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階段激活,讓蕭戰挺無語的,竟然又是奉獻,蕭媚也真是的,既然無需奉獻就能讓戰偶激活,幹嘛還能一個第二階段激活。雖然蕭戰很是無語,但是十尊美麗戰偶是這樣設定的,他總不能自己將她們拆了重新煉製一回。

實力越強,需要奉獻的難度就越大,哪怕如今蕭戰實力進軍到了聖境圓滿,一次性搞定十尊美麗戰偶仍是發費了很長的時間。足足十天,蕭戰都在夜夜笙歌,快活無邊,十尊美麗戰偶單論戰力一點也不遜色另外九尊實力最為強大的戰偶。

這段時間蕭戰住在了天屠城中,十天的時間就這麼過去了,由於忙著激活戰偶,他將一切事情都給暫時性放下了。拍了拍美麗戰偶那彈性噬手之極的香.臀,在美人一陣嬌嗔不依下,蕭戰心滿意足的完成了第二階段的戰偶激活,第二階段的激活其實就是一種武技傳承,完成了激活后這十尊美麗戰偶同蕭玥她們九個一樣,可以跟蕭戰做到心靈相通了。

忙完了這些事情,接下來就是聯合天魔族的事情了,蕭戰帶上蕭玥、蕭莫莫這九尊實力最為強大的美麗戰偶見到了天屠。

相比第一次相見,這個時候的天屠態度要好太多了,這就是展現了一番實力的好處,做什麼不用再拐彎抹角,完全可以直入主題,對方就是想要翻臉,也要掂量掂量那個後果。

對於蕭戰的來意,天屠並未感到驚訝,他點頭道:「我已經聽宓兒這丫頭說了,這事關係到整個戰族的生死存亡,聯合起來絕對有必要,只是不知道妹夫有什麼辦法提升族人的實力?」

對於天屠一句妹夫,蕭戰那可是渾身舒坦,他哈哈笑道:「提升族人實力簡單的很,小弟早已想好了,畢竟什麼事情都講究眼見為實,小弟會先安排一批人跟著小弟去一個地方,如果一切都屬實,咱們再來談更進一步的合作。」

天屠挑眉道:「如果是我,不知道妹夫能夠幫助我將修為提升到何等程度?」

蕭戰隨手將冰靈召喚了出來,笑眯眯的道:「她曾是輝煌王朝的女武神,由於遭受過重創,實力只能算是一般圓滿聖境的高手,可如今她的修為怕是大哥也要遜色不少。只要大哥按照小弟的方式進行特訓,保證這個修為絕對會更上一層樓,成為至尊下的超級高手也不是問題。」

天屠盯著冰靈看了一會兒,點頭道:「她的實力可不是比我強上一點那麼簡單,如果真正交手,她十招內怕是就能將我格殺。看在宓兒的份上這是我會出面,幫你聯繫我們這一脈真正的話事人,不過其餘人那還得需要你自己去搞定。」

「我自己?」

蕭戰皺眉道:「這個天魔族小弟可不熟,去找他們能行?」

天屠淡然道:「天後出生於天魔族四大派系之一,如今你們那一脈當家做主的就是天後的妹妹,你去找她應當不是難事,而戰親王天戰那一脈也不是問題,雖然戰親王宣布脫離了,但是他的影響力仍是無人可及,身為他的女婿,這點小事對你來說輕而易舉,如果那些傢伙不識抬舉,你可以順便給他們一點顏色瞧瞧。唯一有點麻煩的就是天刑那一脈了,他如今是天魔族的族長,雖然天魔族分為了天族跟魔族,但他的影響力還是很大的,如果你能夠搞定他,天魔族也就基本上搞定了。」

蕭戰點頭道:「拳頭硬就是老大,這點小弟還是明白的,那大哥這一脈就交給大哥去辦了。」 蕭戰離開了天屠城,目的地自然是母親的妹妹天妖月所在妖月城。(全文字小說更新最快)天魔族有四大派系,分別是天、魔、邪、戰四大派系。

天屠這一脈被稱為魔族、母親這一脈被稱為邪族、天戰所在一派被稱為戰族,最後一脈就是天刑那一脈了。四脈中邪族跟魔族是處於聯合狀態,而天族只有天刑這一脈,至於最後天戰所屬的那一脈則是中立,兩不相幫。

蕭戰有些驚訝,天魔二族現在已經形成對決了,天刑那一脈的實力看來要比單獨一脈要強上不少,現在他有些明白,當初天涯那小子為何會追究天貞,如果能夠娶到天貞,那就等於拉攏了屬於中立一脈,那樣想要成為族長的幾率很大。

天魔界地域遼闊,妖月城跟天屠城相隔了數以千萬里,要是靠飛行可夠嗆,幸好兩者間存在著傳送陣,可以將時間無限縮小。

天妖月是個強勢的女人,作為邪族的族長,她的威勢一點也不遜色於其姐姐天後,由於天後很少管族中事務,現在整個邪族都是由她一人說了算。

蕭戰作為天後的獨子,進入邪族領地自然是暢通無阻了,他很輕易就來到了妖月府上,不過作為主人的天妖月並未第一時間來見他,而只是讓自己的兒女招待著。對於天妖月的安排,蕭戰到沒有什麼意見,畢竟雖然他在天屠城囂張了一把,但這些事情不一定這麼快就傳到了自己這位姨的耳中。

天妖月身為邪族的族長,蕭戰只是她的後背,她自然不會屈尊降貴跑來見自己的侄兒。天妖月有兩個女兒,一個兒子,接待蕭戰的是小女兒天蓮,這是一個高傲的女人,修為在蕭戰看來還算過得去,不過她看蕭戰的眼神有種輕視的味道,尤其是當蕭戰指出緊隨身後的一群絕色女子都是他的護衛時,這種眼神愈發明顯了。

對於自己這位表姐的輕視,蕭戰有些無奈,一個大男人帶著一大群美女,總會讓人往紈絝之地這個方面聯想,畢竟是誰看到這麼一群嬌滴滴的美女時,都不會將她們往強大的武力上聯想,第一時間想到的怕都是很齷齪的心思。

蕭戰沒有發費心思解釋,因為這些美麗的女人全是戰偶,跟他有一腿,這是鐵一般的事實。

蕭戰輕抿了一口香茗,淡然道:「表姐啊,不知道姨她何時有空?」

天蓮淡然道:「表弟這次來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嗎?」

蕭戰笑道:「自然是有重要的事情了,不然小弟也不會來天魔界中。」

天蓮淡然道:「有事情的話,表弟可以跟表姐說嘛,表姐會代為轉達給母親的。」

蕭戰搖頭道:「這事事關重大,是不能有外人代勞的,必須由小弟親自跟姨說。」

天蓮的臉上露出了不悅之色,蕭戰的說辭在她看來根本就是看不起她,目光往蕭戰身後的一群美麗戰偶瞟去,天蓮的眼中閃過一絲嘲弄之色道:「表弟身為戰國二皇子,定當有限的很,這次前來妖月城不會是遊山玩水的吧?」

蕭戰搖頭道:「要真像表姐所說一般悠閑就好了,這些年來表弟可是東奔西跑,好多次都差點回不來了。」

天蓮嗤笑道:「東奔西跑?表弟身後這些美女護衛一個個都美得驚心動魄,表姐見了都要自行慚愧啊,看來表弟為了得到她們吃足了苦頭吧。」

蕭戰那聽不出這位表姐的嘲諷,不過他深以為然道:「可不是,別看她們個個強大,但是要收服她們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夠辦到的,不過相比這些難度,同得到她們之後的好處來說,就顯得微不足道了。」

天蓮在心中暗罵聲無恥后,淡然道:「這麼說來表弟這次進入天魔界是為了繼續招收護衛喏?」

蕭戰搖頭道:「招收護衛只是其中一個目的,最主要的目的只有等見了姨才能說。」

天蓮蹙眉道:「難道是天後陛下讓你過來的?」

蕭戰繼續搖頭道:「母后在很多年前就閉關了,哪有功夫管本殿下。」

天蓮還想繼續說些什麼,這時有下人來報,說是天魁求見。

天蓮皺了皺眉頭,似乎對這個叫天魁的傢伙跟不感冒,可是當她瞥了一眼蕭戰後,淡然道:「讓他進來吧。」

侍女去了,廳內一下子安靜了下來,只剩下了蕭戰悠閑地喝茶聲。

天蓮眼皮直跳,身邊的蕭戰顯得太過悠閑了,一邊喝著茶,一邊享受著一個絕色女子的按摩,有幾次她差點沒有忍住,將手中的茶杯扔到了蕭戰的臉上。

紈絝!

天蓮好不容易才將厭惡的情緒壓下,她清楚蕭戰乃是天後的獨子,雖然母親是邪族的族長,在族中有著絕對的話語權,但是事情一旦涉及到了自己這個貴為皇后的姨時,就不一樣了。天蓮知道,如果她真將蕭戰收拾了,只要他哭訴一番,自己的母親絕對會親自收拾她。

蕭戰樂了,看著這個嫉惡如仇的表姐,那強忍著要扁自己的衝動,他就像繼續撩撥一番,看看她會不會真的揍自己。

「哈哈哈!」

一陣爽朗的笑聲從外邊傳來,打斷了蕭戰嘗試的衝動,他的劍眉一挑,有些驚訝的看向門外,很快就看到了一個還算熟悉的聲音出現在視線中。

「是你!」

爽朗的笑聲戛然而止,來者臉上的笑容凝固了,有些心有餘悸的看著蕭戰,好一會而,他才小心翼翼的道:「原來是二皇子殿下,您怎麼來妖月城了?」

蕭戰淡然道:「妖月城是我姨的地盤,本殿下為何不能來,倒是你前段時間不是在追求戰親王的孫女嘛,怎麼現在就出現在了妖月府上,莫不是你對我這個表姐有企圖吧?」

天魁臉色立時一變,急忙道:「在下的確仰慕天蓮小姐,不過如果是二皇子殿下看上的女人,那在下主動退出就是了。」

蕭戰一口茶差點噴出來,看著一臉誠惶誠恐的天魁,還未等他數落的話說出來,一旁早就對蕭戰忍無可忍的天蓮勃然大怒道:「天魁,你再敢胡說,信不信我讓人將你扔出去!」

隨著這麼一吼,天蓮身體中爆發出屬於上位聖武的恐怖力量,她的雙眼很是奇特,一邊漆黑,一變則是白色,很是詭異,被她死死盯著,天魁只覺背脊發涼,亡魂大冒。

「蓮兒,切莫誤會,我不說了還不行嘛!」

天魁顯然很怕天蓮,面對她的怒火讓他暫時將對蕭戰的恐懼給忘了。

「哼!」

天蓮冷哼道:「你跟二皇子認識?」

天魁苦笑道:「就見過一次面,在戰親王府上。」

天蓮癟嘴道:「他怕也是跟你一樣失去競爭做親王府女婿的吧。」

天魁苦笑道:「蓮兒此話就說錯了,二皇子殿下可不是競爭的,他是直接去搶人的,而且還真讓他將人給搶出來了。」

「搶人?」

天蓮冷哼道:「你當我是傻子不成,親王府可是龍潭虎穴,就算他是二皇子也要被人打斷全身骨頭不可。」

天魁嘆道:「起先我也是這麼想的,可惜事情恰恰相反,二皇子當真了得啊,聽說一招就將一尊聖境圓滿放倒了不說,後來更是跟焰將大打出手,最後更是將大長老都引了出來,最終二皇子憑藉強橫的實力終於成了親王府的女婿,說真的,在下實在是佩服之至啊。」

天蓮嘴巴大張,駭然失色道:「他成了親王府女婿?」

天魁嘆道:「以前我絕對自己很了不起了,但沒想到二皇子才是真正的了不起,去親王府強人啊,這事咱們整個天魔族怕是沒有幾個人敢這麼干。」

「你怎麼做到的?」

天蓮不可思議的看著蕭戰,顯然她不相信天魁所說。

蕭戰嘿嘿笑道;「幸好表弟身邊擁有著實力強大的美女保鏢啊,表姐可別瞧不起她們,輪武力就算是我爹戰帝怕也很難勝過她們。」

「你小子就吹吧!」

天蓮掃了一眼蕭戰身後一群看上去嬌滴滴的絕色女子,打死她也不信,這些女人有那麼厲害。

天魁這時開口道:「蓮兒別不信,二皇子身邊有個女人的修為堪比至尊,要不讓親王府也不會最終低頭,並讓二皇子成為了女婿。」

「堪比至尊?」

天蓮嚇了一跳,瞪大雙眼的她目光掃過蕭戰伸手一尊美女,感覺難以置信之極。

這個時候天魁忽然一咬牙,看著蕭戰道:「殿下,在下有一事相求?」

蕭戰皺眉道:「咱們好像不熟吧?」

天魁咬牙道:「我想拜殿下為師,不知道殿下是否願意手下?」

「拜我為師?」

蕭戰驚訝的道:「你的年齡一看就比我大,拜我為師不覺得不合適嗎?」

天魁搖頭道:「年齡大根本不是問題,達者為師,在這個方面殿下做在下的師父完全足夠了。」

蕭戰搖頭道:「可我是修鍊劍道的,那什麼教你?」

天魁毅然道:「殿下當日一招就將在下擒拿,那種恐怖的力量迄今為止在下都還歷歷在目,如果能夠拜入殿下門下,習得這種無上妙法,不管付出任何代價,在下都願意。」

蕭戰打量了一番天魁,淡然道:「收徒就免了,本殿下可沒有這個心思,不過你倒可以跟著我,到時傳你些有用的東西。」

天魁聞言大喜道:「那天魁這條命今後就賣給殿下了。」

蕭戰點頭一笑,並未再繼續這個話題,而是看著一旁眼神一陣閃爍的天蓮道:「表姐,姨在做什麼,如果事情不重要的話,表弟我就去見她了。」

天蓮皺眉道:「娘正在約見咱們邪族各地負責人,你去見她做什麼?」

蕭戰笑道:「如此正好,這倒可以省掉很多的麻煩。」

天蓮還想說什麼,蕭戰扭頭看向天魁道:「對這個妖月府是否熟悉?」

天魁立時拍著胸脯道:「在下三歲時就在妖月府跟蓮兒一起玩耍了,對於這裡熟悉得很,殿下要去見族長很容易。」

「很好,你帶路吧。」

灼愛 蕭戰很是滿意,也不說這個傢伙以後成不成器,僅僅今天能給他指路就很不錯了,至少不用看自己那個高傲表姐的臉色。 「你們今天急匆匆來妖月府到底為何?」

天妖月坐於主位上,看著大殿中一眾手下,皺著眉頭說道。(百度搜索:,看小說最快更新)

「族長,不久前在天屠城發生了一場大戰。」

一名老者率先開口道。

「大戰?」

天妖月淡然道:「這事本族長也聽說了,好像似天屠的妹妹惹到了天狼堡的人,他們火拚起來了。真是沒有想到啊,一個小小的天狼堡竟然敢叫板天屠,而且還成功的將天屠城給圍了,看來天屠這傢伙真是越來越回去了。」

聽到天妖月的話,剛剛回話的老者續道:「族長,這個天狼堡的實力可不簡單,屬下曾今派人調查過,那對夫婦最近幾十年的時間內可是修為突飛猛進,不久前曾打敗了跟他們夫婦其名的妖狼宗宗主,並逼的對方不得不退出狼山。」

「哦?妖狼宗可不是好相與的,那總宗越出了名的記仇,這事不算完吧?」

天妖月認識一副淡然之色,似乎並未因為這個消息而動容。

老者搖頭道:「屬下聽說這次宗越慘敗在堡主天藤手下,事後二話沒說帶著他的舊部離開了狼山,已經消失不見了。」

天妖月有些詫異地問道:「天狼堡那對夫婦聯手才能跟宗越打成平手,天藤一人就能打敗宗越,這不大可能吧?」

「事實就是如此,看來這個天藤應當有什麼奇遇才是。」

老者搖頭嘆道。

天妖月皺眉道:「就算如此,也用不著你們這些人都來妖月城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