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蕩的空間之中,洛天口中喘著粗氣,胸口劇烈的起伏著,雙眼無神,目光看向虛空。

洛天知道,現在自己已經沒有了再戰之力,根本連拿起裂天槍的力氣都沒有,站在那裡,眼中逐漸有了果斷之色。

「小子,有什麼遺言要說么,若是我出去,會幫你完成!」一道道神魂們開口,目光中帶著敬佩之意,看向洛天。

末世正能量 洛天給他們的衝擊實在是太大了,本來洛天在他們合力的攻擊之下,能夠活下來,已經是個奇迹了,洛天不但活了下來,而且還拚死他們這麼多神魂,實在是從來沒有遇見過。

強者,到哪裡都是受到尊重,這是自古以來不變的鐵律,洛天之前每一次都彷彿陷入到了絕境,彷彿隨時能夠死去,但是每次都是彷彿打不死的小強,就在眾人以為洛天完了的時候,洛天卻是爆發出無窮的潛力,將他們擊殺。

「可怕,如此天驕,隕落實在可惜,但是我們也是為了活命,對不起了!」神魂們臉上帶著唏噓之色,朝著無法還手的洛天沖了過去。

「我還有最後一招,一招滅殺你們!」洛天低沉的吼聲,彷彿在用最後的力氣說話一般,在空蕩的空間之中傳出,聲音之中帶著無盡的自信,帶著一絲決然,讓神魂們的身形一窒。

「什麼?」聽到洛天的話,神魂們頓時停下了腳步,目光中帶著不可思議的神色,看向洛天。

若是其他人說出這句話,神魂們絕對會嗤之以鼻,但是眼前的洛天說出,他們不得不信,因為洛天之前給人們的感覺就是這樣,彷彿沒有底線。

「小子,你現在連武器都拿不出來了,神魂都是受到了重創,還有什麼底牌,不要逗我們,這個拖延時間的辦法,可不怎麼好啊!」神魂們開口,聲音不屑,但是臉上卻是帶著凝重,沒人敢上前去,畢竟誰都不想第一個死。

「雖然我現在跟一個廢物差不多,但是我還有我自己!」洛天臉上帶著冷漠,狠戾的眼神讓人不寒而立,在加上洛天現在渾身是血,白骨大塊的顯露出來,彷彿一隻來自地獄的魔鬼,猙獰無比。

「什麼你自己?」神魂們有些發矇,不知道洛天這話是什麼意思,但是隨後,三十幾道聖人初期的神魂彷彿瞬間想到了什麼一般,嘶吼著朝著四周奔逃而去,灰色的臉上寫滿了驚恐。

「嘿嘿……想跑!」洛天臉上帶著慘淡,目光看向那朝著四周奔逃的神魂,丹田之中傳出陣陣的轟鳴之聲。

「自……爆……」短短的兩個字,卻是帶著洛天莫大的決心,他知道,若不自爆,自己就真的沒有一絲機會。

自爆的威力足以經滅殺掉這些經過自己消耗的神魂,雖然自己現在的狀態很不好,很有可能無法滴血重生,但是自爆之下,自己還有著一絲生的機會,若不自爆,那麼自己連一絲生的機會都沒有。

「轟隆隆……」沉悶的響聲響起,陣陣的雷鳴之聲,在洛天的丹田開始蔓延起來,洛天整個人開始不斷的膨脹起來,面無血色,一股恐怖的波動朝著四周擴散而去。

這空間看似寬敞無比,但是終究還是有著界限的,聖人初期的自爆,足以毀滅一個面積不大的大陸,更合這個空間,沒有一個大陸大。

「瘋子!」一道道神魂,不斷的咆哮起來,臉上寫滿了驚恐,沒想到竟然還有人真的忍心自爆,他們可是知道,自爆所承受的痛苦那就是生不如死,絕對會讓人精神崩潰。

事實上也正是如此,無盡的疼痛瞬間侵蝕在洛天全身的每一個角落,讓忍不住大吼一聲,想到了之前遠古天宮之外,那名散修的自爆,臉上沒有絲毫的懼色,實在是讓人敬佩無比。

「啊……」洛天仰天長吼,長發飛揚,整個身體緩緩的龜裂開來,整個人彷彿一個擴大的皮球,滿身的裂痕,只要輕輕觸碰,便會爆發出無盡的威能。

「你們……逃不掉!」洛天長笑一聲,暴漲了三圈瞬間爆裂開來,整個人消失在了空間之中。

與此同時,轟鳴震天,狂暴的氣息瞬間在洛天的自爆之後升起,毀天滅地,整個空間也是隨之陷入到了無盡的黑暗之中。

無形的波動瞬間擴散而出,朝著四周衝擊而去,每路過一處地方,整個空間也彷彿被吞噬。

「該死!」神魂們一個個嘶吼起來,帶著強烈的不甘心,更多的則是帶著生的渴望,在生命的刺激之下,一道道神魂也彷彿被激發出了潛力,所有的神魂都是便的虛幻起來,強大的武技打出想要阻擋,那隻要觸碰便能夠讓他們徹底湮滅的波動。

但是隨後神魂們便徹底絕望起來,自己拚命打出的武技雖然強大,但是在聖人初期強大的自爆威力之下,根本無濟於事。

強大的波動瞬間傳遞到了神魂們的身前,灰色的神魂,接觸到波動之後,瞬間被湮滅,根本沒一縷殘魂逃走。

無形的波動湮滅神魂之後,再次朝著四周擴散,直到衝擊在整個空間的四周那金色的牆壁之上,才徹底停了下來,轟鳴之聲瞬間在整個遠古天宮之中傳遞起。

另外幾處宮殿之中,貂得助正用自己那極致的速度,戲耍著幾道神魂,如同一道鬼魅一般,不斷的穿梭在在空蕩的空間之中。

但是下一刻,強烈的震動,讓貂得助顯現出了身形,貂得助是最倒霉的,不知道是怎麼分的,貂得助所在的空間,正是洛天的旁邊,也就是洛天的鄰居,所以那恐怖的自爆之力,瞬間便是通過那金色的牆壁,傳遞在貂得助的身上。

那幾道被貂得助戲耍的快要死去的神魂,在被波動席捲到之後,也是終於徹底消散,化成一道道灰氣,消失在了貂得助的眼前。

「噗……」貂得助臉上帶著讚歎之色,看著那被牆壁吸收了不少的波動,席捲在自己的身上,使得自己口中噴出了一口鮮血。

「王八蛋,他嗎的別讓老子知道隔壁是誰,竟然如此強大,讓老子噴血!」貂得助朗聲開口,破口大罵的聲音在空蕩的空間之中傳遞起來,化成一道紫光,沖向了那出現的金色的大門之中。

另外一邊,所有跟洛天的空間相近的空間全部都是感受到了洛天自爆之下那恐怖的波動,臉上寫滿了驚恐。

「是誰,竟然如此強大,這種攻擊,竟然能傳遞到我這裡!」神族神子,孫飛文臉上寫滿了驚恐,心中暗自疑惑,到底是誰,竟然以聖人初期的實力搞出如此大的動靜。

「自爆!」星羅域聖子周維眉頭微微一皺,手中撥亂著一面青色的星羅盤,看著星羅盤之上,那一顆顆繁星,眼中閃出陣陣的推演之意。

所有人都是疑惑,到底是誰,竟然搞出了如此大的動靜,能夠以聖人初期的實力,打出如此恐怖的波動,此人絕對是當世天驕,沒有之一,根本就不屬於聖人初期的範疇。

空蕩的空間之中,彷彿陷入到了無邊的黑暗,整個空間正中的位置,一顆綠色的火焰緩緩的燃燒,跳躍著,彷彿隨時都能夠熄滅一般,一把金色的長槍露散發微弱的金光,彷彿插進了無盡的黑暗之中,矗立在綠色火焰的旁邊。

一滴金色的鮮血,被火焰包裹著,在彷彿被黑暗吞噬的空間之中異常的顯眼,整個空間沒有一絲聲音,寂靜的可怕。

「嗡……」金色的大門緩緩的開啟,彷彿是通往光明的大門,也彷彿是走出地獄的大門。

在金色的大門出現的一瞬間,綠色火焰包裹著的金色聖血,緩緩的脫離出火焰,彷彿黑夜中的一點繁星,慢慢的散發著淡淡的金光。

「咕嚕嚕……」金色的聖血沸騰起來,彷彿被綠色的火焰點燃,緩緩的擴散,漸漸的化成一道人形虛影,緩緩的站立在黑暗之中。

虛影緩緩凝聚,化成實質,洛天臉上帶著一縷茫然,隨後臉上露出一絲慶幸之色,緩緩的攥了攥雙拳,拍了拍自己的蒼白的沒有一絲血色的臉。

「咳咳……」輕輕的咳嗽一聲,在空間之傳出很遠,讓洛天長長的舒了口氣。

「只差一點,就活不過來了!」洛天低聲自語,眼中露出一絲苦澀,雖然是活過來了,但是洛天此時卻是感覺到自己的狀態差到了極致。

丹田之中的聖力海洋消失一空,恢復到了湖泊一樣的狀態,而且聖力還是極盡枯竭,肉身雖然也是恢復過來了,但是卻沒有過去強悍,血氣不再旺盛,很明顯是傷及到了本源。

「半步聖人啊,還傷到了本源,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恢復到聖人初期啊!」洛天苦笑了一下,好久都沒有傷的如此徹底了,不過洛天也是一陣后怕,他能感覺到,自己剛才自爆之後,差一點就真的完了,若不是碧晶琉璃火保住他最後一滴精血,洛天真的可能就此死去。

「不管怎麼樣,活著就好!」洛天輕笑了一聲,一步邁出,走了進了金色的大門之中。 第九百五十八章包圍

遠古天宮之中,一處寬敞的大殿之中,成百上千道身影站在那裡,所有的人身上全是泛著強悍的波動,有些人雖然精神萎靡,但是雙眼之中卻是精光閃動,看向頭頂之上那如同一輪烈日一般高高懸挂的金色大鐘。

十幾丈高的大鐘,金光瀰漫,複雜的紋路讓人眼花繚亂,金色的符文在鐘身之上流轉,眾人雖然知道,這大鐘絕對是年代久遠,但是卻在這大鐘之上,找不到絲毫的歲月的痕迹,彷彿永恆。

「偽紀元之寶!」人影閃動,一道道身影出現在大殿之中,發現高高懸挂的大鐘之後,臉上帶著震撼之色,看著那口巨鍾。

「偽紀元之寶啊!鎮派底蘊一般的存在!」徐離子益臉上帶著感嘆之色,看向高高懸挂的道鍾,臉上露出一絲震撼,同時更多的則是貪婪。

「大哥,那我去幫你把那大傢伙搬下來啊!」陳戰鏢臉上帶著憨厚,腳下蹬地,朝著金色的的古鐘衝去。

但是還不等陳戰鏢飛起來,就被徐離子益,一巴掌拍了下來,忍不住教訓起陳戰鏢來:「給我老實點,那玩意是咱們能動的么!你要是去了還沒等到古鐘旁邊,就得被這些人合力拍死了!」

「嘿嘿,你們倆到是挺早啊!」貂得助臉上帶著笑意,從人群之中走了出來,沖著徐離子益開口。

與此同時,天羅,龍傑,陸寒天還有杜洪濤幾人也是穿過人群,同徐離子益等人匯聚在一起。

「洛天呢?照實說這小子是咱們之中最強的,他應該先出來吧!」天羅臉上帶著笑意,沖著幾人開口。

「這個傢伙一向習慣遲到!」修臉上帶著冷淡,低沉的話音從他的口中傳出。

聽到修的話,南宮御清等人都是頗為贊同的點了點頭,事實上也的確如此。

波動不斷的傳出,最後,人們都是三五成群的出現在了大殿之上,神族幾人臉上帶著冷淡在貂得助等人的身上掃了一眼,目光中帶著一絲殺意,不過卻並沒有動手,因為洛天的實力的確讓人忌憚,更何況還有杜洪濤和陸寒天兩名聖人初期,若是真的拼殺起來,神族這些人也絕對會受到反撲。

魔族和妖域的人們也是臉上帶著冷淡,目光在幾人的身上掃了一眼,不過卻也是都沒有動手,不想讓其他勢力的人撿了便宜。

唯一沒有對貂得助這一群人有想法的便是雷域了,此時雷域的實力基本上跟貂得助這群人差不多,甚至還是略有不如,不敢同貂得助這一群人衝突起來,只能不斷祈禱著其他大勢力,不將他們這一群人滅掉。

人們都知道那古鐘是偽紀元之寶,但是卻沒人敢動彈絲毫,誰若是先動,絕對會是被其他人合力轟的連渣的都不剩。

「貂得助,洛天那小子怎麼還沒出來啊,不會是死在第一關了吧!」鳳九天帶著鳳族的強者穿過人群,走到了貂得助的身前,臉上帶著譏諷之色。

「鳳九天,你是不想打架,我隨時奉陪就是!」貂得助強勢無比,絲毫不給鳳族一點面子,畢竟兩人早就結下了不少梁子,已經勢同水火。

「打什麼架,現在好像還不是打架的時候,先讓你蹦躂一會兒!」鳳九天臉上帶著笑意,沒有繼續說話,等待著洛天的出現,打算讓其好看,貂得助他一時半會還不能動,畢竟有貂元山在,他可是聽族中老祖說過,如今的貂元山已經是妖域的最強者,半步紀元境的實力,強大無比,若在這裡將貂得助解決,誰知道貂元山是否能不能算出來是自己乾的,洛天就不會,畢竟洛天不是妖域之人,宰了也就宰了。

「嗡……」洛天的蒼白的身影出現在大殿之中,身體瘦弱起來,剛一出現,洛天便看到了大殿頂端金色大鐘,臉色也是一變,隨後發現了那密密麻麻的人之中,心中頓時明白了過來。

「洛天……」在洛天出現的一瞬間,貂得助等人便是發現了洛天的身影,當發現那蒼白的臉色之時,眾人紛紛臉色一變。

「怎麼了?」眾人開口詢問,沒想僅僅是第一關,洛天便是受到了重創,而當眾人發現洛天的修為是半步聖人境的時候,眾人的臉色更是變的難看起來。

「兄弟,你這是幹嘛來的?第一關很難么?」貂得助臉上帶著不解,想到了之前碰到的神魂,雖然很強,但是也是跟自己一樣是半步聖人而已,有些棘手,但是還沒讓自己重創的地步啊,其他人也是紛紛皺眉。

「你們怎麼都好好的?」洛天看見眾人都是沒什麼大礙,心中一安,同時也是暗自苦笑:「你們一下子打九十九個試試!」

混元法主 「哈哈,半步聖人,這小子是自爆來的啊,我終於知道之前那強大的波動是什麼了,原來是你自爆了,哈哈!」鳳九天臉上帶著狂喜之色,目光看向臉色蒼白的洛天,這是鳳九天這些天來,第一次如此興奮。

不等洛天還口,魔族的聖子臉上帶著笑意走到了洛天的身前,眼中帶著一絲玩味。

「魔族?」洛天眉頭微微皺了起來,看著眼前一身黑衣的青年,正是魔族的聖子南宮飛白。

自從進入妖域以來,洛天跟魔族這些人便是井水不范河水,雖然魔族同南宮御清有著深仇大恨,直到進入到遠古天宮以前,兩方人便一直相安無事。

「呵呵,還真以為我們不知道,那個就是魔族的叛徒南宮御請吧!還有萬凌空那個不識抬舉的東西,竟然三番五次的拒絕我魔族的招攬,還幫著這個叛徒。

「你說誰是叛徒?」南宮御清臉色陰沉,從洛天的身後走了出來,眼中滿臉殺意,血色的長劍提在手中,彷彿只要南宮飛白再說一句反駁的話,便會讓其飲恨在自己的劍下。

「呵呵,真是熱鬧啊!」神族孫飛文站在了孫夢如的身後,臉上帶著笑意,同樣來到了人群之中,滿臉輕佻的看著洛天等人。

孫夢如臉上帶著冰寒,站在神族的最前端,目光看向洛天冷聲開口:「你隨我回神族一趟,去跟我神族道個歉!」

洛天看見孫夢如,雙眼便是一直沒有離開過,眉頭微微一皺,孫夢如雖然看似高傲,但是對於自己卻沒有殺意,聽著口氣,就是想教訓自己一頓。

「有些東西,即使是輪迴轉世,也改變不了,那是隱藏在靈魂中的東西,那就是本質!」洛天心中感嘆,眼中露出一絲笑意,看都沒看其他人,目光看向孫夢如。

「神族我會去,但是那一天,我會將你從神族之中搶回來,帶你找回你真正的自己!」洛天雙眼堅定,臉色蒼白,聲音雖然虛弱,但是落在孫夢茹的心中卻是如同滾滾雷音,讓孫夢如心神激蕩起來。

「你認識我?」孫夢如臉上帶著一絲疑惑,但是聲音卻是一直冰冷,讓洛天有些難受。

「認識?豈止是認識,你上一世可是……」貂得助早就從古雷他們口中打聽到了洛天和陳雲婷的關係,大嘴巴忍不住要開口,但是隨後卻沒洛天攔了下來。

洛天知道,他和陳雲婷的關係,不能說,若是傳到神族,也許會對陳雲婷不利。

「哈哈,小子,你之前在妖域那麼猖狂,現在我倒要看你到底要怎麼收場!」鳳九天臉上帶著譏諷之色,看向洛天。

魔族和神族的人們也是蠢蠢欲動,目光中帶著殺意,將洛天這一伙人圍了起來,身上氣息強勁,讓周圍的人們紛紛將目光投向了這裡。

「那是洛天,之前在妖域聲名赫赫,沒想到進入到了遠古天宮之中就被人圍了起來!」

「沒辦法,太過耀眼,得罪的人好像有多,靠著聖人初期的實力,得罪了這麼多的大勢力,那些大勢力,怎麼可能忍的下這口氣?」人們議論紛紛,站在遠處,看著這幾股大勢力。

「你們這是想圍攻我們么?」洛天蒼白的臉上帶著一絲笑意,譏諷之意不言而欲。

「你們不都是自負的很么?怎麼還用圍攻這種方法?你們就確定,你們能夠吃掉我們這些人們?」不等三股勢力開口,洛天繼續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一絲自信,目光在這些人的身上掃來掃去,身上的氣勢也是緩緩的攀升起來。

三族的人們身軀一震,還真的被洛天這股氣勢給震懾到了,實在是洛天之前的戰績太過驚人了,連李興騰都折損在了洛天的手中。

「哈哈,這就是你們三大勢力的天驕啊,還一個個真是……不要臉啊!」貂得助有恃無恐,在這妖域誰敢動他。

洛天身後龍傑,南宮御清等人也是臉上帶著殺意,目光中帶著譏諷在三族的人身上掃來掃去,渾身戰意。

「你這是找死!今天說什麼都沒用,我們不圍攻,但是你敢和我一對一的公平對決么?」鳳九天長笑開口,沖著洛天邀戰。

「你算什麼東西也配讓我哥哥出手,對付你,我一隻手足以!」龍傑渾身金光閃耀,龍氣瀰漫,站在了洛天的身前。

「哈哈,洛天,你就靠著一個娃娃來出頭啊,你之前的霸氣去哪裡了?」孫飛文臉上帶著不屑,沖著洛天開口。

「咚……」就在孫飛文的話音剛剛落下之際,沉重的響聲響起,大殿最上空的金色古鐘卻是自行震動,洪亮的鐘聲在整個大殿之中回起來。 第九百五十九章紀元之鐘

遠古天宮之中的大殿之內,洛天一伙人被三大勢力的人們圍在了中央,戰鬥一觸即發,就在這時,金色的古鐘卻是自己震動起來,鐘聲回蕩在大殿之中,不由得讓人們抬頭仰望起懸浮在大殿上空的金色大鐘身上。

沉重的壓力讓劍拔弩張的人們瞬間平息了下來,目光中帶著凝重看向天空中那散發著陣陣恐怖波動的金色的大鐘。

轟鳴四起,金色的大鐘緩緩的敲響,彷彿開啟了某種神聖的儀式了一般,一股肅穆的感覺在人們的心中升起。

金光瀰漫,緩緩的凝聚成一道金色的人影,在人們謹慎的目光之下,金色的人影緩緩凝聚成一名老者。

「歡迎來到遠古天宮,參加這一紀元的最強試煉之路!能通過第一關,說明比們都是不可多得的天才,在任何地方,都足以撐的上天驕。」金色的老者緩緩開口,聲音之中帶著無盡的滄桑,讓人們心中一陣凜然。

「這一紀元最強的試煉之路?」洛天心中一凝,不知道老者所說的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但是洛天能能感覺到這條試煉之路,不簡單,否則也不可能這麼多年來,能夠從遠古天宮之中走出去的人,十不存一。

「好了,廢話不多說,我便是你們這一關的試煉領路人,這一關沒有傷亡,我不喜歡殺生,所以,在這一關內,你們也不許自相殘殺!這是我對你們的忠告,這一關內,我便是主宰,若是讓我不高興,直接滅殺!」老者的話音雖然平淡,但卻嚴肅無比,讓人們心中一驚。

尤其是鳳九天,孫飛文,還有南宮飛白等人臉色一變,他們知道,這一關是要不了洛天的命了。

「哼,就先讓你先活上一段時間又能如何,不過是個傷及本源的廢物而已!」孫飛文臉上帶著不屑,冷聲開口。

「你再說一遍誰是廢物,若是我哥哥沒有受傷,你敢這麼說么?」本來就憤怒無比的龍傑,臉上帶著無盡的冰冷絲毫不退讓,彷彿絲毫沒有在乎老者的話一樣,氣息滔天。

「好了!」洛天輕輕的拍了拍龍傑的肩膀走到了人群的最中央,目光看向三方人馬,臉上帶著笑意。

「誰是廢物,誰心裡清楚,即使我現在是半步聖人的修為,殺你們這些聖子,神子,少族,依然猶如殺雞!不信的話,你大可以試試!」洛天臉上帶著冷淡,平淡的話音中帶著無窮的殺意,早就想在這遠古天宮之中將這些人宰了的洛天,目光在幾人的身上掃了一眼。

「哈哈,還真是大言不慚愧,洛天等到了下一層,我便讓對你現在說過的話後悔!」孫子文臉上寫滿了嘲諷,顯然認為洛天現在已經是強弩之末,他不傻,神族聖子,怎麼能不知道,聖人初期自爆之後,會虛弱到何種地步。

「哼!而這一關的試煉,便是看看你們誰能夠敲響這紀元之鐘,敲響最多的人,便有機會獲得這紀元之鐘,當然我也僅僅是說有機會而已,想要獲得這紀元之鐘,還需要紀元之鐘的認可。」老者臉上露出不悅的神色,目光在幾人的身上掃了一眼,冷哼一聲繼續開口。

「想要敲響紀元之鐘,你們首先要做的便是趕到紀元之中的前面!努力吧,記住我剛才說的話,我不喜歡殺戮!」老者說完,身影消失,留下了大眼瞪小眼的人們。

「很難么?不就是趕到那紀元之鐘的跟前么,有什麼難的,這麼近的距離,即使是我,兩三個呼吸也到了吧!」一名超凡境的散修臉上帶著一絲疑惑,身形滔天而起,朝著高高懸挂的紀元之鐘飛去。

但是下一瞬間,一股龐大的氣息卻是轟然鎮壓而下,鎮壓在了那名剛離開地面幾十丈距離的超凡境散修身上。

那名超凡境的散修上的快,下來的也快,僅僅升到了幾十丈的距離,便是轟然下落,砸進了金色的地面之下。

「這……」人們有些目瞪口呆的看著被震裂的地面,還有那血肉模糊,氣息微弱的超凡境散修。

「果然是有難度啊!」洛天心中低聲輕嘆,臉上帶著感嘆,雖然明知到,想要靠近古鐘身前有著困難,但是卻沒想到,竟然困難到如此地步,僅僅幾十丈的距離,就讓超凡境的強者,承受不住。

洛天估算了一下,那名老者口中所說的紀元之鐘,距離他們怎麼說也有著一千丈的距離,一千丈的距離,對於任何修鍊到至尊境以上的人來說,都不算多遠,但是此時在人們看來這一千丈,卻是如同天塹一般,讓人心生畏懼。

「哼!廢物而已!」神族的人們臉上帶著不屑,冷聲開口,雙眼之中爆發出陣陣的貪婪之色,化成一道道流光,朝著那如同烈日一般的古鐘沖了過去。

神族眾人畢竟比起散修來強了太多,一個個臉上帶著不屑出現在了天空之上,不過眾人的眼中卻也是凝重無比,僅僅飛行了三百丈的距離,速度就放緩了下來。

其他人也是紛紛動了起來,幾千道身影,化成一道流光朝著金色的紀元之鐘沖了過去,畢竟那是偽紀元之寶,是值得用命去拼的東西,更合何況剛才那名超凡境強者雖然受到了重創,但是卻並沒有生命的危險。

魔族眾人渾身黑氣瀰漫,如同一塊烏雲一般,衝到了天空之上,跟在了神族的身後。

妖域八大聖族同樣如此,一個個臉上帶著一絲激動,流光閃動,緊隨其後,超越一個個散修。

另外一邊,星羅域的眾人則是眼中帶著笑意,一道道身影,彷彿一道流星一般,沖向了紀元之鐘。

「走吧!」洛天抓起一把丹藥,放進了口中臉上帶著期待之色,目光看向那紀元之鐘,偽紀元之寶,即使是洛天都是動心無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