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接著又有兩個種族想了想,同樣退出了爭奪,顏行的眼睛仍然不卑不亢,彷彿一座石山一般。

不知道這隻有玄劍仙初期修為的人族劍修在此地為何有這麼大的面子,但從這群妖獸的眼中,駱雲也看到了它們忌憚之意。

其中代表其他族的幾人卻像絲毫不懼的模樣,冷笑一聲就轉身飛走,駱雲知道這些人必定接到了晶石傳音,因為微弱的能量bo動在他們走之前在極遠處閃了一下。

駱雲並不知此地的平原是天西妖獸一族有名的起戈平原,否則一切都不會這麼好奇了。

見到幾人被驅離,顏行的臉s-才緩和下來,遠遠看著這些人,反倒有種鬆一口氣的感覺。

駱雲這時才明白,其實這人的底氣也不是很足。

「如劍友所見,我便是顏行,天鳳一族的內幕客卿,不知劍友怎麼稱呼。」顏行上下打量駱雲,一副頗有興緻的模樣。

「駱雲。」沒有多說什麼,駱雲淡淡的回了他。

「好,駱劍友,請,路上我們可以談談,想必你也很奇怪這裡是什麼地方吧。」顏行笑了笑,做了個請的手勢。

這人並不理會嚴青萍,只是搭理了下駱雲,這讓兩人心中都覺得奇怪不已。

駱雲沒沒有反抗,因為在這人的背後一方,仍有許多高階得修為都難以察覺的存在,這些最少玄劍神修為的怪物若是想要留下自己,那是非常容易的。

「這裡是起戈平原,面積難以計數,數十萬里還是有的,駱劍友初來此地,想必也很好奇為何此地會有這麼多的妖族存在吧?」顏行遠遠掃了一眼周圍,似乎感慨什麼。

「妖族?起戈平原?」駱雲沉思起來。

回憶圖書館中對於天西妖獸一族的記載,駱雲知道妖獸對於自己當然不會稱呼妖族,而是以靈族作為對自己的稱呼,看來這顏行是要對自己以人族來消除戒心了,只是不知道這人的目的是什麼。

至於起戈平原,則是人族、妖族著名的危險之地,那裡的妖獸均是各族圈養的惡獸,最靠近人族居住的地方,位於天西的西南中部,是兩大族的緩衝之地。

起戈平原,顧名思義,一切的爭端也都因這裡而起,天西大戰,通常把這裡n-ng成血海汪洋。

而起戈平原之外的人族大國,則是由天西的幾個最大m-n派駐紮,平時多是修鍊為主,一旦開戰,他們當其沖。

至於妖族,駱雲在記錄中不見多少記錄,除了對這平原記載最多外,因為數萬年來,人族除了防禦根本做不到攻佔起戈平原這天然的緩衝點,而妖族的強大也遠非人族可比,他們依舊佔據了天西大部分地域。

「起戈平原這個地方,只要來過天西的劍修,恐怕很少有不知道的,這裡分佈了數不清的上古傳送陣,一直由各大妖族執掌,一旦和劍修開戰,妖修的各大族就會集群大量傳送此地,以這平原戰場作為戰爭動的地方。

這也是因為起戈平原連綿不知有多少里,所覆蓋和俯視的國家屬不勝舉的原因,所以只要妖修一定拿攻擊,劍修根本難以防禦,而唯一能夠攔住起戈平原的,只有人族的烽火山脈,那裡有連綿也有數十萬里上古劍修禁飛大陣,就是人類的依憑所在了,要知道不是玄妖聖也需在那裡徒步而行,人族早就毀了。」顏行苦笑一聲,將人族和妖族的有名死地都介紹了一遍,一路上並無什麼架子。

那顏行淡淡的描述兩族爭端之地,導致駱雲甚至有些懷疑現在是身處何地了,要不是看見遠處有數不清未開靈智的妖獸散布在平原各地,他還真以為現在是和兩個普通男nv劍修來此踏青。

「不過現在天西妖修一族內部已經大不如前了,距離上一次大戰,已有千年的樣子。」顏行笑道。

「難道這是因為靈王之死有關么?」駱雲沉聲道,與這顏行御劍飛向南方,而前方几個高位妖修早就不見了蹤影。

「不錯,靈王死後,天西妖修中最大的八族的凝聚力已經大不如前了,天鳳一族作為王族,早就對八族失去了大部分的控制力。如你所見,天西八大妖族的各族接引官在此處空間被撕裂爆炸后,就不約而同的傳送了過來,期於尋找到什麼好處可拿,甚至籍此削弱其他各族的實力,但好在只是一處空間爆炸罷了,而看你身上懷有神秘的劍體力量,又都臨時起了異心,不過你異劍體的詭異,包括我所在的天鳳皇族,同樣很有興趣。」顏行開m-n見山道。

「那閣下想要帶我去往哪裡?」雲還是有些警惕了。

「當然是帶你回天鳳城了。」顏行似乎說一件平常之極的事情。

小說閱讀下載盡在中文網小說更多:http: 「天鳳城!?」駱雲臉s-一變,幾乎想都不想的要離去,要是到了那裡,一切也是妖修們說的算了。)

「你想走?」顏行側臉微笑,饒有興緻起來.

這種看待獵物的雙瞳看得駱雲和嚴青萍心中咯噔一跳。

「閣下難道還認為能拿出我不走的理由么?」駱雲手心冒出冷汗,這顏行給他的感覺很妖異,一會像是個單純的劍修,一會又似妖修一般,根本沒有固定的x-ng情,且他展現出來的自信,遠還在他的修為之上。

「當然有。」顏行毫不猶豫答道,讓駱雲兩人更加狐疑起來。

「因為天鳳一族,必定是你需要去見的,當然,如果你對你的運氣十分自信,能夠在短時間內突破壽元的限制進階玄階,你可當我什麼都沒說過。」顏行淡淡說到,威壓和一切限制均沒有放出,只是像平時一般御劍飛行。

駱雲心下一沉,自己壽元限制到百分之一的事情竟也給此人瞧了出來,看來對方的人中必定有對其中研究頗深的人了。

「縱然我們天鳳一族沒有讓你壽元限制解除的能力,但作為天西妖族最大的城市,其坊市的規模,想必也不會讓閣下失望的,我在十年前,就曾經遇到天風坊市裡出售三十年份的長生仙y-o的。」看駱雲一副y-罷不能的神情,顏行一絲得逞在嘴角出現。

「哼,這種東西可遇不可求,豈會是隨便能夠有售的,而且,三十年份,有點短了。」駱雲冷道,雖有些動搖,但他並不想深入險地,畢竟那裡可比去往黃龍一族奪取果實還危險。

「很不巧,那件東西在天鳳族的眼中,不過是下品仙y-o罷了,天鳳一族的神秘,遠你的預料。」顏行啞然失笑,似乎也是不屑此種丹y-o一般。

駱雲有些猶疑不定了,看向那嚴青萍,只見她眼中幾乎已經冒出火hua來,看來對於這高檔次的坊市,nv人都是不能抵擋購買y-望的。

「這裡是起戈平原的中部了?」駱雲捏著眉心,看了一眼周圍環境,四處還是空間炸裂的痕迹,遠遠的,也是凶妖惡獸滿布,想要離開此地,實在不知道要hua費多少時間了。

「不是,這裡是南部了,是傳送陣和傳送陣聚集最密集的地方,要不然你以為傳送失敗,會傳送到這裡么?要知道傳送點和傳送點之間的能量是很接近的,相互吸引也就不奇怪了,空間裂開后,難免將你們吸來這個地方。

而且,這裡離著人間最近的國家,按照現在的度,要約mo數個月的路程才能到達。」顏行掐指一算,眼中的笑意很明顯,接著又道:「不過不需擔心,天鳳一族有傳送陣能傳送到離著人族坊市很近的地方,當然,先要能夠拿到通行牌,過了守陣老怪物那一關才行。」

駱雲這才恍然大悟,原來自己竟然是給這裡密集的傳送陣給吸引過來的,看來之前傳送的幾百人,東拉西扯的或許都給傳送到離著其他傳送陣很近的地方,只不過自己倒霉,竟然傳送到了妖族這個地方來,簡直就是伸出腦袋讓人砍了。

「嘿嘿,你也別奇怪,這裡的傳送帶經常會有空間爆炸,或者空間裂縫出現,裡面出現些什麼妖物,或者什麼異界寶物也就不奇怪了,這才一下子引來這麼多妖修,那正是八族妖修專m-n為此設立的觀察點。而且你或許也現了,這裡的妖獸眼中根本無視這些空間裂縫,原因就是這類東西對它們來說最平常不過,開開合合,也就是幾個net秋的事。」顏行有些繪聲繪s-的指著那一道道恐怖的空間裂縫。

「呃……」駱雲頓時有些無語了,這種空間肆虐之地兇險之極,但對妖修來說,竟為此設立更多的傳送點,等待寶物和異物出現的良機。

「你也不需要奇怪,因為天西驚神榜中有排名的寶貝,大多是出產此地的。」顏行凝神道,又指著極遠處那道足有千里之長的空間裂縫,接著道:「看到這條空間裂縫沒?我可還記得清清楚楚,十年前,這裡掉落了一件極為厲害的寶物,當時裂縫足有三千多里,風暴施虐不停,一直七天七夜后,我與族中大神通者才敢前往觀察,

去到那邊時,只見那件寶物上坐著個可憐的孩童,獨自漂浮和游d-ng在天地之間,就像是個無處歸家的孩子一般,久久無法離去。當時我們到場時無一人不震驚莫名,因為那器靈竟像是活生生的人族孩童,他坐在那件鼎上不停哭泣,求我們救他,但空間風暴下,我們也對此均無任何良策。」

「真有這麼神奇的東西?我周遊列國,還從未有見過有器靈具備如同人族一般的感情?那他坐在鼎上,卻為何哭泣呢?」嚴青萍驚嘆道,對於鼎上坐著活生生的孩童之事,顯出了極大的興趣。

「呵呵,那時候他坐著的那小鼎,被空間裂縫束縛住了,走不了。」顏行抬頭繼續看著那裂縫,似乎回憶之前的往事一般。

「我不信,這世間怎會有如此荒唐之事?」嚴青萍搖搖頭,一副既是好奇,又是不敢相信的神情。

活生生的器靈駱雲沒見過,但活生生的劍靈他倒是有一隻,駱雲倒是不怎麼對這東西感冒,只是隱隱覺得這顏行神s-間的情感流1-有些過分詭異了。

卻不想驚人的一幕出現了,顏行看了嚴青萍一言,搖頭苦笑一聲,伸出手,一座hua紋古樸的鼎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難道……難道這就是當時的小鼎?!」嚴青萍死死盯著這小鼎,眼中1-出一陣難以言喻的s-彩。

顏行點點頭,在他的晶源驅動下,小鼎出一陣耀眼光芒,只有三四歲的器靈忽然出現在了鼎上!

那器靈表情天真活潑,竟是個童子器靈。

駱雲和嚴青萍一看這小孩憑空出現在鼎上,人當下就愣住了,根本沒想到此人手中竟會有這天上漏下來的寶物!

ps:明天3更,今晚就先這樣吧。

小說閱讀下載盡在中文網小說更多:http: 駱雲心中大為驚奇,是因為這小鼎一般的古寶絕對是驚神榜之物,而且看起來威力絕對不弱。***要知道但凡威力巨大的寶物,無不是鼎、鏡、鍾類,尤其鐘鼎類威力最是龐大,對些妖魔鬼怪有著天生的剋制作用,而這有個天真孩子器靈的小鼎,顯然是其中佼佼者。

這就不難怪此人在八大妖族中也敢侃侃而談,看來同階里,此人難有敵手才是,否則這些人絕不會這麼忌憚他。

「這就是驚神榜上的東西?真可愛。」嚴青萍要伸手去逗n-ng那器靈,然而這器靈卻咯咯一笑就躲進了小鼎里,神態生動,讓人見之喜悅。

「小姑娘,你還是別逗n-ng他好點,這個器靈很小氣,要是它開心還好點,若是憤怒,周圍就會有風雨大作,遭殃是難免的。」顏行笑道,翻手后將此鼎收回了身體里。

「此鼎還真收入了身體中?」嚴青萍上下打量。

顏行笑了笑沒有回答,繼續往前飛去。

駱雲同樣一笑,對於古寶他其實也很羨慕,雖說這種東西大部分古寶是無法收入身體中,但有器靈的寶物卻反之,而且不需要晶石就能驅動,與自己的晶源聯繫在一起,遠比那些玄階寶貝要神奇不知幾百倍,更有些是強於劍器的存在。

然而駱雲正想著事情時,顏行看向了背後的遠方,臉s-暗了下來:「哼,看來我們這一趟回去,恐怕沒有這麼輕鬆了,竟然敢在此天鳳皇族的地方短住我們去路。」

駱雲也是怵然一驚,放開了感應,現有三個妖修跟了上來,修為均是玄階。

三人氣息強大,一個狼頭人身,拖著條巨大的蛇尾,玄妖仙中期。

一個雙角捲曲,臉型猙獰,也有玄妖仙初期的修為。

而另一人竟是人族劍修,眉間畫著一把垂直的粉紅s-小劍,一襲藍s-斗篷獵獵飄在背後,顯得飄逸之極。

「你們是裂土族派來的,還是龍心族派來的殺手?」顏行冷冷道,一掃幾人,現這三位無任何可以窺見身份的地方。

「既然知道是殺手,就不要問我們受雇於誰了,我只能說,我是轟狼,想必閣下也聽說過吧。」那狼頭蛇尾的妖修mo了mo手,瞬間指甲上就多了幾個奇怪的符文。

「轟狼!妖族中,你也算是有名的了,嘿嘿,上個月你就是裂土族的人了吧。」顏行冷笑一聲,手指一捏法訣,小鼎滴溜溜轉了出來,飛升到了空中。

「這完全與裂土族無關。」轟狼一笑,爪子上雷電齊聚,身體從原地消失!

「駱雲,你帶著小姑娘先走,傳送陣就在南邊,隨後我再去和你們會和好了。」顏行一mo額頭上的美人痣,竟忽然拔出一把紅s-細劍來,手指一彈,霎那頭上的小鼎就轉動起來,周圍大雨果然傾盆而下,颶風在他腳底捲起,施虐著一切事物:「三人一起吧,為遙月剪除敵方羽翼,也是我的工作。」

三人早在來此地時就得知了顏行擅長的神通,倒也沒有多少驚訝。

「冰,雨,落!」鼎上孩童幼稚的聲音喊起,須臾間,冰雨猛然從天空炸落下來!

周圍空氣頓時凝滯起來,這古寶一下就覆蓋了一大片的領域,只有顏行在那狂風的加持下,一人在裡面行動如風!

駱雲對此時一對三的顏行並不太看好,提醒道:「閣下自己小心了,那額間有紅劍的,是劍修聯盟的暗殺組織『天譴』自己培養的殺手,非是同階可比擬的,傳聞他們每一人在入會前,都有驚神榜上的一件寶物,抑或是劍訣上遠一般劍修。」

「你說什麼?!」顏行臉s-一變,看向了駱雲,頓時打起了十二分jīng神。

「一個罡劍皇期的小劍修,竟然還懂的這麼多?」那曲角的妖修冷笑道,很快就加入了戰團。

聽到駱雲的話語,顏行在戰鬥中一愣下,那轟狼已經和他jiao上了手,此妖修渾身皆是雷電,每次攻擊都轟得冰雨直接化解掉,雖然在那古寶冰雨不停不斷,但他強勁的身體竟真把不分冰雨硬抗了下來,這是劍修所沒有的抵抗力。

顏行也是玄劍仙中期的劍修,一件古寶厲害非常,雖說這等階的轟狼不定以雷電之力衝擊過來,但在此古寶下,那轟狼仍舊被他壓製得寸功未竟。

很快,地面就覆蓋上一層雪hua,連那草原上的草也冰得僵硬無比,在古寶的狂風下片刻就碎掉了。

駱雲也是皺起眉,看來這驚神榜上的寶物當真比自己想象中還要厲害,這些神階的器靈每一個無不是有著莫大神力,改變天象根本不在話下。

只有天譴殺手則一動不動,似乎是來看熱鬧一般,但駱雲卻知道,這實力最強的,其實是站在兩個妖修後面的殺手劍修。

「青y-咆哮,凌風作祟,天n-ng歧異,劍蛇1u-n行!」而在兩妖修壓制住顏行后,那天譴暗殺組織的劍修果然頌唱起了劍訣。

噌!一聲劍鳴,一把長劍忽然就在那暗殺者手中飛起,凌空哧哧聲1u-n轉,不一刻,已是將天空染成了碧綠s-!

果然,周圍一里內外,瞬間被青s-的雲團給包圍起來,這雲團上竟有奇怪的轟鳴聲,看起來比這古寶還要詭異!

「是仙劍法訣!?」顏行忍不住叫出聲來,伸出手指在嘴中一咬,連續在空中點出數個血hua,這些血hua瞬間就融入了他頭頂上的鼎,一連串的悶響后,古鼎上孩童似乎受到了什麼刺jī,眼睛也紅了!

「哇哇哇!」那孩童大吼一聲,嘴裡虎牙霎那就長了倍於,竟像是地底的小鬼一般!

駱雲臉s-一凝,這玄階的劍修施展劍訣,威力之巨大是難以想象的,沒有猶豫,將芥子空間一開,把看到這孩子爆時,驚駭得hua容失s-的嚴青萍給收了進去,然後紫s-的翅膀一展,人就竄出了幾十丈!

這種玄階的大戰,現在還不是自己參與的時候。

難怪八族的妖修敢於來暗殺顏行,對方所依憑的自然是人族那重炮一樣能施展仙劍法訣的劍修,只要此技一出,範圍內難有人能活下來。

天空中青雲不定,雷光閃閃,竟然凝聚成了不知幾條電蛟,在雲團中來回穿梭!

轟!

那殺手一捏劍指,長劍所向,無數驚雷竟然掉落下來,砸到了古寶上!

器靈頓時被電得一個機靈,雷雨驟停下,竟哭了起來。

那殺手大喜,剩餘的電蛟均往顏行和駱雲炸過去!

天空異象頻生,一道道雷電從雲中滾落下來,駱雲連頭也不回,朝著傳送陣飛去,仙劍法訣下,自己除了施展神劍法訣,根本對抗不了。

而且現在的情況下,自己並不再具備這個能力!好在駱雲自己的風雷之翅度迅猛,在幾個彈指后就離開了這毀天滅地一般的劍訣,遠遠看著顏行湮滅在雷雲里。

然而只是眨眼后,白s-的冰雨忽然變成了紅s-!

駱雲驚訝了,遠遠看著這古鼎,只見那器靈除了眼中通紅,手上和臉上也布滿了血紅s-的紋身,揮手下一片片腥風血雨,打到了地面時一個個坑d-ng,恐怖之極!

原本顏行已經湮滅在仙劍法訣下,但這一刻卻變成了三人同時被這場血雨給吞噬得乾乾淨淨!

不一會,顏行自己一人飛來了,一臉的疲憊,身上還有不少的傷痕。

「想不到這天譴暗殺者這麼難纏,臨死時還刺了我一劍。」顏行苦笑一聲,那小鼎卻沒有收起來。

駱雲忍不住去看了一眼小鼎,只見那小鼎上的孩童紅著眼也瞪了過來,一副不善的樣子。

「駱雲,你不必太過在意,他一旦躁動,除了我都會無差別的產生敵視的。」顏行擺擺手,將小鼎托在手中。

「閣下手中的鼎確實是件了不得的寶物。」駱雲臉上閃過一抹異s-,剛才這綠s-的小鼎變成了血s-后,威力陡然就上升了不知多少倍,看來此古寶實力已讓他揮得淋漓盡致了,而且一瞬間秒殺三人,讓他有種異樣之感。

「不用叫我閣下,叫我顏行好了,我們可以用平輩相jiao,因為,到了天鳳城后你就知道,或許只有我是和你們是劍修。」顏行回答道,卻搖了搖頭。

「我知道了,嚴兄。」駱雲乾脆的道,暗忖此人似乎並非什麼壞人。

妖情 顏行也滿意點頭。

…………

並沒有多久的時間,兩人就通過了傳送陣來到了天鳳城。

天鳳城,曾經的天西妖族皇城,即便現在名不副實,不過其龐大依舊不是人族一些國家的大城可以比擬的。

駱雲僅僅是從傳送陣出來,就現自己站在一處極高的地方上,能夠在城上俯覽整座恢宏的城市,這約有百里的大城,堪稱恐怖。

這個城市大多是綠s-的建築,規則不一,有的是方方正正,有的是圓形的,更有學習人族建築的。但是有一個共同點,這裡的房子都很大,而且被綠s-的植被給覆蓋著,宛如是一片樹海。

而這座城市往外,則是無窮無盡的山巒,遙遙看去,駱雲也不敢肯定到底有沒有道路出去。

ps:昨晚吃了幾隻魷魚頭,沒想到食物中毒了,大熱天蜷縮在棉被下牙齒打顫,昨晚到現在一直肚子痛,今天失信了,只有一更,明天會還的。

小說閱讀下載盡在中文網小說更多:http: 妖修的數量相對其他城市,顯得十分的平均,人口的密集遠不如一般人族的大城。但是,此城之南卻是人山人海,而且能夠感應得出來,那裡的氣息相對較為強烈,看來是坊市所在。

迎接駱雲的,是三個青衣的妖修,這幾個妖修並未幻化出人形來,一副狗頭人身的模樣,但已經有了靈智,修為也有罡階以上。

顏行的邀請下,駱雲便跟著他朝城西而去。

「現在駱雲你先居住在我的舍下,等到今日我入宮報與遙月公主,明日不出意外,便可覲見公主了。不過屆時我還是希望你能夠答應依附和效命公主,否則,接下來的一切將會寸步難行了,因為沒有誰會去為了一個和自己沒有絲毫關係的人盡心儘力的。」顏行淡淡道,那如nv子般的容顏帶著一絲幾乎察覺不到的寒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