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壯漢子身影一閃,飛快的朝著幫主大殿的方向飛掠而去。

他得趕緊把這件事稟告給幫主鄭天龍。

洛辰看到了粗壯漢子的動作,洛辰冷冷的看向了近處的這些武者,「不想死的,都給我滾遠一點。」

聞言,那些武者紛紛立即後退了二十多米的距離,不過卻仍舊保持著包圍的姿態。

「唰!」

洛辰的手臂一動,手中的青龍劍,再次揮舞而出。

虛空彷彿突然波動了一下。

青龍劍穿越虛空,瞬間出現在那些武者面前,橫掃而出。

「嗤嗤嗤……」

一瞬間,十多人被斬首。

猩紅的鮮血伴隨著頭顱衝天而起,場面極為的震撼。

「啊……」

近處的武者發出一聲驚恐的尖叫,立即轉身朝著遠處狂奔而去。

一劍穿越虛空斬殺十多人,這樣的實力,實在是太恐怖了。

這一反應立即引起了連鎖反應,周圍的其他武者,也都轉身狂奔。

一瞬間,洛辰身周兩百米之內,一個人影也沒有了。

洛辰這才收劍,緩緩而立,同時暗暗的計算著時間。

「咻」

僅僅三分鐘之後,遠處的虛空之中,不由十多道身影飛掠而來。

帶頭的,是一個獨眼的中年漢子,身材極為的健壯,發須飛揚,透著一股極為強悍的霸氣。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來我天龍幫鬧事。」鄭天龍看著洛辰,眼中帶著一絲忌憚之色。

他來的路上,已經聽說了洛辰的強悍。

「紫凰在哪裡?你只有一次回答的機會!」洛辰看向鄭天龍,沒有任何廢話的心思。

鄭天龍的一眼角微微一跳,他還從沒見過如此囂張的傢伙。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看著洛辰那平靜的表情,他卻有種心悸的感覺。

彷彿洛辰就是一頭絕世凶獸,隨時能要了他的命。

這種感覺很奇怪,但卻異常的真實。

不過,他能夠有今天的地位,那是經歷了無數的戰鬥堆積出來的,自然不會被嚇到。

當即,冷冷的說道:「我不知道你在說……」

「唰!」

話沒說完,迎接他的是一道劍光。

洛辰出劍了,他說指給鄭天龍一次機會,那就絕對只有一次。

帶著無盡殺意的劍光,瞬間穿越了六十多米的距離,出現在了鄭天龍的面前。

鄭天龍猛的一驚,眼中漏出一絲驚愕之色。

洛辰明明距離他還有很遠,為什麼這劍能突然的出現在他面前?

他想不通,不過,情況也來不及讓他想通了。

看著那劍光如電般的刺來,他的身影瞬間暴退。

而就在他暴退的同時,洛辰的劍已然沒入了他的胸口之中,一股狂暴到了極點的星元瘋狂的湧入他的體內。

「噗!」

撕裂般的星元,瞬間震傷了鄭天龍的臟腑,使其直接噴了一口血出來,臉色瞬間慘白。

他的臉上,帶著濃濃的驚駭之色。

他是星君第九重的實力,洛辰卻能一招將他重創,這實力,實在是恐怖。

和鄭天龍一起來的那些人,一個個也都是臉色狂變。

他們的實力還不如鄭天龍,剛才如果是他們碰到那一劍,他們根本沒有信心能躲開。

「告訴我紫凰在哪?或者,我殺了你,去找另外幾個幫派的幫主,你自己選擇。」洛辰看著鄭天龍,眼神冰冷如同萬年寒冰,「你同樣只有最後一次機會。」

「紫凰,在,在地牢!」鄭天龍神色掙扎了半響,最終選擇妥協。

面對洛辰,他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帶路。」洛辰緩緩將青龍劍放下了。

鄭天龍有些恐懼的看了洛辰一樣,而後直接轉身,朝著天龍幫的深處飛了過去。

洛辰身影一動,跟了上去。

飛了幾百米之後,洛辰的眼神微微一凝,嘴角露出了一絲冰冷的笑意,「鄭天龍,我允許你耍花招,但是你最好想清楚,如果我不死,死的就是你。」

聞言,鄭天龍的身影狠狠一顫,無比驚駭的看了洛辰一眼,隨即微微的點了點頭。

本來,他在前面設計了一個陷阱,想要置洛辰於死地。

但是現在,洛辰竟然發現了他的計劃。

要知道,他們此時距離他設計的陷阱,至少還有五六百米的距離。

就算是星尊級的強者,精神力也未必有這麼強吧?

這一刻,他真的怕了,對洛辰心服口服了,心中再也不敢有絲毫的不軌念頭。

而後,他略微的調整方向,真正的開始帶路,朝著地牢方向飛去。

洛辰的冷笑一聲,身影一閃跟了上去…… 又飛了片刻,鄭天龍在天龍幫之中的一處樹林中停了下來。

而後,他看向了洛辰,「地牢之中,歸元幫的幫主也在,他可能會出手,你小心一些。」

竟然出言提醒洛辰,看來他是真的不敢有任何的歪心思了。

洛辰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以他現在的實力,不出意外的話,星尊以下的武者對他已經沒什麼威脅了。

所以對於這所謂的偷襲,他其實一點都不擔心,如果真的有人偷襲的話,那麼一劍殺了就是。

鄭天龍繼續往前走去,在進入樹林約百米之後,他在一棵大樹上拍了一下,地面立即出現了一個洞口。

洞口打開的瞬間,一股潮濕、腥臭的味道立即傳了出來,洛辰的眉頭不由的皺了起來。

從這個情況來看,紫凰所處的環境有多惡劣,已經可想而知了。

看到洛辰的神色,鄭天龍得心中微微一驚,眼中恐懼之色越發的濃郁,還是帶頭朝著洞口之中走了進去。

洛辰邁步跟了上去。

地牢里只有幾盞油燈,燈光很暗,昏昏沉沉。

不過洛辰有精神力,還是清楚的看到了地牢里的景象,這讓他心中的殺意再次暴漲。

地牢,準確的說,應該是水牢。

沿著通道深入約百米之後,便是一個巨大的空間,那裡有一個巨大的水坑。

水坑裡裝滿了臭水,洛辰之前聞到的腥臭味道,就是從那水中傳出來的。

而此時,紫凰鼻子以下的部位完全泡在那臭水裡,她要使勁的抬起腦袋,才能進行呼吸。

她的頭髮披散著,原本很少摘掉的面具此時已經被拿掉了,一張風韻猶存的臉已經傷痕纍纍,看著極為的狼狽,奄奄一息。

在水坑邊,還有一個頭髮梳理的一絲不苟,一聲紫袍的老者,手裡握著鞭子,正在逼問紫凰什麼。

「唰!」

洛辰身影一閃,如電一般,朝著水牢之中飛射而去。

鄭天龍的眼角一跳,他從洛辰的身上,感受都了一股彷彿來自九幽地獄的森寒殺意。

那殺意之強,讓他彷彿置身冰窟一般,忍不住的打了幾個寒顫。

他知道,傅歸元死定了。

與此同時,裡面傅歸元也已經發現了洛辰,猛然轉身看了過去。

不過他看到的,就只有一道劍光。

「咻!」

在距離傅歸元還有七十米的時候,洛辰便出劍了。

當他一劍刺出之後,雙方的距離已經只剩下了不到六十米,青龍劍的劍尖,瞬間出現在傅歸元的胸|前。

傅歸元的臉色狂變,手中長鞭一甩,迎向了洛辰的長劍,想要將劍掃開。

可是,這只是他一廂情願的想法而已。

「啪!」

長鞭掃在長劍之上,發出了一聲清脆的聲響,長鞭瞬間斷裂,而洛辰的劍,卻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

傅歸元輕敵了。

他這一次出手根本沒盡全力,他的想法也只是掃開洛辰的劍而已。

這樣的想法,如果遇到實力不如他的對手,他也許能成功。

大佬橫行娛樂圈 可是,他的對手是洛辰,能夠橫掃星君級武者的存在。

這樣的實力,絕對能夠碾壓他。

而面對一個能夠碾壓他的對手,傅歸元卻輕敵了,這結果可想而知。

「嗤!」

青龍劍毫無阻礙的沒入了傅歸元的胸口,狂暴的星元瘋狂涌動,瞬間將他的內臟全部震碎,一口夾雜著內髒的鮮血狂噴而出,傅歸元瞬間斃命。

「唰!」

直到此時,洛辰的身影才剛剛來到水牢跟前。

看都沒看地上的屍體,洛辰直接來到水坑旁邊,一劍斬斷鐵鏈,將紫凰從水中提了上來。

這一看之下,他心中的殺意幾乎抑制不住的暴涌而出。

紫凰身上的衣服早已經變成了布條,身上布滿了鞭痕,幾乎沒有一處完好的地方。

那些傷口被臭水泡的發白、腐爛,甚至能夠見到森森白骨。

洛辰無法想象,紫凰是承受了怎樣的折磨?

「鄭天龍,給我滾進來。」洛辰拿出一件衣服幫紫凰裹上,而後又拿出一堆丹藥喂其服下,而後便對著鄭天龍暴喝了一聲。

通道之中,早就被嚇破膽,不敢繼續前進的鄭天龍聞言,身體猛的一顫,但卻還是咬著牙走了過去。

他不敢逃,以洛辰的實力和速度,他根本不可能逃的掉。

「大人,求您饒命啊!」走到洛辰面前,鄭天龍直接跪了下來,滿臉的哀求之色。

他很怕死,否則之前也不會那麼容易就妥協了。

「下水坑去。」洛辰的目光冷漠的看著鄭天龍。

「大人,我……」

「唰!」

沒等鄭天龍的話說完,洛辰便直接抬起了青龍劍。

「噗通!」

鄭天龍二話沒說,直接跳了進去,甚至顧不得濺起的臭水灑了他一頭一臉。

「喝水。」洛辰的聲音再次響起。

鄭天龍的嘴角一抽,眼中出現一絲掙扎之色,但最終卻沒敢反抗,張開口任由那水灌入腹中。

剛喝了兩口,他便不斷的乾嘔了起來,那水的味道,實在是不敢恭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