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羽愕然了,皮皮也怔住了,一點事都沒有?這到底是……

分身跟紀羽融合,紀羽很快的讀取了分身的所有記憶,但卻真的發現,一點問題都沒有!

難道這天門就這麼簡單,沒有一點問題?

紀羽有些捉摸不透,又用了幾個分身各種試探,最後都沒有任何的改變,最後也就放棄了這種想法。

「罷了,親自上吧。」紀羽嘆了口氣,都到了這種地步了,不可能就此回頭。

紀羽慢慢的朝著天門的方向走去,皮皮跟在紀羽的身邊,屏住呼吸……

「恩?」

兀然的,他的腳步停了下來,神色有些凝重。

「皮皮,你有沒有發現有些不對勁的地方?」紀羽轉頭看向皮皮。

皮皮一臉嚴肅的點頭,「我總覺得有東西出現了,但又看不到是什麼。」

剛剛紀羽只覺得眼神一花,只見到一個虛影迅速的從自己的眼前晃過,然後就失去了蹤跡。

紀羽釋放出意念之力,卻依舊沒能尋到任何的蹤跡。

怪事……

沉著氣,他們繼續一步一步的朝著大門的方向走去。

「又來了!」

這時,皮皮忽然喊了一聲,一手朝著前方抓去,雷霆之力更是猛然劈下!

「轟隆!」

一陣轟鳴之聲,然而……最後卻依舊什麼都沒有留下。

「別跑!」紀羽此時也是一聲大喝,接著一手轟出一記光波,最後卻只打中了前方的空地,一點動靜都沒有。

「奇怪了……怎麼回事?」紀羽眉頭微皺。

若是說第一次是眼花的話,那麼現在又出現了,那就絕對不會是假的了。

這天門之下,一定有什麼蹊蹺!

「老大小心!」

這時,皮皮忽然朝著紀羽撲來,將紀羽推開一邊!

「鏘!」

紀羽還沒有回過神來,卻聽得後面一聲鏗鏘之聲,隨後紀羽便看到身後的那塊石頭破裂而開,差點成了兩半。

紀羽一陣后怕,只覺得後背涼颼颼的,異常的不舒服……

這裡的石頭絕對是堅硬無比的,他之前的一記戰氣波打出去都沒能對它們照成什麼損傷,甚至連痕迹都沒有留下來,剛剛那神秘的聲音卻差點將石頭破開兩半!

若是自己被打中的話……紀羽還真的有點不敢想象那種後果了。

紀羽小心的觀察了一下四周,然而卻始終沒有發現什麼問題,敵人?他什麼都沒有見到,如果有敵人的話,他不可能感覺不到殺氣的!

這一切,透露著一種詭異。

「皮皮,你剛剛怎麼發現危險的?」他看向皮皮,問道。

剛剛是皮皮救下他的,也許皮皮真的能感知到。

然而,皮皮卻是搖了搖頭:「我剛剛只是有種受到威脅的感覺,然後下意識的將你推開了,並沒有看到什麼敵人。」

紀羽的心微微一沉,看不到的敵人?這樣他們要怎麼打啊?

「嗡!」

這時,一陣細微的聲音傳入了紀羽的耳邊,紀羽神色微微一變,馬上將身邊的皮皮給撲倒,接著便感覺身後一陣刀風吹過,劃破了空氣!

「鎮魂鍾!」

紀羽也管不了這麼多了,直接便是將鎮魂鍾祭出,將他跟皮皮給籠罩了起來。

現在根本就弄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到底是什麼人在攻擊他們!

「咚!」

「咚!」

「鏘!」

就在鎮魂鍾將他們保護起來的時候,又開始不斷的有力量攻擊著鎮魂鍾,紀羽他們在裡面甚至都能感覺到鎮魂鐘的劇烈震動!可見那攻擊的力量到底有多強大!

「到底是什麼東西在攻擊我們……竟然絲毫沒有氣息!」

紀羽此時是鬱悶無比,就算那個東西會隱身,但在攻擊的瞬間也應該會又氣息暴露出來才對的啊,不可能會一點氣息都沒有的啊!

剛剛在躲的時候,完全是感覺到了生命的威脅,是身體下意識的動作了。

接下來,鎮魂鍾更是不斷的發出那種被攻擊的聲音,紀羽有些無語,為什麼分身出去的時候就沒有任何的影響,而真身就會受到莫名的攻擊呢?

紀羽在他的記憶之中找不到任何這樣的原因,他想到了天門,難道說天門之上的那些刀光劍痕都是因為這些奇怪的攻擊所照成的么?

他眉頭緊皺,就是想不明白個所以然來。

他真的想不到這兩者之間有什麼必然的關聯。

撿來的新娘 詭異,古怪……這其中到底是為什麼?

紀羽又將一個分身分了出去,然而,分身回來之後依舊是沒有任何的影響。

紀羽迷糊了,皮皮此時也陷入了深思……

外邊,到底有什麼東西存在,怎麼會有這種神秘的力量限制了他們的行動?天門之下,到底為什麼會有這種古怪的力量……

鎮魂鍾時不時的受到攻擊,甚至紀羽想移動一下都受到了極大的阻力,這冥冥之中,似乎就有一股推力在阻止著他們前進。

「對了!老大,我覺得……也許我已經知道原因了!」

就在此時,皮皮忽然一拍手,有些興奮的對紀羽說道。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皮皮的話傳到紀羽的耳邊,紀羽只覺得聽之如天籟!

「你知道了?」

他又驚又喜的看向皮皮,眼中閃爍著希望的光芒。

一婚二寵 這看不到的敵人已經徹底的讓他沒轍了,這第三道坎幾乎讓他無奈到了極點,現在皮皮竟然認出了這其中玄妙,紀羽說不激動才是假的。

皮皮有些興奮的點頭:「恩,剛接觸的時候我就覺得有些奇怪,終於在剛剛,我記憶中多出了一些東西,我才看出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紀羽認真的看著皮皮,卻見皮皮若有所思的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應該不算是敵人。」

紀羽並不奇怪皮皮得出這個結論,他也不相信在這裡會出現什麼敵人,若是有敵人的話,他們絕對不會像現在這樣完好無損的站著了。

能隱身,神秘莫測的敵人,而且攻擊力超強,結合著幾種元素,若真的是敵人的話,他們恐怕早就已經被殺了不知道多少遍了,但現在他們還好好的站在這裡,而且每一次受到攻擊的時候,根本就沒有其他的氣息變化,完全不是生人!

「那……到底是什麼呢?」紀羽看著皮皮,問道。

皮皮想了想,眉頭直皺,似乎在想辦法將記憶之中的東西給拉出來,沒多久,他才猜測著說道:「在我的記憶之中,有一種非常特別的陣法,跟眼前這個陣法倒是非常的相似。」

紀羽認真的聽著,皮皮繼續說道:「那個陣法,叫做鎖天陣,我記憶之中的鎖天陣,就跟現在我們見到的這個情況非常的相似。」

「你仔細想想那個鎖天陣,把他的特點給我說一說,最好就有破解之道。」紀羽想了想之後,看著皮皮便道。

現在他最頭痛的就眼前的這個詭異情況了,而唯一的線索,也就只有皮皮口中的鎖天陣了,不管怎麼樣,都要死馬當活馬醫了。

「鎖天陣在我的記憶之中也是一種特別奇怪的陣法,大家都很少會用,據說是因為這種陣法擁有弒神的力量,能發動,但要解除就非常困難了,這種陣法的恐怖之處就在在於,它能自動分辨真假。」

「比如老大,你之前的分出來的分身,雖然擁有跟你一樣的氣息,但卻沒有生命之力,很容易就能被識別出來,所以鎖天陣絕對不會攻擊,所以我們看到的結果就是,分身來去自如,看上去沒有一點的問題。」

「但當我們的真身靠近的時候,就有了生命的波動,就會瞬間被鎖天陣給鎖定,我們的所有的知覺能力都會自動的被無意識的封閉,所以我才覺得……現在我們的情況倒是跟鎖天陣非常的相似。」

聽著皮皮的解釋,紀羽也開始沉思了起來,鎖天陣,他的確不太清楚,但聽到皮皮所說的,倒還真的有那麼幾分相似了。

分身出現的時候,被自動忽略,當真身行動的時候,就瞬間受到了攻擊。

但……如果是這樣的話,天門上的刀光劍痕又要怎麼解釋呢?難道是以前的人來到這裡而留下的?

事到如今,這個似乎就是最好的解釋了吧。

「那……這鎖天門有沒有什麼陣眼之類的東西?」紀羽又問道。

「沒有,至少現在還沒有人發現它……我的記憶之中鎖天陣是非常神秘的一個大陣,就算在我印象中的那個世界,能真正擺出鎖天陣的人也是屈指而數的,沒有人知道鎖天陣是怎麼出現的,而鎖天陣的弱點,更只是一個傳說而已。」皮皮搖了搖頭,有些無奈的說道。

紀羽沉默了……

沒有弱點的陣?

皮皮印象中的那個世界……就皮皮身上出現的那個虛影,戰力都堪稱恐怖,而就算這樣,也不一定是皮皮那個世界中戰力最頂尖的幾個人,而這鎖天陣……卻是真的只有那麼頂尖的幾個人才能做出來。

紀羽甚至已經開始懷疑,就算自己動用了輪迴的力量,是不是也不一定能夠破解這個鎖天陣?

「葉奕啊葉奕……為什麼要做出這種鎖天陣呢?」紀羽嘆了口氣,有些無奈的說道。

天壑,天壑,鎖天陣,多半都是出自葉奕的手筆,葉奕是紀羽所見過的人中實力最為強大的了。

現在該怎麼做呢?

「萬物都有缺,就算是鎖天陣應該也有自己的缺陷才對的,但這缺陷,到底是什麼,存在於什麼地方呢?」紀羽腦中不斷的想著這個問題,萬物有缺,天道也有缺,鎖天陣,不可能就是這麼的完美的。

只有找到缺陷,他們才有機會破陣。

紀羽在想,皮皮也在思考,他在想所有有關鎖天陣的東西。

分身進去不會受到任何的影響,但本體一出,馬上就會受到無形的攻擊。

這……簡直就像是一個無解的問題那樣!

「世上絕無完美之物,鎖天陣……鎖天陣……」紀羽幾乎是絞盡腦汁,將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回想了一遍,但最後卻沒有找到任何有關鎖天陣的東西。

對於陣法,他了解的實在太少太少了!

走到這一步,卻被鎖天陣攔了下來,若是要他放棄,他的確是非常的不甘心,但現在,又該如何是好?

就這麼衝出去?他沒有任何不被重傷的把握。

青春狂想曲:校草請就範 「老大……要不我再用時間靜止試試看吧!」這時,皮皮咬了咬牙,說道。

見紀羽沒有說話,皮皮繼續說道:「除此之外我們沒有其他的辦法了,除了用時間靜止之外,我真的想不到有任何的辦法了,鎖天陣實在是太神秘了。如果不行的話,我們只有回頭了。」

「好吧,我們一起出去。」紀羽嘆了口氣,除此之外,他也沒有其他的辦法了。

在鎮魂鐘慢慢消失的時候,紀羽也慢慢的將七星陣給釋放在眉心之中,隨時防範意外的發生。

當鎮魂鍾消失的一瞬間,紀羽便感覺到有無數的危險沖向了自己。

「靜止!」這一霎,皮皮怒吼一聲。

「不行……小心!」

靜止無效,紀羽跟皮皮臉色一變,幾乎在下一霎,紀羽的眉心便釋放出了最璀璨的光芒!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在鎮魂鍾消失的一瞬間,便有無數的危險瞬間逼近紀羽兩人。

與此同時,紀羽的眉心之中釋放出璀璨的光芒,七星陣一瞬間便將他們兩個給包裹了起來。

紀羽跟皮皮的後背早已經被汗水給打濕了!若是七星陣擋不住的話,毋庸置疑,他們絕對會被這股神秘的力量切成數塊,完全死透!

時間,慢慢的流逝著……

他們甚至能聽到彼此的心跳之聲,然而到了最後,一切卻像是完全沒有發生似的。

紀羽能感覺到有沉厚的呼吸聲,他們,還活著?

沒事!

紀羽有些意外的回過神來,一切都沒有任何的變化。

「沒事?」紀羽跟皮皮相互看了對方一眼,最後才慢慢的確定下來……真的,沒事!

紀羽朝著四周圍望去,卻見到自己正處於七星陣當中,被七星陣的光芒所籠罩著!

「老大,我好像看得到外面的攻擊!」這時,皮皮有些驚訝的說道。

紀羽愣了一下,接著順著七星陣的外邊望去,整個人都是一陣愕然!

真的看見了?

透過七星陣,他看到外邊竟然有無數的刀光劍影在朝著他們的方向飛來,不知道其中蘊含的力量到底有多大,但紀羽發現,每當這些刀光劍影要接近自己的時候,就會瞬間沒入七星陣之中,消失得乾乾淨淨!

「這是?」這絕對是一個非常讓人驚喜的發現,在七星陣之中,紀羽終於看出了攻擊的源頭了。

不過與其說看見了,其實也跟沒有看見一樣,沒有人攻擊,只有刀光劍影在亂飛,不斷的在攻擊著七星陣。

「看來這應該真的就是一個陣法了,鎖天陣么……」紀羽喃喃道。

這個應該就是皮皮所說的鎖天陣了吧,在七星陣之中,紀羽是第一次見識到真正的鎖天陣了。

滿地的痕迹,如果蜘蛛網般瘋狂的擴散著,遍布了整個地面,接著,有無數的光芒閃現,逐漸的形成了一個光罩,將天門之下的一切事物都給籠罩了起來,接著便有無數的刀光閃現著,看上去都讓人感覺心驚無比!

「這……簡直就是無解!」紀羽摸了摸腦袋,看著眼前那密密麻麻的刀光劍影,他想象不出來,若是一個人走進去會變成什麼樣子?

會一瞬間被切割成數份?還是連渣都不剩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