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讀者的話:

大家好,我是夢精靈,很高興能夠以這樣的方式與大家見面。今天是我的生日哦,所以喜歡本書的朋友們,記得給我投推薦票,打賞的話也不用太多,十個穀粒就可以幫我沖個榜單。謝謝,我愛你們哦,么么噠! 孩子們都練的很認真,嘴裡時不時配合出拳發出喝聲。

雖然所學的伏虎殺狼拳招式很簡單,很粗拙,但很實用,透著殺伐。估計是從蠻王部落多年獵殺野獸中演化而來的拳法。

方昊天感應力悄然籠罩那些孩子,很快他就發現其中有幾個不錯的好苗子。

"辰石師傅。"

走近,辰天並沒有擺少族長的架子,先一步向辰石打招呼。

"少族長。"

辰石迎上來,趕緊恭敬給辰天行禮,那些孩子也按部落的規矩向辰天行禮。

辰天擺了擺手,然後給辰石介紹道:"辰石師傅,這是我新結交的兄弟方昊天。"

方昊天抱拳拱手:"辰石師傅好。"

辰石也趕緊回禮:"方兄弟好。"

"昊天哥,要不你給孩子們指點指點?"

辰天目光一掃那些正好奇看著方昊天的孩子們,突然笑道。

辰石的眉頭立馬微皺了一下,似乎有點不喜辰天的提議。但又因為辰天的身份不好說什麼。

方昊天先是一怔,然後瞪了辰天一眼,原來辰天帶他過來是有目的的。

辰天呵呵笑著,眼神中充滿了請求。

能得到天人境強者的指點可是極為難得的機會。

雖然蠻王部落也有天人境強者,但那是族長,族務繁忙,可是不會有這麼多的閑情來指點這幫小屁孩。

要想得到辰鈞親自指點,除非是發現了某一個絕世天才。

現在不一樣,方昊天正好閑著。

他可是天人境強者,得到他的指點定是能讓孩子們一生受益。

辰天身為少族長,自是心繫部落未來,現在方昊天有空,有這麼好的資源他當然要好好利用。

方昊天新來乍到,吃人家的住人家的,還要人家蠻王部落的一個名額,他還真不好拒絕。

再說了,他當辰天是兄弟,辰天是蠻王部落的未來族長,這些小孩可都是關係到蠻王部落未來的興衰,那指點這些小孩實際上就是在幫辰天。

在公在私,方昊天都覺得不能拒絕,於是點頭應下。

見他沒有拒絕,竟然真的要指點這些孩子,辰石的臉色更不好了。如果不是因為辰天剛才說了是他結交的兄弟的話,也許辰石就要說一些不大好聽的話了。

但沒辦法,辰天剛才說的不是客人,也不是貴客,也不是朋友,而是兄弟。

是的,辰天如此介紹證明了方昊天在辰天心目中的份量有多重。

方昊天自然也看到辰石的難看臉色了。

但現在他只是為了幫辰天,若能讓這些孩子以後的修鍊之路走的更順點,讓蠻王部落多點高手那是再好不過,所以他就忽略了辰石師傅的臉色。

方昊天上前,站到了辰石剛才所站的位置。

辰石的臉色更難看了,就好像方昊天這一站便是永遠代替了他的位置一樣。

方昊天當什麼也不知道,揚聲道:"孩子們,你們將這套拳法從頭到尾打一次給我看看,好嗎?"

孩子們都看向辰石和辰天。

辰石沒有出聲,辰天笑了笑,道:"好好打一次,讓我看看你們這些天的努力,打得好的我有獎勵。誰打得好誰家下個月的月糧可以多領一份。 青城曲

蠻王部落所有人平時所有的收入都是要上繳給部落的,然後部落會按上繳之數的比例發放下個月的月糧。

其實辰天也知道辰石的臉色不好看。

但他也很清楚方昊天的指點對孩子們的未來有很大的意義,有很大的影響。所以他也不在乎了,最多等方昊天不在的時候他再跟辰石賠個不是就行。

"喝!"

一眾小孩聽了辰天的話,個個精神大振,拉開架勢,卯足了勁打起伏虎殺狼拳。

方昊天目光掃視著,暗地裡卻是將感應力將這些小孩都籠罩在其中。

這一點,就是元陽境三重修為的辰天都沒有察覺。

辰石只是靈武境八重的修為就更加不可能察覺得到了。

辰石見方昊天目光不斷掃視,很認真看的樣子,他的嘴角忍不住勾起隱晦的冷笑,心裡暗道:"要想指點,必須要知道每一個孩子的不足之處。哼,這麼多孩子,我天天教才有可能發現他們的不足,你就這麼看能看出多少?"

伏虎殺狼拳,其實只有七招,每招三式,加起來才二十一式,所以很快就打完。

方昊天走到排在第一排最左邊的孩子面前,從這個孩子開始說起,開始說出每一個孩子的不足。

在給每一個孩子說出不足之時也給對方糾正,遇到一些悟性較差的孩子他還很有耐心的親自演練此拳法。

一開始的十個,辰石還不覺得怎麼樣。

因為是排成五排的,前面十個是平時練得最好的十個,不足之處相對少。而且又是排在第一排容易看到,方昊天看一遍能指出他們的不足也沒什麼。

可是當方昊天指點完第二排,走向第三排時,辰石臉上的難看之色已經漸漸的變成了驚訝。

等方昊天走到最後一排,開始給最後一排的孩子指點時,辰石簡直就是震驚了,就連辰天也是有了驚訝之色。

從第一個開始,方昊天都能清楚無比的指出每一個孩子的不足,然後他的糾正與演練。

辰天和辰石都發現這一套他們三歲就練起練得滾瓜爛熟的拳法居然都不如方昊天。

就好像方昊天不是只看過一次,感覺方昊天也是打小就練過這一套拳法似的。

不但如此,他們兩人站在一旁聽著方昊天給每一個孩子講解不足之時,他們居然都發現自已對這一套拳法竟然還有許多不足的地方。

另外兩人更是發現,如果按方昊天所說的去練這一套拳法,那這一套拳法的威力足足提高了十倍有餘。

明明招式還是原來的伏虎殺狼拳,還是最基礎的拳法,但是每一招每一式只是進行很細微的修改後,簡直就變成了一門高明強大的拳法,完全不亞於部落中那些只有十歲后才能修鍊,已經視為部落絕學的拳法了。

辰石終於忍不住了,移了一步幾乎貼上了辰天的肩膀,輕聲道:"少族長,你是不是之前教過他?"

辰天搖頭,道:"我昨晚才認識昊天哥,我敢保證他之前從來沒有見過這一套拳法。"

辰石不出聲了,內心中更是忍不住升起一股自慚感。

他可是教了這一套拳教了整整二十三年,原以為部落中練這一套拳比他更好的人已經沒有幾個,他已經完全掌握這一套拳的一切精華。

但現在卻發現自已懂的原來也只是這一套拳的皮毛,而他教了這麼多年,教給孩子們的也只是徒有其表的架勢。

但人家只看一遍,就已經完全掌握了這一套拳法的真正精妙,更是做出了許多完美的修改。

方昊天終於指點完所有的小孩,然後他又走回到原位,又讓這些小孩重新打這一套伏虎殺狼拳。

等他們打完后,方昊天再度耐心的一一講解,指點,演練。

辰天樂了,一臉的喜笑。他已經從這些小孩第二次打伏虎殺狼拳時就發現每一個小傢伙都有了很大的變化。

此時的辰石,內心中對有"逾越"之嫌的方昊天再也沒有了半點的不滿,他的臉上此時只有滿滿的敬佩了。

辰石不知道方昊天實力如何,但他現在覺得方昊天絕對是世上最好的師傅。

此時,在青石廣場一角的幾名正在宰殺一隻巨獸的青年男子也一直關注著這邊,是因為辰天的存在他們才關注這邊。

一名身形瘦小,看上去跟辰天差不多年紀的年輕人輕聲對身邊的一名青年男子說:"辰敬哥,那傢伙是誰啊,辰天怎麼會讓他代替辰石師傅給孩子們教拳?"

辰敬年紀在二十六七歲左右,明顯是這幫人的頭。

他有著一雙透著睿智但又有些許陰冷的俊目。身穿一件豹紋皮衣,腰間綁著一把刀,手中還拿著一把刀,刀上沾滿了血。

"我也不知道。"辰敬雙眼微眯的看向那邊方向,"前幾天辰天出去過,有可能昨晚才回來。那個傢伙可能是他在外面新結交的朋友。"

"哼。"那瘦小的年輕冷哼了一聲,道:"辰天最喜歡就是結交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現在更是離譜,竟然還帶回部落來,而且還讓那傢伙給孩子們胡亂教拳,我是看辰天越來越不順眼了。"

"敬哥。"一個光頭胖子突然伸長脖子湊過來,輕聲道:"明天就要出去抓捕祭蠻神的獵物了。辰天是少族長自然又是由他帶隊,那他的朋友也就很大機會跟著去。呵呵,辰天是少族長,我們不敢他怎麼樣,但若是他的朋友出醜,你說他會不會很沒面子?"

辰敬雙眼陡然一亮,但嘴裡卻是輕喝道:"一些話不要亂說。辰天是我的堂弟,又是我們的少族長,我們都要當他是族長一樣尊敬。"

"是,是。"

身邊的人都趕緊應諾,但個個都開始有著幸災東禍的表情。

辰敬將目光收回,開始專心宰殺獵物,但眼神中時不時有冷芒閃爍。

一切都是為了幫辰天,於是方昊天真的很用心去教。 此刻的秦瓊心裡五味雜陳,東方玉卿從來沒有在他們這幫兄弟面前如此頹廢過,如今卻是因為蘇菲而破了例。

醞釀了好久,才勉強地開了口:「節哀順變……如果蘇菲尚在的話,她也不想看到你這樣。」

「尚在」這兩個字眼讓東方玉卿心裡猛然像扎進了一根刺,他搖頭否定:「不在了,我的妻兒統統都棄我而去了!」

東方玉卿哭喪著臉看向秦瓊,又莫名其妙地重複了一遍之前說過的話:「蘇菲註定是我東方玉卿的女人!」

秦瓊就這樣安靜地注視著東方玉卿,卻無法輕鬆地安慰他。

此刻,東方玉卿的瞳孔閃著痛苦,那種掙扎秦瓊幾乎能感同身受到。

每次只要一想起蘇菲對自己的誤會,秦瓊內心就像背負著強烈的罪惡感。他一邊怕被譴責,一邊又按捺不住自己蠢蠢欲動的心,不得不承認人的慾望永遠是能把人牽著鼻子走的罪魁禍首。

就在秦瓊慌神的瞬間,東方玉卿已經坐在沙發上雙手抵著額頭。他們之間分明近在咫尺,卻又像是隔了萬水千山。

四年後,中國廣州的一處私人別墅。

秦菲匆匆忙忙地化了個淡妝,最後才打車去了客戶公司。如果這一次合作能夠成功的話,那麼秦氏集團在中國內地也將開展業務。

到了預約的地方后,蘇菲走出電梯。在對方助理的招呼下,走進了會客廳。

然而剛剛走進會客廳,秦菲便看見了一抹熟悉的身影,腳步不由得頓住了。

男人坐在會客沙發上,身穿白襯衫黑長褲,雖然只是簡單的裝扮卻勾勒出他完美的身材。輪廓分明的五官,帶著一絲冰冷疏遠,此刻正看著手中的文件。

說實話,倘若不是有對方的助理跟著,秦菲真想即刻轉身離開。

時過境遷,秦菲真的沒有想到,她第一次回國談判就能遇到東方玉卿。真不知道是該抱怨天意弄人,還是吐槽自己的倒霉體質?

顯然這樣倉促的見面,打了秦菲一個措手不及!

「秦小姐,你怎麼了?」男助理一臉懵然,目光來回掃視著秦菲跟自家老闆。

「啊……沒什麼。抱歉,請問洗手間在哪?」蘇菲臉色突然變得有些蒼白,下意識地轉過身往會客廳外面走去。

饒是秦菲刻意變換了音調,但東方玉卿還是在第一時間看了過來,恰巧看到秦菲的側臉。

「咯噔」一下,東方玉卿莫名覺得心臟劇烈跳動了起來,出於本能地扔下手中的文件向門口走來。

只可惜,不遠處就是走廊的轉角,東方玉卿並未來得及看到秦菲的背影。

禁慾多年的東方玉卿,很清楚自己此刻的悸動因誰而起。當年始終沒找到蘇菲的屍體,就連瞿銘跟那個女護士的屍體也沒有打撈到。

按理說,活要見人,死要見屍的。

只要一天看不到蘇菲的屍體,那麼東方玉卿就抱著他女人還倖存的僥倖。

雖然剛才僅僅只瞥看了一個側臉,但東方玉卿就是覺得有些熟悉。

「剛才那個女人呢? 網游之劍刃舞者 她怎麼走了?」

「總裁,秦小姐突然說有點不舒服……好像去衛生間……」

不等助理將話說完,東方玉卿就追了過去。

助理再次陷入懵然狀態,今天是怎麼回事?一個個的都這麼不著調。

按照預約時間,這次的洽談會即將開始了。這談判雙方的領導竟然都無故缺席了,這讓他這個實習生情何以堪?

因為東方玉卿也是第一次來這個會客廳,所以耽誤了一點時間,才順利找到位於這個樓層的洗手間。

看到女衛生間門上掛著暫停使用的標識,東方玉卿毫不猶豫地沖了進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個中年婦女在那裡做清潔。

四目相對的一瞬間,保潔阿姨戰戰兢兢地問:「先生,您是不是走錯了,這裡是女衛生間……」

短暫的尷尬后,東方玉卿輕咳一聲,一本正經地開口:「剛才有沒有一個年輕的女士進來過?我是她的丈夫……抱歉,嚇到你了嗎?」

https://tw.95zongcai.com/zc/61821/ 「啊……沒事,這裡就我一個人。別說是年輕的女士,就是老婦人我也沒有看見過。」保潔阿姨故作輕鬆地說完,然後抬手擦了一下額頭的冷汗。

東方玉卿狀似無意地轉身,一臉頹廢地走了出去。

少頃,從女洗手間里走出了一個喬裝打扮過的年輕女人。

看著迎面走來拎著水桶的保潔,實習助理猶如看到救兵似的,喊了一嗓子:「喂,你來的正好,麻煩你幫我們把會議室的地板拖一下。」

說實話,秦菲很想扔下水桶,即刻逃之夭夭的。

可是,她這一身裝扮,就算以百米衝刺的速度也怕是很難安然無恙地走出這棟大廈。

https://tw.95zongcai.com/zc/61253/ 妮瑪,早知道她剛才就不自作聰明了,幹什麼要手賤地問那個保潔阿姨借馬甲穿?

還有,有事沒事的,拎個破桶出來幹嗎?

還有那麼一瞬間,秦菲真想找塊豆腐撞上去,活該被人當苦力差遣!

秦菲始終低著頭,兢兢業業地將會議室的地板收拾乾淨。

慶幸的是東方玉卿那個妖孽已經不在了,扔在地板上的咖啡杯應該是他的傑作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