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人,而且又是一個斥候!

不過,還剩下兩個名額就非常不好找了,每年A級天賦的就那麼多,洛遠想要讓全隊十名隊員天賦都達到A級,同怕並不容易。

畢竟,有人帶的地方就有江湖,搶生意的人從來就不缺。

但,為了20鏢點,這次拼了! 又收了風雨這個傢伙之後,洛遠赫然發現他們班只剩下兩個名額了。

不過,兩個名額,從現在的場面上看,並不算多,當然,也不算少。

畢竟,現在場上已經不剩下多少人了。

「姐夫,你是要收什麼樣的人啊?」

玉紅菱對自己姐夫收人的標準有些疑惑,姐夫並沒有以實力高低或者其他什麼的作為條件。

被他收進來的這些人,有的實力很強,有的實力一般,而且從天賦上看,也不是每個人都有戰鬥力。

這就讓玉紅菱有點看不懂了,自己的姐夫到底是怎麼想的呢?這收人不應該是按照實力收得么?

現在,場地里戰鬥力強的人還挺多,但是一節的姐夫,一個都不選。

她哪裡知道,自家姐夫因為有小鏢的存在,所以現在收人全看天賦的級別,這是準備拿下全體A級天賦的節奏啊。

風雨這個傢伙,他天賦千絲萬縷和蜘蛛俠很像,所以出於滿足自己的懷舊心心理,所以洛遠也把他收進了隊伍里。

但是,剩下的兩個人,真不好找。

畢竟目前隊伍缺遠程進攻的人。

「需要來兩個能遠距離進攻的人。」

洛遠對玉紅菱說道,自家小姨子的眼光一向也不錯,所以告訴她沒有問題。

「遠距離進攻啊……哎,姐夫,那邊那個女孩子好像是遠距離進攻的高手耶!」

玉紅菱聽到姐夫要找有遠距離進攻的人時,瞬間就有了感覺。

洛遠順著玉紅菱的目光看過去,只見那裡有一個一身寬大白袍的少女,那件白袍子實在是太大了,把少女的身材都掩蓋住了。

如果不是因為一頭長發和明顯的臉,恐怕好多人會以為這是個可愛的男孩子吧。

不過這個女孩子非常高冷,比剛才的耶律飛有過之而無不及,剛才洛遠注意到了,至少有10波以上的隊伍被她拒絕了。

而且,這些隊伍中,不伐實力強大,而且隊伍配置很完美的。

但是,無一例外都被拒絕了,特別是有一隻想要強行拉她入伙的隊伍,最後兩邊都動手了。

也就是那個時候,少女使用了遠距離的進攻招數——冰箭。

冰系天賦啊,確實是個很不錯的遠程進攻天賦。

但是,這種一言不發就打的風格,還有渾身冰冷的氣息,讓人太難以接近了。

麻辣天女 「嘖……」

洛遠覺得有點麻煩。這個女孩子不好搞定啊。

「我去吧姐夫。」

玉紅菱也是看出了這個女孩子比較刺頭,再加上可能用冰和用火的天生就不對勁兒吧,所以玉紅菱主動請戰,要去搞定她。

「你行么?」

洛遠表示懷疑,我們是要招人,但是你現在一副躍躍欲試的表情是打算幹啥?打架么?

「哎呀,姐夫你放心好了。」

玉紅菱做了一個鬼臉之後,馬上就向那個少女跑過去,她堅信,只要本少女出馬,就沒有搞不定的事情!

「紅菱……算了,隨你去吧。」

洛遠還想給叫一下自己的小姨子,但是後來想了想就放棄了。

自己小姨子雖然在自己面前很乖,但是在外頭,還可還是敢打敢戰的女中豪傑呢!

「老大,那還有最後一個名額呢。」

冰系少女的天賦不用多看了,A級的冰雪交加,絕對強大的天賦。

如果她也加入進來的話,那麼就剩最後一個名額了。

「不曉得啊,你們有認識的人么。」

洛遠問程峰他們,說實話,他的人脈太少了,如果不是因為剛才主動和校長掰腕子給了他不少加分,可能這些人都不一定會過來呢。

「我有個人選。」

進來之後就一直默不作聲的耶律飛突然說話了。

「你說。」

洛遠是很明主的,雖然他現在隱隱約約是老大了,但是從來沒有自己一言堂的想法。

「那邊石頭下那個看上去有些畏畏縮縮的那個人,可以收下。」

嗯?

全體都把目光往耶律飛說的方向看過去,確實,那裡有個瘦小的身影。

他穿著很破舊的衣服,臉上帶著非常憨厚的笑容,而且看上去有些傻氣。

剛才已經有不少人故意撞他,拍他腦袋,或者罵他一兩句,但是他都是笑一笑就過去了,不但沒有出手,而且還主動道歉。

「不是吧,那個,那個傢伙也能進天英。」來自帝都的程峰表示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什麼時候進天英的門檻這麼低了?

荒島生存法則 「天英厲來講究緣分,取天下之英才,他可以被收進來,就代表他一定有本事,我去請他。」

洛遠倒是沒有對這個少年有什麼歧視,雖然看上去有點傻傻的,但是根據各種穿越理論,但凡看上去像個傻子的,往往實力都很強。

「這位兄弟,你叫什麼名字?借一步說話好么?」洛遠非常友好,認真地詢問。

「好的呀大哥,俺叫王土根,從半山村裡來的,俺是全村第一個進鏢師學院的,是全村的希望呢!」

……

一陣沒有什麼描寫價值的寒暄之後,洛遠很成功地把這個叫王土根的傢伙也招了進來。

無他,因為洛遠很真誠,而且眼裡沒有絲毫瞧不起這個「村裡來的傻弟弟」的色彩。

「大哥,你對俺真好,俺娘說了,誰真心對俺好,俺就跟誰,以後俺就和你混了!」

看著一臉憨厚模樣的王土根,洛遠突然間不知道該說啥,這個模樣,太像前世一個經典的電影角色了!而且名字也像!

「小鏢,他的天賦如何?」

洛遠現在只希望穿越者定律不要坑自己,千萬別看走眼。

「你撿到寶了,A級別的的天賦偶爾一拳,有覺醒成為SS級天賦無敵一拳的可能。」

目前是A級天賦,而且有機會成為和自己一樣的SS,這厲害啊!不過,等等,偶爾一拳?這是個啥天賦?

「舉個例子,看過一拳超人沒有?簡單地說,如果他的天賦成功覺醒為無敵一拳,那麼他就可以類比成這個世界的琦玉老師(當然不會那麼厲害,這就是個例子),在同級別或者跨越一定級別的作戰中是無敵的。」

小鏢的介紹相當言簡意賅。

「那現在呢?」

洛遠聽明白了,這是說以後會很強嘛。

但現在呢?怎麼看現在這樣子都更像「傻根」啊!

「現在,從名字就可以看出來了,偶爾一拳嘛,就是偶爾可以打出這種無敵的一拳……」

「這個偶爾,是多久……」

洛遠突然覺得自己似乎又被坑了。

「這個嘛,就是偶爾嘛,大不了你就讓他多打幾拳,這樣子的話,偶爾的概率就提高了……」

我去,還以為是即戰力,沒想到只是一個潛力……潛力……潛力股。

而就在王土根同學被招募進來之後不久,兩個少女又並肩而來,不過兩人身上的衣服明顯都換了一套,顯然是打了一場過於激烈的戰鬥。

「姐夫,搞定,這是冷寧,從此以後,她也是我們的一員了!」

玉紅菱非常開心,可能是終於遇到了一個可以讓她放開手腳打一場的對手了吧。

冷寧沖著洛遠微微點頭,反正,看上去是同意加入洛遠額的小團體了。

至此,天英學院睡千秋老師在多年之後第一次帶的班級,初始的天賦為A級或以上的10名成員全部到齊!

以後名震天下的千秋班,在這一刻,粉墨登場! 睡千秋正在看一份報告,他一會兒皺眉,一會兒又興奮,臉上的表情變化很頻繁。

二婚不昏,獨愛名門少奶奶 報告上是這麼寫的:

洛遠,青羽城人士,無鏢牌,傳說中的的玉家大女婿,天賦「無限具象」,疑似四星黃金或五星青銅級別的實力。

玉紅菱,帝都人士,玉家二小姐,天賦「帝琅炎」,擁有一套威力堪比地階的鏢具。目前看上去是四星青銅的實力,但真打起來的話恐怕也是堪比四星黃金級別的戰鬥力(如果算上鏢具套裝火力全開,那可能堪比五星)。

程峰,帝都人士,程家「龍鳳雙俠」之一,天賦「盾與劍」,能打能抗,擁有三星青銅級別的實力。

程雯,帝都人士,程家「龍鳳雙俠」之一,天賦「極限治癒」,沒有強力的攻擊能力,但是恢復能力一流,是不可多得的治癒型人才,目前差不多是二星白銀級別的實力。

岩山,西域人,天賦「鋼化」,能將全身化成鋼鐵,既是最強之盾,也是最強之矛!目前擁有接近三星黃金級別的實力。

耶律飛,外號草原黑鷹,北疆草原最年輕的巴圖魯,天賦暗影,三星黃金級別的實力。

黛安娜,天賦九命貓妖,其他不詳,四星青銅的實力。

風雨,風家三少爺,天賦千絲萬縷,有很強的探查經驗,實力在三星白銀左右,在這個年紀算不錯了,但唯獨性格有些像浪蕩子弟,風家指望他能在天英學院磨鍊心性。

冷寧,冷家四小姐,天賦冰雪交加,是冷家年青一代冰系天賦中最強者,實力為四星青銅。

王土根,南疆半山村人,天賦偶爾一拳,實力,實力一星黃金或者二星青銅……

嗯,對於這份名單,他還算比較滿意。

因為這個世界被沒有給重色呢的天賦分出明確的三六九等,所以除了洛遠因為有小鏢的存在能知道大伙兒的天賦等級,剩下的就全靠自己判斷了。

睡千秋自然是不知道王土根小朋友的天賦很牛,他只是覺得他的的實力稍微有點低。

不知道為什麼洛遠會把他招過來,難道是因為最後確實沒有人了么?

說實話的話,好像也有這方面的因素,但是畢竟不是全部,洛遠也是把他招進來之後,才知道這傢伙只是潛力股。

而且,對於今年學院從其他地方招收過來的人的實力,確實有點兒低。

像睡千秋這裡,明面上五星的一個沒有,四星級別的也就洛遠,玉紅菱,黛安娜和冷寧,剩下的四個三星一個兩星一個一星,可以說,這是睡千秋帶過的基礎最差的班了。

得虧洛遠不知道睡千秋有這個念頭,不然他肯定會告訴自己的老師:「沒事兒,我已經把今年四分之一A級或以上天賦的人都收來了。」

別的老師那裡的,更慘哦。

總裁有疾:老公請克制! 「千秋,你可以啊,一出山就敢帶一星的人,不怕被人笑話啊。」

有老師路過睡千秋身邊,暼了一下這個報告,然後慢悠悠地開口。

「嗯?怕什麼?沒有笨死的學生,只有無能的老師,我自認還有點兒本事,既然我放手交給洛遠,那我就相信他不會坑我。」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睡千秋雖然因為有兩個嚴重拖後腿的存在而讓他的一些計劃不能實現。

但是,他也不氣餒,當老師的怎麼會就這麼輕易放棄呢?

實力不夠,那就努力才湊唄。

「麥子,你明天早上跟我走一趟。」

睡千秋推了推身邊的好哥們麥克風,他們兩個是發小,很小就認識了。

「去幹啥?」

麥克風老師有點疑問,自己這個好朋友一向都挺懶的,怎麼現在準備帶個班了反而勤快了呢?

「陪我試煉一下學生。」

睡千秋的理由很很簡單粗暴。

「拜託,他們是你的學生耶,我去試幹什麼?你好歹是九星黃金十二鏢第四席好不好。」

「你就說去不去吧。」

睡千秋老師很傲嬌,一點兒都沒有客氣的意思。

「我要是說不去……」眼看著睡千秋變了臉色,麥克風立馬改口「那肯定是不可能的,都是自家兄弟,客氣啥。」

嗯,算你識相。

睡千秋本來打算直接強行把麥克風拖走的,但是考慮到這個發小也要面子,那就算了吧。

不過另一邊,已經組建完畢,正在和一位老師坐登記的洛遠他們,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被人盯上了,一堆大佬正在暗中觀察他們。

「先回宿舍吧,然後一起去吃飯。」

洛遠不愧是接受過高等教育的傢伙,這先去宿舍,再去下館子的提議,不就是前世大學裡面新生們開學相互熟悉的最常用的方法么?

現在大伙兒剛長途跋涉過來,肯定狀態都一般,肯定需要這麼搞一搞氣氛啊。

「同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