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風一顆丹藥把這老傢伙從地獄門口拉回來,不感謝一聲就算了,竟然張口就安排遺言。這是活膩味了呢,還是不給他這個神醫的面子啊?

本來還在說話的徐老爺子,驟然被人打斷,不禁微微皺眉,看了過來,眼神有些冷,道:「你是何人?」

不等秦風說話,徐媛便急忙道:「爺爺,他是來救你的人。他叫秦風,是他救醒了你。你看,你的心電圖,還有各項指標都已經恢復了。你已經沒事了,爺爺!」

老爺子聞言,微微一愣,看了看旁邊的心電圖,各種人體測試,他不禁瞪大了眼睛。

嘗試著活動了一下身體,頓時直覺身體中充滿了無儘力量。這種感覺,就好像一個溺水的人忽然落在陸地上,充滿了力量的感覺,而且四處都是著陸點。

那種感覺,不體驗過的人,永遠也不會明白。

「這,我真的好了?」老爺子目瞪口呆。

讓他驚訝的不僅僅是自己的身體恢復了,畢竟一個人老了,很多隱藏的毛病也會出來。年輕的時候,他四處打仗,總是落下一身病根。到老之後,這些隱疾發作,這些年,他連走路都要人攙扶,有的時候甚至都要坐輪椅。而且人老了,骨頭也不中用了,動不動就腰酸背疼,渾身抽筋的。

那種疲憊感是年輕人永遠難以體會的,但在這一刻,他發現,自己身上的這些癥狀都消失了。自己就好像重獲新生,重新得到一副雖然蒼老,卻十分完美的去軀體一樣。這身體中,不含任何毛病。雖然老,卻有使不完的力氣。

他急忙翻身下床,在眾人愕然的目光注視下,當場打了一套拳,可謂是虎虎生風,一腳踹出,連那床板都直接給踹飛出去,撞在牆上。

這一幕,給人的感覺十分滑稽。就好像一個老頭忽然吃了興奮劑一樣。

不過現場卻沒人敢笑,徐家的人,只能目瞪口呆的看著。徐二爺臉色一陣慘白,老爺子真的完全恢復了,他知道,接下來自己可能要玩完。

徐三爺卻是滿臉驚喜,渾身都顫抖起來,低聲呢喃:「爸,爸沒事了……爸的老毛病也治好了!」

而那些醫生,此刻則是滿臉駭然之色,他們心中充滿了五味雜陳,不知如何描述。

看到病人能康復,作為醫生應該高興才對。但此刻的他們根本就高興不起來。秦風的話猶在耳邊。

「你們這些學習西方醫學之術的,數數錢還行,看病,太勉強。」

此刻,這句話似乎徹底驗證了。他們收了那麼多錢,人家的病毫無起色,眼看就只吊著半口氣了,隨時都要一命嗚呼。

結果,秦風一出手,隨便一顆丹藥,救人於無形,頃刻間讓一個將死之人充滿力氣,活蹦亂跳。這差別,不亞於輪著大耳光子抽他們的臉啊。

行雲如水的打了一套拳后,老爺子滿臉輕鬆,儘是欣喜,收拳而立,看向秦風,急忙快步走來,道:「這位小先生,你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女總裁的貼身兵王 老夫感覺這體內的毛病,簡直宛如憑空消失一般,這種感覺真是太美妙了。你簡直就是老夫的救命恩人啊,今日救命恩情,真是報答不盡啊!」

秦風淡然的看著面前這老頭,聞言道:「救命之恩就算了。我這個人吧,事了拂衣去,不留功與名,不稀罕你這個!」

聞言,老頭心中一震,不禁感嘆:「小兄弟真乃性情中人啊,高人風範!」

周圍的人也暗暗看了秦風一眼,有的人覺得秦風這是在偽裝,裝清高。有的人則和老太爺一樣,覺得自己遇到高人了。

但是,不管他們怎麼想的,秦風的下一句話幾乎讓所有人絕倒。

「老頭,你也不要給我戴高帽子。我對功與名不感興趣,救命之恩我也不感興趣。給錢吧。你孫女可以作證啊,我昨晚上親自去拍賣會上拍賣的靈芝,價值八千多萬呢。結果煉製的丹藥就給你服下了,你總不能讓我虧本,也總不能讓我一點不賺吧?這煉丹可是一門手藝活,累啊!」

剛才還誇讚他高風亮節的老爺子,臉頓時就黑了。難道這傢伙覺得自己的一個人情還抵不上那麼點錢不成?

「呵呵……」老爺子有些不知所謂的笑了笑,道:「放心,錢絕對少不了小先生的。這樣吧,這丹藥的本錢,小先生就耗費資本不下於一億,老夫三倍償還。來人,立刻支出三億給這小先生!」

說完,老爺子這才看向秦風道:「小先生,這樣你滿意吧?」

秦風心中一顫,尼瑪,這麼多錢能不滿意么?他原來的計劃,一枚靈芝練出十顆丹藥,每顆一個億的。現在一顆就三個億,那簡直賺翻了啊。

「嗯,滿意。老頭,你看你這麼多錢,要不我也懶得四處推銷了。我這裡還有九顆丹藥,要不你一併買回去得了?你也可以當做傳家之寶嘛。例如哪一天徐二爺腦溢血犯了,心臟病犯了,被車撞了,跳崖死了啥的,有我這葯在身邊,保證多了一條命啊!」 秦風此話一出,全場一片愕然。徐二爺的臉都完全黑了。

「臭小子,你胡說八道什麼?你這是在詛咒我爸!」一個少年,十七八歲的年紀,乃是徐二爺的小兒子,當即怒視著秦風喝道。

徐二爺也想呵斥兩聲,但不等他說話,秦風卻擺擺手,笑道:「沒那回事,打個比喻!」

要是眼神能殺人的話,此刻的秦風怕是早已經死了千百遍了。

老爺子此刻也反應了過來,他可不想現場氣氛鬧僵,當即笑道:「呵呵,小先生可真是會開玩笑呢。只是這些丹藥都有這麼神奇么?」

辰楓點頭,笑道:「那是自然。我可以這麼給你保證吧,吃了我的丹藥,只要不作死。一生保證大小病不生。甚至只要不是那種絕世奇毒,都可以輕而易舉化解。稱之為百病不生,百毒不侵都不為過啊。怎麼樣,機會只有一次,丹藥只有十顆,趕緊買定離手如何?」

老爺子眼睛一熱,不得不說,他被秦風說動了。可是這傢伙怎麼越看越像是搞推銷的呢?

「喂,秦少,你昨晚那靈芝應該是何總送給你的吧?可是就那麼一枚靈芝,你怎麼會有這麼多葯?」這時,徐媛忽然走了出來,疑惑問道。

秦風眼睛一瞪,道:「誰告訴你一枚靈芝只能煉製一枚丹藥了?要真是那樣,我不虧死啊?」

此話一出,全場再次寂靜一片,所有人動用看奇葩的眼神看向了他。

感情這傢伙白白接受別人送的一枚靈芝,然後煉製十顆丹藥,再每顆丹藥三個億轉手出去。尼瑪,這是空手套白狼,無本買賣,一賺就是三十億啊。

這錢有這麼好賺的么?

此刻,就連老爺子都差點吐血了。這傢伙是來坑老人的吧?怎麼和那些賣保健品的傢伙有的一比呢。況且人家的東西最貴不過幾萬。這傢伙一開口就是好幾個億啊!

不過想到就是這丹藥救了自己一命,老爺子也算是安心了一點。畢竟什麼東西,再貴難道還能比命珍貴?

「喂,你們到底要不要?別大眼瞪小眼的好不好?算了,不要的話我再換一個吧!」

秦風見眾人不說話,一陣無語,又拿出另外一個小瓷瓶,道:「看清楚啊,這次的丹藥,絕對是我真正出錢買藥材煉製的。八百年人蔘啊,距離千年人蔘都只差了一點點了,我是真正耗費一個億拿下來的。在這裡呢,我也煉製了一種十分神奇的丹藥,名喚延壽丹。本來若是千年人蔘的話,這延壽十年是沒問題。可惜這八百年人蔘效果要差了很多,所以只能延壽三年。老頭,我觀察你最多也就兩年的壽命了,怎麼樣,要不要考慮一下,嘿嘿嘿?」

眾人聽到丹藥的藥效,眼睛都瞪得直了。

「我靠,這世上還有延續壽命的丹藥?」

要知道,這生死有命富貴在天,那是亘古不變的道理。這延壽,豈不是從閻王手裡搶奪陽壽?那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情。就好像古時候那些神醫說的那樣,即便是神醫也不是神,救死扶傷不是事,但與天奪命不可為。誰能與天奪命?但按照秦風所說,這丹藥就可以啊!

「這……這真的可以,可以延壽?」老爺子的手都開始顫抖了起來,顫顫巍巍的說道。

是人都怕死,尤其是老爺子,他很清楚,自己一旦倒下,整個家族都將會一落千丈。雖然兒孫自有兒孫福,但他還是放不下啊!

「小子,我看你是胡說八道!這世上哪兒有這麼神奇的丹藥,你是想錢想瘋了吧?」終於,徐二爺再也看不下去了,厲聲呵斥道。

不管今天秦風說的是真是假,他都不想讓老爺子服下這枚丹藥。即便是假的,但這傢伙一開口就是三個億。那可是三個億啊。雖然徐家不差錢,但這三個億也不是一筆小數目。更何況,在他的眼裡,徐家的財產早就是自己的,怎麼能容忍被人從這裡拿出去那麼多錢?那簡直太虧了。

反過來想,如果那丹藥真能延年益壽,那老爺子晚死幾年,他何年何月才有機會坐上這家主之位呢?

所以,不管如何,他都有必要出來阻止一番。

秦風好像看穿他的心思一樣,淡淡一笑,也不拆穿,笑道:「我的丹藥能去百病,解百毒,難道就不能延年益壽了?」

徐二爺冷笑,道:「是么?那如何證明。你又怎麼看的出來別人還剩多少陽壽,又如何證明你說的是真的,還有,如何證明這丹藥真有延年益壽的效果?」

聞言,秦風一愣。不得不說,這徐二爺的嘴的確夠凌厲的,陽壽這種東西本就虛無縹緲,能看得出來已經很厲害了。想要解釋,誰解釋的清楚?怕是讓冥王親自來也解釋不了吧。

不過按照秦風所想,如果讓冥王來解釋的話,多半就是那句話。本座讓他活多久,他就有多久的陽壽。

至於讓這丹藥現場發揮作用,怎麼發揮?既然是延年益壽的,總不能讓人監視著服藥之人到死吧?那還叫當場發揮作用么?

「有道理,想不到這徐二爺的嘴巴還挺會說話的。這延年益壽的東西,我還真不好說。不過我這裡還有一枚丹藥,生津活血,可讓渾身肌肉細胞再生,讓人返老還童,最少恢復二十年前的活力,要不要當場實驗一下給你看看啊!」秦風咧嘴一笑,嘿嘿說道。

說話間,只見他又拿出了一個小瓷瓶。

這一下,周圍的眾人的完全目瞪口呆了。

那些醫生,完全被辰楓說出來的藥效給鎮住了。

他們甚至都在懷疑,辰楓難道是神仙不成?這世上要真有這些神葯,那要醫生還有什麼用?

總裁的女人 而且有去病解毒丹也就算了,竟然還能拿出延年益壽丹。這也勉強忍了。可現在又拿出什麼返老還童丹。你丫的身上到底蘊藏多少種神葯啊?有沒有必要全都那麼神奇?

「哼,返老還童,細胞再生,恢復二十年前的活力。小子,我看你是電視劇看多了,有些沉迷了吧?」徐二爺冷笑,秦風一次性拿出這麼多葯,讓他很意外。但他可不相信,這些葯真的每一種都是神葯。除非是神仙,否則誰能拿得出來這麼多寶貝?

「喲,你還不信了?」秦風一聽,樂了。轉頭看向老爺子,笑道:「這樣吧,老頭,你兒子那傢伙不信任我呢。要不我讓你先品嘗,有效果再給錢,沒效果,我倒貼你錢怎麼樣?」

老爺子有些有些猶豫,這葯不可以亂吃他是知道的。但秦風既然能把他從鬼門關拉出來,多少應該有些本事,他覺得自己應該可以相信秦風。

反正徐家也不差那點錢,當即他點頭笑道:「如此,那老夫就不客氣了。試試吧!」

辰楓咧嘴一笑,道:「老頭不錯啊,挺配合的。既然如此,我讓你選幾個造型。我這丹藥,如果不控制,足以讓你通體年輕二十歲左右。當然,如果控制了,卻也能有各種各樣的奇怪效果。例如你要鶴髮童顏,我可以保證,服用后,你那肌膚水嫩水嫩的,跟姑娘似的。如果要肌肉猛漢,我保證你服用后肌肉虯結,走到大街上都能引來美女無數嚎叫,選一個被?」

在一旁的徐媛無語,這傢伙說話怎麼越來越欠呢?用肌膚水嫩來形容一個老人,真的合適么?還有引起美女嚎叫,這是當老爺子是色狼呢? 「不必控制了,隨意吧!」老爺子擺擺手,十分隨意的說道。

秦風也不客氣,直接倒出一枚返老還童丹遞給老爺子,道:「既然如此,那你試一下吧!」

老爺子伸手接過,倒是沒有猶豫,一口便吞了下去。

眾人的目光急忙匯聚過來,他們倒是要看看,這藥效是不是真如同秦風所說那般神奇。

可在眾人的目光注視下,卻愕然的發現,這藥效似乎沒有秦風之前的那枚去病解毒丹神奇。足足關注了十分鐘,老爺子根本就沒半點變化。什麼所謂的返老還童,根本沒有出現。

見到這一幕,很多人的臉上都露出冷笑之色。就連徐媛,也不禁暗暗捏緊拳頭,悄悄看向了秦風。

唯獨秦風,卻是老神在在的站在那裡,絲毫不擔心藥效的問題。

若是連醫仙秘典中的神葯都能出錯,怕是這天底下就沒什麼東西不會出錯了。

在別人都以為這枚丹藥沒用的時候,卻沒人知道,此刻的老爺子身體中正發生著天翻地覆的變化。

老爺子緩緩閉上眼睛,只感覺身體中彷彿有一個個氣泡不斷爆裂開來,然後衍生出更多的氣泡。

這只是一種錯覺,因為在他體內爆裂的不是什麼氣泡,而是他的本身原來細胞。那些細胞早已老態,此刻服用了返老還童丹,藥效自然在第一時間淘汰那些固化細胞,衍生出更具活力的細胞。

在這些細胞誕生的同時,老爺子只覺渾身舒暢無比,彷彿整個人都要飛起來一樣。那種感覺,真的太美妙了。

他就好像沉睡的雄獅,在慢慢蘇醒。雄渾的力量,在慢慢回到體內。

十分鐘,十五分鐘,二十分鐘。

「噼噼啪啪……」

忽然,在老爺子的身上爆發一陣骨骼脆響聲,他渾身的骨頭,彷彿生鏽了一般,此刻稍一活動,似乎把裡面的腐朽都完全磨滅。他感覺所有的不舒服,在這一刻完全消失。

同時,眾人也終於發現了老爺子的變化。

在藥效改變了老爺子體內的細胞骨骼之後,老爺子的樣貌終於得到了改變。

他那花白的鬚髮,在慢慢變成黑色。他渾身褶皺的皮膚在慢慢變得光滑。

「變了,真的變年輕了?」忽然,有人驚呼一聲,不可思議的叫道。

不用這聲音的提醒,老爺子的變化,所有人都看在了眼裡。

「怎麼可能?」

「這……」

有人不敢相信,有人不願意相信。

但不管他們願不願意相信,但此刻老爺子的變化就是事實。

在眾人的目光注視下,最終,老爺子從一個老態龍鐘的樣子,慢慢變成六十歲,五十歲,最終宛如四十歲的中年人,這才停止了變化。但是他的肌膚,卻比四十歲的人還要年輕很多,就好像一個二三十歲的年輕人一般。

這一幕,簡直推翻了眾人對醫學藥物的看法。

原來世上還有這麼神奇的丹藥?

終於,在眾人注視下,老爺子緩緩睜開眼睛,眼中精芒爆閃,哪裡還有之前的半點頹廢。

「怎麼樣?」秦風站在一旁抱著手臂,似笑非笑的問道。

「好,這種感覺太好了!」老爺子就連聲音都變得雄渾了起來,大聲叫好。

「快,給老夫搬一面鏡子過來!」隨後,老爺子一揮手,直接叫道。

眾人聞言,目光都有些古怪。此刻的老爺子,就那氣場,還有那眼神不似一個年輕人。如果帶上這些因素的話,勉強算是一個久經歷練的中年人。可拋卻這些,完全就是一個年輕人。但此刻卻一口一個老夫,讓眾人都感覺這句話說得太勉強了。

不過沒人敢反駁,當即就有人去搬來一面鏡子,放在老爺子面前。

老爺子看著鏡子里的自己,眼中露出驚駭之色。不可思議的觸摸著自己的臉龐,還有活動了一下筋骨。那渾身的舒暢,還有那年輕的表象,簡直讓他難以置信。

「想不到,世上真有如此神奇的丹藥,簡直不可思議啊!」老爺子低聲呢喃自語,忽然大袖一揮,道:「來人,轉十個億到小先生的卡上!」

說完,他轉頭看向秦風,目光灼灼道:「小先生,你那延年益壽丹,可否賣我一顆?」

秦風在一旁聽到他的話,這心裏面都差點樂開花了。只是這短短一天就賺了十個億,他可不會跟錢過不去。

「嘿嘿,不客氣,有錢就好說話!」秦風咧嘴一笑,拿出延年益壽丹,直接倒出一顆遞給了老爺子。

老爺子急忙伸手接過,一口便吞了下去。這一刻,他不敢再懷疑秦風。

而就在這丹藥吞下去的瞬間,一股無形的力量更是在他體內擴散開來,彷彿形成一道薄膜,維護著他渾身上下,五臟六腑,每一處肌膚穴道,乃至於每一個細胞,隨時補充這些肌肉細胞的能量,導致其不會萎縮。

按照這藥效,堅持三年是絕對沒問題的。而這就是所謂的延壽三年。

很快,有人前來取走秦風卡號。不過片刻時間,他便接到了十億的收入。看到那一大串的數字,秦風心裡真叫一個爽。

曾經的他,哪裡敢想象自己有這麼多錢啊?而如今,這些錢卻真的落入口袋了。

「好了,老頭。你的命也救了,我的錢也賺了,我也該回去了。賺這麼多錢,我也要傷腦子啊,該怎麼花呢?」秦風擺擺手,錢已經到賬,他可不想繼續留下去。

眾人一陣無語,聽說過煩惱賺錢的,還沒聽說煩惱花錢的。

「好,我讓媛媛送你!」老爺子也看得出來,現場似乎就徐媛和秦風最熟,當即笑著說道。

秦風也不客氣,擺擺手就要離開。但走到門前時,卻忽然駐足,道:「哦,對了,老頭,有件事情忘記告訴你了。剛才我和徐小姐要來給你治病的時候,似乎聽說徐家二爺要造反逼宮。在外面還安排了一個叫什麼徐虹的攔路,不許我們進來。我本著醫者父母心,不能見死不救的原則,沒辦法就把那幾個人廢掉了,你們趕緊去看一下,否則這要是出人命,我可不負責!」

此話一出,現場眾人臉色頃刻間大變。

徐二爺的臉瞬間就黑了,真想跳腳大罵,你醫者父母心,就要廢掉別人?可現在不是罵的時候,秦風這句話,直接把他推入萬丈深淵。他急忙看向老爺子,卻見老爺子的眼神中已經充滿凌厲光芒,嚇得他撲通一聲便跪在了地上,大叫道:「爸,你聽我解釋,不是這樣的!」

對於這一切,秦風就好像沒看見一樣,在美女的陪同下,直接離開了這棟大樓。 隨著秦風離開,整個房間徹底安靜下來。站在這裡的人有一大堆,里裡外外加起來數十人。但此刻,卻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現場可謂是落針可聞。

站在這裡,甚至能聽到人們的心跳聲在劇烈的跳動著。

所有人的眼神,全部匯聚在老爺子身上。

老爺子的臉上看不出憤怒之色,但卻早已經冰冷一片,宛如殭屍一般。一雙眼睛淡漠的看著自己二兒子,就好像在看一個陌生人一樣。

徐二爺跪在地上,雙目同樣死死盯著老爺子。這一刻,現場最緊張的就是他了。可以說,他的命運因為秦風一句話而震動。此刻決定他命運的,就是老爺子的一句話。

「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