森又補充了一句:「所以,我們雖然用它生產了一個晶元並成功的與人腦結合,但還是對它一無所知!我認為……」

說到這梅森就收住了話。

「你認為什麼?」傑伊朝梅森揚了揚頭:「說吧,至少不會比現在更糟!」

梅森遲疑了下,就回答道:「董事長先生,我們當初研發這款晶元的初衷,就是將人腦的想像力、創造力和計算機結合在一起……」

「這我知道,我想知道的是它會發生什麼?!」

「有句話叫『創新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梅森博士回答:「它的意思就是我們現在所有的創新都是建立在前人積累的知識的基礎上,我們需要先學習這些知識然後再努力往前跨出一步。但這最終會導致一種記憶危機或者也可以說是學習危機!」

「記憶危機?」

「簡單的說!」盧克博士代為解釋道:「就是前人的積累的知識已經多到我們無法將它記住或是學完,甚至只是其中一個小領域也是如此,於是創新就會進入停滯!」

「但計算機卻沒有這樣的問題!」梅森博士接著說道:「它可以存儲並擁有比人類多得多的知識,計算機的問題只是無法將這些知識融匯貫通並進行創新!」

「太棒了!」傑伊說:「你們是想告訴我……這個傢伙結合了計算機和人的優點,然後有了超強的創新能力?」

「是的!」梅森無奈的點了點頭,頓了下又補了一句:「當然,這只是可能!」

之所以說「可能」,是因為他們沒見到真實情況。

傑伊長長的嘆了一口氣,說道:「一個能夠控制我們的人,一個擁有超強創新能力的人……如果可以的話,我真希望能雇傭他!」

當然,這只是說說而已。

誰也不會把一隻能毀滅自己的老虎放在身邊。

「找到他!」傑伊下令:「不管用什麼方法!」 另一邊的秦天當然不知道這些,此時的他正拿著圖紙在吉拉基地忙著……「阿爾特朗」那邊的事正緊鑼密鼓的進行,吉拉基地這邊當然也不能放鬆。

「我們要在這裡建造一個彈藥庫!」秦天在地圖上指著兩座山峰的位置說道:「一個地下彈藥庫,明白嗎?這裡最不容易遭到敵人攻擊!」

「明白,長官!」

「另外我們還要在山腳挖幾個防空洞,一個可供兩千多人臨時躲避的防空洞,一旦戰爭來臨這就可以保護他們的安全!」

「是的,長官!」酋長回答。

吉拉基地的負責人是酋長。

這顯然是個很好的選擇,因為酋長同時代表兩方面的利益,一個是傭兵另一個則是坡科特部落,無論在哪一方面酋長都有人脈同時也深受信任。

唯一的問題就在於本……要知道本原本是阿爾特朗的二號人物,除了貝特朗之外就屬他最大。

但是現在本卻要服從酋長指揮,這在心理上難免會有些落差,因此本常常與酋長鬧彆扭或是不配合……這其中也有一部份原因是本認為自己比酋長優秀,覺得發號施令的應該是他。

秦天明白這一點,許多人工作並不只是為了拿薪水,同時還需要一種受重視的成就感。

在酋長離開后,秦天就把本叫到面前。

「一切都還好嗎,本?」秦天問。

「是的,長官!」本回答:「一切都好!」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本!」秦天說:「我們此前的確有些不愉快,但我一直都沒忘記自己是個傭兵,所以我會以傭兵的原則來處理我們之間的關係!」

「我也是,長官!」本十分贊同的點了點頭。

重生學霸逆襲錄 所謂傭兵的原則,就是既然要呆在一支隊伍里就必須放下私人恩怨,否則就離開。

這個原則的道理就在於:如果有什麼私人恩怨放不下,那麼在戰鬥中不僅會害了自己同時也會害了隊友甚至整個隊伍,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事實上,長官……」本給秦天遞上了一根煙,說道:「我認為你做的是對的,因為當時那種情況,如果是我,我也會狠狠揍我一頓!」

這話說的雖然有點像繞口令,但秦天還是聽懂了。

秦天湊上本划燃的火柴點燃了煙,然後把目光放向正拔地而起的一排排木房以及正在耕種灌溉的坡科特人,問:「那麼,你覺得這個基地怎麼樣?有什麼建議嗎?」

「雖然不明白你為什麼這麼做,頭!」本吐了一口煙霧,隨意靠在旁邊的石頭上,回答:「而且做這些我們也耽誤了訓練,但不知為什麼,我認為我們在做正確的事!而我們……已經很久沒有做正確的事了!」

秦天明白這是為什麼。

這是人的一種天性,用一個詞來形容的話就是「理直氣壯」。

他們是在保護弱者,讓弱者過上好生活並受其敬慕、感謝、崇拜等,這本身就會有一種成就感,就會成為一種心理和精神支柱。

如果說傭兵是一群沒有靈魂的人……這麼說傭兵這個職業並不為過,因為他們往往會受雇執行一些非正義的戰鬥。事實上,他們根本不會考慮是否正義,他們只在乎一點,那就是僱主能否出得起價錢。

但是現在,秦天正在將他們的靈魂一點點的拉回來。

這正是秦天想要的,而且這只是開始。

「所以,我們需要更多的人保護這個基地!」秦天若有所思的說道:「這有兩千多人,但保護他們的只有五十多人。而我們周圍到處都是武裝,有大的也有小的,它們就像一群群餓狼一樣在外面對我們虎視耽耽,他們之所以沒有動手,是因為這裡還沒有什麼值得他們搶的。有一天,當作物成熟后,情況就不一樣了!」

「當然!」本點了點頭:「索馬利亞從來都不是個讓人放心的地方!」

「所以,這事就交給你了!」

「什麼?」本聞言不由一愣。

「酋長除了隊長之外,還負責基地的組織和建設!」秦天說:「而你,本……」

說著秦天拍了拍本的肩膀:「你負責基地的軍事,包括防禦、訓練以及後勤等等,有什麼問題嗎?」

「不,沒有,長官!」本挺身回答:「謝謝,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很好!」秦天半認真半開玩笑的回答:「如果你讓我失望的話,我就會把你從這裡踢出去!」

「沒問題,長官!」本不由笑了起來:「到時一定不要手軟!」

本對自己有信心,因為秦天安排給他的事正是他擅長的同時也是他喜歡的。

在離開之前,秦天看到傑西卡在幾十米遠的地方搭建了一個半開放的帳蓬做為臨時診所,外面等待的病人已經排成了一條長龍,其中有許多是小孩……索馬利亞永遠不會缺少病人,尤其是落後的部落。

秦天信步走了上去,問:「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哦,秦!」正忙得不可開交的傑西卡抬起頭來見是秦天,眼裡的意外和喜悅一閃而過,然後就為難的說道:「抱歉,秦……有很多人正等著我!」

「我明白!」秦天說:「不過我也許能幫上點忙!」

「不,秦!」傑西卡笑了起來:「雖然我很樂意,但你似乎幫不上忙……」

「或許並非如此!」說著,秦天就看了一眼傑西卡正檢查的一個孩子,說道:「我想他喝了不衛生的水導致腹瀉,你可以給他開點Imodium,並補充鹽水以防脫水,對嗎?接下來這位,是嚴重的營養不良導致的皮膚感染,我認為需要給它輸入營養液另外進行抗生素治療;還有下面這個,應該是外傷導致的發燒……看他的膝蓋,他一定是摔了一跤又沒有及時正確的處理傷口!」

傑西卡聽著有些不信,看了看秦天所說的這幾個后不由目瞪口呆,因為秦天說的全中,不僅如此就連治療的方法都一點不差。

如果是傑西卡來做的話,至少要問問情況或是量量體溫什麼的,而秦天僅僅只是掃了一眼就能做出判斷。 因為秦天的「幫忙」,外面排著的一條長龍在半小時之內就被全部搞定了。

「你是怎麼做到的?」傑西卡摘下掛在脖子上的聽診器一邊難以置信的表情望向秦天:「我還以為至少要到天黑,可是你只用了半小時……」

「我也是個醫生,傑西卡!」秦天回答。

這當然不是實話,但這可以比實話更好的解釋。

「這不可能!」傑西卡笑了起來。

「我說的是真的!」秦天煞有介事的回答:「你聽說過中醫嗎?我們更講究『望聞問切』而不是用儀器去測量!」

「當然聽過!」傑西卡疑惑的說:「可是,你剛才並沒……」

說著傑西卡就比劃了一個動作。

「把脈?」

「對,把脈!」傑西卡點了點頭:「我見過中醫看病的樣子,同時你也沒有問,你只是看了他們一眼,然後就知道他們該怎麼做了。最不可思議的還是我居然找不出一點錯!」

「並不是每個中醫都需要那樣做的!」秦天只能這麼回答。

此時的秦天已經有些後悔了,他剛才應該多做點樣子。

「好吧!」傑西卡無奈的笑了笑,隨手給秦天遞上了一瓶礦泉水。

礦泉水是「巴列赫」牌,索馬利亞語是湖泊的意思……水尤其是純凈水在索馬利亞是稀缺資源,價格2到3美元,只有像「幽靈」這樣的國外公司才消費得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