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苒也沒有想到封墨燁今天會出現在這裡,不過他應該是查了自己吧,否則怎麼可能知道她在程家。

程歆月這會兒看見封墨燁,腦子裡一個機靈,趕緊走上前,很殷勤的說道。

「姐夫,你不知道我姐剛才有多野蠻不講道理,你看看她把我們這裡的傭人都給打成什麼樣了,這萬一真的鬧出人命,可怎麼得了。」

反正現在,程苒也不是程家的女兒了,以前封家就看不上她,現在她失去了程家這一層千金的身份,就等於說是個普通人,不,或許她連個普通人都算不上,要是都這樣封墨燁還要她,那這個男人豈不是腦子有問題。

以封家的條件跟他自身的條件優勢,想要找個什麼樣的女人找不到,不一定非要去找像程苒這種清高自傲,還什麼本事都沒有的女人。

她這麼一想,越發堅定,現在只要在封墨燁耳邊吹點枕邊風,封墨燁肯定會跟程苒離婚的。

只要她們倆離婚,只要她看到程苒落魄,至於封墨燁最後會娶了誰,她都不在乎。

封墨燁若有所思的點頭,故意拖長尾音。

「這樣啊……」

程歆月見封墨燁竟然沒有反駁自己,心裡越發的得意,她又開始添油加醋的說道。

「所以,姐夫,這樣的女人你還敢要嗎?以後保不準,她情緒一上來,把你們封家的房頂都給掀了,那封老爺還不得被她給氣著。」

程歆月自以為現在說的每一句話,都會成為程苒的定時炸彈,爆炸只是遲早的問題,封墨燁他是喜歡程苒,但是他也不可能不顧及封老爺。

程苒站在一旁,靜靜的看著她表演,那叫一個氣定神閑,就跟聽故事似的。

也就是因為這樣,郝淑芹越發覺得程苒這個人心思不是一般的重,按照正常的思維邏輯,都已經有人當著自己的面在自家老公面前詆毀自己,非得衝上去扇她兩巴掌不可,怎麼可能如此淡定。

難道她們倆是串通好的,也不對,封墨燁方才進來的時候,程苒臉上的表情顯然也是震驚的,看來她自己也是不清楚情況的。

這麼說來,那還是有戲的。

她急忙也跟著上去附和道:「可不是,封總,而且我們剛核實到,其實程苒不是我們程家的女兒,是當初她母親給了一筆錢,讓我們撫養,我們好心才收留了她,誰知道現在她知道真相了,連最基本的禮貌都沒有了。」

封墨燁冷嗤,眼神里的光突然就變得幽邃,令人捉摸不透,周身的氣場更是若隱若現。

他陰騭的瞥了程歆月跟郝淑芹一眼。

「我封家已經足夠有錢,別說一個程苒,就算來十個,我封家也照樣養的起,我們封家不需要強強聯合,關鍵是她這個人,我看上了,不管她是什麼樣,我都不允許外人說她一個不字!」

郝淑芹跟程歆月當即就懵了,這什麼操作,封墨燁這是瘋了嗎?

還沒等兩個人反應過來,封墨燁又說。

「以前你們是她的家人,我都不允許,你們覺得現在,她跟你們已經毫無瓜葛,直白點,就是陌生人,你們還敢當著她的面,在我跟前說她不配,是找死?」

「我們這……我們這都是為了你好呀,封總,像程苒,你根本不了解她,她其實……」

「閉嘴!」

郝淑芹的話都還沒說完,封墨燁已經強勢打斷了。

程志明這會兒心裡總有一股不好的預感,好像他們又招惹上了封墨燁。

他急忙上去將程歆月跟郝淑芹給拉了回來。

「你們兩個,能不能別說了!」

再多嘮叨兩句,他怎麼感覺封墨燁那個眼神都快要吃人了。

封墨燁不屑的譏笑出聲,男人雙手插在褲兜里,眼尾微挑,不可一世的傲氣。

「你們兩個現在說不說,都是一樣的結果,那就是沒好結果!」

郝淑芹震驚的看向封墨燁:「你……你又想做什麼?」

他們程家可是真的招架不住了。

「上次給你們的警告,似乎不足以讓你們記住教訓。」

他站在原地喊了一聲。

「車津,進來!」

車津走進來:「封總。」

「既然少奶奶已經確認不是程家的女兒,那就不必手軟,先安排財務那邊把程氏集團的股份收一些,不惜一切代價!然後,把這些股份全都轉入到太太名下,至少要讓太太手裡的股份,高於程董事長!」

程志明大驚:「你說什麼!」

程歆月也目瞪口呆:「姐夫,你這是瘋了嗎?把我們程氏集團的股份收了轉入程苒名下,你要做什麼!」

現在有錢人,還真是不把錢當錢了嗎?

想要收程氏集團的股份,起碼也要花上億,還要高於父親,那價格就更高了,就算封家不缺錢,也犯不著這樣呀。

他這樣做,到底圖什麼。

封墨燁邪肆的翹了翹唇角:「你看不出來嗎?以後,苒苒,就是你們程氏集團的大股東,就算董事長有什麼意見或者是別的,都得跟大股東商量之後再做。」

如果公司虧損,程志明也撈不到什麼好處,但是公司如果有利潤,他老婆也能分到不少。

旁邊的程苒在一旁偷笑,果然,封墨燁也不是什麼好惹的主,這招對程志明簡直就是萬箭穿心,痛到他心坎兒上去了。

她剛開始都沒往這方面想,主要是現在的情況也不太允許她這麼做,一旦她動用自己的勢力去收購程氏集團的股票,順藤摸瓜查起來,她就不好抽身。

不過封墨燁沒有關係,他可以為所欲為。

程志明都快要被封墨燁給氣死了,他一張老臉都快要哭出來,方才的洋洋得意立馬變的卑微起來。

「我求求你,封總,別收購我們公司的股份,我錯了,我跟程苒道歉行不行?」

他說完立刻就轉向頭,這會兒也不顧忌程苒到底是不是晚輩還是什麼的,真讓程苒當了公司的大股東,他以後還能有好日子過嗎?

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讓封墨燁打消這個想法。

「苒苒,是爸爸錯了,剛才都是我的不對,你千萬不要跟我這個老人計較,你快幫我跟封總求求情。」

程志明迫切的想要上去抓住程苒的手,卻被程苒給嫌惡的躲開了,她眯了迷眼,看程志明的眼神越發透著鄙夷。

「我說句實話,你要是能夠像剛才一樣有骨氣,我可能還會高看你幾分,但是現在你這個樣子,讓我覺得很沒有必要對你手下留情,畢竟當年,你可是把我們往死里整!」結盟一事,凰天道不反對。

兩人皆是一隊之長,就這麼敲定下來。

具體事宜也沒什麼,只是約定在一定範圍內要交換情報,有能力的條件下幫助一下對方,條件很寬鬆。

「瘟疫使者、雷鳴巨神、大奧術師、龍脈君王、魔道大修……」

相比起才經過一次輪迴的凰天道,秦某人執行多次任

《無限仙凰道》第一百三十九章:鑄兵一事 林念!

你清醒一點!

高冷!高冷!你要高冷!

心跳給我停下來!

大佬內心咆哮。

她根本不是情竇初開的小姑娘。

相反,因為自幼一個人,早早入社會歷練,心性成熟穩重。

渣男也遇到過,娛樂圈這地方,想蹭她熱度的小男生多了,溫柔的,霸總的,她什麼沒見過。

但喬鈺不一樣!

那份氣度涵養,和當下小男生,差別太大了!

特別是,吻戲演不好,會讓人覺得油膩,瑪麗蘇。

但這位小將軍的吻,乾淨青澀,沒有絲毫僭越,反而守禮自重。

不行!

不行!

太子爺我要離你遠一點!

咱們沒結果!

林念要哭了。

回到酒店,拿起手機想看看八卦,但是,她屏保和鎖屏都是喬鈺!

趕緊換!

馬上,立刻!

但是,就在點擊設置的時候,一條微博實時熱搜彈了出來。

[傳統武學喊話新一代拳王]

[拳王復出之戰]

[拳王綜藝首秀]

這是……

姜焱?

這小子她知道。

雖然不是娛樂圈的人,但以前特別有名氣,年僅二十歲,奪冠拳王,不僅是國內,國外粉絲更是無數。

在當時,一個運動員火成這樣,實屬罕見。

不過,聽說賽場上受了傷,退居幕後了。

這幾年,還是第一次上熱搜。

她好奇的點了進去。

第一張圖,是渝城機場照。

姜焱一身黑色運動服,被保鏢護著出來。

一米八五的大個子,身材勻稱高挑,剃了寸頭,眉骨有道疤,乍然一看,有股子野性難馴的味道。

第二張圖,是渝城衛視。

姜焱坐在擂台選手席,身後,是俠客行三個大字。

還在渝城?

林念滑動手機屏幕,卻不想看到第三張圖,嚇的她手一抖,瞪大雙眼。

第三張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