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征依舊愣愣的盯著對方的牆壁,手中緊緊拽著那顆透明珠子。

按道理……

羅嫣的安危不需要他操心,星尾曾告訴自己,羅嫣是在宇太白的保護之下,而宇太白作為父親的首席門徒,在神域中實力也屬於頂尖層次,只是比那些聖人略弱而已,宇太白不可能讓羅嫣淪落到那般田地。

全音階狂潮 可為什麼那口大鍋中的少女,長相會與羅嫣一模一樣!

那口大鍋的畫面不斷在羅征腦海中回蕩,揮之不去。儘管他第一時間否認了自己的想法,但內心中還是隱隱有些擔憂,如果那真的是羅嫣該怎麼辦?

「絕對不是羅嫣!」

羅征眼中閃現出一抹銳利的目光,迅速斬斷了這個念頭,

這個念頭一旦湧出來,就瘋狂的生長,不斷動搖羅征的心境,如果任由這念頭髮展,最終會進化成自己的心魔,那就得不償失了!

在最後一刻,那個女人似乎想要說什麼,但嘴唇只是輕輕一動后,透明珠子中的靈魂就自爆了,他並沒有看到後續的畫面。

羅征按照讀唇術來解讀,他能看到她說出了一個「我」字,到底想告訴自己什麼?

呆立良久,羅征終於決定將這件事情拋在腦後,同時將透明珠子塞回須彌戒指中。

無論他如何思索,終究是想不出一個答案,如果未來自己的實力足夠,他恐怕會再度探索那個詭異的洞穴,但現階段顯然不是時候。

處理掉那顆透明珠子后,羅征又從須彌戒指中將那些「泥巴」取了出來。

一塊泥巴僅僅只能凝出一絲神格晶體,就不知道凝結出完整的神格,需要多少塊這樣的泥巴,只是現階段羅征也只找到這一種方法,他沒得選擇。

當他掏出這塊泥巴后,體內世界又開始躁動起來。 在體內世界的催促之下,羅征再度將這塊「泥巴」投入體內世界中。

和上次一樣,羅征任由這塊「泥巴」自由下墜。

當這塊「泥巴」墜入混沌之海后就湧現齣劇烈的氣泡,很快,在那一片海域的上空化出一點點褐色的霧氣……

看到這一幕,羅征的嘴角微微一翹,的確是沒錯了,這些泥巴的顏色與鐵琳賣給他的那塊略有差異,但效果是一樣的,估計鐵家的那塊泥巴是存放太久,太變成褐色,而羅征手中的這幾塊泥巴則呈黑色。

隨後他將剩下那幾塊「泥巴」一起投入體內世界中!

一大片海域開始不斷地沸騰,巨大的氣泡迅速蔓延出來,彷彿這一片海域都被煮開了一樣,海面不斷地翻滾著。

不久之後在海域之上形成了一塊巨大的褐色雲團,這一大塊褐色雲團先將羅征之前投入那塊「泥巴」產生的小雲團吞噬后,再朝著羅征的神格盤中緩緩的飄去……

就在褐色雲團飄動的過程中,羅征也將自身對「斬情神道」的領悟融入雲層,那雲層中隱隱開始折射出一道道犀利的劍芒,慢慢化為一團「劍雲」。

「呼呼呼……」

羅征那一塊神格盤宛若一座巨大的漩渦,將所有的劍雲聚集在神格盤中,那些劍雲在神格盤中不斷地穿梭之下,漸漸開始凝固起來,最終化出一塊三角形的晶體,鑲嵌在神格盤的中央。

之前的那塊晶體僅僅只有一絲而已,宛如一根細針大小,而這一塊三角形的晶體則比那根晶體大了十倍有餘。

投入體內世界的「泥巴」大小,也決定了生成的「雲團」大小,雲團越大,能夠凝結出來的晶體自然越大,如果有足夠多的「泥巴」,羅征凝聚神格恐怕是指日可待。

羅征逃離那個詭異洞穴之際,斬碎了洞穴的上空,又看到了另外一個與之相連的洞穴,在其中羅征看到了不少黑乎乎的東西在其中爬行,只是那洞穴太過於兇險。

以現在羅征的實力再度貿然進入其中,恐怕是有去無回,此事只能從長計議……

在含天府的這段時間裡,羅征也經常聽那些授道真神們講道,這些授道真神的實力不值一提相當一部分真神並不是為了戰鬥而生,授道真神們的目的只是為了摸索神道,本身的戰鬥力相當有限。

不過授道真神們在神道一途,的確有著非凡領悟,常常對能神道有很獨特的理解,甚至能化為淺顯易懂的語言為這些學生們解讀。

羅征通過無量尺獲得了許多神道的承認,吸納了那些道碑的道蘊后,他依賴無量尺甚至能將那些神道中的能力釋放出來,不過他屬於囫圇吞棗的方式,本身是並沒有理解那些神道的。

現在每日聽授道真神們講道,羅征也是受益匪淺,按照羅征所想,在含天府中消耗個一年半載也是不錯的,至少他能對神域了解的更多,對神道也有更深的領悟。

然而這種日子僅僅持續了一個月。

一個月後,含家本家來人了……

每一次本家派人來,都能驚動整個六壬神城。

含天府中囊括了各大二線,三線家族的子弟,他們對自家子弟都寄予了厚望,希望有朝一日能被本家選入浮島。

然而入含天府難,入浮島更是難上加難。

無論是含家,還是其他豪門的浮島,在神域中都屬於絕對稀缺的資源,無數真神的夢想都是想擠入浮島之中,就像極惡老人這種成名已久的中位巔峰真神,提起浮島一樣也是心馳神往。

按道理含家本家應該是明年才會來人,甄選出含天府中最優秀的人送往浮島。

但這一次含家支脈使用了一次特權,就是為了向含天府舉薦羅征!

在歷史上含家支脈很少動用這種特權,大凡有資格以特權推薦者,都是極其優秀者,此事傳播出去,自然引來無數羨慕之色,就像之前傳聞的那樣,羅征進入浮島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不過其中也有嫉妒者,詛咒含家支脈看走眼,說不定鬧出一個大笑話來……

含家的主閣中,一位身穿金縷衣的老者大馬金刀的坐在上首,兩撇白色的八字鬍一翹一翹,面色相當不耐煩。

「我記得你們上一次推薦的那個『含陽』可真是一個『極品』,去往浮島后的表現我至今都記得,不知道那小子在你們含家支脈過的如何?」老者用揶揄的口氣問道。

今日為了接迎這位老者,含家支脈的重要人物都聚齊一堂。

當這位老者舊事重提,說起「含陽」的時候,在場含家支脈所有人臉上都流露出不自然的表情,特別是含道之,他臉上原本滿是奉迎之色,當老者吐露出「含陽」二字后,含道之的眉頭悄然一皺,不經意的閃爍出一絲怒意,但那怒意很快就掩蓋下去。

含陽就是含道之的小兒子,身為含家支脈家主之子,含陽沒有沾染上那些家族子弟的紈絝習氣,自幼就非常努力,而且天賦也是一等一的優秀,就算放在本家也不遑多讓。

當時含陽成為證神武者的時候,距離本家收人還有十三年時間,於是含道之與支脈眾人商議后,動用了一次特殊推薦權將含陽推薦入了浮島。

沒想到含陽進了浮島僅僅才三年時間就被送回來了,回來后的含陽已經瘋瘋癲癲。

據說含陽上了浮島后,被本家那些「含系」子弟欺辱,最終不堪忍受,才會變得如此模樣!

現在含陽依舊養在含家支脈,以含家的能力養一個瘋子倒不算是負擔,但含陽卻成為含道之心中永遠的痛,就算上首這位老者地位非凡,當他親口提到含陽后,含道之內心中也湧現出一股按捺不住的怒火。

「陽兒,還在我們支脈中……」含道之強壓住心中的火氣低聲說道。

其他支脈的脈主們也知道含陽在含道之心中的位置,就算這些脈主們與含道之不合,但也絕對不會觸碰含陽,那樣將徹底的激怒含道之。

「哈哈,那就好,希望這一次你們支脈不要推薦含陽這種廢物了,」老者哈哈大笑道。

老者話音剛落,含道之終於忍不住了,臉上已顯露出悲憤之色,「含陽,不是廢物!」

這位老者在浮島中地位固然不錯,但含道之身為支脈的族長地位其實是不弱於他的,只是老者在浮島中擔任要職,總是要壓住支脈一頭。

何況支脈向浮島推薦一些天才,總是要經過老者這一關,故而含家支脈上上下下對老者都十分恭敬,含道之性子雖然古怪了一些,但也不會例外,總是想方設法哄著這老者高興,這老者每次降臨含家支脈的時候,自然也是一副趾高氣昂的態度。

沒想到這一次,含道之卻十分不給面子,不僅臉色陰沉下來,口氣也十分不善。

老者雖然明白自己失言,但覺得臉面掛不住,臉色也不太好看,「那含陽天賦一般,表現一般,倒是心高氣傲的很,受不了本家子弟的競爭,最終自己心境方寸混亂,得了失心瘋,自然是廢物一個,這有什麼好爭辯的?」

「當初含陽可是由含耀之你親自考核,若他是廢物,又豈能過你這一關?」含道之冷聲說道,他此刻已經是暴躁無比,甚至想動手跟這含耀之打一架!

含耀之也是森然一笑,「當時算我眼拙,這一次你們推薦的什麼貨色,自然要好好看看!」 聽到含耀之這話,含家支脈眾人包括含天府府主含孟在內臉色都不太好看。

含家支脈擁有特殊的推薦權,支脈也非常重視和珍惜這個權利,平日里極少會動用這個權利,但一旦動用必定是極為優秀之人。

含耀之雖然負擔考核的責任,但每次來含家支脈接人其實也是走一個過場,一般也不會太過認真,畢竟含家支脈也不會胡亂推薦,否則一上浮島就露陷了。

平心而論,含道之的小兒子含陽絕非是什麼廢物,只是上了含家浮島后,的確遭遇了一些大事才會落到那般田地。

含耀之真的要認真「考核」,那羅天行恐怕就很難過這一關了!

含天府的眾人自然緊張……

看著含家支脈眾人的臉色,含耀之滿臉洋洋得意,就支脈這群老傢伙還想跟他較勁,根本不夠資格,他繼續拉高了聲音冷笑道:「你們說的那小子怎麼還不來,拖得太久了,休怪老夫不候!」

「來了,來了!」

主閣外響起一位含天府守衛的聲音。

隨後羅征就在兩位守衛的帶領下,踏入了主閣之中。

羅征的內心略微有些激動,他的計劃進行的還算順利,畢竟進入浮島是相當重要的一環。

他剛剛進入主閣中,就感覺氣氛有些不正常。

在場含家支脈的那些頭頭腦腦,包括含道之,含孟等人都是滿臉陰沉,尤其是含道之甚至還有憤憤之色,含家支脈的家主,上位真神,放眼整個神域也是不可忽視的存在,發生了什麼事情能讓他的情緒如此波動?

含耀之淡淡的瞥了一眼羅征,隨即用陰陽怪氣的聲音說道:「我當你們要推薦什麼寶貝人物呢,敢情又想往浮島塞一個廢物!」

聽到這話,羅征的眉毛微微一皺,雙目中閃爍出一絲不可察覺的冷意,含耀之坐在主閣上首,神態威嚴且神色高傲,羅征一眼就看出這人恐怕就是帶自己上浮島的關鍵人物。

他沒想到這老者說話如此難聽,開口就稱自己為廢物。

含家支脈的人沒有說話,羅征也沒有發作,但心中那一絲略感激動的火苗瞬間熄滅,臉上已多了一些冷意。

「咳咳,」含孟忍不住咳了兩聲,雖然含耀之與含道之鬧了一些不愉快,可終究要以大局為重,「這位羅天行在我含天府大考中被數百座道碑所承認,的確非同小可,所以我們才破例向本家推薦,絕非什麼廢物。」

含耀之目光中微微閃出一抹異色,心中固然是驚訝的,但鼻子輕輕一哼,「被數百座道碑承認,不過是可塑性不錯而已,何況貪多嚼不爛!真正有前途的天才只需要修鍊一門神道也能有大成就!」

含耀之為了抨擊羅天行就將這話說的絕對了,實際上許多真神絕對不止修鍊一種神道,有時候幾種神道相互配合能夠發揮出更強的威力,不過他的話也有三分道理,被幾百座道碑所承認的確聳人聽聞,羅征甚至通過無量尺也掌握了那些神道的道蘊,然而本質上對羅征的實力沒有太大的提升。

許君一世安然 面對強敵的時候,羅征還是要依靠斬情神道。

含孟也不與含耀之爭論,他明白羅征的妖孽之處絕不僅僅是被道碑所承認,這位來歷神秘的小傢伙顯露出來的手段並不多,就像是一座冰山一般,真正的實力隱藏在海面之下。

「羅天行是否有那個能力進入浮島,還請出手考核,」含孟淡淡一笑,顯得十分有自信。

看到含孟的表情,含耀之更不爽了,心中更是打定了主意要為難含家支脈。

天生后養 至於羅征看到這苗頭,心中就有些鬱悶了,不知道含家支脈與那老者起了什麼爭執,恐怕最終倒霉的還是自己!

「好!那我且看看這小傢伙有什麼能耐!」含耀之大笑一聲,猛然提了一口氣,一股大勢勃然噴發出來,在整個主閣之中不斷地回蕩!

那股勢中蘊藏著五行神道的道蘊,含耀之顯然是催動了神道。

支脈的這些脈主們的臉色更是難看許多,含耀之堂堂上位真神,考核一位證神武者需要催動神道?

此前含道之有意考校羅征,也僅僅只是憑藉力量與羅征戲耍,不料反而被羅征摔了出去,含道之卻沒有絲毫生氣,堂堂上位真神總是有氣度的。

含耀之一上來就是動真格,莫非是要殺人么?

眾人心中腹誹但卻不敢說什麼,他們也明白現在插話恐怕是火上澆油!

「那老頭到底想幹什麼?堂堂上位真神,借五行神道來打壓你?羅征,你還是快跑吧……」極惡老人也是目瞪口呆,極惡老人修鍊極惡之道,心中並無善惡之分,但這麼不要臉的老頭他也是第一次見到……

「鬼知道,」羅征則是滿肚子鬱悶,心中固然是極為不爽,但終究還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應付這位老者,畢竟是進入浮島的機會,羅征也不願意怠慢,或許人家另有深意呢?

「小傢伙,我含耀之在五行神道中浸淫十二個神紀元,已有了自己的領悟,以五行道蘊自化五行幻滅,若你能在其中堅持一炷香的時間,且算你通過!」含耀之冷臉笑道,他對羅征沒有什麼惡感,不過心中存了打壓含家支脈的心思,他出手就不會絲毫手軟了!

話音落下,主閣之中的道蘊開始不斷地收縮,化為金木水火土五種法則之力圍繞著羅征迅速凝結……

這「五行幻滅」乃是含耀之在五行神道中自悟出來的神通。

憑藉五行之力其實就足以自構世界,但單純以五行神通構築世界並不完整,不過含耀之自成一格,硬生生以拼湊出一個略顯殘缺的幻滅世界,在這一道中算是頗有創新!

很快那些道蘊不斷地衍化之下,就化出了一個流光溢彩的世界,但這個世界只有方圓丈許,將羅征籠罩在了其中!

「嘩啦……」

這一刻羅征彷彿遁入幻境中,周圍的一切都消失了,他陷入了一個由五行之力所化的世界,腳下的大地,天空上的金芒,遠端的大樹,還有遠端鋪天蓋地而來的海嘯,一朵朵的火雲交織成一個奇妙的世界。

但這個世界正在迅速的崩塌,幻滅……

在幻滅之下,五行之力相互碰撞爆發,同時朝著羅征襲來!

羅征的目光微微一揚,上位真神出手固然不凡,五行之力交織之下釋放出來的能量極為複雜,那種能量與元磁神山所蘊藏的能量完全相反!

元磁神山是凝聚五種法則后,變得極為駁雜,因此也十分穩定。

可這含耀之則反向而行,以兩兩相剋的方式相互幻滅,爆發出極度不穩定的幻滅能量,因為不穩定,所以威力則能數倍增長!

眨眼之間,羅征就被那些幻滅能量所包裹。

一道道犀利的金光瘋狂切割羅征的肉身,烈焰則熊熊燃燒,炙烤著羅征……這些法則之力的攻擊,羅征尚且能夠忍受,可那些幻滅能量爆發出來卻讓羅征感受到莫大的威脅!

「轟隆,轟隆……」

這些幻滅能量輕鬆穿透同心衣,作用在羅征的肉身之上,即使羅征的肉身堅固如斯,但也被那些幻滅能量撕出一道道傷口!

含耀之依舊掛著冷笑,「若是抵擋不住,切忌不能硬撐,去不了浮島以後還有機會,就此隕落未免太可惜了!」

含孟和含道之皆用冷冽的目光盯著含耀之!

含家支脈眾人也是在心中嘆氣,一個證神武者抵擋上位真神的自悟神通,這含耀之實在太不要臉了。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實際上含耀之也沒有用上全部的實力。

上位真神的全部實力爆發出來,半個六壬神城都要被毀掉。

但即使如此,對羅征已經非常不公平了,含耀之所動用的「五行幻滅」神通根本就不適合用於考核證神武者。

含孟看不過眼了,大聲勸道:「羅天行,這等考核就是用來為難人的,放棄也罷!明年本家會再派人來,屆時相信你一定能入浮島!」

含家支脈特別推薦的人選,都是由含耀之接入浮島,因為是針對一人,一般也不會如何認真考核,完全就是按照含耀之的喜好判斷,不過明年本家選人又不一樣,那是要經過嚴格的篩選才能進入浮島。

含孟也清楚,就算本家篩選的再嚴格,也比含耀之這等手段容易得多,含耀之有意為難,羅征根本不可能通過他的考核,在他的「五行幻滅」中堅持一炷香的時間?也只有含耀之這種不要臉的傢伙才想得出來!

含道之已經想好了,日後有機會去浮島,必定向本家參這含耀之一本。

羅征並沒有聽從含孟的勸告,他不想浪費這個來之不易的機會,一炷香的時間,這個挑戰他想試試。

國民影帝是我的 「呼呼……」

大地崩裂之聲,金鐵交加之聲,火焰騰燃之聲……不斷地在羅征耳邊徘徊。

那幻滅之力的確是厲害!

Leave A Comment