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羽是他們的兄弟,林仙兒便算是他們的弟妹,就算紀羽已經不在了,他們也要保護自己的弟妹才對啊!

此時,不管是吳天凡,還是李高,李愛,即使是平時不怎麼說話的張影此時都已經是看不下去了。

「等會等會!你們都給我冷靜一點!紫家現在是龐然大物,你們現在去又能起到什麼作用?他們甚至有可能會對你們下殺手,到那個時候,就算你們真的死了,學院也不會為你們出頭的,最後什麼都沒做到,反而還賠上了性命,你們覺得這樣值得嗎!」這時,門口來了一個人,赫然便是戰形!

「哼!那我們要怎麼做?你身後一個諾大的戰家都不能站出來幫助紀羽,我們現在能做的只有這些了啊!」吳天凡哼了一聲,道。

戰形嘆了口氣,對此他也無奈……戰家不可能因為一個死去的人出手的,現在他能做的也不多了。

「總之,我不能讓你們現在去,否則真的只是死路一條的!」戰形無奈,只有繼續強調。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天葉學院後山的長老洞府之前。

紫布身後跟著有一群的人,他們皆是帶著一副討好的笑臉跟在紫布的身後,這是一次討好紫家非常好的機會。

紫布此時更是春光滿面,一臉笑意的來到了丹長老的洞府之前,有兩個家族專門安排出來的皇者護在他的身邊,因為他是紫圖雄的親生弟弟,哪怕是長老級別的人物也不敢讓他受到什麼傷害。

「你們說,今天紫公子提親,會成功嗎?」

「去!什麼叫會成功嗎?那是一定成功的!你這瞎眼的也不看看紫公子是什麼人,他可是紫家的人啊!未來註定成就聖人的紫圖雄的弟弟,就算是天葉學院,也不拒絕不了吧,更別說是哪個林仙兒了,能嫁入一個超級大勢力,這可是任何人都夢寐以求的事情啊!」

「不過據說這林仙兒是紀羽的女人。」

「咳,紀羽都已經死了這麼久了,一個死人又能怎麼樣呢?不過我想她嫁過去的話地位也許會比較低吧,不過就算是低,那也不是我們能夠比擬的了!」

此時,周圍還是有許多圍觀的人對於這場提親是非常看好的。

丹長老洞府緊閉著,使得不少人的眉頭都是只皺的。

丹長老在學員也是出了名的老頑固,難道她這一次真的是鐵了心的要拒絕紫布嗎?要知道……拒絕紫家,這個後果可是很難想象的。

「公子,要不要我們將大門轟開?」這時,紫布身邊的其中一位皇者氣勢猛然的站了出來,這一次他們除了保護紫布之外,還有就是奉了家族之令,一定要幫助紫布娶到林仙兒。

只見紫布手輕輕一抬,阻止了他們,他搖了搖頭道:「呵呵,怎麼能這樣呢?紫某是來提親的,可不是來搶親的。」

旋即,便見他慢慢的站了出來,站在最前方,淡淡的開口道:「晚輩紫家紫布,今日特來向仙兒姑娘求親,還請丹長老同意!」

紫布雖然嘴上說是求親,但臉上的那種傲然之色可謂是一點都不弱,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也隱隱有幾分志在必得的意思。

半刻鐘左右的時間都已經過去了,然而丹長老的洞府之中卻依舊沒有一絲的動靜……此時,周圍的人也不禁有些嘩然了。

難道丹長老這是鐵了心的要拒絕紫布么?要知道得罪了紫家的話,哪怕她是天葉學院的長老,紫家也不可能會放過她的。

紫布的臉上也隱隱有幾分不悅了,但他還是耐著性子的喊道:「晚輩紫家紫布,今日特來向仙兒姑娘求親,還請丹長老能夠同意!」

見到依舊沒有回復,便聽得紫布繼續說道:「丹長老,如今的紫家已經非同一般了,我的大哥在天羅秘境已經得到了聖人的傳承,踏入聖人境界只是遲早的事情,我們紫家也遲早會晉陞為聖人的超級家族,威懾力也會越來越大,如果仙兒姑娘加入紫家,不管是對於仙兒姑娘或者是對於丹長老的地位都是非常有好處的,就算是一些皇者,紫家也不會有任何的忌憚,凡是得罪我紫家之人,都將會灰飛煙滅。」

紫布說的這一點好處表面上是這麼說,但任誰都聽得出,紫布這是在威脅丹長老,若是丹長老敢違背紫家的意思,那麼紫家勢必不會留手,哪怕有天葉學院這種大勢力,紫家也會不留情面的將丹長老抹殺的。

周圍圍觀的學員此時也是心中驚訝的看著紫布,看來紫家大勢已成了,紫布竟然也敢公然這麼囂張。

「哼!在沒成長起來之前談什麼聖人!難道真的以為成聖是這麼容易的事情么?年輕人,還是低調一些的好,否則隨時都有可能會有被殺害的危險。」

而就在這時,丹長老的洞府之中,有一個冷漠到了極點的聲音傳出,然所有人都渾身一顫。

丹長老發話了……不過似乎是在針對紫圖雄!

「天才,在沒成長起來之前,還是低調一些的好。」 這個明星來自地球 丹長老的聲音悠悠傳來。

紫布臉色一變,心中頓時便有怒火燃燒了起來,紫家的其他人臉色也是慢慢轉怒,這不久是在詛咒他們紫家嗎!

「哼!勞丹長老費心了,我想在我紫家的威望之下,是不會有哪個勢力會這麼不長眼,盯著滅門之災來對我紫家的天才下手的!」紫布臉色一冷,哼道。

現在紫家的實力可謂是強極一時,雖然在幾個家族之中的位置還沒有變,但比起絕大多數的小勢力來說,紫家的威勢是越來越恐怖了。

試想想,若是紫圖雄在破空成聖之前,在大陸上對各大勢力進行清洗一番,這會是多大的災難?

「老身若是不答應呢!」這時,丹長老的聲音又從洞府之中悠悠傳來。

紫布臉色冰冷的說道:「這是我紫家與天葉學院之間的聯姻,恐怕已經由不得丹長老不答應了!」

「廢話!仙兒是我的徒兒,而不是天葉學院的學員!天葉學院還不能為仙兒做主。」丹長老冷哼一聲。

紫布臉色又變,他看了看身邊那個有些幽魅的黑袍人,陰笑著道:「既然如此,婚姻大事也是仙兒姑娘做的主,還請仙兒姑娘自己站出來給紫某一個回復,若是仙兒姑娘拒絕的話,紫某絕對不會說一個字!當即便會離開!」

眾人心中驚訝,想來這裡的多數人都清楚,林仙兒是不會答應紫布的提親的,但紫布依舊敢說這樣的話,難不成是有什麼底氣么?還是說林仙兒之前的行為都只是做作?

就在眾人猜疑的時候,只聽為一陣「轟隆隆」的聲音,不多時,丹長老洞府的大門便開始慢慢的打開了!

眾人順著大門的方向望去,忽然,所有人眼中都有一抹驚艷出現!

美,這是一個絕美的女子,甚至比起寧若溪公主,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

更讓人驚訝的人,這女子身邊,寧若溪正一臉笑意的陪著她走出來,另外一邊,戰家的戰月兒同樣如此……

然而,此時的主角林仙兒,在所有人眼中無疑是最為驚艷的。貓撲中文 ?所有人都看著這一幕,心中好不驚訝!

寧若溪,戰月兒這兩個無疑就是天乾城的天之驕女,沒想到這兩人這時竟然是一左一右的走在林仙兒的身邊,看上去高潔無比,以襯托出林仙兒的超凡脫俗!

的確,每個人對於林仙兒都感覺到驚艷,以往所有人都在猜測,林仙兒跟寧若溪,戰月兒三人到底是誰比較美一些,而現在,三人同時出現,他們也算是清楚的看清了比起寧若溪以及戰月兒,林仙兒是絕對不會有一點的遜色的,三人不相上下,都是絕頂的美人。

忽然便有人感覺心中酸酸的了,像林仙兒這樣的美人,竟然就要被紫布給摘去了雖然紫布的確也是配得上林仙兒了,不過是男人都知道,看著一個美人花落他人家,他們絕對是心裡酸溜溜的。

反觀紫布,紫布在第一眼見到林仙兒的時候,臉上就出現了一抹貪婪與驚艷,他這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林仙兒了,第一次見到的時候便已經是痴迷無比,這一次再見到,心中卻始終留有第一次見到的那種驚艷,絕美

他更是下定了決心,不管怎麼樣,都一定要將林仙兒給娶回來k到林仙兒這樣一個絕世美人將會在自己的胯下嬌喘著,他心中無時無刻不是充滿著巨大的滿足感的。

然而唯一一個讓他有些意外的是,林仙兒旁邊竟然還跟了兩個人,戰月兒,寧若溪!

他也曾經追求過戰月兒,但每一次都是以失敗告終的,原因無他,戰月兒所在的戰家本身就跟紫家不相上下,而且若是真的打起來的話,戰家甚至會比他們紫家強大一些,所以對於戰月兒,他不可能像對待林仙兒這樣。

在很久之前,對於戰月兒他也是勢在必得的,但追求的路卻異常的困難,終於,在林仙兒出現之後,他也慢慢的開始放棄戰月兒了,林仙兒,這一個容顏絲毫不弱於戰月兒的女子,而且還是傳承修士,他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

但,現在,戰月兒跟寧若溪出現在這裡又是什麼意思呢?

械,「怎麼,紫布,你有什麼要說的就趕緊說吧,我替仙兒妹妹拒絕你了!」戰月兒瞥了紫布一眼,絲毫不以為意的說道。

紫布的臉色一青一紅他這還沒開口呢,就已經馬上被拒絕了?

戰月兒的身邊,林仙兒此時也是滿臉冷意,很顯然,林仙兒根本就沒有打算過接受紫布。

紫布冷著臉,但卻依舊抵擋不住林仙兒那絕美容顏的魅力,他雙眼錚錚的看向林仙兒,道:「仙兒姑娘,紫布在第一眼見到你的時候便已經深深的為你所折服,這才帶著紫家的眾人來此向你提親,還望你能接受,若是嫁入我紫家,仙兒姑娘你將會成為真正的天之驕女。而且還有豐富的修鍊資源,將來成就皇者甚至是聖人也不是不可能的。」

紫布說的話是絕對擁有誘惑力的,換做任何一個修士都難以抵擋的誘惑,成皇已經是紫天大陸的巔峰了,成聖,那就代表有希望去到聖域!

在這個以強者為尊的世界之上,修為的提升比起其他任何東西都要來得有誘惑力。

此刻,所有人對於林仙兒都是羨慕無比的,恨不得自己就是林仙兒,三而代之。

眾人都看著林仙兒,等待著她的表態,此時,卻見林仙兒柳眉微皺,淡淡的道:「仙兒多謝紫公子的美意,不過仙兒早有歸屬,不能答應紫公子,還望見諒。」

拒絕了?竟然拒絕了!

所有人都是震驚無比,為了一個死去的紀羽,拒絕了一次成皇成聖的機會?這林仙兒的腦子難不成已經是壞掉了?

紫布的臉色也是微微一變,而後瞬間便是變得陰沉無比紀羽,又是紀羽!

「仙兒姑娘難道不知道,紀羽已死么?一個死人與我們紫家相比,誰重誰輕難道仙兒姑娘還分不清楚嗎?」紫布冷著臉說道,儼然就是一幅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的樣子。

這句話說出來是絕對傷人的,林仙兒聽到之後,臉色更是冰冷無比,她淡淡的說道:「挾子並未見到夫君屍骸,對於紫公子所言不敢苟同,更何況,紫公子開口紫家,閉口也是紫家,挾子也是想要知道,到底是紫公子在向挾子提親,還是紫家想要迎娶挾子呢?」

「是我!不過你要知道,我身後就是紫家,能給你帶來無數的榮耀無人敢欺負你!」紫布冷冷的說道。

「那麼敢問紫公子,若是公子身後站著的不是紫家,而是一個不入流的幸族,公子是否也敢有如此行為?挾子聽說,男人頂天立地,可絕對不是依靠身後的勢力的。」林仙兒一臉淡然的說道。

眾人無一不是震驚無比的林仙兒,竟然有如此魄力,敢跟紫布說這樣的話!

若是沒有紫家?眾人不禁陷入沉思其實,紫布之所以如此強勢也不過是背後有一個紫家罷了。若是沒有紫家,紫布他是何人?又有誰會知曉呢!

紫布的臉色更是難看至極,很明顯林仙兒就是在諷刺他,如果沒有紫家?他紫布比誰都要清楚,如果沒有紫家他就什麼都不是!

重生之師兄莫慌 「哼!出身是天註定的,沒有什麼如果,紫某出生在紫家,那就註定了是天之驕子,仙兒姑娘沒必要跟紫某說這些。」紫布冷哼一聲,臉色已經是越來越難看了。

不少人聽到紫布這句話,心中都是微微曳紫布這種典型的就是二世祖三世組的人物,註定難有大成就。

寧若溪跟戰月兒也不禁曳,紫布太過不堪了。

她們腦中不約而同的出現了一個身影他一個人從一個小地方走出來,走到現在,能和各大天才爭鋒而不落下風,面對任何危險面不改色

這才是他們心目中的真正的男人,跟他比起來,紫布希么都不算!

只可惜

「哈哈!哈哈哈哈&死我了,你們聽到了嗎,這傢伙不過就是仗著出身好點就在這裡作威作福,竟然還有這麼多的優越感,他的臉皮到底是有多厚啊!」這時,一個肆無忌憚的大挾聲忽然傳來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貓撲中文)這肆無忌憚的大笑之聲簡直就已經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所有人都是一臉不敢相信的朝著四周望去,他們想要看看是誰這麼大膽,竟然敢在這種時候去嘲諷紫布,難道真的不怕得罪紫家么?

此時,紫家的每一個人的臉色都是難看到了極點,那兩個皇者一瞬間便發出了意念之力朝著人群之中尋找,到底是誰,竟敢如此侮辱他們的少爺。|每兩個看言情的人當中,就有一個註冊過可°樂°小°說°網的賬號。

紫布的臉已經鐵青到了極點,他大吼著:「誰!到底是誰!給老子站出來!」

不管是誰都明白,此時的紫布已經到了暴怒的邊緣了,接下來恐怕不管是誰不小心觸上了這個霉頭都會被殺掉吧。

「哈哈!說得好!紫布如果沒有紫家,他根本就是一個廢物,老娘很早就想說這句話了!」而此時,林仙兒身邊的戰月兒也跟著攪和了起來,大笑說道。

「戰月兒,你!」紫布臉色陰沉的指著戰月兒,正想出手的時候便馬上感覺到自己已經被幾道氣息給死死的鎖定了起來。

他的臉色變了變,才想起來……戰月兒可是戰家的人,戰家……比起他們紫家來說,可是絲毫都不弱的啊!

「怎麼,你還想對我出手啊?拋開紫家,那你就不知道被人殺了幾百遍了!」戰月兒雙手插著小蠻腰,一臉自得的說道。

周圍的人聽著,心中也不禁暗自點頭……紫布這廝,其實能依靠的也就只有戰家罷了,沒有戰家,他什麼都不是。然而,敢這樣明目張胆的說出來的,也就只有戰月兒而已了。

對於戰月兒的言語,紫布身邊的幾個皇者心中雖然不舒服,但他們卻也知道輕重,戰月兒背後肯定也有皇者保護,他們可不敢隨便出手,這一出手,那就是挑起兩家矛盾了。

事到如今,唯有看紫布怎麼解決了……

然而此時紫布也只是敢怒不敢動手,他渾身都有些發抖,差點忘了自己來這裡是要做什麼的了。

寧若溪跟林仙兒捂嘴輕笑的看了看戰月兒,很顯然,戰月兒就已經說出了她們的心聲。

「哼!這一次我來這裡是為了提親的!仙兒姑娘,我想問問你到底要不要答應我的提親!」紫布哼了一聲,臉色更是變得有些陰沉了起來,絲毫沒有了之前的那種溫文爾雅。

林仙兒止住了笑,看了紫布一眼,而後道:「紫公子,你的要求我無法答應。」

不管怎麼樣,紫布這種人都不值得她喜歡,不說她已經有了紀羽了,就算沒有,她也不可能對這種人動心,在他眼中,紫布只不過是一個二世祖罷了。

「你!哼!林仙兒,我告訴你,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你肯嫁我也就罷了,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你家人也會因此得到庇佑!若是你不願意……哼哼!我可不確定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了!」紫布冷冷一笑。

林仙兒是必須要娶到了,他也想到了林仙兒會拒絕自己,因此,后招他早就已經想好了。

果然,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林仙兒的臉色一變,紫布竟然敢以她的家人作為要挾?

「紫布,你太卑鄙了!真不是男人!」戰月兒聞言,更是有怒火升起,朝著紫布喊道。

「以家人相要挾,丟了四大家族的臉!」寧若溪也面若冰霜,冷冷的瞥了一眼紫布。

「哼!戰月兒,寧公主,這件事情我勸你們還是不要管的好!你們代表的只有你們自己,你們身後的勢力可不會為了一個林仙兒而出來跟我們紫家作對,我勸你們也別白費功夫了,這林仙兒,我今天是非娶不可了!」紫布已經接近憤怒的邊緣了,哪裡可能會想這麼多,直接便朝著寧若溪以及戰月兒喊道。

周圍的人聽到了,雖然也覺得紫布變得做法卑鄙,有人義憤填膺,但卻絕對不會有人敢站出來,因為站出來那就是找死了。

林仙兒小臉一陣蒼白……她沒想到紫布竟然會卑鄙到這種地步,還以家人相要挾,這已經將她逼到了進退兩難的境地了。

「仙兒妹妹……如果他敢這麼做的話,我一定會給你報仇的!」戰月兒抓著林仙兒的小手,安撫道。

「我不會讓他這麼做的。」寧若溪同樣安慰道。

紫布聞言,只是冷冷一笑:「只要我一聲令下,讓天幽城林家灰飛煙滅是非常簡單的事情!林仙兒,我勸你還是識相點的好,若是不答應的話……就別怪我無情了。」紫布的聲音越來越冷,這一次,他一定要成功的。

林仙兒小臉越來越白,而就在此時,一道恐怖的氣息忽然從丹長老的身上釋放而出:「哼!沒想到紫家的人竟然卑鄙到了這種地步,若是你敢這麼做,那麼老身說不得也會放下顏面,對你出手了!」

說著,強大的氣息一瞬間便朝著紫布衝去。

與此同時,紫布身邊的兩個皇者也是出手了,一下子便將丹長老的攻擊擋了回來。

「死老婆子你想做什麼!難道你不怕被我紫家挫骨揚灰!」紫布臉色冷冷的看著丹長老,他已經接近暴怒的邊緣了。

說完之後,他又冷冷的看向林仙兒:「林姑娘,我的時間不多,還請你好好的考慮清楚。」

「仙兒,別答應他,我會去保護你的家人的!」丹長老說道。

林仙兒的小臉蒼白,她知道,就算丹長老出手了,恐怕也擋不下紫家,要知道,紫家真的是一個超級龐然大物啊……若是不答應,那麼……林家,她從小生活到大的地方就會被毀了……

此時,林仙兒不自覺的摸了摸藏在自己身上的玉墜……她想著,也許真的應該求虛皇前輩出手了吧……

時間慢慢的過去,紫布一臉自得的看著林仙兒,他有百分之百的信心可以肯定林仙兒會答應自己,今天的提親縱然讓自己的形象盡失,但只要將林仙兒娶回了,那麼一切都是可以補償回來的。

寧若溪跟戰月兒也緊張啊,她們都非常清楚林仙兒是紀羽的女人,就算是為了紀羽,她們也不能讓林仙兒答應的……

「時間到了,仙兒姑娘,告訴我你的選擇吧。」這時,紫布怡然的站了出來,笑著說道。

「選擇你麻痹!老子滅了你!」而就在此時,一陣爆粗傳來出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這忽如其來的一聲大吼幾乎又讓所有人傻眼了。

又是剛剛的那個聲音啊……他們幾乎都已經忘記了,沒想到現在又出現了,到底是誰在說話?

此時,林仙兒他們也是有些驚訝,到底是什麼人,又一次在這裡說話了,而且還沒有人能發現?

「誰!給老子站出來!龜縮著算什麼男人!」紫布怒了,這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撥,難道真的當他的好欺負不成?

「老子不算男人,難道你這個靠家族吃軟飯的二世祖才算男人?站出來又怎麼樣,你能奈我何!」一聲大笑傳出,而就在此時,一道清風颳起,很快的,一個聲音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是他!」最先認出來人的,只有寧若溪一人。

漫步長安 寧若溪先是一臉愕然,而後那愕然馬上便轉化為了驚喜。

這個人,不就是紀羽的兄弟么?如果他也在這裡的話,那紀羽……

想到這裡,寧若溪的心竟然也開始有些緊張了起來,雖然早有消息傳出,紀羽已經死在了天羅秘境了,但她卻一直都不相信,因為她跟紀羽一起闖過天羅秘境,紀羽的手段很多,不應該會死的,但這麼久沒有見到紀羽,她的信心不免也有些動搖,但此時,小玄出現在這裡,她又開始想著,紀羽……

沒錯,出現的人的確就是小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