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沫語後背也張開了一雙粉色的蝴蝶翅膀,上面還有暗粉色的花紋蔓延其中。這是秦沫語修行的第一個法術留下的花紋。

秦沫語這雙翅膀會根據秦沫語練習的第一個法術來烙印一個翅脈,隨著秦沫語等級的提升,這個翅脈上所經過的能量會慢慢的淬鍊這個法術。每一個大的等階都會有一次烙印的機會,只不過粉鱗毒是機緣巧合直接烙印了下來。

秦沫語看著宮天行還在留著口水的小臉,拍了拍雙手故作為難的說到

:「天行,我也是迫不得已的啊!」

老公惹上桃花劫 青苔在系統里無奈的翻了翻白眼心裡暗暗地想到:「大小姐,你能不能先把自己那個看起來很享受的表情收起來再說啊!」

宮天行覺得自己做了一個夢,夢裡面有一個笑得很甜的小姐姐,走過來一直拉著自己在夕陽西下中奔跑,那是我逝去的青噗~~~~~~~~~~

宮天行只感覺自己的臉被一隻奔跑的五行光靈象直面而來一腳踩中,直接踩得自己懷疑人生。 悠悠轉醒的宮天行看見一隻正在憋著壞笑的妹子,沒錯正是秦沫語無疑。

看來,自己覺得被五行光靈象踩臉踩到爆的感覺她絕對逃脫不了干係。

隨著精神的恢復,宮天行的視線也終於注意到秦沫語的蝴蝶羽翼。

說實話第一眼的確是驚艷到了宮天行,修仙界確是有一支煉器師專門走的就是本真煉器的路線。

也就是說他們煉器原材料都是用來自靈獸的的原材料,就比如說像蝴蝶靈獸的翅膀,經過他們特殊的手法以後就可以變成飛行法器,如果是高階的靈獸羽翼甚至能夠煉製出法寶級別的羽翼。

這一支脈的煉器師自稱獸器師,因為人員稀少,傳承要求嚴格,所以很少有這些所謂的獸靈器出現,每一次出現無論是什麼等級的獸靈器必定會遭到哄搶。

沒想到秦沫語也能夠擁有這樣的一件獸靈器。

這使得宮天行對於秦沫語背後的勢力產生了一絲興趣。

當然這些都是秦沫語不知道的,現在她的注意力全被結靈大會的靈法石所吸引。

靈法石又名靈居,可以說是所有靈的完美住所,但是只要住進了這靈法石中便是再也不能完全的從靈法石中脫身而出。相對應的便是靈法石可以從天地法則中提取法則能量來幫助靈加速領悟和修鍊法則完善自身的空缺。

當然也不是沒有特殊情況,有的靈居因為長期處於休眠狀態導致天地法則只能夠進入卻無法被靈所吸收,長期的法則侵蝕導致靈居年久失修,靈也會隨之靈居一起滅亡,至於補救的方法至今還無人得知。

這些都是彩兒和秦沫語在來的路上惡補的知識。

青苔在這個時候也是格外出奇的安靜,一直沉默不語,好像又潛水到系統裡面去學習知識去了。

當然青苔今天並沒有學習,只是有一些事情還沒有想明白要怎麼和秦沫語去解釋透徹一些,所以只好保持沉默等待秦沫語自己去發覺。

其實之所以靈法石能夠吸引秦沫語的目光是因為秦沫語看到靈法石的第一感覺有些冥冥之中的熟悉。

可是看著直接就擺放在大廳里的這些靈法石,有一些被冰霜所包圍,有一些是被岩石泥土所包圍,更甚者直接就冒著永不停歇的火焰,這些靈法石的顏色各異,形態不一,完完全全沒有什麼可以區分開來的痕迹,真是不知道這些人是怎麼能夠找到這些所謂的靈法石的。

看著秦沫語思考問題時候的小模樣,蝴蝶雙翼一扇一扇的,上面的閃亮鱗粉還時不時的飄舞在空中,不知怎麼的就戳中了宮天行的萌點,一下子血槽就空了,看著秦沫語就覺得可愛極了。

一不小心宮天行連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裡面閃爍著一顆有一顆的粉色小星星。

如果這裡要有個還未婚娶的女修士看見這幅場面,估計都想把這兩個小萌貨直接打包帶走回家養眼去了,還要什麼道侶,全都是一些中用不中看的,自己修為上不去還想著讓漂亮的人來幫忙,也不看看自己長得樣子。

當然沒有道侶的女修士對於修鍊還是很有上進心的,畢竟只有一直往上修鍊才能夠獲得更多的壽命和青春,多耽誤一刻鐘,那麼就有一刻鐘的容顏因為沒有修鍊而老去,所以對於大多數女修來說,時間和青春的生命是畫上等號的。

你說吃顆駐顏丹不就完事了嗎?

這個問題說得好!

(-_-||,自己提問,自己回答,你竟然還要自己吐槽,你這是商業詐騙吧!)

駐顏丹在修真界確是存在,不過駐顏丹里有一味主藥名為千毒幻夜針花,花如其名,有千毒於繡花針般的花瓣之上,整朵花的顏色就好像幻夜星空中的繁星閃爍,所以千毒幻夜針花還有一個別名叫做千針毒星華,而就是因為這一千種毒性在煉丹的時候被稀釋中和掉以後一些毒液的功效變成了保持身體活性的藥效,才能夠達到保持青春永駐的效果。

從此我們可以得知駐顏丹雖然在鍊氣期就可以食用,但是在修真界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秦沫語要是知道自己吃了一顆天價丹藥,不知道心裡有事怎樣的活動。

雖然說駐顏丹難求,但是退而求其次的話修真界里還是有很多功法和丹藥能夠達到延緩容顏衰老的辦法。

一邊想著到底為什麼有那麼強烈的一絲熟悉的感覺,一邊被剛剛已經拿到秦沫語手裡藍色路引的宮天行拉著來到了所謂的包間里,站在高處看著這些靈法石卻是沒有了那麼強烈的熟悉感。

與此同時,拍賣會也拉開了帷幕,大廳的正中央一直樹立這一個站台,這是卻是鼓瑟齊鳴,有一紅衣女子腳下紅綾滾滾,一步一步好似走在雲梯之上,步態輕盈,體態婀娜,身材豐腴配合著故意向下幾寸的領口,讓一眾男修大飽眼福。

走到站台之上紅衣女子開口道:「歡迎各位道友,來參加這次的結靈拍賣會,小女子田靈便是今天拍賣會的主持人,如果各位道友有需要拍賣的物品,也可以在拍賣會結束之前到鑒定處鑒定,我們有專門的鑒定大師為大家鑒定,本次拍賣規則是有價競拍。好了廢話不多說了,讓我們開始今天的拍賣會。」

「這一件拍品,是無盡海珍珠,無盡海早在上古時期就橫跨阻隔了修仙界和世俗界,其內海獸兇猛至極,沒有化神期的修為無法全身而退。這無盡海珍珠便是無盡海的產物,具有輕微的清新凝神防止走火入魔的功效,起拍價五百靈石,競拍價五個靈石。」

聽著田靈熟練地開始了對於拍賣品的講解,秦沫語默默地想起了她的爹爹,也不知道爹爹在族裡過得怎麼樣,有沒有很著急的找我。

不過還來不及深想,宮天行便伸出小手戳了戳秦沫語。

「沫語,咱們有什麼可以鑒定的東西嗎?感覺參加拍賣的話會很好玩誒!」

被宮天行打斷了的秦沫語很是不耐煩的掏出來一個東西扔了出去。 宮天行看著扔過來的盒子感覺有些莫名的熟悉,也沒有管是什麼東西,直接叫來了包間外面一直等待服侍的婢女,讓他拿去鑒定。

宮天行只是對於這個形式感興趣罷了,根本不在乎能夠鑒定出多少靈石售賣。畢竟一直待在宗門中,對於外界的一切都只能從師兄師姐的口中得知總的會有些好奇,什麼都需要嘗試一下。

在拍賣行的一個小房間里有一群專門的鑒定師,他們會根據物品的功效來總結出價值,房間的外面則是一群想要鑒定物品的修士,要知道鑒定物品是需要交費才可以得知物品屬性的,當然如果你可以得知你這個物品的價值,至於功效,抱歉,要麼交費要麼就是交由拍賣行拍賣。

說到鑒定師,所有的鑒定師基本上都是同一宗派,天明宗的弟子,天明宗修行的功法自帶感知萬物的能力,不一定很準確的說出來明確的功能,但是大致方向就沒有出過問題。很多修士在外出探險或者發現什麼荒古遺址都會帶上一個天明宗的弟子,來保證不會出現什麼帶出來的未知物品其實分文不值的情況。

一個年老的鑒定師正在是不是的巡視在一些年輕的鑒定師的身旁,這些年輕的鑒定師就是這次他帶隊需要歷練的天明宗弟子,所有的天明宗弟子只有在歷練中開闊眼界才能培養出《天明訣》中最重要的術法「直覺」,直覺這個術法根據修為的加深會自行成長,但是成長的速度極其緩慢,只有不停地加強壯大自己的學識才能夠加速「直覺」的成長。

「直覺」根據發現問題的根源又分為,粗感,靈閃,入微,強識,及長識五個境界,一般需要歷練的天明宗弟子都處於粗感,少數優秀的弟子能夠達到靈閃的境界,而這次能夠帶隊的正是強識境界的長老。

這時一名天明宗達到了粗感的女弟子,手裡拿著一枚丹藥沒有怎麼觀察直接就做出了評價的說到:「怎麼還會有人拿這麼垃圾的一階丹藥從來鑒定,簡直就是不經過大腦,來人啊,趕緊把這個垃圾扔了。」

召喚來的婢女當然不會把這個不知名的丹藥扔掉,拍賣會當然會有拍賣會的規矩,婢女後退了幾步就要把丹藥送回到包間之中,畢竟藍色路引的貴客可不是她一個小小的婢女能夠得罪的。

可就是這麼一個小小的動作卻是惹怒了這個天明宗的弟子,直接一個巴掌扇了過去,

「怎麼我說的話你聽不見嗎!我叫你給我扔了。」

一下子所有的鑒定師手頭的鑒定工作都停頓了一下看見女弟子之後,大部分人嗤笑了一聲就繼續手頭上沒有完成的鑒定工作,只有少部分的人選擇了繼續呢看熱鬧。

「哎,你看見了嗎!這天寧峰的大小姐又開始作妖撒脾氣了,你猜這回是因為什麼事情惹她生氣了!」

另一個弟子看了看說話的弟子,確定了一下不是天寧峰的弟子之後才說道:「嘖嘖嘖,我哪裡能夠猜得到,這天寧峰的大小姐可是以刁鑽刻薄能作妖出了名的,一個不順心就指不定誰會遭罪呢。」

剛才開口說話的弟子也一臉認同的開始點頭,顯然這大小姐的威名已經傳遍了天明宗。

這時那位年老的帶隊長老也發現了這位天寧峰大小姐這邊的事情,很明顯的皺起了眉頭,這位大小姐在宗里的作風他還是知曉的,很是不喜歡自己帶的隊伍里有這麼一個不知好歹的大小姐添亂,這要不是這次出來的所有帶隊長老都不想帶她,每個人都大出血以後,這位常年出來歷練而不回宗門的帶隊長老才勉強答應了帶上這個惹是生非的大小姐。

這不才出宗門就又開始鬧脾氣。

「都跟這裡看著就能增長直覺了是嗎?」喝退了在一旁抱起雙臂打算圍觀的弟子,看著一直毆打著侍女的這位「大小姐」就覺得神煩,

「鬧夠了沒有!別以為有天寧峰護著你,我就拿你沒辦法,你要是惹煩了我,到時候宗主也護不住你!」帶隊長老直接黑著臉喝罵著這位「大小姐」。

要說這帶隊長老也的確是能夠和宗主頂牛,要知道常年帶隊在外的帶隊長老都是宗派里明面上修為最高的長老,一是為了方便傳授一些宗門裡無法傳授的實踐知識,另一方面是可以直接保護這些宗派里的幼苗,不要過早的夭折,要知道培養一個弟子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有人可能說這些帶隊長老的實力既然比宗主還要高一些,為什麼不是實力為尊的道理,讓那些能力強大的長老來當宗主,卻是只有能力強大的人來當宗主才是最合適的,可是實力也只是能力的一部分,跟何況那個宗門還沒有上了歲數的老祖宗,又沒有什麼宗門生死存亡的大事情,當然是誰更能夠保持宗門良好的運轉,誰才來當宗主。

大小姐剛要張嘴反駁不過好像想到了什麼外加看著帶隊長老的臉越來越黑,也就只能悻悻的閉上了嘴。

帶隊長老看了看還在地上沉默不語的婢女,默默地嘆了一口氣,撿起來那個剛剛被弟子打掉的盒子,想要讓婢女帶回包間,別的不說他還是很相信弟子的天明訣是不會感知出錯的。

一手拿著盒子,一手從儲物戒指里拿出了療傷的丹藥,看著婢女腫了的臉頰有些不忍。可是剛剛想要把那個盒子給到婢女的手中說些什麼的帶隊長老的手突然僵了一下,他的強識明顯的開始跳動。

一般情況下當直覺修鍊到了閃念的程度的時候,就會對一些事物和事情有了特殊的感應,閃念也是本著靈光一閃的概念,只要有特殊的感覺就會有預感的通知身體。

入微之後便可以一直保持在粗感不用強行運功維持。

強識的話便可以一直保持在靈閃的狀態。

所以帶隊長老的確很是相信自己的強識。

打開盒子看到的丹藥卻是是一枚一階丹藥。 一階丹藥很常見但是帶隊長老還是很相信自己強識的閃念,所以開始仔細的鑒定這枚丹藥。

鑒定丹藥要相對於鑒定其他的物品要簡單一些,已知效果的丹藥根據靈力和丹藥成色以及丹暈就可以判定大部分丹藥的等級。

但是一些未知效果的丹藥就麻煩了,最簡單的就是直接吃下去,這毫無疑問什麼丹藥的效果基本都能夠鑒定出來,哪怕是毒藥亦不例外。但是這。。。不跟賣家打聲招呼就直接吃掉人家的丹藥,這多少有些不合規矩,但是強識的指引下,帶隊長老還是對於這枚丹藥有些執念。

其實相對於鑒定師來說,煉丹師能夠更好地鑒定一枚丹藥,只需要一點點的丹藥粉末就可以知道這顆丹藥的成分和藥效,但是不能直接鑒定出丹藥的煉製方法,畢竟這才是一枚丹藥和煉丹師這一路走來的心血,就好像,你去找中醫開藥,然後把葯按照藥方煮好了,在沒有看到藥方的前提下,有的中醫只需要嘗一口就可以知道你都煮了什麼藥材,但是每個藥材在藥方之中的配比就無從得知了,更甚至如果是四味藥性相近的藥材,那麼君臣使左又是怎麼排列的更是能夠導致藥方的藥性偏移。

所以帶隊長老在分佈完所有的鑒定任務以後,直接拿著那顆丹藥讓侍女帶路去找買主。雖然無法鑒定到底是什麼藥效,但是在強識的鑒定下,帶隊長老還是發現了一絲端倪,例如這顆丹藥的煉製方法就不像是尋常的丹爐異火這兩種常見的煉丹方法。

煉丹常見的就是兩種模式就是丹爐煉製和異火煉製,兩種煉製方法屬於傳統的五行煉丹法之中的火煉,皆是使用火焰的力量連萃取精鍊出材料的精華后熔煉到一起。

水煉之法與之相異,是直接洗刷雜質然後將精華融化於水中,最後將所有的精華液均勻的混合在一起以後再將水分抽離,當然不進行抽離的話也可以正常使用,只不過是不方便攜帶。

最後經過一一排除,帶隊長老更加疑惑,因為這枚丹藥並沒有一絲五行煉丹法的痕迹,而且這丹藥中總有一絲絲天然的靈獸之氣,有些像天材地寶中獸煉的那些靈物,在這些靈物中最具有代錶行的就是猴兒酒。

猴兒酒沒有具體的品種,各種大型的靈猴聚集地之中都有猴兒酒的存在,甚至一些大型門派還專門豢養靈猴釀製猴兒酒給一些天賦良好的內門弟子伐髓洗經,在提升一些資質。

可是獸煉的天材地寶之中根本就沒有丹藥這種形態的存在在啊!這一絲又一絲的疑問又充斥在了帶隊長老的心中,完全沒有注意到身後還有一個「小尾巴」的存在。

天寧峰的大小姐本名為「寧飛飛」不過因為性格乖張,到是沒有什麼天明宗的弟子知道她的本名,反正只要這個大小姐沒有找到自己,誰又想知道這麼一個愛作妖的人會做什麼事情呢,反正大小姐在天明宗也就是個萬人嫌出了名的人又有什麼人會在乎。

寧飛飛看著帶隊長老的背影啐了一口:「呸,有什麼了不起的,我爹可是強識巔峰的鑒定師,我可不怕你。」

寧大小姐天真的想到這整個天明宗唯一不嫌惡自己的爹爹就是鑒定師里最強大的存在,可是她卻不曾想過,縱然天明宗的天明訣練到了長識的地步,也就只能根據直覺來進行一些朦朧預知未來,占卜一些微小的機。,

對於修鍊等級境界來說毫無幫助,只能夠說這天明訣能夠讓天明宗弟子在修仙界能夠以鑒定師的身份站穩腳,沒有什麼人會想要去招惹鑒定師,因為一些天材地寶的功效也就只有鑒定師才能確定。

就好比你是一個修士,根本不知道什麼靈草,丹藥適合你這個等級使用,鑒定師知道你是一個煉丹師,什麼草藥的一些隱藏特性你不知道,可是鑒定師能夠幫助你鑒定。

這些種種雖然奠定了鑒定師在修仙界的地位,可是卻不代表,你鑒定師是修仙界無敵的,哪怕長識境界的鑒定師,可能只是金丹期的修士,一個粗實境界的元嬰期打你不要太簡單,綁在根繩子上繞上幾圈,你老人家就直接變成了溜溜球。

但是寧飛飛可不是這麼想的,所以也就養成了目空一切的性格。

看著帶隊長老走進了包間,寧飛飛也暗暗的記住了包間的位置,想要等帶隊長老走了以後再來找著個包間里的土包子來報仇,敢讓我因為一個一階丹藥出醜,你們等著。

她大小姐完全不去想為什麼帶隊長老要去找一個無關重要的土包子是因為什麼,因為在大小姐的世界里只有這個人讓我不爽就整死他的想法。

這個時候來到包間的帶隊長老完全也沒有想到是這樣的一個場景,兩個長得像瓷娃娃一樣的小孩子在房間里,沒有一個大人看護著,是不是大人有事出去了,我要不要跟這裡等一下,或者跟這兩個小孩先套一下近乎。抱著這樣的想法,帶隊長老就走向了秦沫語,因為這個小女孩看起來更加的有親切感。

這正走過來的帶隊長老仔細打量這秦沫語,心裡更加的暗暗吃驚,這可是獸煉羽翼,煉製的品階還不確定,但是獸煉派的羽翼他這個鑒定師可是要比別人更加清楚一些。獸煉派里本事就很難煉製出羽翼這一類輔助飛行的法器,因為所有的築基期都可以直接御劍飛行,所以飛行靈器總的來說還是不是那麼不可替代的。

所以飛行靈器並不是那麼被大眾修仙者所接受。

但是獸煉派的飛行靈器卻是另當別論,首先是煉製難度,一般羽翼類型的原材料都是攻擊性靈器的輔材,但是想要煉製飛行靈器,就需要直接整體煉製,這原材料一般都是按照十幾米甚至是幾百米來計算的,想要完成洗鍊本身就是個難題。 其次是秦沫語背後的這對蝴蝶雙翼,蝴蝶類的靈獸本身就沒有什麼特別大型的存在,所以一般都是先煉化蝴蝶翅膀,再往其中加一些靈材來擴充。

可是想要擴充也沒有那麼簡單,必須是沒有衝突的材料才可以完成,由此可見秦沫語背後的蝴蝶雙翼是有多麼的珍貴。

「小姑娘,你家大人呢?」正在努力地擺著一張和藹可親的表情的帶隊長老對秦沫語問到。

「大人?什麼大人?」顯然秦沫語對於帶隊長老話語的意思沒有(get)到。

「沒有大人,我們是合歡宗出來獨自歷練的弟子。」還好看見有生人過來,便暗暗提起警惕的宮天行回答道。

這樣的回答讓帶隊長老卻是察覺到了一絲疑惑,要知道他可是強識境界的直覺沒有什麼謊話能夠輕易地騙過他,可是當強識在腦海里開始運行推演的時候,帶隊長老卻是沒有發現這句話里到底有什麼可以引起他的懷疑。

當然是察覺不到,要知道宮天行本身就是合歡宗的弟子,外出無非就有兩種可能,一是歷練而是叛宗,這兩種可能。

現在外界一點關於他離家出走的消息都沒有,可以見得師傅是怕他出走的消息走漏了風聲以後給他帶來不必要的危險。

當然這裡面也透漏出了師傅想要傳遞地給他的信息,那就是「臭小子,師傅知道你在宗里憋得時間太長了,現在算是給你放個假,但是自己也要注意安全。」

修仙界一般的散修都是鍊氣期的存在所以宮天行練氣七層的修為可以說對於安全這方面是可以放心的,畢竟不是野路子,在安全方面宗門弟子總是有些優勢。

有人可能問了,那高階修士呢?

其實高階散修是存在的,但是一般會是修仙世家的長老或者組長,還有一些散修只會在一些古迹之中尋找機緣,不是宗門不收這些高階散修,要知道高階散修是一股不弱的戰鬥力。

不過這些散修有一些是桀驁不馴不需要宗門的存在。

更有一些是常年摸爬滾打才走到高階修士這一步。這些修士對於宗門的忠心很是不穩定,所以不能夠把這些所謂的定時炸彈放在身邊。

於是便有了各大宗門一起建立的散修會,在這裡各大宗門經常發放任務,讓散修可以換取修行所需的資源,而各大宗派也獲得了自己需要的安寧。

所以相對於鍊氣期的閑淡,其他的高階修士都是很忙的。

宮天行的修為自保足以。

推測無果的帶隊長老,只好作罷,前文提起過,他對於自己的閃念可以說是無比的自信,可是既然推測不出來,那麼就證明這句話裡面的有效信息達到了九成,

雖然說有可能剩下的那一成是最重要的信息被遮掩了,但是既然如自己無關,那麼不知道也罷。

「那兩位小友可真稱得上是少年英雄了。」帶隊長老打了個哈哈,說到。

雖然這個女孩修為不高可是身懷重寶也絲毫不在意的直接展露在外,可見其根本不在乎有什麼藏頭藏尾的老鼠來搗亂,更深一點就是這個女孩還有更加強大的底牌。

至於宮天行,帶隊長老暗暗地探測了一下他的修為更是驚為天人,要知道所有孩童只有五歲以後才能夠開始修鍊,在五歲之前也就只能夠練習一些不入流的拳腳功夫,看起來少年也就十歲左右的年齡。

臉上的稚嫩也毫無掩飾,可見修鍊天賦之高,短短四五年的時間就到達了練氣七層,可見兩人背景之深,天賦之強,雖然天明宗不一定會弱到哪裡,但是交好總比敵對要好得多。

不過也是一般情況下怎麼會惹得兩宗相對呢。

(背景不單單指師門力量,一般也包括家族的力量,師傅個人的能量以及自身交好的那些修士等等等等。)

「此次前來,卻是想要向兩位小友打探一樣東西,還望小友見諒。」帶隊長老隨即掏出了那枚秦沫語交給宮天行拿去鑒定的丹藥。

宮天行還沒有說話可是瞳孔不自覺的隨著心裡的緊張縮了縮。內心想到:「這不是昨晚沫語煉製的丹藥嗎?難道丹藥有問題?不對丹藥有問題直接退回來就好可肯定不是這樣的,先打探一下,看看能夠詐出點什麼再說。」

暗自里個自己打了打氣,故作鎮定的說到:「哦?這不是我送去的丹藥嗎?可是這丹藥是有什麼樣的問題,才要勞煩天明宗的鑒定師專門退回來?」

到時帶隊長老心裡緊了緊,倒是遇到了個棘手的對手。隨即打了個哈哈笑著說道:「哈哈哈,你看我這光顧著和你們說話了,還沒來得及介紹自己,我姓秦單字一個量,是這次天明宗宗門歷練的帶隊長老,說到這裡倒是和兩位小友一樣,都是出來歷練弟子的。」眉頭一挑卻是暗指他並非一人。

宮天行剛要張嘴回到卻被秦沫語清脆的聲音給打斷了。

「不知秦力與您的關係。」說到這裡秦沫語語氣也不由得激動了起來。

秦量看著秦沫語激動的表情,也緩緩的凝重了起來:「正是家祖,小友你又是如何得知。」要知道他世俗秦家可不是什麼修仙大族,此時能夠知道自身的信息,確實使人生疑。

秦沫語確定了帶隊長老的身份笑嘻嘻的說到:「二爺爺,我爹是秦商,不知你還記得否。當年你離開家的時候我還沒出生,家裡你的畫像還是二十歲的模樣,所以見到你才沒有人出來,聽到你的名字才想起來,離家的二爺爺應該是六十歲左右,只是不知道二爺爺又是怎麼來到修仙界的?」

聽到秦沫語也是來自世俗秦家的小輩,還是血親,秦量不由得又驚又喜,要知道當初因為意外離開了秦家,雖然多年未回,可是心裡總是牽挂著,沒有想到他有生之年還能再見到秦家的人。

既然能夠說出家裡秦力老祖和秦商的名字就足以證明她的身份,要知道世俗界和修仙界只間要來往是多麼的困難,而世俗界的靈氣稀薄的可憐,所以很少有人在兩地往來。 多年未回又見到了家中小輩,這可讓秦量心中感慨無限。

一下子拉著秦沫語又聊起了秦家這些年的發展。

只是苦了宮天行站在一旁,要知道剛剛和秦量說的話可算不上客氣,現在知道了秦量是秦沫語的二爺爺,嘴裡就像剛剛咽下去一塊苦膽一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